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新圣母公墓了鲜为人知的名人墓(之六)

人民网俄文版 2020-10-10 09:29:27

第9区是新圣母公墓最小的一个区。只有9排,下葬的名人不算多,但他们生前的“量级”和知名度很高。有担任过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院长长达30年之久的作曲家А.斯维什尼科夫,有执导高尔基三部曲和《乡村女教师》的著名导演М.顿斯科伊,前苏联的外交部副部长И.迈斯基,著名生物学家Л.奥帕林院士等人。

新圣母公墓的第9区示意图

著名生物学家Л.奥帕林院士之墓

前苏联的外交部副部长И.迈斯基之墓

电影导演М.顿斯科伊之墓

作曲家А.斯维什尼科夫之墓


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与他同生同死。因此,每块墓地都埋着一 部世界史。 ——亨利·海涅

谢·斯米尔诺夫之墓


谢·斯米尔诺夫(Сергей Сергеевич Смирнов,1915-1976,第9区第1排第15尊)
参观新圣母公墓的游人往往会在第9区的一个墓地前驻足,因为墓碑十分别致,一块石碑上枪眼和弹痕累累,有几尊人头雕像安置在弹痕之中……有人会想到这可能是战斗英雄或者军人的墓地,怎么也联想不到这里下葬的是位作家。


然而,这正是作家斯米尔诺夫的墓地。他因《布列斯特要塞》(1957,此书获得列宁奖金和列宁勋章)一书而出名。在布列斯特市有以斯米尔诺夫名字命名的大街,在他的莫斯科故居外墙上有他的纪念牌。


《布列斯特要塞》详细描述了驻守在布列斯特要塞的苏军将士在1941年与突然入侵的德国法西斯军队浴血奋战的历史。在布列斯特要塞保卫战中,苏军抗击德国法西斯军队将近一个月,有力地阻止了希特勒的闪电战进攻,约有2千5百名士兵为国捐躯。


斯米尔诺夫参加过卫国战争,曾在炮兵部队任排长。战后,他成为莫斯科高尔基文学院的毕业生,曾任《新世界》杂志副主编和《文学报》主编。他集作家,历史学家,电视主持人和社会活动家于一身。斯米尔诺夫对参加卫国战争的战士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生前曾在报刊上撰文,为在卫国战争中被德军俘虏并被判刑的苏军士兵们恢复名誉,还在电台和电视上呼吁恢复他们的名誉,并在这方面为做了许多工作,为此赢得人们的尊敬。


在苏联时期,斯米尔诺夫曾参与迫害帕斯捷尔纳克、索尔仁尼琴和萨哈罗夫的活动,给自己的历史留下了不太光彩的一笔。


雕塑家Л.别尔林基于小说《布列斯特要塞》内容创作了这个墓上雕。石质墓碑仿佛是布列斯特要塞的霍尔姆城门的一角。城墙上弹痕累累,表明布列斯特要塞保卫战的惨烈。墙上弹痕里几尊人头雕像代表着布列斯特要塞的保卫者。墓碑顶部安放着作家斯米尔诺夫的胸像,墓碑左面镌刻着作家的名字和生卒年代。


墓碑置于一块抛光的石板上,但石板中间露出来一块地面,象征着孕育新一代生命的沃土。

康·费定之墓


康·费定是位多产的语言艺术家,苏联科学院院士,曾经显赫一时,当过苏联作家协会主席。


康·费定(Констатин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Федин,1892—1977, 第9区第2排第1尊)
费定出生在萨拉托夫的一个商人家庭。他从小热爱文学和写作,21岁开始发表讽刺小品。在德国纽伦堡进修德语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后回到俄罗斯,从事报纸和杂志的编辑工作。上世纪20年代,费定成为“谢拉皮翁兄弟”成员。后来,转到彼得格勒国立出版社编辑部当秘书,还在《星》杂志、列宁格勒作家出版社等单位任职。


费定熟知知识分子的生活。他的长篇小说《城与年》和《兄弟们》就是描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中知识分子命运的作品。小说《城与年》和《兄弟们》出版后读者的好评如潮,并被译成德、法、西等多种文字,受到包括奥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等欧洲作家的好评。


此外,费定的小说《欧罗巴被劫》,《大角星座疗养院》,三部曲《初欢》,《不平凡的夏天》和《篝火》也在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费定的《作家,艺术,时代》一书,评述普希金、勃洛克、爱伦堡、佐辛柯等俄罗斯经典作家以及同时代作家的创造性劳动,博得许多读者的赞扬。


