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音乐100.1】摇滚老炮儿:摇滚,就是活着

包头广播电视台FM1001 2020-09-15 16:09:12

摇滚,就是活着。


如果你在路上碰见这么一个秃顶的老人,戴着黑框眼镜,步态蹒跚,说话结巴,你一定怎么也想不到他曾留着长发在舞台上挥汗呐喊,热血沸腾的唱着摇滚乐。生长在这个浮躁的消费主义年代的你,或许甚至不曾听过他的名字——侯牧人。


摇滚纪录片 - 《老摇滚候牧人》

现在在提起侯牧人这个名字,极少人能够知道,他是谁。作为张楚第一张专辑的制作人,《红色摇滚》的缔造者,中国流行音乐三十年巨变的活化石……他还有另外一个标签,中国第一代摇滚音乐人。



80年代,我到工体去看足球。


先0:2输了,后来又4:2赢了。全场群情激奋,然后通通杀奔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互相拥抱。不认识的,他们唱歌。


他们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他们唱《东方红》,没有了。


当时我说,“操他妈!”中国的作曲家都死绝了吗?我要找一种音乐,在广场里,在这种时候能唱。我不知道这样的音乐叫什么,世界上肯定有。 


有一种东西在我心里开始冒了,后来我知道,这就是摇滚。


知道《黑月亮》和《我爱你中国》的一定知道侯牧人,回到那个摇摆不定的90年代初,苏联解体给中国以沉重一击,《红色摇滚》的诞生,在那个人心迷茫的时刻显得慷锵有力。尽情唱吧,叫吧,红色歌曲里那本被形式压抑的热情,在摇滚的不拘一格中得到了尽情的释放。


2000年后的侯老一度快要被大众遗忘。脑梗使他一度丧失了语言能力和行动力,但就凭一股倔劲,他熬过来了。像傻逼一样活着。如侯老歌中所唱。他数数字,算算术,学着跑步,健身,艰难的弹琴、唱歌,时不时弹错或忘词。他说话缓慢,有点结巴,但这却不妨碍他坚定的站在录音棚中,用低沉的嗓子忘情的唱着:像个傻逼一样的活着。



 在很多人认为中国摇滚乐不可能的时候,

他们出现了




有一种约定俗成的看法是:唱歌,一定要字正腔圆,起码咬字要要得很清楚,鼻音不能重,起码能唱到两个八度上去。很显然摇滚的大部分特质都与传统相违背。


摇滚乐在中国的发生,过去看来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现在看来又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它产生的根源就是人,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如果人受到某种东西的压制,桎梏,就会以一种方式表现出来,那就是反抗。


第一代摇滚人在听到摇滚的时候,就被震慑住了,原来情感还可以这样表达,以之前从未想到过的,如此简单的方式表达。于是,他们迫不及待,他们急切的想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崔健在刚一表达的时候,就被打压。这样反而促进了另外一种效果,你越是打压,我们越是要这么干。



成立于1979年的万李马王乐队是目前为止,相对公认的内地第一支摇滚乐队,主要以翻唱披头士、BeeGees和滚石乐队的音乐为主。


他们可能怎么也没料到,他们之后的80年代,摇滚乐在中国如此闪闪发光。


黑豹乐队、呼吸乐队、唐朝乐队一次次叫醒乐迷的耳朵;崔健、王迪、丁武、张炬、高旗、窦唯、栾树等等成为一个个耀眼的名字。


超载乐队


唐朝乐队

黑豹



零点


在被认为是洪水猛兽的时期,创作相当艰难,演出一度被禁。当年约翰·列侬被刺杀之后,撒切尔夫人刚登上政治舞台,她说:我们感谢列侬,他改变了我们大英帝国的文化。具有反抗精神和批评文化的作品,它的出世,必然经受打压,但历史给它们以公正的评价。






摇滚,就是活着。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第一代摇滚人和第二代摇滚人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这些摇滚老炮儿,把一生的精力和追求都献给了摇滚乐,“像个傻子一样活着。”


有时候,我们不妨静下来想一想:我到底该何去何从啊?


文章来源:淘漉音乐      微平台编辑:李科珑





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天气:3-17℃  空气质量:55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