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英超俱乐部那么多,为何北欧球迷最爱利物浦?

英伦足球英伦情 2021-01-10 08:30:06

     Scouse是利物浦方言,可以被用于描述一个人、一种音乐风格,或指代利物浦这座城市与众不同的特征。这个单词还指炖杂烩(肉、蔬菜和饼干等食材混成的炖菜),一道在当地驰名的菜肴。但这道菜并非利物浦人发明,而是十八世纪挪威水手带来的。



炖杂烩起源于挪威美食Lapskaus,这是利物浦市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之间众多根深蒂固的联系之一。而北欧人对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热爱,亦反映了利物浦和北欧的特别关系。


在利物浦繁华街区Baltic Triangle的公园路(Park Lane),你会看到宏伟的古斯塔夫阿道夫教堂(Gustav Adolf Church),该教堂始建于1883年到1884年之间,是为前往“新世界”的北欧选手所建造的。随着时间推移,古斯塔夫阿道夫教堂成了象征利物浦与北欧之间长期关系的一座地标式建筑。



虽然没有确切的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过去五十年间,北欧的利物浦球迷数量经历了爆发式增长。2014年,一份面向1.3万名瑞典英超球迷的问卷调查发现,这些球迷当中的34.1%都支持利物浦——这意味着在当时,利物浦是最受瑞典球迷欢迎的英超俱乐部。当然,在2016年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加盟曼联后,瑞典的曼联球迷人数也许有所增长。



无论如何,挪威、瑞典和丹麦都有许多利物浦球迷;此外,利物浦俱乐部在芬兰、冰岛和法罗群岛也颇受欢迎。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状,主要原因是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北欧国家的国有电视台转播英国足球比赛,而当时利物浦正处于鼎盛时期。在那个年代,挪威、瑞典和丹麦的国有电视公司开始每周转播英国顶级联赛的比赛,芬兰也有类似的转播节目。由于利物浦的足球品牌让人兴奋且球队在赛场上收获了成功,这些国家的电视台经常转播利物浦的比赛。对许多球迷来说,打开电视观看利物浦比赛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



“它(电视转播)取得了巨大成功。”挪威球迷Marius Sletten解释说,“一旦周六,人们就会盯着电视屏幕看球赛。因为利物浦在那个年代实力很强,很多人爱上了这家俱乐部。自那以来,利物浦一直相当受欢迎。”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北欧各国政府开始将足球转播权卖给新的商业频道,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北欧球迷对利物浦的热爱已经根深蒂固。许多老球迷曾见证利物浦的辉煌岁月,并激励他们的后代支持这家俱乐部。


除了家庭传统的传承之外,一批曾效力利物浦的北欧球员也激发了年轻球迷对这家俱乐部的兴趣。来自挪威首都奥斯陆的Håvard Øien称,有一名球员激发了他对利物浦的热情。



作为一个挪威人,约翰-阿恩-里瑟在2001年与利物浦签约对我来说是件大事。”他解释道,“在我的记忆中,自从里瑟加盟之后,(挪威)媒体对利物浦的报道就变得更多了。这让年轻人能够更容易地关注俱乐部。作为北欧人,丹尼尔-阿格与利物浦签约也让我高兴。”


瑞典球迷Adam Petersson也这样认为。“多年以来,真的有很多出色的北欧球员在利物浦踢球。举个例子来说,瑞典不是一个足球大国,所以我们对格伦-海森(Glenn Hysén,前利物浦后卫)感到自豪。”


丹麦球迷Theis Tolkamp将扬-莫尔比和阿格视为国家的骄傲,不过据他说,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和卡斯帕-舒梅切尔让一批丹麦球迷成了托特纳姆热刺和莱斯特城的支持者。





但最有趣的个案研究也许是芬兰。芬兰球迷Mika Suonsyrjä支持利物浦至今已有27年之久,他这样解释在芬兰,这家俱乐部如此受欢迎:“自从2005年伊斯坦布尔欧冠决赛以来,一代年轻的芬兰利物浦球迷被称作‘SamiPool’,他们是因为萨米-海皮亚(Sami Hyypiä)以及本世纪初的利特马宁而爱上利物浦。在那之后,芬兰电视台几乎总是会选择转播利物浦的比赛。”



利特马宁此前曾效力阿贾克斯和巴萨,他以一名超级巨星的身份加入利物浦,不过在安菲尔德的表现未能达到人们的期望值。海皮亚则是利物浦俱乐部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从1992年到2003年,利特马宁和海皮亚连续12年被评选为芬兰年度足球先生,而海皮亚在退役前还曾四次当选。芬兰并没有太多足球偶像,所以作为影响力最大的两名芬兰球员,利特马宁和海皮亚自然而然地吸引了许多芬兰球迷关注利物浦。


里瑟、阿格和海皮亚都在安菲尔德赢得了冠军荣誉,这有助于北欧球迷热爱利物浦的“传统”得到延续——尤其是在2005年,利物浦战胜AC米兰并夺得俱乐部历史上第五座欧冠冠军奖杯之后。