费定是高尔基的好朋友,与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关系也不错。应当说,费定是个正直的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但他后来当上了作协主席,不得不紧跟官方的方针政策,说了些错话,也做了些错事,尤其是他对待帕斯捷尔纳克和索尔仁尼琴这两位作家的态度(帕斯捷尔纳克葬礼那天他甚至不敢走出家门)。人们从他的一些日记和书信里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矛盾,斗争以及对官方意识形态的依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纵观费定一生的文学创作和社会活动,还是功大于过,有权利安息在新圣母公墓里。


费定的墓地规模比较恢宏。有两层台阶的黑色花岗石基座上,竖着两个黑色立柱,它们似乎能咬合成一个完整的柱体。左边立柱上镌刻着作家的生卒年代,右边立柱上是作家本人写签名。费定高浮雕像嵌在一块连接两个立柱的背板上,寓意费定一生衔接着从1892年至1977年这段历史。

谢·列缅舍夫之墓


谢·列缅舍夫 (Сергей Яковлевич Лемешев,1902-1977,第9区第2排第2尊)是苏联著名的歌唱家,戏剧抒情男高音。


列缅舍夫是个农民的孩子,当过鞋匠的学徒。列缅舍夫的音乐启蒙教育很晚,15岁后才学会识谱。20年代初他入莫斯科音乐学院,师从Н.莱斯基教授,学生期间就开始参演歌剧,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歌剧院里演唱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中的连斯基咏叹调。


后来,列缅舍夫成为柴可夫斯基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中连斯基的扮演者和权威阐释者,同时,他又是演唱过众多的俄罗斯创作歌曲,其中著名的有作曲家勃兰杰尔的《金色小麦》,莫克罗乌索夫的《孤独的手风琴》,诺维科夫的《俄罗斯》等歌曲。1927-1929年,列缅舍夫曾经在哈尔滨的中长铁路俄罗斯歌剧院任独唱演员,成为一位曾经在中国歌剧舞台上演唱的苏联男高音歌唱家。


列缅舍夫在自己的歌唱生涯中扮演过几十个角色,但他最心爱的角色是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中的连斯基。他说过:“连斯基伴随了我的一生,在我扮演过的30多个角色中,这个角色在我的创作中最珍贵,最心爱,最让我感到愉快。”1965年,列缅舍夫在舞台上第500次扮演了连斯基,此后告别了演唱生涯。他虽然离开了演唱舞台,但他演唱的连斯基咏叹调给观众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1972年是列缅舍夫诞辰70周年,在莫斯科大剧院为歌唱家举办了专场演出,列缅舍夫最后一次登台演唱了连斯基咏叹调:


青春,青春,一生的黄金时代,你远远地飘向哪里?
未来的前途将会怎样?我这里徒然将它推想。
眼前茫茫然雾一片,别管它,命运会决定!……
列缅舍夫的墓碑是个灰色花岗石立柱,列缅舍夫浮雕像贴在立柱正面。浮雕像下面装饰着一个橄榄枝,寓意歌唱家永恒的艺术生命。墓碑立柱坐落在一个正方体基座上,基座正面镌刻着歌唱家的名字和生卒年代。


罗 ·卡尔曼之墓


罗·卡尔曼(Роман Лазаревич Кармен,1906-1978,第9区第3排第8尊)是苏联著名的电影摄影师,战地摄影记者,苏联人民演员和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的获得者。他一生获得包括列宁勋章、劳动红旗勋章、列宁奖金、斯大林奖金等20多种奖项。


卡尔曼出生于敖德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位作家。父亲去世后,卡尔曼靠卖报和清扫车库帮助母亲维持生活。1922年,他与母亲一起来到莫斯科,想报考鲍曼技术大学学习,但未能如愿。


卡尔曼从小喜爱摄影,他17岁的摄影作品就已发表在《星火》杂志上。1932年,卡尔曼毕业于莫斯科电影学院摄影系,进入中央纪录片厂工作。


卡尔曼拍摄了许多珍贵的战争纪录片。如,西班牙内战,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战役等等。他的摄影镜头还记录了1945年5月9日法西斯德国在柏林无条件投降的签字仪式……20世纪50-70年代,卡尔曼又去越南、中国、缅甸、印度尼西亚和南非等国拍摄纪录片。卡尔曼的纪录片拍摄艺术对苏联纪录片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卡尔曼晚年在莫斯科电影学院任教,任纪录片导演教研室主任并有一系列著作问世。


