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纽约大学研究生高溪,回应北舞教师刘建《不堪比较的“中美舞林争霸赛”》你也可以进来发表自己的观点!

舞蹈盛典 2020-11-20 13:24:07



然后再来看美国的舞蹈文化,我觉得已经不用说太多,从大量的美国关于舞蹈的电影中已经能看出来美国流行的舞蹈趋势是什么了。方俊评委有一次在点评的时候说的很好,这两个国家的舞蹈教育体系是不一样的:中国是考试,进舞蹈院校和各种歌舞剧院,而美国是一层一层比赛上来的。这样比赛给了很多个人舞者更多的机会。大众比赛,像See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出来的人被美国大众认知的更多一些,这也是美国队选拔这次参加中美舞林争霸赛选手的标准之一,我们也能看到,这些参赛选手是各种比赛出来的冠军。因为经历比赛上来的人或许更有能力突破自己走到国际多样舞蹈共通的比赛之中。那么为什么没有美国的所谓的高贵主流舞蹈,你看看美版舞林争霸就知道了,去年第十季前二十强里面有芭蕾选手吗?没有啊!比赛到最后阶段的没有芭蕾干什么拿它出来。这些选手是contemporary dance现代舞、ballroom国标、hip-hop街舞、Jazz爵士、tap踢踏。除了踢踏之外其他舞种的选手这次都有涵盖(我也不感觉这些选秀节目现在已经选出真正适合来参加国际比赛的tapper选手),甚至还叫了客座教授Billy Bell,《舞出我人生》的编舞Phillip Chbeeb(其实这俩人也参加过比赛)。人家也是拿自己顶尖的选手和中国比赛好不好,只不过此顶尖非彼顶尖。如果Billy 和 Phillip你觉得还代表不了美国更高一个艺术欣赏层面的舞蹈的话,……。顺便再来一句,美国才多久的历史,能有多少沉积有内涵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比,只能拿街舞爵士出来了。我如果真从那些芭蕾舞团里来出一个首席出来,我都不知道他们适不适合过来和中国选手排一段其他舞种的双人舞。我凭什么要选这些人?

再来看看中国,中国舞蹈的大众化普及其实是这几年才开始的。我们的舞林争霸或者好舞蹈才举办了两年,选出来的选手必然没有美国11年出来的多。为了让中国舞蹈更好的融入大众当中,我们许许多多院团的演员肯走出来放下自己的架子参加比赛,你别说什么舞团首席参加比赛掉架子。中国选选手出来的标准和美国一样,从大众的比赛参赛者之中选拔,中国才办了两届,能选多少选手?那就只好从那些参加比赛但没的什么特别顶级的名次,但是来历比较“吊”的人选了。朱涵、威力斯、侯腾飞都是例子,你总不能从桃李杯荷花奖里面挑出来一等奖金奖的选手来比吧,中国老百姓不认识啊!我钦佩这些从院团里面出来走进比赛的舞者,他们愿意为中国舞蹈普及作出贡献。

也许作者没搞特别懂美国的舞蹈文化?美国是进院团的很少去比赛,比赛的很少进院团。因为比赛为这些不进院团的选手提供了另外一个平台让他们还能被大众所知。一种高雅文化一种大众文化。但是中国让舞蹈成为大众文化的时候还没到,就恰好混合了。两个本身背景就不同。为什么要这么严厉的批评中国的参赛舞者?

然后作者说中国舞蹈的自虐自毁自黑。先是说舞蹈里面的技巧。作者批评舞蹈中不能有自虐式的技巧……那美国Rusell 怎么不说也是自虐?人家女孩都把男的举起来反常规了是不是自虐?把女孩子拿在手里面360*n的不知多少圈转算不算自虐?Phillip把膝关节都揉成那样了是不是自虐?Billy 的双人舞也都反常规了是不是自虐?有点奇怪了自虐的标准是什么。如果舞蹈还真都像威力斯的单人舞一样,就成表演不是舞蹈了。中国人就秀了些技巧,本来这就是这些演员的长项为什么不能展示?!说一袭“中国红”的上翻下飞没意义不优雅,那么为了表现这种女子坚强的精神和气概还要让唐诗逸转小五花秀几个神韵?难道舞蹈就非要优雅不能表现别的?要是非要表现优雅,前面的那些《卷珠帘》《迂·蓝》是否在他眼里又会说自虐期期艾艾,我觉得还是不要过于苛刻了。

