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古典音乐家们的娱乐精神

蜻蜓古典音乐 2021-01-09 15:09:56



傅聪说:如果莫扎特生活在现代,一定是个伟大的流行音乐家。这话一语点破了古典音乐的前世今生和它在当今所处的尴尬境地。大多数古典音乐家把自己划在精英文化的圈子中,断然离主流文化绝尘而去。不要忘了,古典音乐也曾经是流行音乐,只是随着时代的变化渐渐地被新的音乐形式所取代,从而成为了历史上的流行音乐古典音乐一词出现只是用来泛指某些时期的音乐。可以说,现在的流行文化其实是古典音乐的延续,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延续,也是精神上的延续。如果我们想一下音乐的首要的功能是什么,首先应该是娱乐:即听的人和演奏的人都有满足感;其次才是教育意义:我们从演奏和欣赏音乐学习到了什么,领悟到了什么。可以说音乐的娱乐精神精神没有变,可惜的是许多古典音乐们把演奏本身更多的是一个患得患失的过程,是一个张扬自我的过程,是一个把听众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痛苦上的过程。我们身上很少能看到取悦观众、娱乐自己的精神,而这种娱乐精神正是我们所缺失的。


很多人把取悦这个词看成贬义词,在中国人的文化里取悦别人的行为总是和一些不好的行为挂钩。可是要知道,取悦是让别人快乐,让别人享受,在当今这个社会是不容易的。比起喜剧演员们绞尽脑汁编各种包袱,古典音乐家们有责任用演奏音乐的方式让听众们感觉到放松、享受。郭德纲说的好,相声就是让人乐的,先让人乐,观众从中悟道了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中间卧虎藏龙,不需要一个说相声的进行教育。虽然这个话不能够完全套用在古典音乐身上,因为古典音乐的学习是存在伟大的教育意义的,但是我们要考虑我们是不是把音乐本身的娱乐意义忘得一干二净了,而完完全全把所有的古典音乐都看待得太严肃了。


造成这种古典音乐高高在上情况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是大多数的古典音乐家们本身就没有娱乐精神。在演奏的时候没有想用美妙的音乐娱乐听众,有时候自己也没有在享受音乐本身,而只是一味地展现自己。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我们学院的鲁特琴教授(四次格莱美奖得主)在课上讲述了他的经历:他受邀参加格莱美奖颁奖仪式,被安排与古典音乐家们坐在一起。仪式上爵士、流行获奖的音乐家一同到台上领奖并演出。他觉得很奇怪的是,当他随着爵士乐律动摇晃了好一会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他身边的同行们许多都正襟危坐并且面无表情。他告诉我们他当时十分纳闷,这些古典音乐家感受不到音乐吗?或是他们只能感受到莫扎特和贝多芬?或是他们明明能感受到起到其他风格的音乐却不屑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教授也给不出答案。接着他又讲述了他观察纽约爱乐乐团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第八交响曲的经历,乐队的演奏员大多数也是在舞台上毫无表情。这两个故事大大的触动了我,身为古典音乐家就一定要与世隔绝吗?难道所有的流行文化就是低俗、古典音乐就是高人一等吗?


作为古典音乐家也好,或是音乐教育工作者也罢,都要有一些娱乐精神,既要让听众或学生享受聆听音乐和学习音乐的过程,又要让自己在演奏音乐的过程中不再那么注重自己的得失。我们不能把学习古典音乐当做一种高人一等的筹码,因为它只是众多文化形态中的一个罢了。要知道,当我们演奏诠释作品时,先终于作曲家,再忠于观众,最后才是忠于自己。古典音乐不是麦当劳,但也绝不应该是米其林。用古典音乐装不了文化人,因为文化不是装出来的,只有那啥才是。


The End

查看更多艺术家简历及报名表下载请登录

2018蜻蜓国际弦乐艺术节官方网站:https://www.dragonflyclassic.com/2018festival


感谢您的支持!

查看往期文章

2018蜻蜓国际弦乐艺术节暨Oleh Krysa国际小提琴比赛预选赛暑期相约津城

Oleh Krysa国际小提琴比赛-中国地区预选赛

著名提琴收藏机构“喻基金”将为2018蜻蜓国际弦乐艺术节提供乐器支持

大咖面对面 Vol.2 · 专访曼尼斯音乐学院教授Chin Kim(下)视频访谈

大咖面对面 Vol.2  专访曼尼斯音乐学院教授Chin Kim(上

咖面对面 · 享誉世界的小提琴大师Oleh Krysa(上)

大咖面对面 · 小提琴大师Oleh Krysa(下)视频访谈

音乐随笔Vol. 3 我们怎能忘记他——纪念海菲茨逝世三十周年

音乐随笔Vol.2 古典音乐在当代

音乐随笔Vol.1 学习音乐怎样让我们更好地度过一生

专题 |“小提琴之路” 之一:《小提琴学习的基本要素》

专题 |“小提琴之路” 之二:《关于练琴-所有乐器干货》

2017蜻蜓国际小提琴大师班

黄滨教授 | 蜻蜓大师班教师简介&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