卡尔曼的个人生活并不幸福:他认识了年轻的马伊娅·兹缅乌尔后,就抛弃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尼娜·奥尔洛娃,尽管与奥尔洛娃已有20多年的婚姻。可马伊娅对卡尔曼并不忠,在卡尔曼眼皮底下与著名作家瓦西里·阿克肖诺夫一见钟情。鉴于卡尔曼的名声,马伊娅不敢提出离婚,便开始于阿克肖诺夫秘密幽会,甚至到各地旅游,引起整个苏联文化界的哗然。卡尔曼毫无办法,只能自吞苦果。卡尔曼去世后,阿克肖诺夫立即与妻子离了婚,娶马伊娅为妻,不久他们就侨居国外了……
卡尔曼的墓碑很简单:一块彩色花岗巨石上镌刻着他的名字和生卒年代。

德·赫沃罗斯托夫斯基之墓(刚刚下葬,尚未来得及制作墓上雕)


德.赫沃罗斯托夫斯基(Дмитр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Хворостовский,1962-2017,第9区第4排第1尊)赫沃罗斯托夫斯基是蜚声世界的俄罗斯男中音歌唱家,俄罗斯人民演员。


1962年,赫沃罗斯托夫斯基出生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声乐爱好者,经常举办家庭音乐会,还收藏了许多世界著名歌唱家的唱片。这让小赫沃罗斯托夫斯基受到了很好的音乐熏陶。中学毕业后,赫沃罗斯托夫斯基考入本地一所师范学校音乐专业,开始迷上了摇滚。


后来,赫沃罗斯托夫斯基进入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艺术学院声乐系。毕业后进入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歌剧舞剧院人独唱演员。1989年在英国卡迪夫声乐大赛获得金奖,之后与世界上许多著名的歌剧院签约,成为一位世界级歌唱艺术大师。他的音色浑厚,极具磁性,被誉为“西伯利亚之虎”。他能演唱各种题材和风格的歌剧作品,他还是俄罗斯民歌和战争题材歌曲的最佳的阐释者。


2015年夏,赫沃罗斯托夫斯基得知自己患脑癌,他的内心很坦然。他说,“我得到了人生应有的一切,我很幸福,无所遗憾。”


2017年,是赫沃罗斯托夫斯基生命最后的一年,他深知自己来日无多,在病魔折磨下仍继续在世界巡演。夏天,他还回到自己的故乡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演出。这次回到故乡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登台时步履蹒跚,右胳膊挂着绷带,背后还带着一个医疗跟踪器,但他坚持不让人搀扶……


演出结束后,赫沃罗斯托夫斯基对满场的听众大声说,“谢谢你们给我的奖励和关爱(指授予他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荣誉市民绶带),我今天回到自己的故乡,我应当回来……因为我爱我的故乡,我的演出伴随着我,让我继续前行……我不知道今后会如何,但我希望再能回到故乡……然后死在深山老林……”之后他泪流满面地走到麦克风前说,“我的故乡,再见,但不是永别……”


1994年后,赫沃罗斯托夫斯基在英国伦敦定居,住在自己购买的一幢五层小楼里。他虽长期居住英国,但与俄罗斯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认为自己是西伯利亚人,是俄罗斯文化的使者。因此,他立下遗嘱要葬在俄罗斯大地,把自己的骨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葬在莫斯科新圣母公墓,与夏利亚宾为伴;另一部分葬在自己的故乡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所以,在新圣母公墓的赫沃罗斯托夫斯基墓地里,下葬的是他的部分遗骨。

瓦·格拉宾之墓


瓦·格拉宾(Василий Гаврилович Грабин,1900-1980,第9区第5排第1尊)苏联杰出的炮兵武器设计师,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4次列宁勋章和4次斯大林奖金得主。此外,他还获得了一系列的其他勋章和奖章。


30年代,在苏联随着炮兵部队使用的大炮向无后坐力炮的转型,绝大多数人认为传统的大炮很快就会退出舞台,就连著名的吐哈切夫斯基元帅也这样认为。格拉宾则持相反的意见,他认为传统大炮不会过时,依然是炮兵部队的一种优良的战斗武器。于是,格拉宾到处游说,得到了斯大林和人民委员奥尔日忠尼泽等人的支持,他与自己的志同道合者们继续研制火炮,最后用制造出来的新型大炮证明了这种大炮的威力和存在的必要。


格拉宾的墓上雕是一块钢板,几十厘米厚钢板上的洞眼就是他研制的大炮炮弹威力的证明。


观看苏联国立小白桦歌舞团的演出,有一群身穿白红相间的长裙的女舞蹈演员,在俄罗斯民歌旋律伴奏下,飘飘欲仙,行如流水走在舞台上,她们似乎像中国神话中的哪吒,脚踏风火轮在舞台上滑行,演员们表演环舞的精湛舞姿令观众折服……


