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英伦60年代:波普设计与摇滚乐

博雅好书 2021-02-20 16:40:15

封面图片为1969年,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在一家旅馆里发起的“床上和平运动”。他们的口号是“give peace a chance”。在他以这个口号为名字而做的歌曲中,列侬唱出了那句最著名的反战歌词:“要做爱,不作战!”(“make love, no war!”)。



编者按
上世纪60 年代风靡美国的波普艺术,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流行、影响力最大的艺术风格。它解构了艺术和商品之间二元对立的观念,同时也对设计理论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而波普风格的设计作品在当时更流行于英国,并主要体现在唱片的封面、演出的招贴画和与音乐相关的设计领域,“波普之父”汉弥尔顿便曾为披头士乐队设计专辑封面。

当时广受嬉皮士们喜爱的英伦摇滚乐队,如披头士和滚石,用音乐进一步模糊了主流与边缘、流行与前卫之间的界限,他们“要做爱不要作战”的口号,明确表达了年轻人的反战情绪和享乐思想,成为其新生活方式的宣言。这些青年文化中所包含的元素又很快被波普设计所借鉴,其公开质疑所谓的“优良设计”准则,提倡有趣、随意和多样的设计理念;而波普设计中简单的图形、明亮的色彩,也成为青年们新生活方式的标志。

60年代的艺术与文化精神,时至今日仍然产生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说到这里,你也许想到了近日引起北京城骚动的先锋艺术家小野洋子,纵使她才情万千,却只因约翰·列侬在历史上过于浓墨重彩,始终要被列侬妻子的身份遮掩光彩。而他们正是在那个60年代的英国相遇,并活在了人们的记忆中。(本期值班:Aviva)

英伦60年代:波普设计与摇滚乐
文 /梁梅



波普艺术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流行、影响力最大的艺术风格。在波普艺术家的作品里,几乎可以看到美国在60 年代流行的所有东西,从好莱坞著名的影星玛丽莲·梦露、著名的摇滚歌星猫王,到麦当劳连锁店里的汉堡包、可口可乐公司的饮料瓶和超市里出售的汤罐头等。波普艺术不仅大量地借用了大众文化的视觉资源,而且直接搬用了大众文化的内容和形式。流行文化为波普艺术家提供了创作的源泉。


波普艺术同时与商业艺术和青年文化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早在1942 年,美国社会学家托科特·帕森斯(Talcott Parsons)就创造了“青年文化”(Youth Culture)这一术语,称之为新兴的年轻人独有的“一系列模式和行为现象”。1945 年,纽约《时代》杂志刊登了《青少年权利法案》以及十条青少年戒律,其中包括“犯错误的权利”和“找乐子的权利”。到了50 年代,各种亚文化都开始借用设计和服装来明确定义自己的群体,他们往往通过不寻常的发型和标新立异的装束来塑造自己的形象,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以及与传统和正统的决裂。波普文化的出现与当时年轻人所崇尚的生活方式是分不开的。


50 年代后期到60 年代,战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成为了消费文化的主角,他们有着强烈的反叛意识和享乐主义思想。嬉皮士运动的口号“权力归花儿”“要做爱,不作战”明确表达了年轻人的反战情绪和享乐思想,成为了其新的生活方式的宣言。纺织品的设计里出现了典型的“权力归花儿”的图案,海报、时装和家具设计也表达出同样的观念。(图1)


