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TED史上观看数第一的演讲,透露了关于教育的哪些秘密?

赵峥涞 2022-01-12 06:40:51

企业领导者都关注订阅的公众号

传播企业管理、中国传统文化与多元文化

给予修行路上更多的启示与帮助 格物|致知




你们认为创造力和文化,哪个更重要?


肯·罗宾逊Ken Robinson,世界著名教育家。在接受TED邀请进行演讲时,用幽默的语言与大家交流了“教育与孩子创造力”的相关话题。吸引了超过5000万人次观看,成为TED史上观看数排名第一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本次演讲我有三个主题,这三个主题贯穿会议始终,并且和我要谈的内容有关,其中之一,是人类创造力的伟大例证,这些都已经体现在了之前的演讲中,以及在座各位身上。从这些例证中我们看到了创新的多样化和多领域。


第二点,这些创新也让我们意识到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未来会如何。我对教育感兴趣,并且我发现事实上每个人都对教育感兴趣。我们对此都有巨大的既得利益,部分原因在于教育将我们带入无法掌握的未来。我们无法预知世界,这就是为什么要让孩子接受教育的原因,未来的不确定性决定其非同寻常。


第三,我们都认同的一个观点,这些孩子的特别之处正是他们的创新能力。现在的教育提倡的是一个有奉献精神的老师能发现一个天才学生。但我认为所有孩子都是伟大的天才,而我们却无情地扼杀了他们的才能。


所以,我想谈谈教育和创造力。我认为创造力和文化知识在教育中占同样比重,所以这两方面我们应同等对待。




学校扼杀创造力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小女孩正在上绘画课。小女孩只有六岁,她坐在教室的后排正在画画,而她的老师评价她几乎从来不认真听讲,除了绘画课。


老师饶有兴趣地走过去问她:“你在画什么?”

小女孩说:“我在画上帝。”

老师说:“可是没人知道上帝长什么样?”

小女孩说:“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孩子们愿意冒险。对于未知的事物,他们愿意去尝试。即使尝试的结果是错误的,他们也不惧怕。


当然,我并不认为错误的尝试等同于创新。


但我们都知道,如果你不打算做错误的尝试,你永远不会创造出新东西。如果你不让孩子们做错误的尝试,等他们长大了,大多数孩子就会丧失创新的能力,惧怕错误的尝试。我们不能容忍错误,这就使得现在的教育体系成为最不能容忍错误的领域。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我们的教育体制正在扼杀孩子们的创造力。


毕加索曾说过:“孩子们是天生的艺术家。”问题是我们长大后能否继续保有艺术灵感?


我坚信: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丧失了创造力,甚至可以说,是我们所受的教育让我们丧失了创造力。



图 | Pixabay




现行教育体系已不适用于未来


为什么会这样?


当你周游世界,你会发现每个国家的教育体系都存在相同的科学等级制度,不论哪个国家,都没有例外。排在最前面的是数学和语言,接下去是人文学科,艺术排在最后。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这样,并且在艺术学科范围内也有等级制。通常学校把美术课和音乐课看得比较重要,然后是戏剧课和舞蹈课。


没有哪个国家的教育体系天天安排舞蹈课,但却每天都安排数学课,为什么?人人都爱舞蹈,为什么不是每天安排舞蹈课呢?


我认为舞蹈课和数学课同样重要。如果有允许,孩子们会不停地跳舞,我们也一样。我们都有体会,对吗?事实上,随着孩子年龄增长,我们开始教导他们除了身体之外的别的东西,而随着他们长大,我们更关注的是他们的头脑,而且偏重大脑的一侧。


如果你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来参观教育体系,带着这样的问题:“公办教育的目的是什么?”那么当你看到教育体系产业化的发展,我相信你就会明白,是谁在真正从中受益?是谁被教导着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谁得了满分,谁得了第一?


关于公办教育的目的,我想你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上所有的公办教育都以培养大学教授为目的。我倾慕大学教授的学识,但我们不该用这样一个头衔来作为衡量一个成功与否的分水岭,因为大学教授只是360行中的一行。


注重培养学术能力的观点根植于我们的教育体系之中,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所有国家的教育体系在最初建立时,(也就是在19世纪之前,那是教育还不是公共事业)是为了满足工业化发展的需求。


所以有两点基本的等级原则:


1.对工作最实用的科目是最重要的科目。


这样就能轻易地避开孩子们喜欢的科目,从小就不让他们碰触。理由是,不这样学就找不到工作,别玩音乐了,你成不了音乐家;别画画了,你成不了艺术家,这些温和的忠告铸成了现在的大错。


