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爵士乐:准中产阶级新G点

一碗爵士饭 2022-07-30 15:17:41

之前看我吐槽爵士乐手是不是特别爽啊?光幸灾乐祸看别人笑话可不行,以为自己能躲开?那你就错了。


卯着吐槽火力写这一篇的欲望由来已久。坦白讲,相比于装逼的爵士乐手,我认为更应该吐槽的是装逼的“爵士乐迷”,因为正是有了这样的土壤,才会滋生那么多哗众媚俗的乐手、俱乐部、酒吧和音乐节,来迎合他们的装逼需求。


曾经有朋友跟我讨论,爵士上海音乐节前几年至少还在正道上,这两年怎么变成这样了?我说,绝不是爵士上海那群人不懂爵士,而是因为你我根本不是爵士上海瞄准的目标受众,所以它根本懒得去考虑你我的感受。


商业机构是要赚钱的,请一支bop或者free风格的五重奏,没甜美女声、没R&B律动、没电子节拍,全上海就吸引35个秃顶到场,门票够乐手机票钱的吗?所以要怪就怪自己的同类太少太穷吧。其实爵士上海非常清楚,想赚钱就必须瞄准人数众多,付费意愿强烈的装逼群体,所以才要请各种流行艺人强拉硬拽跟爵士扯上关系、各种碉堡绰号满天飞来拉大旗作虎皮。北京亮、CJW都是这样,不止爵士上海一家的问题。


试想这样一个情境:一屌丝师傅成功大叔要呲个小姑娘,带去看摇滚那画面必然相当诡异。带去听古典,先别说姑娘受不了,不让说话不让鼓掌叫好的,他自己首先受不了。而带去爵士乐酒吧,不但可以展示自己的优雅品味,还能趁机灌点酒,然后指着台上正在演奏Blue Bossa的乐手给小姑娘指点迷津:”听这《秋叶》吹得多好!没听过这首吧?我最喜欢的爵士乐大师就是Chet Baker和Bill Evans,特别有情调!“其实还不是主要因为他俩名字拼写最鸡巴简单方便装逼,才在中国收割了一大批英语2级婊乐迷,还有没有人敢说真话了!


小姑娘崇拜地点点头,赶忙去发个朋友圈(没错,不仅孤单是会传染的,装逼也是):”跟某人在爵士乐酒吧,这首《秋叶》让我爱上了上海这座城❤❤还是有阅历的人更有魅力。“ 装逼二人转演到这个份上,今晚的first blood基本板上钉钉了。


经常去听爵士现场的人肯定都见过这阵势,看起来坐着满屋子的人,其实有几个是真正冲着音乐去的,都他妈是冲发朋友圈装逼去的。在这种酒吧里,有可能你根本连Blue Bossa都听不到,因为他们觉得萨克斯风太吵了,装逼人士最喜欢的爵士乐演出配置是:钢琴贝司爵士鼓,风骚女歌晚礼服,因为安静,因为暧昧,适合做聊天背景音乐,又便于跟姑娘搭茬。CJW乐手被飞来的酒瓶子砸过,在东岸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喝多了的中年男子拿着100元在乐手演奏的时候走上台塞小费。


那天,MONO的海带岛老师分享给我一条推送,是关于乐视网推出专门的爵士乐频道的消息,她说:“为什么突然这么多人想分爵士乐一杯羹?有一种准中产阶级新G点的感觉。


没错,现在在中国,爵士乐早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音乐概念了,而是一个标签,一个符号。


因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人民富裕起来了。我他妈终于要中产了!我他妈都开始吃brunch了即使那玩意又贵又吃不饱我总是要偷偷再补一顿午餐)我的装逼的需求提高了,高尔夫被玩烂了,马术还真他妈有点贵啊,于是爵士乐成了装逼人士的new bitch。


对于这种装逼犯,操师傅只想说:“放开我闺女,有什么冲大娘我来!


