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光之子”:以当代爵士的活力,延续Wayne Shorter的精神

BlueNoteBeijing爵士俱乐部 2021-10-13 09:16:52

通过‘光之子’这个名字,一方面我们希望在这支三重奏中延续和Wayne Shorter在音乐上的联系。另一方面,我们想通过音乐来传达社区、和平、希望和创造的概念,想给这个世界带来‘光’。”

——Danilo Pérez


Danilo Pérez和Wayne Shorter



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但到了当代爵士三重奏“光之子”(Children of the Light)的跟前,这句中国谚语似乎失了效用。

 

由爵士钢琴家Danilo Pérez、贝斯手John Patitucci和鼓手Brian Blade组成,“光之子”的平均年龄52岁。对多数爵士音乐家而言,这是最好的年纪:精力还算充沛,风格也已成熟,对自己的音乐选择越来越有话语权,职业道路顺风顺水。

 


Brian Blade, Danilo Pérez, John Patitucci



尽管三位音乐家在各自的乐器领域早已独当一面,“光之子”的成立却始于他们早年的共同经历。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他们都曾是著名爵士萨克斯演奏家、作曲家Wayne Shorter四重奏的成员。其中,跟随Wayne最久的是贝斯手John Patitucci,前后跨越逾25年。四年前,在和当时81岁的Wayne进行四重奏巡演时,也许是察觉到了人生导师有退隐江湖的打算,三位音乐家决定通过组成一支新的三重奏,来延续原有的Wayne Shorter四重奏整体的精神和风格。伴随“光之子”诞生的,是他们于2015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专辑。这支乐队,用他们的话说,是献给Wayne的礼物。


 

“光之子”三重奏演奏的《Rediscovery of the South Seas》

2014年蒙特利尔爵士音乐节

Lineup: Danilo Pérez - pf, John Patitucci - db, Brian Blade - dr


 

因此“光之子”,它从一开始,就是一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爵士三重奏。取名“光之子”是贝司手John Patitucci的提议,不过它立马得到了Danilo Pérez和Brian Blade的支持,Wayne Shorter也送上了祝福。

 

“光之子”,即“Children of the Light”,这一灵感来自Wayne半多世纪前的一首创作《Children of the Night》。作品首次收录在“爵士校长”Art Blakey 61年的碟,正是Wayne音乐创作能力的显露初期。当时28岁的他在Art Blakey的“爵士信使”乐队(The Jazz Messengers)刚满两年。Wayne Shorter在“信使”一共待了四年。其间,John Coltrane和Miles Davis都曾亲自找过他,想“挖墙脚”、说服他离开Art Blakey而加入Miles Davis的乐队。终于在1964年,Miles如愿以偿。Wayne Shorter在Miles乐队中的六年,给“黑暗王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仅因为Wayne在当时颇具前卫感的萨克斯风吹奏,更在于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爵士乐作曲家。因此,尽管Miles Davis向以挑剔出名,对Wayne Shorter的创作能力却是颇为满意,常称赞他是“一位真正的作曲家”,说他写的音乐,一首歌里不管是为乐队里谁写的部分,都“就是能写出别人想听到的声音”。


2008年,,Wayne Shorter恐怕是尚存在世,最伟大的爵士小编制作曲家和即兴家。


就是这样一位毋庸置疑的爵士巨人,塑造了后来的“光之子”三重奏的灵魂。2000年,Wayne Shorter召集巴拿马爵士钢琴家Danilo Pérez、跟随自己已经十几年的贝斯手John Patitucci和当时刚满30岁、意气奋发的鼓手Brian Blade,组成了一支名为“足迹”的爵士四重奏(“Footprints Quartet”),这支四重奏专演Wayne Shorter自己创作的音乐。也就是说,被大众所熟悉的那些爵士标准曲,从一开始就没列上这支乐队的repertoire。以这支“足迹四重奏”为核心,他们一共发行了四张专辑,作了大量的世界巡演。可以想见,Wayne Shorter 2000年以来的最主要精力,恐怕都集中在了这支四重奏上。


 Wayne Shorter“足迹”四重奏,2014年德国波恩现场

Lineup: Wayne Shorter - sax, Danilo Pérez - pf,

John Patitucci - db, Brian Blade - dr

 

对Danilo Pérez、John Patitucci和Brian Blade来说,Wayne Shorter始终是导师一样的存在。但在一些乐评人的眼里,却似乎是三位音乐家通过“光之子”三重奏,终于“打出了自己的招牌”,“不必再活于Wayne Shorter的光环下”。真相真是如此吗?Danilo Pérez说,即便如今的三重奏没有Wayne,但他们在演奏中却始终感到Wayne Shorter就在音乐里。

 

John Patitucci作为Chick Corea Akoustic Band一员的照片。

左起,Chick Corea、John Patitucci和Dave Weckl



其实对于Danilo、John和Brian这样早已在乐界建立名声的音乐家,他们并不需要通过一支三重奏来“打出自己的招牌”。风尘仆仆的Danilo Pérez,。John Patitucci也早已成为最具影响力的爵士贝斯手,领着自己的乐队,也是Chick Corea原声乐队的固定成员。甚至年纪稍小几岁的Brian Blade,也早已参与和发行专辑超过110张,长期与Kenny Garrett、Mark Turner、Brad Mehldau、Joshua Redman、David Binney等一线爵士明星为伍,高频出现在他们的专辑中。相反,正要归功这三位当今的爵士明星,才有可能成就一支像“光之子”这样的当代全明星乐队。

 

