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VOICE OF WUHAN |武汉人都在唱什么?

WUG联盟 2022-07-30 08:38:22

//1


武汉一直以闷热和鸭脖闻名于世,每个生活在这的人都肝火旺盛


公交车上小嫂子们的聊天像吵架 公交车开的也像F1




就像这座全国最热的城市有着最多的湖泊一样

这个全国最躁的城市也有着最好的音乐听众


——武汉之声



有好的听众自然就有好的本土音乐


今天就和大家聊一聊本土乐队

看看武汉人到底在唱什么



//2





生命之饼是武汉第一支朋克乐队

也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朋克乐队之一


说起朋克

脑海很快中会闪出一个精力旺盛的刺头

打扮的脏兮兮却高喊着要后入地球


表面上他们是痞子流氓 实际上却最单纯可爱

朋克彪脏话,竖中指 

反乌托邦 反装B 反对他一切能反对的



生命之饼大概是这样一支乐队

本来“饼”在武汉俚语里就有“碧池”的意思


更玩味的是

如果你把SMZB四个字母排在一起

所形成的雄性图案真是充满了恶趣味..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很庸俗

但所谓的武汉三镇,突出的就是一个镇

人们对这座城市的印象“热干面,豆皮,鸭脖子”无一不充斥着市井味

接地气一直都是属于它的表达方式

(你能想到主唱吴维用弯管子英语骂有关部门的画面吗?)


所以在大武汉里

SMZB的核心吴维才借他人之口如此说道:


“武汉是中国最大滴乡里城市。”



而作为朋克的另一面 吴维爱说真话的个性

他的的歌总是怼天怼地一针见血


如果说歌唱是表达

那么SMZB的歌要表达的主题就是愤怒


尤其是在你听到乐队里粗犷嘹亮的苏格兰风笛声响起时

聒噪不安的朋克表象下总有种英雄主义的悲怆


在《why why》一歌中,吴维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我不会洒了我手中的酒,更不会松开我的拳头。”


随着这位汉口大汉的呐喊,在摇滚圈

武汉有了个彪悍的名字——朋克之都



//3






与攻击欲强烈的SMZB不同

AV大久保的音乐世界有着一股无厘头的港片气息和冠冕堂皇的猥琐

洋溢着一种莫名的狂欢气氛和暗藏的生理欲望


这种B级片似的浪漫要在长期冷暴力影响下才能看懂

最直接的生理刺激之下藏的是最深沉的忧郁和颓废



他们惊艳又出挑,不落俗套

金光闪闪又流里流气


比如《少林功夫好》直接把《少林足球》里的恶搞曲拿出来二次魔改


,他又调侃起大集体时代的教化之声

手拿大喇叭,捧起伟人语录,煞有介事的说道:


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也是属于我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


▲前鼓手娟姐


还有,《我爱蓝精灵》的曲调是来自于上世纪末的武汉迪厅慢摇


年少无知的时代班里常有人以唱这首粗鄙的歌为荣

谁也不知道胯里怎么夹机关枪或该怎样炸油条


你只管跟着迪厅的节奏戏谑狂欢,放飞身体,放飞想象力就好。



在av大久保构建的世界里


武汉似乎被拔地而起这个工业城市变成一张巨大的机床飞向宇宙

阴冷、潮湿、闷热、多雨以及好多水儿包裹着巨大机床,天际是一片湮灭的灰色


//4







如果说SMZB是70老炮

AV大久保是80痞子

那米特夏克就是90玩家


按理说她们已不能称为新势力了

但因为前前SMZB吉他手兼前AV大久保鼓手胡娟的加盟

总会给人一种一脉相承的武汉味



但不同与聒噪的朋克,尽管编曲里常有些金属感,主音却是细腻的女声


枪与花间的反差冲突倒很像哥特金属

但却和哥特那鬼一样的厌世标签没有半毛钱关系

非要定义的话

她们的音乐如同“藏在钢铁侠的血肉心脏



我曾采访过米特夏克的主唱余猫汤

线下的她却出乎意料的萌宅

朋友圈装的尽是粉色系的二次元

好像和摇滚扯不到任何关系


藏在江汉村里,是猫汤自己的独立潮牌小店

白天卖潮牌,撸猫,晚上和乐队一起排练,演出

似乎所有的地下音乐人都拥有双重人格


早晨藏于茫茫人潮,只当夜幕来临时,才会戴上面具,拯救世界



//5






严格来讲,疯狂老鼠其实来自荆州

但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很多武汉前辈的影子

朋克,新浪潮,Disco,戏谑又混搭

自大,胆怯,懦弱,怀疑,情感交杂


听他们的歌,你会觉得有一直藏在身体里的怪兽四处冲撞

像握住一道闪电飞往外太空

亦如他们的名字一样——疯狂老鼠



《龌龊的时代》里

他们说“愤怒的公鸡在歌唱,失线的木偶在跳舞”


旋转雀跃的loop跟冰冷的鼓点营造出不着调的荒诞,看上去极不合理,你却又觉得它一直在发生。


而在《心灵鸡汤》中

他们朝“心灵鸡汤”狠煽耳光,又丧不屑的喂着心灵砒霜:

“只要是石头,哪里都不会发光”

看似无理取闹,但是一针见血


雄性荷尔蒙肆意生长又长期压抑

你越是寻找意义就越是没有意义

难以表达那就发泄吧,自嘲才是你我的解药



//6





如果摇滚是酒,那民谣就是烟


虽像每个拧巴的文艺青年一样,

北翼也会唱:“每当你提起我,他们总是一脸失望”

老生常谈的“无奈”主题倒也并不多



事实上,因为琵琶的加入,这支本土民谣会给人一种“青春历历汉阳树,芳草鹦鹉洲”的仙气。


如果说《娜塔莎》里唱的“北上的列车,南下的雨”讲的是离乡的游子


那么《汉口》说“旧城改造还是恢复原貌

一些人在发愁”说的就是高速发展的大时代下每个生活在“大拆省”的武汉人的彷徨无措



北翼乐队像这座城市短的可怜的春天,安静,温柔,暖意绵绵




-END-


文案|二  毛  排版|Sherry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