然后是自毁,这个在某种程度我倒是不否认,这也是传统舞蹈现在的一个缺陷。太多的悲剧情绪在里面不肯更面向大众。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勇敢的尝试,杨文昊和古丽米娜就是代表,还有侯腾飞和威力斯。作者拿《鸿雁》做批评,我个人认为他是拿了本场中国最简单的双人舞来批评了。刘福洋这一年让我有点小小小失望,感觉没没吸收足够的精华,《鸿雁》也是感觉简单的让蒙古和街舞拼凑起来。我之前的评论对刘福洋有点说他不创新。后来微博上有朋友指正我说本来是刘福洋和朱洁静双人舞但是朱洁静临时受伤,所以刘福洋就和肖杰临时用了一天排出了《鸿雁》。不管怎样,作者都是拿了一个不足够成熟的作品来批评。

作者谈到自黑,一个民族的舞蹈文化甚至是政治,文中说“今年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舞评试卷就是“比较分析《雀之灵》和《孔雀飞来》”,其实要比较分析“中美武林争霸赛”或许更能刺刀见红。当今,中国舞蹈问题现象花样翻新,目迷五色,但对现象的分析研究却像死鱼不张口。”首先我在中国不是专业舞蹈院校的学生,现在在美国也不是。但是我也算是NYU, Tisch学院的,和Dance的同学有在一起合作上课。NYU的Dance 也能排进全美的前三了。我想说,这种比赛本身是大众娱乐节目,NYU Dance根本也没拿这些比赛作为例子分析。和中国院校类似,觉得艺术性不够分析可言。美国的舞蹈一半专业艺术,一半大众;中国的大众舞蹈还没形成。就这样拿美国的大众舞蹈来批评中国的专业院校体系。本来就不是一个东西啊,为什么非要否定后者?

我在想,作者批评“一曰中国舞蹈艺术之自虐,二曰中国舞蹈文化之自毁,三曰中国舞蹈政治之自黑。”的同时,是否也是在自毁自黑中国舞蹈现状?

我觉得如果作者真的看不惯这个现象,倒是不妨放下北舞教师的架子真正投身到中国大众舞蹈文化的创新和普及中去。中国的大众舞蹈刚刚开始,还需要在传统和大众之间找到一条自己的平衡之路。如果他愿意在这方面多做一些探讨,把中国的大众舞蹈形成一种新的舞蹈形式及文化,那个时候他再出来谈论怎么防备政治入侵这件事就更有分量了。 作者提到“记得看过一本美国人写的《中央情报局》,其中写到中央情报局如何不动声色地为康定斯基在欧美及前苏联大办画展,让《黄·红·蓝》的抽象派绘画绿水无痕地战胜了列宾的传统油画《拾麦穗者》,动摇了一种文化艺术的政治信仰。” 我觉得只有在自己文化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外来文化才会占上风。想必前苏联没能在原本的文化基础之上找到求同存异的点,才让自己的文化艺术信仰得以动摇。我倒是觉得当务之急是探索中国舞蹈在当下如何发展,怎样形成新的分支迎合普通更为重要,怎么让中国的舞蹈文化胜于美国的流行舞蹈文化更被大众所接受而不是批判潜在可能的政治入侵。

我不是专业舞蹈院校出身,也一直没有全职从事过舞蹈工作。和刘建老师比起来必然过于年轻缺乏经验。来美国仅仅半年,对美国的舞蹈文化认知也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但是舞蹈也算是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放弃过的两种东西之一,身在舞蹈圈子之外或许能看到一些舞蹈圈子里面看不到的东西。文章必然过于肤浅,但不管怎样,小女的所有愿望只是期待中国舞蹈事业的蓬勃发展。 我愿意看到她蒸蒸日上,不断吸纳新的元素,形成自己的舞蹈文化。作为90后,我想赞扬而不是自黑。

此致敬所有为中国舞蹈事业发展做出努力尝试和探索的人们。

【转发是对小编最大的鼓励】
小编推荐好看的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