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我写过最短的诗,是你的名字

捡书博士 2020-03-30 15:54:02

作者:廉子

文章来源:简书

一星期读本书经作者授权发布


1.

“我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我在微信上打下这些字,然后给我深爱的女友林西发了过去。然后不等林西回复,我卸载了微信,并且换掉了手机卡。

我最后看了一眼我的房间,拉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我搬到了林西对面住,跟她还有另外一个女生一起合租。

林西还没下班。我忐忑不安地收拾着自己行李,心里想着林西还能不能认出我来。

我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现在我是一个70岁左右的老头,我的腰有些佝偻,我瘦骨嶙峋,满头白发,一脸皱纹,但幸好我手脚还算灵活,只是偶尔会感觉疲劳。

我该怎么告诉你,其实原本我现在只有30岁呢?我是一个诗人,我的女友林西比我小2岁,我们从她18岁时就在一起,她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原本打算今年向她求婚。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为了寻找写诗的灵感,去往一个昏暗的地下图书馆查找资料时,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本厚厚的、被虫子咬得有些残缺不全的书籍,上面写着一些奇怪语言:咒#秘*#~老~若~&……不等我念完,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一下热了起来,我试图叫喊,可喊不出声,过了一会儿,我又感觉浑身发冷,冷到我颤抖不已,我的意识渐渐远去……

等我再醒来,我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部大了一圈,我的手皱皱巴巴像枯树枝一般。我在镜子里看到一个陌生老人,我吓了一跳,反复确认那就是自己之后,我哭了。

我试图再去找那本书变回原来的样子,可怎么也找不到。

我开始担心林西会被我吓到,要是她看到我变成一个糟老头,还会爱我吗?

我不敢验证,我害怕看到林西失望的表情,我更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林西了。

思考再三之后,我决定跟她分手,然后搬到她对面那间空了很久的房间里住。这样我就能在有生之年,多看林西一眼。

2.

林西下班了,她失魂落魄地走了进来,看到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大爷,你是刚搬来的吗?”

听到她喊我大爷,我的心痛了一下,她果然没认出我,我点点头:“是的。”

“大爷,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我和隔壁的小洁都可以帮你的。”林西热情地说。

“好的,谢谢你们了。”我关上了门,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百感交集。

这天晚上,我听到林西哭泣的声音,忍不住重新安装好了微信,微信里全是她发的挽留我的信息,还有我俩幸福甜蜜的合照。我看着那些信息和合照忍不住鼻子又酸了。

林西每天都会给我发微信,她一直坚持了三个月。我一条都没回复过她。后来她发的渐渐少了。最后一次,她给我发了三个字:再见了。

   我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因为心很痛。

又过了大半年,有天晚上,一个男人帮林西提着一大袋东西上楼了。我一看到那个男人,就有种非常糟糕的感觉,那感觉好像是自己的领土遇到了侵略者。

林西在厨房给那个男人做饭时,我用扫帚不停地打扫着地板,想要把站在地板上的那个男人扫出去。那个男人被我的扫帚扫得跳来跳去。

我看到林西在对那个男人笑,我很想给那个男人一拳,把他打出去。可是,我才扫了一会儿地,就感觉腰酸背疼了。我不得不坐在椅子上。

林西关上门和那个男人一起吃饭。我听到那个男人在问林西:“那个老头是不是神经病啊?到底怎么回事?”

“别管他,没事。老头脾气有些怪,他一个人孤孤零零地住在这里,挺可怜的。”

原本坐在林西对面吃饭的人应该是我,现在我却只能被当作一个神经病老头在一旁看着,我的眼泪又落下来了,这时,林西正好开门出来,她看到站在客厅里的我,惊讶地问:“大爷,你怎么哭了?”

“没事,年纪大了,风吹的。”我赶忙擦干眼泪回答她。

我想趁我还活在这世上,能多留给她一些什么,就多留给她一些什么吧!

我开始疯狂的写诗,我把所有的稿费都存在了一张银行卡上。我想等我去世时,把那张卡交给林西我就放心了。

   可惜的是,我没等到那一天。

3.


