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拥有这些特质的人,更能掌握自己的人生

十点听书 2020-03-25 14:18:06

  


  • 你曾认为自己正在经历“初老”危机吗?


  • 年龄对你来说有怎样的意义?


  • 你认为怎样才能掌握自己的人生进程?


朋友圈里经常出现的文章标题总是带着年龄分界线,“25岁的人应该这样要求自己”、“30岁的之前明白这些还不算太晚”、“35岁的人这样活才更精致”。


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年龄标准,引导我们对号入座,以自身的年龄和现状与文章做对比。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对于自我的认知,加速因年龄而产生的焦虑情绪。


当我们发现自己的焦虑被这些文章提炼、引导和贩卖时,说明我们正在逐渐失去掌握自己生活节奏的能力。


而一个有规划的人生进程,需要抵挡的正是匿名权威式的言论。


怕什么,我们还能活很久


有规划的人生进程不一定要事事精于计算。


李安就曾说自己是个幼稚期比较长的人。


但他认为做一个晚熟的人并没有那么糟糕。


高考前,身为家中寄托了考取大学希望的孩子,李安在中学阶段接受了不少课外辅导,但成绩依旧在录取线外徘徊。


高考落榜两次后,精神压力使他拒绝了继续复读的提议,选择去台湾国立艺专读戏剧。


在全家人殷切的期盼下,高考落榜,进入专科学校显然是令人羞愧的结果。


但在这里,晚熟的李安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热爱——编导。


年轻时的李安


本以为编导能让李安重回意气风发的少年状态。但是,李安当时的才华远远没有达到可以爆发的临界点。


从纽约大学电影系毕业后,人生好像进入了死循环,开始了另一阶段的迷茫。闲赋在家6年,不拍片的李安,就像死了一般。


在那段旁人看来马上就要废掉的6年里,他的内心却始终有一个顽固的自己,不愿荒废内心热爱的事情。


最终,在36岁那年拍出了第一部获台湾政府优秀剧作奖的作品——《推手》,剧本正是来自这6年期间的创作。


李安在电影拍摄现场


李安的脾性是一种从焦虑的大环境中超脱出来的淡然,这种脾性来自对自然生长的顺从,和对忠于初心的坚持。


这两点,看上去像老生常谈,但大多数人都只听过,没做过。


李安自己也曾在一次电影节活动上表达到,希望年轻人需要接受自然生长的速度,允许自己被孕育。


我鼓励你们不要急功近切,这个花花世界很诱人,但很多东西不是触手可及。医学那么发达,我们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人生那么长,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坚持所爱。


如果可以避免周折和苦难当然是最好不过,但如果这是一条必经的道路,不如让它发展,且看自己能走到何处。就像生长七年才冲出黑暗的蝉,等待时间的孕育。


说你“碌碌无为”的人,比“碌碌无为”更可怕


“有梦”在任一年代都是最崇高的生活状态,它代表着一个人心中有期许、头脑有思想、生活有方向。但这不代表碌碌无为就是绝对负面的状态。


所有我们经历的,都不会毫无意义,那是每一秒主动的选择凝聚而成的必然发展。


降落有可能是为了一次更高的冲锋,“碌碌无为”也可以是“有梦”的踏板,自己的人生经历何必让别人评头论足。能够确认自己正站在合适的人生阶段里才是最重要的啊。


“有梦”没什么了不起


其实做喜欢的事情很难,一个人了不起,并不是因为他“有梦”,而是他坚持在“有梦”的道路上前行。


村上春树在二三十多岁时就差点被举步维艰、负债累累的“有梦”道路所压垮。



因为“不愿向体制摇尾乞怜”,成长过程中从未经历苦难的村上春树,四处欠债,开了家可以现场演奏爵士乐的小店。


作为家中的独生子,村上春树第一次开始体验人生的不易。


为了还债,他和妻子过着没有电视机和收音机,甚至连取暖设备都没有的“斯巴达式生活”。


捉襟见肘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在村上春树心中,他坚持打造的正是自己心目中的乌托邦。


仅靠和志同道合的人聊聊喜爱的爵士乐就可以让生活变得乐趣盎然。


就这样欠债、还债、开店到30岁,人生的进程好像到了下一阶段。村上春树才开始尝试写中篇小说《且听风吟》。


小说家并不是村上春树的人生规划。但对于年轻时就对功课毫无兴趣,只爱疯狂阅读的村上春树来说,这条路水到渠成一般,就此展开。


阅读过的书籍,在歌舞伎町观察到的奇形异色的人,爵士乐带来的灵感,这些因热爱而无意识累积起来的素材让村上春树心中的故事构架能力格外突出。


因为没有什么创作是可以凭空发生的。


在村上春树过了30岁生日的某一天《且听风吟》荣获了《群像》的新人奖。


村上春树自此,正式以小说家的身份出道了。



回顾自己35年的小说家生涯,村上称那一直是令他震惊的事情,因为从来没有做过小说家的规划,却一路前行至此。


让他坚持下来的可能就是“力图将这种震惊纯粹地保持下去的强烈想法”,虽然来得慢,但是来得并不晚。

就像村上春树所说,“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日后这段经历说不定就会开花结果。”


李安失而复得的电影之路,黑泽明不期而遇的艺术生涯,村上春树顺其自然的写作人生,他们都曾失去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与掌控。


或在失败里辗转反侧,或在热爱中受尽苦难。


但是,不管在他们年龄的哪个阶段,都不以所度过的年岁来限定自身应有的价值与成就。急功只会远利,年龄只是成长的刻度尺。


人生追逐的长路中,没有胜负。在或许碌碌无为的生活中,持续对自己的喜爱进行累积,信仰自己的目标,才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人生掌控权。


因为,其实,慢慢来,比较快。

-END-


成长图书馆
 


每天听本书,一年比别人多读365本

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探书FM,每天听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