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音乐 | Sopor Aeternus 永恒沉睡乐队

狂奔的戈耳工 2020-10-23 16:01:24


Sopor Aeternus  拉丁语,意为永恒沉睡,又指那些徘徊在地狱大门外,没有接引收留的孤魂野鬼。他们的肉身早已腐烂,灵魂却没有归宿,只能在无人的夜晚游荡在墓地,唱那些哀伤的歌。(the Ensemble of Shadows)



一、创建


          Sopor Aeternus(简称Sopor)是一支来自德国的乐队,其现存的唯一成员Anna·Varney,是一个有异性倾向的思想家,她的音乐里包涵了对黑暗的向往、抑郁且扭曲的思想意识,她“比黑暗更加黑暗”的歌词和旋律有着异乎寻常的魔力。

                                       Anna-Varney Cantodea

生理性别为男,但她喜欢被定义为一个女人。她从来没有接受手术改变性别,并且没有这种打算。 1997年以前她用艺名“Varney(瓦尼),这个名字取自维多利亚哥特式的恐怖故事。意为吸血鬼或宴血。1997年以后她改名为:Cantodea

  


       乐队起源于Anna·Varney与Holger相逢于德国的一个哥特俱乐部。但是92年Holger离开之后,这支二人乐队只剩下Anna·Varney一个人。所以,Anna·Varney就是Sopor Aeternus的灵魂。出道十余年的Sopor Aeternus至今已经是德国中世纪乐派的重要成员,除了那些阴暗、诡秘的悲剧作品之外,长期隐居、不以真面目示人的Anna·Varney一直都是人们注意的焦点。虽然我们可以通过音乐来了解部分的她,但是她的过去,以及她的内心世界一直是个迷,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Sopor Aeternus的音乐和内涵总是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Anna·Varney没有用一系列寻求关注的行为来塑造一个角色,他自愿与世隔离,其原因太复杂,难以理解。她曾表示,她不是活在“人类面前”。瓦尼经常用他诗歌创作音乐。她也是个维权运动的支持者,包括亲安乐死,动物权利,LGBT权利,素食主义者。



二、音乐特色


 Sopor Aeternus植根于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音乐,经常使用铜管乐器,木管乐器,弦乐,管机关,钟声,吉他。虽然早期作品使用鼓机,但后来专辑设有现场打击乐。所示Anna·Varney已经有了很大进展,和早期作品相比,2003年以后的专辑还尝试用了一个稍微更加主流的声音,结合电子和轻微的哥特式摇滚,虽然属于暗潮流派暗潮音乐风格是一系列死亡民谣,新民谣,新古典,中世纪金属,另类哥特等黑暗,忧伤音乐风格的统称,曲调大多阴暗,悲伤,具有游吟诗人风范,又有一些又具有教堂圣叹的大气,乐器以吉他,交响乐多数,部分乐队则使用器,比如黑金乐队,但Anna·Varney表示,她会忽略这个概念,只是简单地创。Anna·Varney明确表示,她创造了她自己的音乐,纯粹为自己而创造。主题包括死亡、自杀、变性、不求回报的爱、业力的痛苦、孤独、悲伤、精神和失败等等。Anna·Varney的歌曲富有特色的神秘主义和浪漫的歌词,她的歌词大多引用典故,灵性和罗马神常出现在她的歌词中。

Sopor Aeternus的音乐不属于任何特定的流派。Anna·Varney本人被称为“中世纪末日民俗”。常用乐器有小号,圆号,大键琴,木琴,扬琴。另一个典型的特征就是利用教会机关和教堂的钟声样本。除此之外她还常常在歌曲中加入低语或牢骚,别具一格。



三、人格


经常有一些新闻记者、乐评人通过传真采访Anna·Varney,希望得知如此令人惊异的音乐作品的灵感究竟从何而来。Anna·Varney的回答总是像谜一般高深莫测。 但从只言片语可以感受到Anna·Varney有着非常痛苦的过去。 20多年来,Anna·Varney一直受到严重的精神症状和恶劣情绪的折磨。作为一个男子,他却渴望成为女人,这种想法一直困扰着她。后来她易名为Anna,也是这个原因。一些她的音乐作品,例如96年的MCD“Ehjeh Ascher Ehjeh”(我就是我),也明显的表现了Anna·Varney的异性情结。Anna·Varney有着一段痛苦的童年经历,她曾把她的母亲称为“提供食物、衣服和打骂的女人”。这些经历使Anna·Varney成为了一个异常敏感的孩子,她几乎完全封闭了自己,Anna·Varney对自己遭受的种种痛苦经历讳莫如深,她只把那解释为“七个地狱的剧场”(The Theater of Seven Hells)。如此看来,在Sopor Aeternus表露出的对黑暗的病态向往甚至对死亡的迷恋是不足为怪的。Anna·Varney没有作秀,所有的对阴暗世界的歌颂, 都出自她的灵魂深处。           Anna·Varney对世界的看法其实是模糊的,她不知道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她想要用她的音乐唤醒世人,她一直在为这个理想奋斗着。也许在Anna·Varney的眼里,我们才是不正常的。她只是习惯了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是有异性倾向的人的普遍现象,只不过Anna·Varney太过于热爱她的世界,无法走出,而在人们眼中形成了一个怪诞荒谬的人物。或恐怖,或优美,这一切都由现实社会的传统眼光来看待。