一天中午,我正在房间里,听到有快递喊开门。林西赶忙去开门。就在林西开门的一刹那,一个男人拿着一把尖刀闯了进来。我听到声音不对劲,赶忙冲出房间。那个男人高大强壮,戴着面具,看不清长相,他一只手捂着林西的嘴巴,一只手握着尖刀指着我:“把手机和钱全部交出来!不然我杀了她!”

我吓得双腿发抖,说不出话。但当我看到林西惊恐的眼神和发抖的身体时,我忽然不害怕了。我一下冲过去,死死抓住那个男人握刀子的手,不让他的刀子伤害到林西。男人没想到我会这样,他一只手松开了林西,开始打我,并用力踹我的身体。无论多痛,我都像橡皮糖一样粘在他身上。

但我的力气毕竟没他大,他的手终于从我手里挣脱出去,我趴在地上,死死抱着他的腿,不让他靠近林西。

“林西,快跑!”我对已经吓呆了林西喊道。可过道太窄了,那男人和我挡着整个过道,林西根本没办法往外逃。

“快进你房间,把门锁上!”我一边死命抱着那男人的腿,一边命令林西。

林西回过神来,迅速向房间跑去。男人拖着我在地板上走,却无法走动,这时,他用尖刀一下刺中了我胳膊,我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男人迅速逃掉了。我听到那个男人下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躺在地上,昏迷过去……

4.

等我再醒来时,我躺在医院里。林西正望着我。

“你是不是张扬?”她问我。

难道我被她认出来了?不可能。我看看自己枯树枝般的手:“不是。”

“你胡说!”林西急了:“你怎么会有张扬的身份证?”

“我捡的。你看看我老成这样,怎么可能跟张扬那个年轻小伙子一样?丫头,你不要跟我这个老年人随便开玩笑。”

  林西又打量了我一遍,她好像相信了我的话。

“不管怎样,谢谢你。”她说。

我回到了住处,发现林西对我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开始每天早上多做一份早饭,晚上回来时,会喊我跟她一起吃晚饭。我发现她做的饭菜,都是老年人吃得动的食物。她以前最喜欢吃芹菜炒肉,几乎每隔一天就吃一次,可是从我出院以后,我再没见她吃过。她跟着我一起吃麻婆豆腐。可我知道她并不喜欢吃麻婆豆腐。

有天下午,她陪我一起散步,夕阳从我们背后照过来,将我俩的影子投在地面上。那影子一个修长一个佝偻。

小洁正好经过,看到我和林西走在一起,她一脸惊讶和鄙夷。她的神情刺伤了我,我不肯再跟林西走在一起。

有天晚上,我有些呼吸不过来,我从睡梦中醒来,本能地拿起手机,打给林西。我听到我的门在剧烈地响,林西在拼命地喊着我的名字:“张扬!张扬!”

可我没力气回答她,也没办法起身给她开门,我感觉林西的声音在渐渐远去,我的眼前一片黑暗,脑海里却是白茫茫一片……

5.

等我再睁开眼时,我听到林西仍在门外喊我的名字,我的门快被她撞开了。我忽然感觉浑身充满力气。我赶忙起床去开门。

一打开门,满脸泪水的林西,还有焦急的小洁,看到我全部愣住了。

  我看看镜子,我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林西一下冲到我怀里:“我早就知道是你。”

小洁吃惊地张着嘴巴看了我半天,又默默返回屋里关上门。

我问林西:“你怎么知道是我?”

林西拿出一个本子:“你住院那次,我在你房间找到的,你写了满满一本子我的名字。那个字体的花式是张扬亲自给我设计的,除了他,没人会写。”

上次住院回来后,我就发现自己的本子丢了,可我年纪大了,还以为自己记错了,原来它在这里。

真好,一切都回来了。

我一下把林西抱在怀里:“林西,我要娶你。” 



作者简介:

廉子,简书作者。传播学硕士、小说阅读网签约作家、编导、爵士舞爱好者。

一星期读本书经作者授权发布



后台回复  “晚安” ,每日一张晚安心语图陪你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