图1 左图为“权利归花儿”图案的服装;右图为匿名美国平面设计师作品《去你的吧!——征兵!》。

嬉皮士们聚集在纽约北部的伍德斯托克举办音乐节,在郊区露营彻夜狂欢。他们在格林尼治村组成艺术家的村落,在那儿演出先锋戏剧。他们的口号被商业性地用在设计里,以迎合年轻人的审美趣味,为他们提供符合其新生活方式的日用品。事实上,每一次生活方式的变化都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日用品和服装,可以说,波普设计的出现正是适应了这一时期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尤其是年轻人的生活新观念。在他们对传统的叛逆和享乐主义的喜剧性生活中,波普设计无疑是最好的道具。波普思潮引发了一个青年消费群体的创造热情,他们借助设计来认同其共享的价值观。
虽然很难说波普文化、波普艺术和波普设计出现的准确时间,但毫无疑问,波普设计在英国出现得比美国早。波普文化最早以设计的形式在英国出现。(图2)1952 年,独立组织(Independent Group)在伦敦成立,它的成员有艺术家理查德·汉弥尔顿等。这些英国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受到美国流行文化的影响,开始一起探讨在美国出现的消费文化。到50 年代中期,一批艺术家、评论家和建筑师集聚在伦敦当代艺术学院,开始形成了独立的设计师群体。他们全神贯注地从美国带回来的地下出版物中寻找大众文化的形象资料,分析美国大众文化的图像,讨论美国广告、电影、汽车设计所代表的富裕阶层的象征意义。美国的波普文化很快被欧洲国家特别是英国的年轻人所接受。经济的增长也促使年轻人开始向传统社会的等级划分和行为规范发起挑战,首先表现在衣着、音乐、舞蹈和电影等方面,他们通过这些来表达自由,实现自我价值。批评家雷纳·班汉姆曾经在报纸和专业期刊上撰写了一系列文章,对“优良设计”所暗含的精英主义思想和家长式作风提出了质疑。

图2 1966 年4 月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伦敦:一个摇摆的城市”

60 年代早期消费文化的繁荣和美国大众文化的影响,使英国的年轻人急切地希望表达自己,与他们的父母区别开来。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流行文化运动中,年轻人的审美倾向开始向他们的父母辈发起挑战。在伦敦的新音乐和新舞蹈的影响下,招贴和平面设计也呈现出新的风格特点,波普精神成为最重要的设计语汇。
波普文化在50 年代后期和60 年代改变了英国的社会和文化面貌,英国也因此结束了二战后对其他国家的模仿,而成为潮流的引领者。英国的波普音乐摆脱了美国的影响,在自己的城市文化中找到了位置。60年代著名的乐队组合就源于英国,如披头士(Beatles)来自于英格兰的利物浦,滚石则出自伦敦。(图3)到60 年代中期,伦敦已经成为波普文化的中心。

图3 滚石乐队演出剧照,1967-1969 年

1956 年, 理查德· 汉弥尔顿极富煽动力的拼贴画《是什么使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有魅力?》,把具有典型的美国消费文化特征的明星、物品集中在一起,突出地体现了波普艺术的精神,并且,在这件作品中,首次出现了POP 的字样。这件作品及美国流行的消费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引发了英国的波普设计运动。许多波普设计因为使用了廉价的材料,造型风趣幽默,创作态度似乎漫不经心,而被理解为“今天用,明天扔”(ues it today,sling it tomorrow)的东西。
就像一场革命那样,流行文化的浪潮影响了包括设计在内的一切。一群精力充沛的年轻人突然间就站在了历史的舞台上,许多标榜为新自由的物品充斥在这些年轻的消费者周围。这场年轻人运动的边缘人物,包括少数族裔、女性和同性恋者等,都强烈地渴望被承认。他们开始反抗来自父辈和传统的各种压制,诸如裙子的长度、禁食大麻、禁止堕胎、种族歧视、选举年龄和外交政策等。这些边缘文化和亚文化通过大众传媒影响了流行文化,促使后者开始吸收边缘文化和亚文化元素。在英国,时装设计师玛丽·昆特(Mary Quant,1934- )发明了超短裙(图4),甲壳虫乐队留起了拖把似的发型。美国则广泛地接受了黑人的“灵乐”。

图4 1970年,穿着迷你裙的慕尼黑女性在街头公开反对“maxi”Look(即长及脚踝的嬉皮装造型)