她将木星与土星的星象符号结合创造了一个新的符号,体现了她的灵性,来代表她和她的音乐



四、专辑


其实Anna·Varney并不孤单,她有一个精神上的朋友——The Ensemble of Shadows(影子乐团),一个虚幻的伴侣。她和她的影子朋友一起创作音乐,甚至表示:她并没有创作,她只是接收影子们的作品而已。她说:“音乐遍及整个宇宙。”她几乎是用音乐来生活,而她仅仅肉体是存在于现实世界而已,大部分时间,她在自己的虚幻空间里和音乐以及影子朋友们一起生活。

Anna·Varney一直持她自己的唯心主义哲学观点。她相信宇宙中的万物都是联系的,包括虚幻和真实。她认为人生于世目的就是寻找自身和万物的联系;人们认为只是可以看到和感知的事物才是“真实”,Varney告诉人们:只有精神世界才是“真实”,才是“永恒”——所有的人都应该从梦中醒来。 Sopor Aeternus意为“永恒沉睡”,就是象征着“充满痛苦的令人憎恶的现实世界”。看穿生死,从永恒的睡眠中醒来,一直是Varney的音乐和诗歌的主题。

从某种意义上讲,Anna·Varney进行音乐创作也是一种“自救”,音乐作为一种逃避现实、逃避痛苦的工具,已经成为Anna·Varney生命的一部分。Anna·Varney 曾把音乐创作称为“自我暴露”(introverted exhibitionism),的确,Anna·Varney 只有在音乐里才用隐晦的语言诉说内心的感受,讲述痛苦的往事。而这些歌词通常很难被听众理解,也是这个原因,使得Sopor只是从表面上被大众接受, 而音乐到底讲的是什么以及音乐后面的悲剧故事则鲜为人知。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我没有解释歌词含义的习惯,甚至我根本不想解释……虽然我希望我可以通过音乐来让人们勇于面对真正的自我,或者更深地了解自己的内心,通过这些暗示让他们明白真实的世界,或者释放被压抑的精神世界。然而那不可能,因为人们总是自以为是,他们永远无法摆脱在他们脑中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

表面上看,Sopor的歌词确实是难以令人接受的,对死亡甚至邪恶的歌颂,一向被视为异端。从早期的三张demo开始,Sopor就开始接触这类主题。89年的 《Es reiten die Toten so schnell...》(急剧毁灭),就涉及吸血鬼和亡灵等内容。第一张专辑是94年的《Ich tote mich jedesmal aufs Neue, doch ich bin unsterblich, und ich erstehe wieder auf; in einer Vision des Untergangs》从专辑名到内容都涉及死亡与重生。乐风相当阴暗,我们只能大致了解那些压抑的旋律、诅咒般的歌词出自Anna-Varney的内心创伤,而更深层的含义就只能去想象了。

第二张专辑“Todeswunsch –Sous le Soleil de Saturne”(厌世-在土星的光芒之下),乐风相对亮了一些,但是Anna·Varney的歌声却抑郁了许多。 在录制某些歌曲的时候,Anna·Varney竟真的哭了起来。“自杀,甜蜜的自杀”这类词汇经常出现在歌词中。



第三张专辑是97年的“The Inexperienced Spiral Traveller”(徘徊的没有经验的旅行者)里,我们看到了Anna·Varney的变化。这张专辑风格明快和亲切了许多,歌词也没有过去那么忧郁。Anna·Varney找到了黑暗之外的另 一条路,她称它为“忧郁的光明”(Blue Light)。



接下来的专辑,98年的“Voyager – the Jugglers of Jusa”(航海者-Jusa的杂耍者)同样取得了成功,这张专辑还翻唱了Kraftwerk的“Das Modell”,翻译成古拉丁文,并用巴洛克式大提琴演绎。



之后的双面CD“Dead Lovers' Sarabande”则又重新恢复了最初的阴暗风格。这张专辑主要是为了向Christian Death的灵魂Rozz Williams致意并默哀,Rozz 生前也是Anna-Varney的好友,虽然仅仅通过书信往来。专辑乐风沉重而缓慢,但是非常富有创意。古典弦乐的大量运用以及出色的旋律,是它成为Sopor最棒的专辑。Anna-Varney仍然拒绝解释专辑中歌词的含义,因为“所有该说的已经说了”,我们要做的只有“用心”去聆听它。

 


2000年的“Songs from the inverted Womb”(翻转子宫之歌)也很受好评,封面展现了Anna-Varney的双重人格。



总的来说,Sopor Aeternus/Anna·Varney的音乐作品,完全可以被认为是最真实的Gothic/Darkwave。音乐本身融合哥特乐、古典乐及中世纪乐派的各种风格,配器更是相当多样,管弦乐包括长笛、大号、长号、巴松双簧管,以及各种提琴、钢琴等等。由此我们可以看到Anna·Varney惊人的音乐天赋。而更重要的是:在每首动人的歌曲后面,我们都可以感受到一颗真实的黑暗之心在耳边跳动,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心中回响——那是Anna·Varney在试图唤醒我们,那些被她称为“堕入永恒沉睡”的人们。



                                          


“来吧,让我们来玩‘国王和王后’的游戏,然后你可以猜三次,我是中间的哪一个,但是这无足轻重,然后我们终将化归尘土,随后...唉...反正都无所谓!”

(素材库都没有这首歌!找了很久呢)


    

      好了,想分享另外几首的,但是根本找不到...大家自行网易云搜索乐队Sopor Aeternus吧,不过,晚上不要听...









文字来源:晕晕+网络


排版:晕晕(我实在是尽力了,有的字还是不齐...)


图片来源:网络


责任校对:晕晕


联系邮箱:154932154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