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社交标签的时代,我们都缺乏文化

EssentialExcellence 2020-02-13 15:46:28

Kanye West 这张图片是他之前拍摄的一组


 Helmut Lang Campaign ,


就是那个去年由 HOOD BY AIR 创始人 Shayne Oliver 接手的时装品牌。




“Taxi Project” 的街头胶囊系列



虽然 Helmut Lang 的历史显然更悠久、


业界名声也更大,但之前的品牌定位和都 Streetwear 相差甚远,


更别说什么青年亚文化了,


直到 Shayne Oliver 的到来,不仅为它注入更多鲜活的街头元素,


还推出聚焦亚文化的胶囊系列,


这一次甚至找来年轻人心目中的 “街头霸王”


 Kanye West…和其他 11 位模特一起出演最新广告。




一条 Helmut Lang 墨点牛仔裤走天下,可见是有多喜欢了



任何行业都该有先后、长幼之分,



但对街头潮流圈的贡献恐怕早够资格了,这里我就不过多赘述。


但凡有他出现的场所,不管是音乐还是设计,


他来压轴也是众望所归,


不过这次光芒万丈的侃爷却折在 Helmut Lang 手里,


理由很简单,他早就是有着 


“奥地利剪刀手” 之称的 Helmut Lang 的热爱者。


虽然侃爷还没资深到去拿终身成就奖,


但创始人 Helmut Lang  先生 “抛弃” 了自己一手创建的品牌,改去玩纯艺术了 



这次的广告主题是 FANS,


也就是说上面你看到的 12 位模特全都是 Helmut Lang 的粉丝,


他们穿着 Re-Edition 系列,


并搭配自己的 Helmut Lang 私服,


致敬剪刀手本尊 Helmut Lang 先生。





就拿侃爷来说,他身上的外套、


羊毛衫来自复刻经典的 Re-Edition 系列,


同时搭配自掏腰包的 Helmut Lang 牛仔裤,


还要和其他 11 个人均分画面…



说到这里,是不是能唤起你的一些印象了,


这种 12 宫格形式的照片型录,


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先看看这些:



意大利贵妇



Gabbers,对 80 年代末鹿特丹喜欢电子乐年轻人的统称



 City Girls,标准写字楼小白领



想起来了吧?如果你还记得去年的


vetements2017秋冬系列


的话,多少应该会有点印象,


那场秀 Demna Gvasalia 就集结了社会上的千姿百态。




简单来说,就是 “看图识人” 的这个摄影计划 




Demna Gvasalia 坦言,


Vetements 2017 秋冬灵感源自


鹿特丹摄影师 Ari Versluis


 和造型师 Ellie Uyttenbroek 的一个摄影项目 — Exactitudes® ,


每次用 12 个打扮相似的人+相同 Pose+白背景+群体信息


 来定义拥有相同特性的族群,


简而言之,就是用镜头记录社会人群的千姿百态。




第一个作品——Gabber,唯一一个使用超过 12 个人物的族群




两位艺术家的家乡鹿特丹是个多元文化交融的城市,


受到社会各群体惊人相似的着装法则启发


尤其是上面提到的 Gabbers


(这也成了 Exactitudes® 的第一个系列),


 1994  10 月二人一拍即合开始,


在过去的 20 多年里走遍全球,记录了超过 150 类族群。



摘选一些有趣的,看看 Ari Versluis 和 Ellie Uyttenbroek 的定义跟你印象里的是否相同:



FANS






“原版” Fans,但这里的定义缩小到专指足球粉丝。


荷兰是个足球强国,


除了荷甲的阿贾克斯外,这里还看到巴萨、阿森纳等。



BOUNCERS





保镖,一身儿黑很明显了,


也曾经是 Vetements  17 秋冬走秀造型的原型角色之一。



BUTCHERS






屠夫。打眼一看我以为是医生,居然还穿衬衫打领带,


颠覆传统屠夫的样貌,


也许这就是我们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


不过越看越有种笑面变态杀人狂的感觉。



GRAND HELLO






景点合影、背相机、剪刀手、笑容是标配,


从这 12 张图来看,是亚洲人都比较爱这么操作么?



HIPSTERS





赶时髦的人,先别笑他们土,


2008 年 Supreme 还不起眼,很多现在火的品牌甚至没有诞生。


仔细看他们腰间的铆钉皮带,那会儿是流行朋克的天下,


但外套却显得千奇百怪的,有西装、有卫衣还有尼龙夹克,


也许这就是 Hipster 的精髓吧。



MOHAWKS






这种发型通常是大家眼里的非主流,与摇滚乐密不可分。


但其实它起源于北美一个印第安原住民部族 —— 摩霍克族,


把头发做成这种造型本身是他们一个宗教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


只不过两边的头发是被拔掉而不是剪掉的,


头皮一紧有没有。



SPEEDFREAKS






 

喜欢飙…摩托车的青年,


一身牛仔服、背着小包、皮带必须外露、


抓起但又不如 Mohawks 硬挺的发型,


很容易想到 “时髦” 的小镇摩托青年。



THE INVISIBLE MEN





 

睡衣套装或一整身的 Tracksuit,常年戴着连衣的帽子,


通常出没在晚上,是不是有点像那些电影情节里,


各种戴帽子看不见脸的尾随者?