《Children of the Light》


2015年,“光之子”在Mack Avenue下发行了第一张同名专辑《Children of the Light》。一张三个人的录音室唱片,倾注了四位杰出音乐家的智慧。Danilo Pérez说,Wayne Shorter对爵士乐队的构想,是创造出一种真正的“民主”,即乐队里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在演奏中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因此为了尽可能达到钢琴、贝斯和鼓三力均衡的状态,避免潦草地呈现出传统钢琴三重奏的“二佐一”,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三重奏的音乐创作中探索借鉴管弦乐队等不同的作曲方法。

 

在创作过程中,他们尝试了“Comprovising”创作法,即传统创作和即兴创作的有机结合。这不是固化的谱曲,也不是一次性的即兴,“Compovising”作曲法能同时保障创作的缜密度、创意感和自然性。“光之子”的同名专辑就验证了这种兼容并蓄的创作效果。

 

“光”和“孩子”两个概念贯穿了整张专辑。日光(《Sunburn and Mosquito》)、月光(《Moonlight on Congo Square》)、光的单位(《Lumen》),银河(《Milky Way》)、灵魂的光(《Luz del Alma》)……“光”(Light)的元素在字里行间,在专辑封面,更在音乐。

 

 “光之子”三重奏《Light Echo / Dolores》,同名专辑《Children of the Light》(Mark Avenue, 2015)第七首 



Danilo Pérez、John Patitucci和Brian Blade,他们都是“光的孩子”,分别诠释了光的色彩(钢琴)、光照下的阴影(贝斯)和深浅不一的光的层次(鼓)。无论这张专辑中的哪首作品,都在传递“光”的理念。第九首《Looking for Light》中,Danilo Pérez通过左右手共同合成了大量的不和谐和弦,拆解后的琶音也带着一连串变化多端、层层渐变的音色,就像白日光线射入三棱镜后,发生色散一样绚丽。寻光,便是发掘、等待绽开的光。Danilo Pérez怪异、独特的和弦叠加与拆分可谓马不停蹄,John Patitucci创意无畏、自称一条旋律线却常与钢琴同进退的贝斯拨弹,Brian Blade在节奏上对另两名成员走向的紧追不舍,毫无喘息的机会。“光之子”,是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光束,密集恣意地发生交叉。

 

“光之子”,延续的不是Wayne Shorter过去的专辑,而是他和三位乐队成员内心深处最本真的音乐意识,一些富有童趣却也最大胆、最顽皮、最无畏、最具想象力的音乐念想。“光之子”的塑造,离不开Wayne Shorter对Danilo Pérez、John Patitucci和Brian Blade整体却也个别的影响。



Wayne Shorter和John Patitucci


在跟随Wayne Shorter最久的贝斯手John Patitucci眼里,Wayne是当之无愧的天才,他影响了John的即兴方式。Wayne能听到声音中的色彩,并以同样有色彩的声音去回应。有趣的是,尽管Wayne能“听懂”也能“进入”任何的声音,甚至能立马悟到乐理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却经常教导“光之子”的三位音乐家:即兴的时候,不要用音乐术语来思考问题,要把对音乐的体验,拓宽到更广阔的领域里去。

 

而钢琴家Danilo Pérez,则坦言在音乐的世界里,自己常追逐着Wayne Shorter在每个地方的足迹。他在一次访谈中说,看到Shorter和Herbie Hancock合作的时候,他突然明白,即使Herbie Hancock有时会从截然相反的方向开始(创作),但Shorter却会在某一个合适的点,抛出某一个音、某一个短语、某一个声音或任何东西,让自己能和Herbie在音乐中相遇。音乐中的Wayne Shorter,每分每秒都保持着创作的思维状态。于是,这支三重奏也学会了在那些关键的点上努力跟上,与Wayne或其他乐手直面相撞,并在同时带上自己的风格。于是,在我初次听说“光之子”时所产生的困惑,也就迎刃而解了。三位不分伯仲的爵士大师,在台上会不会打起“架”?原来,即使我们从不同的起点出发,哪怕背道而驰,但在爵士乐的世界里,只要即兴创作的思维不停歇,终究能找到机会让所有人都突然“相撞”,以最大的势能相擦出最炙热的光。产生汇聚的力量,不正是爵士乐的最高境界吗?

 


虽然Danilo Pérez、John Patitucci、Brian Blade三人,都和Wayne Shorter有着自己的故事和启发,不过他们都曾在不同的场合公开表示:Wayne Shorter无时不在作曲,无时不在创造,他就是有着作曲家的头脑。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光之子”的作品,无时不刻不处于变化中。从创作的规划到演奏的呈现,和弦、音色或节奏,钢琴、贝斯或鼓,小到几个和弦,大到三位音乐家对作品各有主张却又默契十分的同时处理。哪怕在同一首作品里,也能造就一片又一片的光怪陆离。


 

▲点击图片查看演出详情,或点击”阅读原文“购票


本周五、周六(5月25-26日),全明星阵容的“光之子”(Children of the Light)三重奏,将在Blue Note Beijing延续Wayne Shorter的爵士精神和活力。这不是老生常谈的致敬演出,也不是对爵士巨人过去风格的机械复刻。Danilo Pérez、John Patitucci和Brian Blade,分开时,他们各是当代爵士在钢琴、贝斯和打击乐三种乐器的明星音乐家;一起在台上,他们就拥有了与众不同的创作爆发力。这是Wayne Shorter生生不息的创作精神,是当代爵士的另一个光面。在这样的当代爵士中,能听到、看到、触到光的不同质感。

 


文|几兀


Blue Note Beijing官方微信长期征集爵士文化类原创首发作品,

题材不限,投稿请联络:

wanhanxuan@bluenotebeij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