这个舞蹈团始建于1948年,创始人就是苏联人民演员,俄罗斯著名的民族舞蹈家纳杰日金娜。


纳杰日金娜有一句名言:“我总是反复地给自己的姑娘们强调说,当演员必备的三个条件:一是要热爱自己的祖国,二是要热爱艺术,三是要用诗人般的眼睛观察自己人民的生活,因为你要奉献给观众的是人民的艺术。”
 

娜·纳杰日金娜之墓


娜·纳杰日金娜(Надежда Сергеевна Надеждина,1908-1979, 第9区第5排第7尊)是苏联舞蹈艺术家,俄罗斯国立模范小白桦舞蹈团的创始人。


纳杰日金娜出生在立陶宛维尔纽斯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从小就对舞蹈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喜爱。10几岁,纳杰日金娜就进入彼得格勒第二国立舞蹈学校学习芭蕾舞,师从著名芭蕾舞教育家А.瓦岗诺娃。1925年成为莫斯科大剧院最年轻的女芭蕾舞演员。在《天鹅湖》、《堂吉诃德》、《红罂粟》和《莱蒙德》等舞剧中扮演群舞演员。


卫国战争期间,纳杰日金娜开始编导活动,随西伯利亚军区歌舞团上前线进行宣传演出,足迹遍及前方阵地。战后,她着手组建小白桦舞蹈团并担任团长,直到去世。


起初,小白桦舞蹈团全由女演员组成,11年后才有男演员加盟,开始演男女双人舞并创建了自己的俄罗斯民族乐器乐团。


纳杰日金娜领导这个歌舞团30多年,她的创作原则是:“我们的每个舞蹈,无论是抒情的环舞,也无论是欢快的民间舞,其中心都有一个俄罗斯少女的诗意形象……我们希望尽可能鲜明地表现俄罗斯民间艺术的纯洁和伟岸。这是我们歌舞团灵感的源泉。”正因如此,小白桦歌舞团的每个舞蹈都充满诗意和优雅的气度。歌舞团成立不久,很快就成为美轮美奂的俄罗斯民间艺术的象征。


小白桦歌舞团建团60多年,足迹走遍世界的80多个国家,其创始人纳杰日金娜的功不可没。


纳杰日金娜的墓碑是雕塑家彼得·夏皮罗的作品。白色大理石的纳杰日金娜胸雕坐落在灰色的花岗石立柱上。立柱右面的艺术扇面上镌刻着:“娜杰日达·谢尔盖耶芙娜·纳杰日金娜,社会主义劳动英雄,苏联人民演员,小白桦歌舞团创始人,1908-1979”的字样。在这块墓地上,还葬着几位已故的小白桦歌舞团团员。

鲍·波列沃依之墓


鲍·波列沃依(Борис Николаевич Полевой,1908-1941,第9区第7排第9尊)是苏联著名作家和新闻记者,他曾经获得世界和平奖金。此外,波列沃依还是3枚列宁勋章、十月革命勋章、2枚红旗勋章和1枚红星勋章的得主。


文学创作伊始,波列沃依就关注身处底层的人们,因此受到大文豪高尔基的重视,这对他日后的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第一部中篇小说《火红的车间》(1939)让波列沃依在文坛崭露头角。卫国战争期间,波列沃依是《真理报》的战地记者,撰写了许多文章,歌颂苏联人民抗击德国法西斯的许多感人事迹,让波列沃依的名声大增,但给波列沃依带来真正声誉的是小说《真正的人》(1946)。这部小说以苏联英雄,苏军飞行员А.马列谢耶夫(А.Маресьев,1916-2001)为原型,塑造出无脚飞行员А.梅列谢耶夫(А.Мересьев,与真人的姓仅差一个字母)形象。小说《真正的人》培养和鼓舞了许多人克服残疾,战胜困难,迎接人生挑战,重新回到战斗的队伍中。
在伟大的卫国战争期间,马列谢耶夫的战机被敌人击落,他因受伤被截去双腿,但他不向命运屈服,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重驾战机飞上蓝天。在卫国战争中,他共击落10架德机(受伤前击落3架,安装假肢后又击落7架)。马列谢耶夫的英雄事迹传遍卫国战争前后方,鼓舞苏维埃人与德国法西斯斗争的信心,他成为千千万万苏联军人的榜样。苏军飞行员А.马列谢耶夫死后葬在新圣母公墓的第11区,距离波列沃依墓地并不远。


