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听摇滚与听交响乐,谁的寿命更长?

高保真音响杂志 2022-01-10 06:22:08

点击上方 高保真音响杂志 订阅哦!

国一份杂志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流行病学与社会健康》)研究所曾刊登一份研究报告表明:摇滚明星的平均寿命比从事其他工作的人群的寿命要短得多。这份报告的研究是基于1050名在1956年到1999年间在世界范围内较有影响的美国和欧洲摇滚明星为研究人群,研究结果表明美国的摇滚明星平均死亡年龄是42岁,而英国摇滚明星的平均死亡年龄为35岁。其中包括“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和说唱艺人“痞子”阿姆。

而互联网资讯中,且称保健专家言指挥家平均寿命93岁,代表人是斯托克夫斯基,活了95岁。一项美国调查表明:指挥家比美国人均寿命长5年。93岁与43岁,多出51岁!寿命竟高出2倍。为什么?


如果我们从生命科学与声波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从人体频率与音乐频率之间的关系来分析也就知道其中隐含的秘密了。


摇滚乐是音乐美的一种叛逆形式。它的声波频率背离了乐音美构成原则,发出的声波性状属于噪音系列,尤其是所谓重金属摇滚,发出的声波是(如失真吉他)典型的噪音声波。摇滚乐为了吸引年轻人,给自己包装成“自由”精神,年轻人是最渴望自由的。但其所谓“自由”更倾向于发泄或排解,这使其人文内容在某种程度上与音乐“美”相悖。




此外,摇滚的张力通常通过歌手声嘶力竭的嗓音得以表现。如此一来,摇滚歌手不仅生活在噪音中,而且自己的身体也受到噪音带来的威胁。摇滚歌手演出所用的效果器进一步扩大声音效果,与扩音系统相配合,扬声器多数采用号角音箱,由音箱再制造更大的声音。就这样摇滚的“噪音”思维+“噪音”制造使摇滚歌手的生命随时处在强噪音环境里挣扎,玩出“自我短寿”的命运。


请看以下三个图示:

图1 白噪声波形

图2 Marilyn Manson 
《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Mobscene》
重金属摇滚波形

图3 罗西尼弦乐四重奏《G大调奏鸣曲》波形

从以上三幅波形图可以看出:作为重金属摇滚的Marilyn Manson 《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Mobscene》波形与白噪声波形是一类性质,仅仅是能量分布不像白噪声一样均匀;而罗西尼弦乐四重奏《G大调奏鸣曲》波形与之完全不同,与噪声的波形迥异。

日本江上村永高速摄影级记录水“听”音乐时结晶状态如下:
                  
门德尔松《结婚进行曲》

萨拉萨蒂《流浪者之歌》

重金属摇滚

以上三幅图,是通过高速摄影将声波震动水体的结晶状态记录下来的结果。其中,门德尔松《结婚进行曲》与萨拉萨蒂《流浪者之歌》振动的水体结晶呈现均称、有序的图案,重金属摇滚却呈现出混乱、无序的图案。此表明以古典音乐为代表的严肃音乐声波通过振动将均称、有序的能量传导给水体,使水体得到均称、有序的活化;相比较下,重金属摇滚所传递出的振动能量则较为混乱、无序,因此水体的结晶状态也较为混乱、无序。

别小看上面的水受声波影响的结晶图,要知道人体中的水占体重70%以上。脑细胞、器官、血液中的营养等多数人体至关重要的生命因子都“浸泡”在水里,如果把水搅“浑”,你还有多久“活路”呢?

世界上的振动现象有光、电(磁)、声。其实光与电(磁)是一家人。能看见的电(磁)频率就是光,看不见的光频率就是电(磁)。它们都是三维物质。声波是二维物质,只有能量、形状,没有质量。世界上任何物质都具有波粒二象性。人体作为有机生命也具有电(磁)与声。其中,声,就是指人体固有频率。

从小细胞到大细胞:如小分子-->大分子-->肽链-->细胞-->组织-->器官-->人体,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有其与生俱来的固有频率,无论是微量元素、蛋白质、氨基酸、精子、卵子、血管、心脏、眼球、大脑、手、脚等都有其特定的固有频率。这些固有频率一旦被改变,身体组成的健康系统就遭到破坏,人体生命频率就会出现“失真”状态。

人体固有频率性状与乐音相同,它的基本构成是谐波在基波频率上有序叠加。噪音则不同,它是谐波在基波频率上无序叠加。通过物理上的受迫振动或共振原理,噪音能量大于人体固有频率能量时,就会改变人体固有频率。被改变的人体固有频率有些通过人体自身调整可以恢复,但有些却不能恢复。不能恢复的部分频率也就是病变频率。例如癌细胞,它的频率就是噪音性质的。

当然,以上并不一定能够充分证明摇滚歌手一定短命。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指挥家长寿的原因。




前面我们提到指挥家斯托克夫斯基,他活了95岁,27岁开始指挥生涯,虽然指挥不少现代派音乐(如12音序列)但多数作品是以古典音乐为基础发展的各类交响音乐(如浪漫派),甚至亲自改编不少古典作品,巴赫、德彪西的作品也是他的至爱。他不仅是一个职业音乐家,也是一个音响爱好者,常与音响专家一起做试验,说明非常注重音乐的重放效果。斯托克夫斯基善于调教乐队音色的戏剧性变化,喜欢乐队明亮通透的音色,表明他的性格是阳光的。他基本上生活与工作在谐和、炫丽的音乐声波振动环境中。


一名指挥排练时间多于演出时间,无论演出还是排练,他都处于整个乐队交响声波平衡的中间位置,他得到交响乐声波振动活化的最佳位置。这些交响乐的声波簇拥着他,按照他的思想运动。而他心里所想的音响效果与乐队发出的音响效果高度统一,心理与生理在如此环境中产生高度共振,主观的、客观的谐和频率不仅活化他的生命体,而且也将被噪音改变的固有频率再还原,使人体频率经常处于正常、健康的状态。

由于乐音与人体固有频率声波性状类似,凡以乐音为基础的声波振动对人体的影响都是健康的、有益的,它的声波能量与人体频率的共振不仅可扩张微细血管,还会对人体细胞、组织、器官进行活化按摩,促进新陈代谢。这就是斯托克夫斯基长命的秘密。




-小编说-

本文不代表本刊观点

欢迎音乐爱好者们参与探讨

爱音乐,爱生活

任何一种音乐形式都值得被尊敬

愿你玩得尽兴

在有限的生命里




…………………………………………………………

高保真音响杂志

微信号:HighFidelity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