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盛夏,是关于摇滚与反抗的季节 | 戛纳看片日记

外滩TheBund 2020-03-23 08:51:03

作为电影业界最盛大、最专业、艺术性最高的盛会之一,今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开幕已经过了一周。这一周里,电影宫里有掌声雷动的好片,也有让人愤而离场的烂片。




戛纳电影节开幕一周,首先放映的《人尽皆知》(开幕片)与《审判日》这两部颇为一般的作品没有点燃电影宫,直到《盛夏》(Leto) 点炸了一场摇滚乐盛宴。


这是一个关于摇滚乐,爱情,友谊,梦想,反抗等一切闪耀东西的故事。


但在讲电影本身以前,先讲讲导演。


还没来到戛纳,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就已经凭《尤里日》入选了2008年的洛迦诺国际电影节,《背叛》入选了2012年的威尼斯电影节。


2016年,他执导的《门徒》入选了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两年之后这个夏天,《盛夏》则进入主竞赛名单,角逐金棕榈。


《门徒》


尽管《盛夏》顺利来到蔚蓝海岸,但在电影之后的发布会上中间导演的坐席持续无人,谢列布连尼科夫未能如约而至。


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被捕了。


谢列布连尼科夫是一个与普京政府针锋相对的导演,他“涉嫌挪用公款”被带走。


但根据导演亲信,导演被捕其实是因为他揭穿政府谎言,参与 LGBT 维权,以及拍摄了“推崇西方价值观”的电影。


尽管剧组在电影完成制作之前失去指挥,谢列布连尼科夫没有任何与外界沟通的方式,但他还是找到方法完成了制作,并展现了一流的水准。


在得知关于导演的背景信息之后,其实就不难去体会电影以摇滚为线索,通过活泼躁动、热血沸腾的视听去传递的反抗内核。




《盛夏》是一部关于苏联时期两个摇滚音乐传奇的传记。


列宁格勒,地下摇滚,一边是早已享誉街巷的乐团 Zoopark 的主唱迈克,在事业的辉煌期却开始望见将来的迷茫与自己的钝化;


另一边是迈克的仰慕者,朝鲜裔维克多·崔,拜迈克为师,才华横溢,终究打造另一大乐团Kino。


迈克为维克多提供各种意见,争取各种机会,爱才惜才,可能也正是其深深感悟摇滚正在让位给其他乐风,迈克正在努力护住一团烧着生命力的火。


而迈克,迈克的妻子,还有维克多,三人更是形成了一段瑰丽的三角关系,在黑白的影像里充满张力。



故事从一场演唱会拉开帷幕。欣赏一场摇滚音乐,听众却只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许乱动,就连举一个横幅都是不得体的表现。


这些被压抑的年轻人只能动动手指头,点点脚——一种制度下统一的畸形。


然而导演对这种权力是嘲讽的。


他不能也无意去苦大仇深地讲述一场反抗史,而是用艺术手段去讲这些权力不承认的“被压抑的情感”。


这个故事的讲述游走在现实与虚构的交界:


一来,“反抗”或者说“摇滚”这个属性,被人格化成为一个角色,他时不时出场,带起一段段没有在现实发生的片段 —— 比如说听众从椅子上站起来热烈享受音乐,又比如说乐队在火车上激情反抗被捕等等,然后直接与观众沟通这个片段的虚构性。


二来,应着摇滚乐的线索与音乐录像的兴起,影片里出现了多次 MV 式的段落,这个时候角色也不讲人话开始唱歌,这些段落控制住影片的节奏,适时带来情感的震动。


最后整片的基本色调是黑白,这种设置抵消了以上两种技法以及摇滚题材本身带来的烂俗和滥情,而几处彩色的录像回放则有效建起直接的共情。



因为电影是以摇滚为主题,所以还得再提一下片中的音乐。


除了带国际观众入门了俄罗斯摇滚,还可以看到向众多经典摇滚乐队的致敬,包括 David Bowie, Bob Dylan, Lou Reed, T. Rex 等等,无论是誊写歌词,还是张贴海报,最后还大搞唱片封面 cos,体现了导演和剧组团队浓浓的反抗的摇滚热情和迷弟迷妹身份。


夏天的热浪已经来了,而《盛夏》绝对是今夏难得的一场文艺盛宴。



文 _ zac

编 _ 阿作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快版权”(www.kbanquan.com)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