某些利物浦当地球迷觉得国外球迷不够纯粹,认为与每周到现场观看比赛的观众相比,国外球迷更像“游客”。但北欧球迷并不会淡化利物浦传统,玷污俱乐部丰富的社会文化遗产——相反,他们非常认同俱乐部的历史和价值观。



在文化层面上,利物浦与北欧国家有几处相似之处,而这进一步巩固了利物浦与北欧球迷之间的关系。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利物浦和北欧国家的意识形态非常接近。


“我在第一次造访利物浦时就感觉,当地人就像冰岛人,只不过来自一个不同的国家。”冰岛球迷Oli Juliusson说,“利物浦人和我们很像:属于工人阶层,为他们的遗产而骄傲,同时也是世界公民。我们都是在恶劣的气候环境下努力工作的人。”


克拉克-詹姆斯(Clark James)是拥有超过3万名粉丝的“利物浦丹麦之家”(LFC Denmark Family)Facebook页面的创办人,在他看来,支持利物浦绝不仅仅意味着每周观看一场90分钟的比赛。



“我认为要想真的支持一家俱乐部,了解俱乐部的历史和所在城市文化非常重要。”他说道,“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座城市在撒切尔执政时期经历了许多事情,但人们坚定地站在一起抗争。希尔斯堡惨案后,人们变得更团结了——在丹麦,我们真的对这种‘对抗世界’的心态有共鸣。丹麦人在历史上彼此支持,关心我们的价值观,我认为这与利物浦人的心态非常相似。”



“(利物浦)与曼联的德比,绝不仅仅是两家最成功英格兰俱乐部之间的一场足球比赛。”瑞典斯德哥尔摩球迷Jonathan Lautmann说,“从本质上讲,它象征了两座城市自工业革命以来的彼此竞争。”




北欧球迷们相信,他们有义务尊敬利物浦的当地核心。



“我永远不想让俱乐部做任何举措来方便我们看球,却让当地人看球变得困难。”丹麦球迷Niklas Kiær解释道,“我很清楚这(利物浦)不是我的城市。”


挪威球迷Kristoffer Amundsen也说:“我很关心俱乐部的历史,非常尊重当地球迷。无论如何,是他们让我们的俱乐部变得伟大。”



另一方面,北欧利物浦球迷也有自己的独特文化,并形成了一种外界或许很难理解的社交关系。



法罗群岛球迷Eyðun Trúgvasonn告诉我,Facebook群组“Liverpool Føroyar”汇聚了3000名法罗群岛利物浦球迷,占法罗群岛人口的比例达到了6%。每逢比赛日,许多球迷都会到首府托沙芬(Torshavn)观看。Trúgvasonn认为,利物浦之所以在法罗群岛如此受欢迎,上个世纪60年代流行的利物浦摇滚乐是关键因素之一。



“有几种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法罗群岛人如此热爱利物浦。”他说,“我觉得披头士乐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这儿,许多老球迷喜欢披头士,所以也对利物浦产生了兴趣。”



与此同时,家住瑞典哥德堡的Arvid Gustafsson称在比赛日,当地狂热的利物浦球迷总是会聚集在酒吧观看。“前不久在安菲尔德,利物浦与曼城的比赛让我们感觉太特别了。当张伯伦进球时,所有人都疯了,完全陌生的人互相拥抱。人们因为利物浦而团结在一起,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



在丹麦哥本哈根,克拉克-詹姆斯也是当地某利物浦球迷社群的一员,并与许多其他利物浦球迷成为了朋友。


“就个人而言,在丹麦,我真的享受作为一名利物浦球迷与同伴们的交流。”詹姆斯说,“通过观看我最喜爱的俱乐部踢比赛,我认识了许多很棒的人。”



几名前利物浦球员曾到北欧国家,与当地球迷互动——伊恩-拉什、约翰-奥尔德里奇和约翰-巴恩斯都曾参加在瑞典马尔默的利物浦球迷活动。


许多北欧球迷既热爱利物浦,也支持本国联赛俱乐部。对他们来说,社交媒体是关注利物浦最新消息和各种观点的重要工具。


借助社交媒体,我认识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利物浦球迷,大家似乎都志趣相投。”芬兰球迷Anssi Hiitiö住在距离赫尔辛基以北大约50公里的一座相对偏远的城市,他说。



北欧国家距离利物浦遥远,但由于许多历史因素及文化上的相似之处,在北欧,利物浦也吸引了一批铁杆支持者。尽管足球运动的全球化和商业化加速带来压力,导致俱乐部保持地方特征面临着多种挑战,不过北欧球迷认同并尊重利物浦的历史和传统。



正如挪威球迷Ole Sandsmark所说:“随着足球运动的发展,虽然我不在利物浦,但我没有理由不能认为自己是一名铁杆利物浦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