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林肯公园主唱自杀:他用歌声治愈无数人,却走不出童年的阴影.

Hopeland幼教汇 2022-01-13 12:07:59

  来这里找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hopeland

欢迎来到Hopeland幼教汇

这里是一个共同提升的平台

一个有内容、有深度、有质感的

互动学习社区

印象中的 Chester,还是舞台上耀眼的王者。

他的歌声,曾鼓舞过很多逆境中的人,也拯救过很多濒临死亡的灵魂。

然而这一刻,他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不愿意相信,更不敢相信。

今年五月份,林肯公园刚刚完成了他们第七张录音室专辑《One More Light》,三个月后,他们就将开展洛杉矶演唱会,还有和歌迷约定好的世界巡演。

一周前,Chester和乐队成员们兴致勃勃地商量着旅行;五天前,他刚答应歌迷要留回一个发型……

不能不相信,只得相信。

他在自己的卧室上吊,尸体被一位佣人在早上9点前发现了。

警察出动了,初步判定Chester死于自缢,更多案发的细节还在排查中......

就连乐队的队友和圈内的好友,都发声明表示了心痛和难以置信。

听说,上帝又想听歌了,于是带着你走了

1976年,Chester 出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 phoenix,他的父亲是一名调查虐童案件的警探,而他的母亲是一名护士。小时候的Chester 就很喜欢音乐,Depeche Mode 和 Stone Temple Pilots这些摇滚乐队也给了他最初的音乐启蒙和灵感。

然而幸福的生活到了七岁的时候就戛然而止。

在我小的时候,经常被殴打被性侵,生活中毫无快乐可言。

童年遭受过性侵的人,这辈子会怎么度过?那就是不管长大了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那份藏在内心深处的梦魇。

每次回想起小时候,那些可怕的事情都会让我发抖想哭。”

父母的离异,曾一度让他流浪街头,小时候的他还遭遇了校园暴力,这些经历都给当年的Chester留下巨大的阴影,使他一度都只能用酒精和药物来麻醉自己。

还好,他遇见了音乐,一剂能让他在痛苦的辗转反侧的深夜排忧解难的良药。于是,他开始放声高歌,想要在音乐的世界里闯出一片天。


孩子的世界,有着太多难以预测的伤害。因为他们的弱小和年幼,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

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要重视:儿童性侵的对象不仅仅是女孩,男孩也是受害者。权威数据表示,男孩被性侵的比例是女孩的两倍,有很多男孩的父母麻木地面对这个问题。可怕的是,这个世界总是有这么多变态的人存在。性教育不仅仅是让孩子去认识到两性的不同及意识到自己的性别特征,更重要的是要孩子学会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侵犯。

如果Chester 的离开可以让所有人对这件事引起重视,想必天堂的他也会心安几分。

另外,近年来,幼儿园里患抑郁症或自闭症的小朋友逐渐增多,尤其是那些高知家庭。通常情况下,家长是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有这方面困扰的,更忌讳去讨论这种问题。

那么作为幼师,我们应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患有抑郁症的孩子和家长呢?

1. 和孩子的家长保持正常的沟通。大部分特殊儿童的家长对孩子有着超乎其他人的关爱或者愧疚,而这一份复杂而强烈的感情则导致了其很难客观准确的看待问题,特别是关于自己的孩子。大多数的家长压力都比较大,他们比一般的家长更加敏感和焦虑。注意不要太直接地表达,可能你无所谓的一句话就对他们造成了伤害。


2.给家长推荐一些权威的儿童康复中心。如果孩子在接受康复治疗的同时也选择留在幼儿园,幼师们应该持欢迎和肯定的态度,因为给孩子提供一个正常的社交环境是极其有益的。当然幼师要全程陪伴,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和马虎。


3.给家长正面积极的鼓励,抑郁症不是绝症,孩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相信大家对1996年在《新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一角比较熟悉,其扮演者曾是TVB力捧的当红小生陈锦鸿,凭借超高演技走红。内地观众认识他应该是从《创世纪》开始,很多人说,TVB欠他一个影帝。可是从2011年开始,陈锦鸿突然没有了任何作品,仿佛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明明发展势头还很强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让他放弃了自己最爱的演艺事业呢?

原来,这一切都和他被诊断为自闭症的儿子有关。

儿子驾桦两岁时仍不会说话,甚至和家人也存在障碍,情绪较容易波动,有时候又会出现过度活跃的征状,这让夫妻两人也一度忧虑。驾桦2岁多时,被正式诊断为轻度自闭症。这个消息对陈锦鸿冲击很大,刚刚做父亲的喜悦,突然被罩上了自闭症的阴霾。

为此,陈锦鸿也为孩子请了自闭症方面的专家,更加努力工作,为儿子提供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治疗。

与自闭症儿童相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他做到了。

他研究了所有关于自闭症的书、资料,像个小学生一样,一点点重新学习如何跟儿子相处;儿子生活不能自理,不会穿衣服,吃饭,甚至是上厕所,他就一点点的教,还发动妻子一起来给儿子拍教学图片。

用了半年的时间,取得孩子的信任,用了3年的时间,教孩子上厕所,用了比所有人想象当中更久的时间,教孩子认字、读书、写作业。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陈锦鸿尝试着去拉儿子的手,都会被甩开。他不断跟儿子讲话,但从来没有回应

2011年至今,陈锦鸿用智慧与坚持,让儿子小桦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上天不会辜负这样负责任的老爸,儿子小桦开始喜欢在人前笑,还交了许多朋友。


自闭症的孩子不是无可救要,他们的眼睛都闪烁着光,充满着灵气,他们都知道自己的需求,也特别的聪明和敏感,所以他们更懂得如何与外界划清界限,以保护自己不受外界的伤害。而他们的这种自我保护,不管是用灵魂出窍的方式(不看不听),还是用打人的方式,没有一个家长真正能懂。家长们只是听到了自闭症是不治之症,然后担心、忧虑、恐惧、无助、愤怒,努力想着如何为他们的将来做最坏打算。

其实只有老师和父母真正的爱上这种孩子,孩子才能越来越好,学会接纳,孩子才会有足够的安全感。

祝愿每一个孩子都能在爱的庇护下茁壮成长!

想了解更多吗?

那就赶紧关注我们吧!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Hopeland幼教汇是一个优质的内容社区,致力于打造共同提升的服务平台,分享有内容、有深度、有质感的实用信息。在这里你既可以发现各种新鲜有趣的话题,也可以找到实用落地的工具。当然,你也一定会发现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还不错,就请在下方给小编点赞或者点击右上角转发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