60 年代的摇滚乐模糊了传统与边缘、主流与地下、流行与前卫之间的界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许多年轻人将摇滚乐这种最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的传播媒介,作为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其中所包含的元素又很快被商品设计所采纳和借鉴,成为这一时期的产品和视觉传达设计的重要内容。(图5)在此背景下流行的波普设计,公开质疑所谓的“优良设计”的准则,反对现代主义设计及其价值观,提倡有趣、随意、变化、轻松和多样的设计理念。
时装业在这场新的文化浪潮里发挥了关键作用。毕业于伦敦艺术学院的设计师玛丽·昆特、玛丽安·弗勒(Marion Foale)、莎莉·提芬(SallyTuffin)和奥希·克拉克(Ossie Clark),为崇尚新时尚的年轻消费者们设计了适合他们的充满活力的服装。迷你裙、黑白相间的几何图案和欧普艺术(Optical Art)风格的图形十分流行。很快,时装杂志里就开始充斥着“新孩子”简·诗琳普顿(Jean Shrimpton)和徐姿(Twiggy)所穿的英国时装的图片。
60 年代流行的欧普艺术也被称为光效应艺术,其特点是利用黑白对比强烈的几何抽象图形来刺激观众的视觉,从而产生颤动、变形、错视、幻觉和变幻莫测的空间视幻觉感。代表艺术家瓦萨雷利借用光色原理来探索色彩的各种组合变化,他的抽象几何图形或变异,或透视,或旋转,创造出强烈的视觉颤动和令人炫目的光色效果,并产生了三维立体感。图形与底色的相互作用,形的大小、虚实的变幻所产生的节奏感和韵律感,各种线性方向组成的视错觉运动感等,使他的作品充满了光色和视幻因素。欧普艺术对建筑、设计、电影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平面设计领域,欧普艺术影响了招贴画设计、标识设计等,其抽象的视觉效果很容易被运用到广告招贴等设计上,许多六七十年代的平面设计作品都有欧普艺术的痕迹,比如1968 年的墨西哥奥运会标识的设计灵感便来自欧普艺术。(图6、图7)今天也仍然有许多设计师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平面设计,极大地丰富了平面设计的语言,产生了不少富有时代特色的优秀作品。

图5 NB 22 Caope,设计:维克多·瓦萨雷利,1968年
图6 欧普艺术风格的招贴,设计:杰克昆斯·波兰查德(Jacques Blanchard),1965年
图7 1968 年墨西哥奥运会标识

在快节奏的时代,图形设计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波普文化的冲击,一种新的自由风格浮出水面。波普风格的平面设计主要体现在唱片的封面、演出的招贴画和与音乐有关的设计领域,一些艺术家如彼得·布莱克(Peter Blake)和理查德·汉弥尔顿也加入了唱片的封面设计行业,他们为披头士乐队设计的唱片封面打破了纯艺术和设计的界限,成为纯艺术和设计之间的边缘作品,丰富了平面设计的表现形式。1967 年,布莱克与他的妻子简·哈沃斯(JannHaworth)合作设计了著名的《佩珀中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Sgt. Peppers’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专辑的封面。(图8)这张有史以来最著名的音乐专辑封面由88 个名人的图像拼贴而成。设计师把真人大小的历史名人图像挖剪出来,让披头士乐队的成员站在这些图像中间,然后由摄影师拍摄下来。1968 年,汉弥尔顿设计了all-white 专辑的封面。这些作品看起来就像是艺术和设计之间的壁垒最终被年轻一代的革命家给拆除了。

图8《佩珀中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专辑封面,设计:彼得·布莱克和简·哈沃斯,1967年

60 年代的摇滚乐和其他反抗运动催生了独特的文化形式,招贴画成为了抗议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被用作摇滚乐唱片的封面。弥尔顿·格雷瑟(Milton Glaser,1929- )于1967 年为摇滚歌星鲍伯·狄伦(Bob Dylan)设计的著名的招贴画,印数高达600 万份,是美国战后印数最多的招贴画,流传甚广。在招贴画中,艺术家的头发由色彩丰富的波浪线组成,这种装饰风格被称为“迷幻式”,暗含毒品文化因素。(图9)“迷幻式”一词来源于希腊语,意思是呼吸、灵魂和人类思想,迷幻式的图形意味着在迷幻剂的作用下,吸毒者的潜意识和创造性灵感奔涌而出,由此产生非凡的视觉效果。迷幻式图形最著名的例子是披头士乐队成员约翰·列侬的罗尔斯·罗伊斯汽车上的装饰。一些设计师创作了大量受药物刺激后灵感爆发的鲜艳炫目的海报,英国国旗也成为了流行的图像符号。
这一时期的许多招贴画都放弃了精确的、硬边的字体,转而采用那些更具手绘性特点也更灵活多变的字体。这些字体来源于新艺术运动,往往模糊了文字、图像和装饰之间的区别。与60 年代前期的硬边艺术风格相反,1966 年以后的招贴画设计更具怀旧色彩,更多地受到了手工艺复兴运动和新艺术风格的影响,可以从中看到阿尔丰斯·穆夏、奥布雷·比亚兹莱和佛教图像的影响。(图10)
图9 为鲍伯·狄伦设计的招贴画,设计:弥尔顿·格雷瑟,1966 年
图10 迷幻式图形的音乐会传单,设计:威尔斯· 威尔逊(Wes Wilson),1967 年

