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二十年前武汉朋克兴起时的自绘摇滚海报

VOX独立音乐教室 2020-09-23 09:42:09

反省当下的年轻乐队在专业音响灯光的LIVE HOUSE试音被调音师骂,演出抱怨观众没有反应,演完自己乐队提琴就走人,对于地下演出NO MONEY NO TALK,每天在微博微信抱怨武汉的演出环境不好,励志要去“更好”的地方发展。不如学一学武汉的老前辈自己策划演出,用自身的力量吸引更多的摇滚观众!



1998年12月19日 周六

演出乐队:F.MONAS  死逗乐 面具 生命之饼 妈妈 RED MAY 

地点:理工大学


1998年12月7日

演出乐队: 死逗乐 方托马斯 面具  生命之饼 妈妈

地点:华中师范大学


1998年11月5日

演出乐队 :方托马斯 妈妈 死逗乐 面具 生命之饼

票价:5元

地点:江汉大学



1995年的正月十五,年仅19岁的吴维给家里留了张字条,就去北京迷笛学乐器去了。一个人拖着行李,揣着从朋友那东拼西凑的1000多块钱到了火车站,吴维就这么去了北京。这个决定对于从来没有去过外地的吴维来说显得有些草率,那会儿他还并没有后来对摇滚的热情与坚持。

在此前一年,吴维刚从民间工艺职业中学毕业,“每天住家里吃家里,出去玩、喝酒”,没再上学,就这么混混沌沌过了大半年后,吴维“想逃离了”,看到杂志上迷笛音乐学校招生的信息,就去了。

那个时候的中国摇滚正当其时,而那一年的吴维,对“摇滚”是什么,还并不了解。“除了Beyond,什么也不知道。”

当时的迷笛学校在海淀西三环的双安商场,他们就住在就像工厂一样的宿舍里。“每天午饭后开课,一个星期两堂课,教我们的是当时北京有名的‘穴位乐队’贝斯手于微。”穴位乐队成立于1992年,主唱是一名苏格兰人。其音乐风格独特,受西方现代摇滚乐影响很深。“那时候身上没带多少钱,每天过得很简单,和朋友吃吃泡面,喝酒聊天,请教一些音乐上的问题。”

从那个时候开始,吴维开始爱上了摇滚乐,也爱上了这群爱摇滚的人们。


(生命之饼乐队)

其间,吴维的母亲曾带着两个亲戚上北京找他。“我带他们在北京玩了两天,就送他们回去了,自己继续在北京呆着。”对于家里,吴维一直都是愧疚的,“我做了十年乐队,家人没有任何反对。”

学期结束,回到武汉后,吴维发现自己已没办法回到从前的生活了,没过几天就再次北上了。

“想创办一个真正属于摇滚的盛会”

这次去北京,吴维认识了来自攀枝花的鼓手朱宁,武汉的吉他手韩立锋。三个人后来都回到武汉,成立了“生命之饼”乐队。“生命之饼”,取自于《圣经》中“擘开生命之饼,充我灵饥”。

“之所以选择朋克,是因为这种风格的音乐更适合呐喊,更能直接表达内心的咆哮。”

回到武汉没多久,大音琴行举办了一场武汉本地原创音乐会。“在中南商场对面的米高disco,当时我们都去了。”

他们认识了当时武汉有名的“同志乐队”,“那个乐队的吉他手是一位美国人”,当时“同志乐队”的建立和演出也算是带动了武汉本地地下音乐的一个开始,在各个高校中的巡回演出影响不小。而“生命之饼”的首演就引起了武汉音乐圈的注意。

说起在米高disco的演出,吴维并不满意,“那时舞台中央都是摄像机,人们都坐在旁边的卡座上,这根本就不是摇滚。”随后,倒数第二个上台的吴维一上台就说了句,“请大家都到舞台中央来吧。”

“那个时候,达达乐队的成员也在舞台下,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事。”创办一个真正属于摇滚的盛会的想法此时在吴维的脑海中萌生。

1997年4月5日,是个特殊的日子。三年前的这天,涅槃乐队(Nirvana)的主唱科特·科本以吞枪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涅槃乐队也随之解散。作为涅槃乐队的狂热粉丝,吴维为纪念科特,在1997年4月5日、6日举办了一场盛会,演出现场,很多前卫艺术家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位行为艺术家躺在地上,用身体呈现出十字架的造型,身体周围围有一圈红砖,每块砖上点有一根蜡烛。”这种特殊的摇滚盛会让武汉这个城市在全国摇滚圈中凸显出来,“生命之饼”这个名字也让全国更多的人知晓。

“上世纪90年代末,是武汉朋克最热闹的时候”

自青少年宫那次演出之后,吴维集结了很多喜欢朋克的乐队。

那时候,武胜路集贤街(现名为武胜西街)的一栋八层楼的一间房间里,一群年轻人喝着酒,聊着自己的音乐。

吴维说,那时排练总会遭到很多附近居民的投诉,他们只有不断在武汉各个偏僻的地方找排练房。“妈妈”、“死逗乐”、“愤怒的狗眼”——这些后来武汉有名的朋克乐队都相继成立。


(死逗乐乐队)

1998年,武汉朋克的这四支乐队:妈妈、死逗乐、愤怒的狗眼和生命之饼,联合制作了一套专辑,还是用磁带转录。一行几十人上路巡演,“去过合肥,去过广州”。

从此,开始有人称武汉为“朋克之城”。据说“武汉朋克”这个说法,最早由《非音乐》主编彭洪武在1998年提出,那时候彭洪武还是《通俗歌曲》的编辑。“当时玩摇滚的大多在北京,后来武汉也成了人们口中的‘朋克之城’。”

“上世纪90年代末,是武汉朋克最热闹的时候。”吴维说。那也是中国摇滚最为“热闹”的时候,崔健、眼镜蛇、七合板、1989、唐朝、黑豹、面孔、高旗和超载、汪峰和鲍家街43号等乐队、被称为魔岩三杰的窦唯、张楚、何勇……

后来,这种“热闹”似乎慢慢消减,“那个裤腿儿一高一低的崔健时代,似乎也过去了。”

(生命之饼乐队吴维和张华)

“2000年后,武汉的那几个朋克乐队也相继解散,集贤街的‘热闹’也没了。”

如今,武汉青年的摇滚圣地VOX酒吧,依旧有许多新兴的乐队,风格各异,却再没有另一个“生命之饼”。

“现在很多年轻人玩乐队都抱着凑热闹的心态,也许,是少了那份我们当初那股热情与执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