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如何跟90后讲述摇滚老炮儿的黄金时代?

芭莎男士 2020-04-12 07:00:20



再过一周就又该迎来各大音乐节的争奇斗艳,看看今年草莓和迷笛公布的演出阵容,谢天笑、痛仰、声音玩具、左小祖咒、二手玫瑰、IZ……这是如今大多数90后在现场为之尖叫和疯狂的对象。80后似乎已经不懂这些陌生的名字带给新一代的噪点在哪儿,正如90后也不能明白二十多年前震爆香港红磡体育馆的摇滚之夜一样。然而,作为固执怀念激情岁月的一批人,应该这样告诉90后们如何正确打开摇滚黄金时代。






1980年-1989年

前黄金十年

就算再不了解摇滚的人,多少也听说过崔健“中国摇滚教父”的名号。1986年崔健因一首《一无所有》一炮而红,从此正式开启了中国内地的摇滚时代。而另一位在摇滚领域提早觉醒的张炬在1988年的时候成立唐朝乐队,乐队虽然成立,却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大动作。80年代末的大陆地区还是有些许的沉静,但可以预感到摇滚的星火即将燎原。



代表人物:崔健、张炬

 

1990年-1994年

黄金时代前半叶

90年代初,崔健带着他从80年代积攒的人气和光环在摇滚之路上越走越顺。1991年首发专辑,其中的《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等歌还在去年被歌手李荣浩翻唱收录在新专辑中。




同年,黑豹乐队也登上历史舞台,《Don’t break my heart》、《无地自容》仍然是喜欢摇滚的年轻人挂在嘴边儿的曲子。窦唯离开黑豹后,接替主唱地位的栾树让黑豹乐队重拾了一段辉煌,所以他最后离开的选择难免让很多听众唏嘘。不过栾树自己却曾经表示“不想站在舞台上唱歌了”。



1992年,经历过几年沉寂的唐朝乐队终于厚积薄发发行了专辑《梦回唐朝》。1994年香港红磡的“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至今被人铭记,北京的新音乐乐手给了港台音乐重重的一击,红磡体育馆的沸腾证明了这些玩儿新音乐的人的视野和想象。



而老狼要比之前提到的两位“稍小一辈儿”。在大家都在为摇滚狂欢的1994年,他才默默开口唱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同桌的你》,但是,没有一点防备,没有前期在功名利禄上的起步与爬坡,这一唱就将他推上了音乐生涯的巅峰。



1994年是具有魔力的一年,郑钧也在同年初露锋芒,《赤裸裸》是他签约后制作的第一张专辑,就算现在,你还是能听到《灰姑娘》等歌曲被传唱,90后们也难免会在西北的旅行途中来两句《回到拉萨》。不过郑钧说他20多岁的时候虽然少年得志,但因为创作失眠,人处在一种非常不好的状态中。



代表人物:崔健、栾树、张炬、老狼、郑钧

 

1995年-1999年

黄金时代后半叶

1995年,最让人感慨和震惊的莫过于张炬的意外死亡。本次《我是歌手》决赛上摇滚老炮儿们演唱的《礼物》是2005年为纪念因意外去世的张炬而作。因为车祸,张炬把他最纯粹的音乐态度留给了世人。摇滚女歌手姜昕在她的回忆录中写道:“张炬给我们很多人看过他的左手,那条主宰生命长短的线确实是戛然而止的。但是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异常平静,就像说别人的事情。”



张炬好友为纪念他录制歌曲《礼物》


《再见张炬》这张专辑张楚也参与了制作。他跟唐朝乐队等在红磡的舞台上震动过香港的音乐届,而90年代后半叶才是张楚高产的几年。不过,虽然挎着“魔岩三杰”和“西安三杰”的名号,张楚的生活基本可以用流浪诗人来描述。深入西藏、新疆、内蒙的生活让他养成了用吉他和诗表述自己的生活方式,这个被称为“西北歌王”的人,照片上尽显出的是“混不吝”的表情,你甚至能想象他翘着二郎腿急速写下“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歌词的样子。张楚承认,年轻的时候,愤青精神、左派精神都是不可避免,放纵、狂野更是生活常态。



90年代末的老狼仍然享受着摇滚和民谣给他带来的一切,1995年的专辑《恋恋风尘》和1996年的《青春无悔》让摇滚这把火烧的如日中天。但是当时还在《北京青年报》的王小峰写了一篇名为《向校园民谣致哀》的评论,他说当时老狼一见面跟他急了,“致哀,致你大爷的哀”。似乎王小峰的话还是有些预见性,现在的“00后”们确实很难听到真正的民谣。




1997年到千禧年之间,专辑《第三只眼》、《怒放》的一抢而空和入围多项国内及国际大奖让郑钧达到了事业的顶峰。不过在这之后,郑钧的身份开始变得多元,稍微小一些的孩子对于他的认知甚至是来自于《中国最强音》或者《爸爸回来了》这些节目。



这个时间段也是周晓鸥集中发声的时期,94年成立的零点乐队直到两年后才有自己的作品。不过三年连续三张高质量专辑也是让喜欢零点乐队的摇滚迷们大饱耳福。就算不了解零点的辉煌,90后们也一定看过舞台上嘶吼着“你到底爱不爱我”的周晓鸥。只不过同样令人遗憾的是10年后他写下“最初的理想看上去已经实现,而激情与灵感也随之慢慢消退”离别词,宣布退出乐队。



代表:张楚、老狼、郑钧、周晓鸥

 

2000年至今

后黄金时代

进入21世纪,摇滚的世界里似乎一切都变了,张楚隐退江湖了、栾树回了马术圈、周晓鸥投身影视事业了,曾经的摇滚老炮儿们更多是转战幕后、或者参加各类综艺担当嘉宾评委。

 

在如今的这段时期,身为原魔岩三杰之一、曾活跃在90年代的何勇因为“音乐节”更为90后们知晓,2007年的鄂尔多斯草原音乐节、2008年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和近几年来的北京草莓音乐节和北京迷笛音乐节都让何勇保持了一定的曝光度,但是去年的捅人事件也给何勇这位摇滚代表的事业暂时打上了一个句号。早些年,他曾经说:“我摇了很多年,现在我滚了,滚了很多年,这个圈子对于我来说就不存在了”。



学院派的汪峰在摇滚走向没落的时期反而逆流而上,作品方面《存在》、《春天里》、《怒放的生命》和他的八卦、他在微博时代话题的发酵让他从来没有失焦于镜头。




代表:何勇、汪峰

 

摇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用何勇在2005年为纪念张炬而写的一句话来形容这个时期再合适不过:“你的墓碑带我进入了失了真的成年。爱与恨的双重毁灭,无法叙说的情感,令我失语。”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也许你还想看:

人们重回书店后,书店的生意怎么做?

别害羞!脱掉你的西裤换上牛仔吧|你该知道的混搭新技巧(二)

正当红,它们想上你的身体

我和银泰在中国的十年

张艺兴:理想世界的我跟二月红很像

不是音乐爱好者的工程师不是好的创业者

《芭莎男士》独家对话科比:如果有一天我不以篮球为生

蒋劲夫:没有起伏的人生,该多没意思

大片背后的掌镜者 | 中国顶级时尚摄影师 (上)

大片背后的掌镜者 | 中国顶级时尚摄影师 (下)

《老九门》 | 属于南派三叔的英雄梦

视频 |《芭莎男士》“有态度的旅行”,系列纪录片“遇见”正式上线 —— 首站苏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