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这个“少年”是和崔健比肩的摇滚偶像,更用歌声温暖了两代人

一天一首好民谣 2020-10-26 06:29:19


“有位孤独诗人,他叫朴树;

有位理想诗人,他叫李健;

有位摇滚诗人,他叫郑钧。

许巍,他是一位自由诗人。”




在荒漠的公路、沿海的高速、火车上,

可以说,最配的就是许少年的歌!

这位用歌声温暖了两代人的摇滚歌手,

让你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

在一望无际的沿海公路,

在旅途中、在回家的路上,

感受到一种抚平悸动浮躁的力量;


又像一个娓娓道来的远方故事,

容得下喜乐感伤、江河山川、岁月流淌,

或宽阔或深情,或舒缓或昂扬地

把你带去一个自由宽广的天地间。



有人说,“在摇滚乐圈和独立音乐圈,

有些歌手的专辑跟戈多一样难等。”

比如朴树,专辑做一半歌词写不出,

三年都在和新专较真,还延迟了演唱会;

比如张楚,这么多年也就盼来了几首新歌;

比如万青,首张同名专辑到现在也快七年了;

在这期间,赵雷火到路人皆知,

李志新专辑发了叁叁肆巡演也正在进行了。

可那帮老炮还是不急不慢的,可也没办法啊,

他们对待音乐严苛、要求完美也让新作品遥遥无期。


但让人庆幸的好消息是,

时隔五年,许巍终于要发新专辑了!

半年前,李延亮就已经在微博上透露——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许少年的新专辑会在2017年底发行(你没看错,17年,还是年底…),这张专辑将以新的制作方式完成,而且还会在2018年开启全新主题的巡演。



你可知道,被歌迷亲切地称作许少年的他,

16岁开始学吉他,18岁写出第一首歌,

20岁接触到摇滚乐,22岁当兵复原后,

就已经是西安最有实力的吉他手之一了,

24岁还组建人生中的第一支乐队飞乐队。


他是可以和崔健、郑钧、张楚比肩的摇滚偶像,

他的歌里有着风一样的自由,但是在音乐背后,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许巍初出茅庐时的苦楚。


▲飞乐队(左一:许巍,左三:中国最优秀的吉他手李延亮)


他在高考前夕离家出走,

抱着吉他开始天马行空的流浪,

他跟着搬运工坐大卡车,搬乐器、搭演出台,

满腔热血地在那段“动荡岁月”里干着辛苦的事;


后来回到西安,提出参军去做文艺兵,

赶上了摇滚教父崔健的全国摇滚启蒙,

放弃了可以调入军医大的名额,

在西安组建了第一支乐队“飞乐队”,

但只存在九个月,没能熬过那段清苦岁月,

那时的他还是穿着皮衣的长发摇滚青年,

歌里都是粗粝、低沉、嘶吼的摇滚味道;


1994年8月,“飞”乐队因种种原因解散,

许巍在组团梦想破灭后陷入彷徨苦闷之中,

在一种极度无奈和近乎绝望的心境下,

诞生了两首低调迷离的作品——

《青鸟》和《两天》。

这两首歌可把当时滚圈里的人吓了一跳——

“这个从西安来的小子太牛逼了!”

值得一提的是许巍的《两天》,

和崔健的《一无所有》被选入了中国当代诗歌文选。





▲这首歌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听过,虽然依旧好听,但多少跟大家印象中的许巍有非常大的差别吧~


1997年4月,第一张专辑《在别处》的出世,

“又厚又重又脏的噪音流把中国摇滚青年全震住了”,

里面有音乐的阴郁消沉,有嗓音的挣扎嘶哑,

也有Nirvana的垃圾范,有激烈的吉他solo与鼓点。


2000年的《那一年》,很多人都评价它是

“中国摇滚史上最好听的一张专辑”。

可录制这张专辑时,许巍已经陷入了抑郁的深渊,

他说:“《那一年》是我边喝着抗抑郁的药边录制的。”

他更形容那段岁月:每天都有一万个自杀的念头,

但你必须用一万零一个活下的念头战胜它。


你听得出,歌里的乐器使用铿锵有力,

但歌词内容,无不充满着迷茫和彷徨。

而且那时的许巍穷困潦倒,

孤寂与狂野、冷漠与热烈,

逃避与寻找、麻木与思考,

难以想象那样的矛盾与挣扎下,

是如何写出如此精彩的作品。

还好,每天能给他带来精神力量的东西,

是约翰·列侬、巴赫、U2的歌。

许巍说,那段时间,只有这些人才能救他。



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从2002年《时光·漫步》开始,他的音乐就变了。

仿佛内心走出了阴霾,来到了一片静谧之地。

他的音乐第一次加入佛教的禅意,

歌词中充满了“阳光、清风、星空”,

《蓝莲花》便是致敬玄奘大师,

还有在录制期间就让圈中好友当场落泪的《礼物》……


走不完的路,望不尽的天涯

在燃烧的岁月,是漫长的等待

当心中的欢乐,在一瞬间开启

我想拥你在身边,与你一起分享

他要做不一样的音乐,

“从三字经开始,论语、中庸、道德经,

一直到佛经、佛法,我全部开始研究,

那个时候才开始了解自己的文化。”

渐渐地让人看到一个从歇斯底里的摇滚歌者,

到淡定从容的摇滚诗人的褪变。


2004年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2006年的《在路上》,

时隔两年又推出了《爱如少年》,

然后宣布:不再走红毯,不再领奖......

他的创作在“旅行”与“禅意”话题上却越来越深刻,

2012年发表了把中国传统文化和摇滚乐结合的

“另类”专辑《此时此刻》,还举办了历时两年的演唱会。




2014年,许巍开启了英伦之行,

35天的行程走过了伦敦、利物浦等摇滚乐发起的地方。

那一年,他将一个刻有“许巍xuwei”字样的砖头,

郑重地将它镶在利物浦洞窟酒吧前的名人墙上,

这个地方正是英国摇滚巨擘The Beatles(甲壳虫乐队)的成名之地,

许巍,成为了这个舞台上第一位华人摇滚歌手。


曾经的许巍,梦想仗剑走天涯,也经历过抑郁症,

饱尝了美好理想和残酷现实之间反复颠簸的滋味,

那颗对摇滚炽热的心,那保持对音乐修行的态度,

都换作一份沉淀,一杯岁月酿的酒,

和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青春记忆。


“最难的时候,是许巍的歌带我走出来的。”

他的音乐给了我们太多感动,

愿许巍永远《像风一样自由》,

始终是那个《灿烂》、《温暖》的《少年》。





这两天的话题似乎总和新专辑有关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总有一群像我们这样的人存在着

一直一直在期待那些用心歌唱的歌者的新作!

第八张专辑距《此时此刻》已经整整五年,

而你对将要到来的新专辑有什么期待呢?

戳右下角的“写留言”,告诉我们吧~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