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文雀,一只摇滚乐队.足矣!”

在现场 2020-09-15 16:21:01

在巡演前就已经约好的采访,然而由于我的忙碌和拖延,今天才发出来,不觉已发现文雀已然巡演在路上了。还记得去年11月在合肥看到他们的惊喜,现场很稳,我和朋友在场地的后面的沙发上瘫坐着,沉醉在他们构建的音乐氛围里,听进去就很难出来,不知不觉间大雁已飞过南方的彩虹山……

后来和乐队一起吃饭的时候,聊了很多趣事,别看他们在台上一句话不说(甚至还有点凶后哈哈),但是私下真的特别好处,吐槽了很多(至于是哪些就不说了)。

下面的采访是在现场新的尝试,以前我很难去做采访的,因为不知道问什么,现在有新的朋友加入,所以以后可能会多做些采访,欢迎来约。


在现场:为什么要叫文雀?

文雀:其实一开始是叫sparrow,后来为了好记就改成了文雀。没别的,就是为了好记!


在现场:为什么会想去做后摇这块儿,08年的时候,是通过什么契机,最后想去一起去做一些事情?

文雀:我们几个人大家以前都认识,只不过各自在别的乐队。后来想在一块儿做点新东西,就到现在了。以前也没太想非得做后摇,都是在一起碰出来的作品。


在现场:在一开始做起后摇时,有没有过动摇放弃的时候,或者去做一些改变?

文雀:没有吧。我们其实一开始也没太在意乐队的发展,走一步说一步。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听,我们觉得应该规范自己的作品了。


在现场:前几年,乐队中间有经历一些事情,您觉得这中间发生的事儿(人员变动),对你们的有改变吗,在乐队默契方面,还有音乐风格方面?

文雀:肯定会有影响,新的人来了,之前的作品就要重新磨合。不过人员变动也属于正常现象。


在现场:你们对以后的乐队发展有什么规划吗?想去改变一些事儿吗?

文雀:这种事我们没规划过,不同的时期写不同的东西。风格不会有太大变化吧。我们想改变的只有我们的生活质量,但现在看跟音乐收入不成正比。



在现场:你们认为一个乐队的默契度重要吗?因为听说你们很享受排练室即使关闭灯光也能默契如一的感觉,这中间有什么故事吗?

文雀:默契这个东西也是长时间在一起才会有的东西,关灯排练都是之前吧,现在不会了,因为大家都忙,排练也都是白天。


在现场:大家都说北惘闻 南沼泽 文雀乐队堪称京城后摇传说,你们对这个称呼怎么看?或者更直接点,你们怎么看待惘闻沼泽?

文雀:称呼这个东西我们不太在意,叫什么都好,无非也是大家能记住我们的点。我们不太愿意评价别的乐队,他们都是老前辈,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在现场:有粉丝找我,想问你们,你们喜欢什么音乐,可以具体到歌曲吗?这确实是很令人好奇的一件事儿

文雀:我们四个人大家听的东西都不一样,有喜欢reggae的有喜欢punk的,太杂了!总之推荐起来很麻烦,如果是国外的后摇乐队,一般大家听的我们都听,没什么特别偏门的!


在现场:你觉得乐队至今,对你们影响最大的人或事儿是什么?

文雀: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吧,10年有一阵人员不齐,差一点就解散了,不过后来还是扛过来了。



在现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慢慢的开始听后摇这一块,您觉得,这对你们来说的意义是什么?

文雀:其实对于我们乐队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全国的音乐节现在越来越多,但后摇乐队的曝光率还是不够,也许是风格原因吧。


在现场:现在越来越多的后摇乐队兴起,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文雀:没什么吧,认认真真做音乐就够了。


在现场:您认为做自己喜欢的音乐重要,还是做大家喜欢的音乐重要,那你们现在认为做音乐是一个孤独的事儿么?有更渴望大家来理解你们的音乐么?

文雀:音乐可以是孤独的,分享给别人了你自己也是孤独的,但我们的音乐还好吧,没那么闷。理解这事我们觉得无所谓,你按什么来理解我们的音乐都没关系,给你的想象空间越大对于我们来说思路越宽。我们不需要谁来理解,喜欢就够了。


在现场:你们现今的专辑中,你们最喜欢哪首,现在大家提起文雀都会说,哦 那个大雁啊 彩虹山,我听过,你们觉得这是件好事儿么?

那你们希望以后人们提到你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说起呢?

文雀:至少不是坏事吧。通过一两首作品让大家记住一个乐队的名字。不都是这样么。歌手也不例外啊。什么方式我们都接受,你要问我们,文雀乐队, 一只摇滚乐队。足矣!





风生,“雀”起。这个深秋,新声浪携手文雀乐队将依次登陆苏州、上海、南京、杭州、北京,带着后摇上路。

在万物歌唱的季节里,人们匆匆捕捉风影,文雀却抓住了自然的形体,在虚无缥缈的世界里建立与后摇的纽带。于是便有了“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的大雁,有了“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星梦压星河”的本星。

这是文雀音乐的力量,既是万箭穿心的痛苦,又是大快朵颐的怡情。使你化作一汪水,与大地的棱角融为一体,将你一次次推下深渊之后缓缓托起,让你重生,让你永恒。


浩瀚苍穹,清涧峡谷,野马,尘埃。

就在扶摇直上的瞬间把你的远方偷走,打磨成了支支后摇,待你从梦里醒来,再归还给你。只是这时,你的远方已经比远方更远了。

“文雀汇”

“汇”,故而是群雀交汇

猜想在流线交织的世界里

你我都是一只只难寻的文雀

走过溪川河海

走过晨昏冬夏

盈盈展翅,汇入碧空

在无边的碧海里群歌

送无家可归的星星们回家

在万物生长的世界里

完成自己对奇遇和旷野的渴慕

 


此次巡演的北京站,文雀还将走进剧场,舞台将由东青老师指导首次尝试采用“全息”影像技术,以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体验切换人间,打造一席如梦盛宴。五里迷雾之中,后摇与光色暧昧不清,在痴醉的剧场里,你我都会慢慢活成看风景的人。


图片:文雀乐队,童心明,迟温

采访:sia




摄影师李孟轲|记录音乐人/现场/产业

 个人微信:lmk1206761959 


长按二维码关注在现场

回复“小河”“陈粒”“赵雷”“左小祖咒”



戳原文在现场看文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