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10月起舞,揭秘其6栋洋房的传奇往事

纪实频道 2022-01-11 10:57:58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蓝字一键订阅“纪实频道”官方微信



 

十一是今年最后一个长假,全新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正式开幕。绿树掩映中,设施一流的大剧场处处体现着设计师的别具匠心,大堂的楼梯如蓝色的飘带,穹顶如孔雀开屏,剧场墙面如水波荡漾,无不洋溢着舞蹈艺术之美。




从上海的“后花园”到舞蹈艺术的“摇篮”


57年前,1959年的10月,为了庆祝建国十周年,上海排演了民族舞剧《小刀会》。周恩来总理观看了舞剧后提议:“上海也要有芭蕾舞团和舞蹈学校,既要会跳民族舞,也要会跳芭蕾舞。”由此,上海的舞蹈史翻开了新的一页。1961年,刚建校不久的上海舞蹈学校搬到虹桥路。那时候的西郊远不如现在繁华,倒也不失清雅。早在20世纪30年代,南来北往的中外资本家纷纷在此兴建别墅,作为假日跑马、度假之地。西郊地区也被称为上海的“后花园”。


57年后,2016年10月1日,西郊虹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揭开帷幕,如破茧而出的蝴蝶,飞舞在这片绿地上。



 

俯瞰上海国际舞蹈中心,4栋主体建筑就像蝴蝶的翅膀,凸显出舞蹈艺术灵动、优雅的美感。点缀其中的6栋老洋房已经修旧如旧,呈现出二十世纪三十四年代建筑的独特风格。新旧建筑错落有致,交织出一幕生动的舞剧,既有鲜活的当下,亦有历史的闪回。



 

西郊虹桥一路向西,几乎每一个门牌背后,都藏着一部家族史。舞蹈学校里的这6栋洋房也不例外。


(陈英旧居)

 

一代匠人的创业历程


位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最南面的2层楼洋房,在历史图纸中户主一栏,填的是陈英。陈英出身浙江制扇世家,是杭州高级纸扇作坊主的女儿,从小随父亲学习制扇技艺,练得一手泥金、剪贴、刻花的好手艺。


陈英的丈夫王星斋同样出身于制扇世家,年轻时就以精湛技艺闻名业内。当年,陈英的父亲看中这个聪明能干的年轻人,将长女陈英许配与他。夫妇俩珠联璧合,将制扇手艺发挥到极致,开创了自己的扇庄“王星记”。然而,王星斋早逝,陈英携子从杭州来到上海。


经过两代人的努力,“王星记”从城隍庙的一间小铺子,经营到进驻南京路的名扇庄。,陈英年事虽高,宝刀不老,京剧大师梅兰芳演出《贵妃醉酒》时使用的泥金花扇就出自陈英之手。不知晚年的陈英,在虹桥路这栋静谧的小楼里,是否常常回忆起当年与丈夫携手创业的风风雨雨?

 


 

建筑名家的真挚友谊


最东面的一栋中西合璧的住宅,曾经为建筑设计师黄檀甫所有。黄檀甫是“中山陵”的设计者吕彦直的好友兼合伙人。吕彦直重病时,全权委托黄檀甫主持建筑事务所的工作,参与“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的工程。


吕彦直去世后,黄檀甫为了纪念挚友,设计建造了这座别墅。黄檀甫还专门请摄影师拍下吕彦直设计“中山陵”和广州中山纪念堂的完整建筑档案。黄檀甫专门在别墅里辟出一间大房间,存放这些档案、图纸、照片。这些资料在黄檀甫悉心保护下,虽几经战乱灾祸,仍保存完好。


,美国领事馆愿意出重金购买黄檀甫的宅邸,黄檀甫表示这栋房子为纪念挚友所建,情谊无价,千金不换。1956年,黄檀甫将中山陵的建筑图纸、档案资料无偿捐献给政府。


民国时期的黄宅,在虹桥一带颇有名气,除了收藏着珍贵的建筑资料,政商名流也常常汇聚于此。孙中山先生的长子孙科就是黄家的座上宾。何香凝也曾带女儿廖梦醒到黄宅来写生。



(孙中山原配夫人卢慕贞在黄宅门口)


卷烟大王的沉浮人生


靠西面的两栋洋房根据档案资料,户主是卷烟大王丁厚卿。丁厚卿原是生产“金字塔”牌卷烟的福新烟厂厂主。,担任了伪全国商业统制协会理事和伪华中烟草统制委员会主任委员。此后,垄断烟草运销,成为巨富,在敌伪统制烟草的三、四年内,置办房地产30多处,虹桥路这两栋精巧的洋房也是他名下产业。1951年,丁厚卿携全家移居巴西,他的产业由政府接收。



(丁厚卿旧居)


不知归属的神秘洋房


最北面两栋洋房最为神秘,相传这里是孔祥熙家族的西郊别墅,孔家的两位小姐就曾住在里面。当年,第一批进入上海舞蹈学校的教员、乐手们对洋房里敞亮的客厅,温暖的壁炉,精巧的休息室,都印象深刻。高雅清幽的环境,给了舞校充足的教育与创作空间,也孕育诞生了上海芭蕾舞团和上海歌舞团。


 

上海的舞蹈事业从这里起飞,舞出一片天地。如今,上海舞蹈学校、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上海芭蕾舞团和上海歌舞团又将在这里续写新的篇章。



 

落成后的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已经成为虹桥地区的新地标。秋日的午后,可以在国际舞蹈中心的咖啡厅里细细回味,这些老洋房里的故事。夜晚,大剧场的舞台上继续演绎着家国情仇,爱恨纠缠的传奇,旋转、跳跃之间,仿佛时光的沙漏被舞鞋踩碎。



《起舞·海上》将于9月30日晚8点在上海纪实频道播出。



全国观众在这里找到纪实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