2.学术能力已成为衡量好学生的主要标准。


这种标准是那些大学自己制定的。只要你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整个教育体系,不论哪个国家的公共教育都是一种按部就班的程序,最终目标是为了考入大学。造成的后果就是许多很有天赋的、有创造力的学生被钝化了。因为这些学生发现他们的专长在学校并不受重视甚至还受到蔑视。我认为我们不能再这样扼杀孩子们的天赋了。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今后30年全世界毕业的学生将超过过去的总和,这是人口增长造成的,这关系到我们谈论的许多话题,包括技术和技术变革对生产力的影响、人口统计学及人口爆炸。很快,文凭就不再有含金量了。我上学那会儿,有文凭就有工作,那时候如果你没工作,那是因为你不想找工作。


但现在的状况是,孩子们有文凭却经常呆在家里打电脑游戏,因为以前只要学士学位的工作岗位,现在需要硕士学位,还没毕业的孩子将来就得有个博士学位才好找工作。这就是学术学位的通货膨胀,这是整个教育体系坍塌的前兆


图 | Pixabay



未来培养人才的三个原则


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反思我们评价好学生的标准:


1.多样化认识社会


我们认知世界的角度不同,有人从视觉角度,有的从听觉角度,有的从美学角度,有的从抽象的角度,有的从动态的角度。


2.好学生应该是充满活力的


如果观察一下人类大脑的内部组织,就会发现大脑发育具有关联性,大脑不应该被分成几部分。我认为应该创造性地把大脑看作一整套工序,生产有价值的原创想法的工序。这种原创想法往往来自互动的思考方式,而不是呆板的常规模式。


3.个性化


我目前在写本书——书名叫《顿悟》,素材来自一些访谈,访谈内容是关于怎样发现自身的才能。对于这点我很感兴趣。激发我写这本书的原因是一次对话,我采访了一位很优秀的女士,也许很多人没听说过这个人,她叫Gillian Lynne,你们知道这个人吗?


应该有人知道吧。她是一个舞蹈编剧,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作品。她编舞的作品有《猫》、《歌剧魅影》。她很有才华。我在英国看过由皇家芭蕾舞团演出的她的作品。你们也看过她的作品。


有一次,我和Gillian吃午饭,我问她:“Gillian,你是怎样成为舞蹈家的?她回答说:说起来很有意思,她上学的时候,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希望。她上学那会儿是1930年代,老师给她家长写信说:“我们认为Gillian患有学习障碍症。”


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她老是坐不安生。用现在的话讲,那意思就是她有多动症。你们也这么想吧?但那时候是1930年代,“多动症”这个词还没出现。那个老师用词不当。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用“多动症”这个词。


于是,Gillian去看病。她妈妈带她去的,医生让她坐在椅子上,她把手压在腿下,这样过了20分钟,她妈妈一直在向医生讲述Gillian在学校的表现: 她在学校不安生,她总是晚交作业,等等,其实不过是个才8岁的孩子——最后,医生走过去坐到Gillian的旁边对她说:“Gillian,你妈妈跟我说了很多,现在我想和你妈妈单独谈谈。”“你在这儿等一下,我们马上谈完。”


医生和她妈妈出去了。但医生在出去时把收音机打开了,收音机在医生办公桌上。在他们走出房间后,医生对她妈妈说:“我们就站在这儿观察一下她。”他们离开房间后,Gillian站起来,随着音乐跳起舞来。她妈妈和医生在门外看了几分钟,医生对她妈妈说:Lynne太太,Gillian没病,她是个舞蹈天才。让她去上舞蹈学校吧。”


话说到这,我问Gillian:“后来怎么样了?” 她回答道:“我妈妈送我去了舞蹈学校。我无法形容那里有多棒。那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坐不住的人。我们必须在动态中才能思考。”他们跳芭蕾,跳踢踏舞,跳爵士舞,跳现代舞。


后来她考入皇家芭蕾舞学校,成为芭蕾舞女主演,事业发展很成功。从皇家芭蕾舞学校毕业后,她成立了自己的公司——Gillian Lynne舞蹈公司,遇到了Andrew Lloyd Weber(注:歌舞剧《猫》的编曲者)。她负责担任过一些极其成功的音乐剧的编舞,她给数以万计的观众带来了艺术享受,她也是个亿万富翁。可是,有人也许曾认为她有多动症命令她“冷静”。



图 | Pixabay


我相信对于未来,我们的唯一出路,是贯彻一种新的人性化生态的思想,也就是说我们应该重新定义人类能力的多样化。我们的教育体系培养我们的方式,正如我们开采地球的方式——以功利为目的。但这种方式对于未来将不再适用。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那些最基本的准则,包括教育孩子的准则。


Jonas Salk曾说过:“如果所有的昆虫都从地球上消失的话,那么50年之内,所有生命也将从地球上消失。而如果人类从地球上消失,那么50年之内,其他物种会活得更好。”


他说的很对,现在我们必须运用这种人类的创造性思维,小心地避开那些按部就班的规则,达到这个目的的唯一方法,就是运用创造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创造力,而且用孩子们喜欢的方式培养他们。


我们的任务是全方位地培养孩子,这样他们才能面对未来的社会。我们可能活不到未来那天,但我们的孩子会,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能在未来有所作为。

文章来源:@WE留学生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