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若家驹在世,乐队会怎样?--娱乐BigBang(第99期)

BEYOND吧 2020-11-20 13:28:21

导读:“回望昨日在异乡那门前,唏嘘的感慨一年年,但日落日出永没变迁。”这是小编最喜欢的一句Beyond的歌词

是的,Beyond已经成为香港乐坛乃至香港这座城市的标签。如果一定要下一个准确的定义,那应该说是有黄家驹的那个Beyond更为贴切。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乐坛,是整个华语世界的传奇。前有“歌坛双杰”许冠杰与关正杰叱咤风云,后有谭咏麟与张国荣“绝代双娇”闯天下,其间梅艳芳、叶倩文、陈慧娴、陈百强、钟镇涛等各自开辟一片疆域,整个香港乐坛如热血少年般飞驰。当然,从80年代后期开始,Beyond这支传统意义上真正的摇滚乐队,开始以与众不同的现实主义作品,成为一代青年心中的领袖。

尽管90年代以张学友、刘德华、黎明、郭富城为代表的“四大天王”影响力迅速波及整个华语世界,但Beyond的地位仍在每一年“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当年香港最著名的奖项)中得到肯定。直到1993年6月24日,Beyond在东京富士电视台录制节目时,黄家驹不慎从舞台上跌落成重伤,昏迷不醒,6月30日不幸身亡,至此象征Beyond告别光辉岁月的日子来临了。而就在此之前,他们刚凭借《海阔天空》获得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奖以及叱咤乐坛流行榜“我最喜爱的本地创作歌曲大奖”。

说到Beyond的音乐,很难逃开这样一些几成定论的描述:从《再见理想》《永远等待》开始尝试摇滚的几个理想主义青年,在自费出版唱片和小型演出不被重视以后,坚持不懈的同时改变音乐走向,开始唱一些更容易被市场接受的歌曲,配合4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大地》《真的爱你》打出知名度以后,他们歌曲的题材倒是越来越丰富,音乐本身却保持相对的纯朴。这是2003年音乐评论家对于Beyond音乐价值的评述,在那时,黄家驹已离开10年。

也有人会感叹如果黄家驹在世,也许Beyond不会走到今天,他们会继续为香港乐坛带来生机,亦不会酿成如今兄弟反目的境地。但这只是一种过于理想主义的假设,就好比Beyond的某些歌曲一样,怀有强烈的理想色彩。

黄家驹在Beyond的核心地位无可取代,但随着乐队生存环境的变化,成员对音乐审美理解的差异,以及涉及名利场程度的深浅,都会一层层剥落乐队本身的粘合度,不管成立之初的誓言有多壮丽。而这实际上并非绝对意义上对与错的问题,Beyond的公开决裂,最终归宿于人对名利的追逐与人各有志的分歧。这其中没有警察、小偷的对立,也不存在好人、坏人。

黄家驹在他最光辉的时候去世了。歌迷被他的精神境界所激励,积极向上的励志歌曲所鼓舞。告别那些我爱你、你不爱我、你爱他、他不爱你等等题材的“小爱”歌曲,《真的爱你》对母爱的歌颂不是假的,《大地》对台湾老人回乡寻根的感慨也是真的,《再见理想》对理想的求索同样也是滚烫而执着的。还有那首《光辉岁月》对曼德拉的致敬曾令本尊潸然泪下。如今的香港已没有什么乐坛可言,那位在香港唱歌多年的邓紫棋,也只能靠一档内地综艺节目,才真正红遍中国。

现实不及音乐美好,若将音乐世界极尽理想化的结果,很可能会让人三观尽毁。玩音乐的人无论作品中如何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他们终究还是世俗的凡人。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归得谢谢Beyond,也愿其他三人能够真正的“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