排版设计也受到了波普思潮的影响,20 世纪初期那种简洁、严谨的现代排版格式受到了活泼生动的排版方式的挑战,并出现了卡通化的趋势。1963 年在澳大利亚问世的OZ 杂志,随着其创始人理查德·纳维尔(RichardNevil)搬到英国后,便开始在英国出版,很快成为一份故意制造轰动效应的青年文化刊物。他们以迷幻式的图像和卡通画来匹配富有挑逗性的文字,因为极具煽动性的文字和暴露的性表达方式,杂志很快被人以《淫秽刊物法》起诉,认为刊物“涉及男同性恋、女同性恋、虐待狂、变态性行为和嗑药”。(图11)

图11 1967 年的OZ 杂志封面设计,采用了迷幻式的影像和卡通形式的绘画,正好匹配富于挑衅和挑逗的文字内容。

虽然在表现形式上多种多样,但是波普设计并没有分成好几种风格。它致力于把不同的风格统一起来,这样一来,其功能就不再受形式的限制。60 年代前期,像旗帜、靶子这样的图形被广泛地应用于商品上,包括口杯、手提袋、服装和家具。而且,人们认为图形远比具体的物品重要得多。事实上,在波普运动中,简单的图形、明亮的色彩成为了一种新生活方式的标志。
从某些方面来说, 60 年代风靡国际的波普设计虽然被认定为一种文化思潮,但它也可以被视为一种短期的商业活动,是制造商和销售商试图吸引年轻人的市场策略,也鼓励设计师们一起分享年轻人的钱包。等到潮流过去或者消费者的钱袋变得空空如也的时候,商家就成了大赢家。商家利用设计不断地推出新商品,使消费市场保持活力。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使设计师有了充分发挥才华的机会。(图12)设计师们在学习时被灌输了“形式服从功能”等非常理性的现代设计观念,但流行文化所推崇的创意打破了这一规则,而且前卫的表现形式为重新定义现代设计提供了一次机会。从设计发展的历史来看,正是波普设计使设计潮流从现代主义转向后现代主义成为可能。

图12 纪念册封面设计,设计:马丁·夏普(Martin Sharp)

60 年代波普艺术和波普设计的出现,对设计理论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也解构了曾经存在于艺术和商品之间的二元对立观念。尤其对于以图像传达信息的平面设计来说,商业海报与波普风格的绘画作品几乎融为一体。波普风格的平面设计运用大众文化内容和商业艺术形象,通俗易懂地表达了设计师的观念,有效地传达了商业信息,具有很强的时代感和吸引力。平面设计上的形象大多来自人们熟悉的生活,如名人、大众偶像、民间艺术、工业产品和各类商品等,采用了幽默、夸张和超现实主义的艺术手法,产生了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和视觉冲击力。(图13)而且,因为波普设计形象亲切、画面愉悦、内容通俗、幽默诙谐,非常符合大众的审美需求,具有都市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特征,获得了大众的喜爱,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从60 年代至今仍然流行。

图13 The Sound Is WOR-FM 98.7 招贴画, 设计:弥尔顿·格雷瑟,1966 年

(节选自梁梅:《现代平面设计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

北大博雅好书
-总第603期-
博识雅行 学知天下
北京大学出版社文史哲事业部
微信号:boyabook
投稿邮箱:wm@ pu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