UOMO ESPRESSO





Uomo 是意大利语中男人的意思,精致、体面的着装是标志,


和挺着肚子对穿衣毫不在意的美国大叔形成鲜明对比,


在 Vetements 2017 秋冬造型里面


就有对这种意大利男士致敬的刻板印象造型。



VAGABONDS





 

居无定所的流浪汉,他们是早期的混搭先锋,


有什么穿什么,并没有什么合不合理搭配法则可言,


没想到这种穿法有一天会成为流行,


比如 Vetements。



CHAIRMEN





两位摄影师早在 1999 年就来到了中国,


这样命名大概因为 Chairman Mao 是西方人脑海里最有名的中国人之一了,


西方媒体对这种中山装也有 Mao Suit 之称。


确实,他的打扮是很能代表解放后中国政治学家的庄严一面,


在所以但凡穿这种中山装的人都给他们留下了属于 Chairmen 的印象。



ROCKERS





1999 年的北京摇滚青年,


高耸的颧骨和消瘦的身形能看出来玩摇滚的的确都很穷?


BTW 你们有看到谢天笑吗?



SCREAM






从字面看是呐喊、尖叫的意思,


其实它代表了北京 1997 年开始营业的嚎叫俱乐部,


了解中国摇滚乐的朋友应该对它不陌生,


这里不仅走出了脑浊、无聊军队、A Boys 等摇滚乐队,


也成为刚刚走向开放、能接触到国外亚文化的前沿阵地,


深刻影响了那一批朋克迷。


12 个年轻人的打扮在当时肯定都是普通人眼里的 “非主流”,


不甘平凡、想要发出不一样声音,用叛逆的着装彰显不同。


千禧年来临前国内最另类的朋友都长什么样?


两位荷兰艺术家用自己的影像作品告诉我们。



STUDENTS





1999 年的祖国花朵,不过话说这些校服现在看起来还是蛮时髦的。



 

今天用 Kanye 这个 Helmut Lang Campaign


 作为开场并说了一大段你不太了解的东西,


用意是想要大家先了解 Exactitudes到底是什么、


Exactitudes 正在做着什么,只有这样,


我们才能有一个语言环境接着讨论下去。

 

也许吧,


像 Exactitudes 这样的以貌取人多少夹杂了一些肤色或地域歧视,


但 Stereotype 一直都是客观存在的,


每个群体都有着相似的着装偏好及其他划一的视觉形态,


不管是群体内还是外人都能轻易从外表上对你的属性、


爱好做出判断,毕竟人类本来就是群体动物。



 

可是在普遍和平、开放、生活平稳的年代,


这种情绪已经比较少出现了。


最关键是,现在要集结一些声音或者发表自己的意见,已经不需要通过现实世界了;


其次,真正的亚文化都具有一定的封闭、


排他性,而封闭性能产生出一种神秘的引力。


可是,大肆兴盛的社交网路刚好磨灭了这些神秘感、


封闭性,说简单点就是,


已经没有什么是互联网不知道的事情了。

 

但是,纵使没有了新的亚文化出现,


就意味着不再有相应的制服语言、刻板印象吗?



 

并不见得,在我看来,文化倒是所剩无几,


但网络现象却在不断涌现,这些群体的制服语言、


刻板印象,还是在不断伴随着网络现象而来。



穿 Supreme 去 Supreme 门口排队,是这些人的共识了吧



例如,


你可以看看那些每周都热衷在 Supreme 门口排队的年轻人,


其实并没有什么文化内核将这群人号召在一起(你们都知道,不会是滑板文化),


但实际上她们又穿着差不多的鞋子和衣服。


撇除拿来卖钱的那一群,很多人都只是希望自己在穿上这些东西后,


能第一时间在社交网络趁着热度赢多一点赞。





 

实际上,


现在的群体只是从本来的现实世界 “转移” 到了社交网络,


最终互联网会通过信息实时传达的形式,


轻易且快速地构建出一个个这样的虚拟群体现象。


对他们来讲,身处在这样的群体里面,


多半都只是为了社交网络带来的乐趣或者一份认同感,


与上世纪亚文化的本质区别是,


这些人群并不需要依靠那些凝聚群体的文化内核、


意见思潮来作为彼此建立关系的桥梁,因为在“号召”这件事上,


一个 Hashtag 就足够实现了,好像已经不需要太多内核文化了。

 

我不否认社交网络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和乐趣,


但同时身在这个时代的我们,


是不是也该进行反思了?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用这句话来作为今天内容的结尾,


应该最合适不过吧。





你知道深受众多国际明星追捧的“菲利林”吗


近一万块的 OFF-WHITE x 村上隆,你在家也能做


看来我们不是唯一有春天大脑的人---国外红地毯上的明星如何演绎



小编微信号:j2085875669

合作邮箱 BENZHUOAR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