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一个被通缉了15年的女团,世界上只有不到十个人见过她们的脸

整的美美哒 2020-10-11 21:23:36

一提起女团,小编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大堆美女的脸,女团数量最多的当属韩国,除了比较有名气的比如少女时代,F(X),AOA等等,一共有四十多个尚未解散的女子团体。


但是今天要讲的这个女团来自阿富汗,并且粉丝根本不知道她们长啥样!


1995年,势力在阿富汗崛起之后,女性的生活就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她们不仅没有受教育的权利,而且不能外出工作,13岁起就要穿上长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更加残酷的事情是,,学习乐器和唱歌对她们来说更是等同于死刑。

此时,一个名叫布卡乐队(罩袍乐队Burka Band)的女子摇滚团体横空出世。是的,你没有看错,真的是摇滚团体,在如此封建不平等的环境下,她们的出现就是对势力最大的挑衅。



因此她们遭受到通缉,一旦被在阿富汗抓到,结局就是被AK-47扫射而死。所以,她们从不进入大众视野,没有在本国举办过任何一场演出。



于是,这支乐队也成为世界上最危险、最神秘的乐队。即使是演唱会,也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这支乐队由鼓手Nargiz,贝斯手Zamina和主唱Lorna组成,她们的身份全世界只有不到10人知道。

 

鼓手Nargiz曾经暗中接受德国的采访,她透露连她家人都不知道她就是布卡乐队的一员。


她在采访中说到,“当我们从柏林回喀布尔后没多久,堂妹还问过我,“你知道有三个穿布卡的阿富汗女孩在德国火了吗?“我只能装作一脸惊讶:“什么时候的事,真的吗?哇哦,她们好棒。”

 

 

贝斯手Zamina的母亲知道了她的身份后,吃了一惊,从此有了需要保守一生的秘密。


“只有4个阿富汗人知道我就是布卡乐队的一员,除了Nargiz和Lorna,还有我妈,以及我自己。”

 


主唱Lorna是唯一需要唱出声音的人,她的声音很具辨识度。


自从乐队的歌在阿富汗传唱,她已经不敢居住在阿富汗了,害怕被他人听出声音,现在已经移民到了巴基斯坦。

 

 

乐队最早发起人是鼓手Nargiz,她原是一名德语翻译,2002年一位德国摄影师来到阿富汗,Nargiz有幸成为他的导游。


通过这位德国摄影师,Nargiz认识了在喀布尔教当地人玩现代乐器的德国音乐人Frank和Saskia。

 


她悄悄跟着Frank学会了打架子鼓,没多久,她就在架子鼓上打出了罩袍乐队第一首歌《Burka Blue》的节奏。



Nargiz很努力且有天赋,Frank和Saskia在接受采访时说。


“有一天,她突然跑过来悄悄告诉我们,她跟两个朋友一起写了一首关于为什么喀布尔所有的burka都是蓝色的歌。”



歌词里讽刺了波卡这种遮住脸和全身的伊斯兰妇女罩袍。

 

“You give me all your love, you give me all yourkisses, and then you touch my burka, and don’t know who it is...”


你给我全部的爱,你给我全部的吻,然后你指尖滑过我的罩袍,不知道是谁。

 

看完歌词后,Frank和Saskia立即决定,暗中帮助Nargiz把音乐做出来。

 

 

决定出单曲的她们,还拍了第一支MV。为了掩人耳目,躲到了喀布尔郊区的一栋建筑,并反锁在厨房里。

 

25岁的Nagiz在展示她们MV视频的时候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当我们做视频的时候,需要一直保持小心谨慎,因为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在做音乐。”


 

其中涉及到几个公共场所的镜头,她们每拍3分钟就赶紧收摊撤离。

 

 

这些录制好的母带被Frank带回德国,音乐唱片Ata Tak的负责人Markus看完之后立刻决定发行Burka band的唱片以及MV。


2003年,Blue burka在德国发行,之后一举成为德国夜店热门金曲,还登上了德国杂志Spiegel的网络版,她们在YouTube上收获了大量粉丝,堪称现象级的传播。



随着媒体的曝光,全世界都想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甚至阿富汗政府都出面向德国索取她们的资料,阿富汗社会更是谴责声不断,有媒体甚至公开表示,应该将她们处以死刑。


迫于无奈,她们暂时隐退了。



不过,随着失势,2010年她们又卷土重来,乐队成员从3人扩展到了7人,还带来了一首更加有影响力的单曲《No Burka》(不要罩袍),MV的讽刺意味也更加强烈。

 

 裹着罩袍走过印有半裸美女的海报


透过面罩望着外面的世界


在她们的影响下,2013年,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还举行了一场,也是唯一的一场全女性参与的摇滚音乐节。


到场的550多名女性中,有十五六岁稚气未脱的青少年,也有看起来端庄成熟的年轻妇女,其中不少都是为了逃离家庭暴力和不平等包办婚姻,而背井离乡到首都寻求庇护的人。


 

在这音乐节里,她们声嘶力竭尖叫喝彩,甚至站到以椅子上疯狂甩头,连头巾都甩掉了也毫不在乎,因为当下的她们,是自由的。没有各种束缚人性的框框条条。

 


2015年,乐队还出现在德国最大的嘉年华音乐会现场。



但可惜的是,她们虽然可以在德国、欧洲演出,自己的祖国,阿富汗对她们来说仍是禁忌之城。


当被问到什么时候才能在阿富汗真正进行一场演出时,Nargiz和姐妹们总是黯然,“也许要等到10年或者20年之后,那时候我们有可能都演不动了。”



阿富汗一直以来都是对妇女限制最多的国家,虽然有像Burka乐队这样的榜样,但改变却依旧微小。


从13岁起,女孩们就要穿上罩袍,从头到脚,遮住身体。



她们穿着罩袍喝水困难。



吃饭也困难,经常把衣服弄脏。



基本人人拍照都是一个样。



因为长期穿着罩袍,她们的视力也特别糟糕。


 

Burka乐队的鼓手Nargiz说,穿着罩袍敲架子鼓十分麻烦,每次打鼓前都要将袖子,往上挽一圈。



就是这样从头到脚的束缚,捆绑了阿富汗妇女几千年,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Burka乐队用她们的方式打破世俗,那种勇气与美丽,即使在罩袍之下也丝毫不会黯然。

 

她们在采访中曾说:“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但以什么方式不知道。我们是阿富汗唯一一支女性摇滚乐队,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支。”这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勇气。


世界上每个女孩都有展示自己美丽的权利,这种自由,理应不分国籍性别肤色和宗教。


小编心情好起来

   不定期送个大礼包

 (美妆、红包、各种演出门票)

   欢迎留言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