波列沃依任《青春》杂志主编长达20年。他还是苏联作家协会理事会书记和苏联和平基金会理事会主席。


波列沃依的墓碑是一块巨石,正面是作家浮雕像,像下面镌刻着“波列沃依”字样,是作家本人签名的手迹。

米·扎罗夫之墓


米·扎罗夫(Михаил Иванович Жаров,1899—1981,第9区第8排第3尊) 苏联著名的影剧演员,苏联人民演员称号获得者。


扎罗夫出生在莫斯科。他父亲曾是个弃儿,母亲来自昔日的农奴家庭。父母结婚后子女很多,家庭生活艰难。扎罗夫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他从小喜欢艺术和读书。16岁时,他在影片《普斯科夫女人》里充当了群众演员,影片的主角伊凡雷帝由大名鼎鼎的歌唱家费·夏利亚宾扮演。参加那部影片的拍摄激发了扎罗夫当演员的梦想,于是他开始尝试考戏校,但莫斯科的任何一家戏剧学校都没有录取他。因此,他只好在莫斯科几家剧院跑龙套,后来进了梅耶霍德剧院,在那里开始展露自己的戏剧才华。最终,1938年他在莫斯科小剧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扎罗夫在影片《生活之路》扮演日甘一角,开始涉足电影。之后,他在《马克西姆的青年时代》、《维堡区》、《爱与恨》、《彼得大帝》、《脖子上的安娜》、《弹吉他的姑娘》、《区委书记》、《红叶》和《姐姐》近30部影片扮演角色,成为苏联影坛的一颗明星。


扎罗夫一生结婚四次。其中第三任妻子就是著名的女影星柳德米拉·采里科夫斯卡娅,可由于采里科夫斯卡娅移情别恋,两人在一起只度过了7年的时光。扎罗夫晚年在回忆录《生活,戏剧,电影》和《我与时代和人们的会见》里详细回顾了自己多年的演艺生涯,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扎罗夫的墓碑由红黑色花岗石制成。黑色花岗石基座上面,是红色花岗石构成的舞台和开启的大幕,中间镌刻着扎罗夫的名字,这是演员本人签名的手迹。黑色花岗石石板上刻着扎罗夫的最后一位妻子的名字,显然他俩合葬在此。

列·乌焦索夫之墓


在俄罗斯有一位歌星,无论俄军大将高尔察克还是红军骑兵军首领科托夫斯基,无论斯大林还是卡岗诺维奇都喜欢他的歌声。这位歌唱家就是列昂尼德·乌焦索夫。


列·乌焦索夫(Леонид Осипович Утесов,1895-1982,第9区第9排第1尊)是俄罗斯著名流行歌星,乐队艺术指导和电影演员。他能演唱从爵士乐到城市浪漫曲的各种体裁歌曲,并且他是第一位获得苏联人民演员称号的流行歌星(1965)。乌焦索夫在苏联有很大的知名度,他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


卫国战争期间,乌焦索夫上前线巡演,鼓舞苏军将士与敌奋战。他还以自己乐队名义赠给前线两架飞机。战后,乌焦索夫依然活跃在歌唱舞台,他的足迹走遍了俄罗斯大地。


乌焦索夫与苏联著名作曲家伊萨克·杜那耶夫斯基的私交甚笃,这大大有助于确立乌焦索夫在苏联歌坛的地位。乌焦索夫在影片《快乐的人们》(1934)扮演主角并由他的乐队为影片配乐。这部影片的成功给乌焦索夫带来了巨大的声誉,但是官方报纸很少提及影片男主角的扮演者乌焦索夫,这可能是因他与这部影片的导演Г.亚历山大罗夫的紧张关系所致。乌焦索夫在谈到这种现象时曾调侃地说:“庆祝苏维埃电影15周年时,亚历山大罗夫获得了红星勋章,Л.奥尔洛娃获得了苏联功勋演员称号,可我只得了个相机……”


1982年3月9日早晨7时,乌焦索夫与世长辞,他临终最后的一句话是,“嘿,一切都完了……”乌焦索夫临终留下遗嘱,希望自己死后葬在沃斯特里亚科夫公墓,可他的第二位妻子А.列维利斯(与乌焦索夫结婚只有两个月)却把他葬在新圣母公墓。墓上雕的作者是雕塑家Ю.切尔诺夫。歌唱家乌焦索夫雕像从红色花岗巨石中突了出来,站在一个高高的基座上。乌焦索夫身穿演出服,戴着领花,双臂微微弯曲,似乎在从容地演唱,这种姿势完全符合歌唱家的演唱姿态。


新圣母公墓鲜为人知的名人墓(之五)

新圣母公墓里鲜为人知的名人墓(之四)

新圣母公墓里鲜为人知的名人墓(之三)

新圣母公墓里鲜为人知的名人墓(之二)

新圣母公墓里鲜为人知的名人墓(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