100年前,被歧视被侮辱的落魄黑人乐手要是能想到他们那时被人瞧不起认为下流猥琐被称为Jass的音乐,100年后居然成了装逼犯标配,一定集体托梦感谢你全家。


纵观国内的装逼爵士乐迷群体,大致可以划分成以下几类癌:红酒癌、前戏癌、矫情癌、晚礼服癌、摇摆癌、jazz ballad癌和bravo癌。


红酒癌:又称小资癌,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他妈的小资,爵士就应该配红酒,只听过Bossa Nova和(Chet Baker)的冷爵士的他们觉得爵士基本等于“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窝在沙发里一杯红酒配电影”。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听过其他风格的爵士乐,管中窥豹,只看到一朵梅花斑就认定豹子是植物了。


前戏癌:红酒癌的姐妹,港产三级片看多了患者,觉得爵士乐特别适合调情,一听萨克斯风的声音就知道,我操床戏来啦!记得看过一部美国的黑色幽默电影,每次到前戏的场景,屋子里就活生生突兀地出现一个吹萨克斯风的黑人,扇了美国烂俗配乐师一记响亮的耳光。这种人就应该把放着法老嚎叫萨克斯风的耳机塞他耳朵里,这回试试,听着还想跟姑娘调情吗?还能硬吗?


矫情癌:被矫情癌害得最惨的三个爵士乐手非Chet Baker、Billie Holiday和Michel Petrucciani莫属。矫情癌患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特别喜欢自怜自艾的比惨大赛,Chet Baker被打掉牙啊吸毒啊坠楼啊,Billie Holiday幼年被继父强奸啊当雏妓啊一辈子没人爱啊(还有人形容她为”破了的女人“,晒惨能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Michel Petrucciani是个坚强的侏儒啊都是他们津津乐道的伤春悲秋话题,殊不知Chet Baker完全是贱男自己作死,Billie Holiday的悲惨过去和Michel Petrucciani的身体残障都是其最不愿被记住和提起的事情,关注点音乐本身会死啊!


一生积极向上的乐天派广场舞大妈,在晚年的时候因为糖尿病视力受损,而且双腿从膝盖以下截肢。命运对乐观的人下最狠的手,这在我看来简直是最残忍的一件事情。



年轻时代揍人无数的老明,年老以后因为肌萎缩侧索硬化摊在轮椅里被推去出席白宫的嘉奖性质的演出,当全场起立向他这位在世的最伟大的爵士作曲家致敬的时候,他哭得像个孩子。



这些事怎么很少见矫情癌提过?因为这些悲惨不如前面那些哀怨幽婉凄美对吗?哦,对,还因为你根本不知道。


晚礼服癌:在国家大剧院看过一场德国法兰克福大乐队的演出,当我穿着球鞋进入现场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男男女女都是他娘的打扮成这样的↓↓↓

那一刻有一个声音在我脑中大声呼喊:”你们是来听演出的,还是他妈借个由子来抖骚的!你们至于的吗!“



所谓的爵士乐迷去看现场的时候,装扮风格如上图所展示两大派:油头套装晚礼服派和秃顶短裤破拖鞋派,往往后者在爵士乐素养上也同在武功上一样,甩前者1000条52nd street。


摇摆癌:这种患者一般为一身李宁的硕大头颅眼镜男,具体表现为——特别能摇摆!跟上了发条似的,不管什么风格均可摇摆,没切分音脑补切分音也能摇摆!一旦摇摆起来,那姿态诡异到照镜子的时候自己看着都怕!摇摆癌中的奇行种可进化为pogo癌,迎面冲着你pogo的时候有如下既视感,观赏性十足。



Jazz Ballad癌:你们都懂的,我就不多说了,只能听舒缓、旋律优美的,只要一听到有即兴和粗粝的声音马上就一脸嫌弃地表示:“这是爵士?!”


Bravo癌:这种患者简直比只钟爱jazz ballad的人还不如,至少人家还敢有个自己的观点。OCT-LOFT现场有一只3D真人版的,上次忘了吐槽,这次补一枪。Bravo癌患者喜欢在演出现场无差别地大喊“Bravo!”注意,他们的发音不是[ˌbrɑ:ˈvoʊ],而是听起来有点像法语的[ˌbrɑ:ˈvu:oʊ],听上去逼格高极了。


这种装逼人士值得吐槽的地方在于——没有自我,他们完全不敢有自己的观点和偏好,生怕对”大师“的演出表露出些许的不敬而露怯,索性不管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演出,场场大喊[ˌbrɑ:ˈvu:oʊ]。这种病之前在古典入门乐迷中常见,现在蔓延到爵士圈了,对谁都以大师相称,对谁都不敢说不好,都好都好,他好我也好。对于这种人操师傅只想说:有病您说话,我有妇炎洁,瓶装更尽兴,还是冰镇的。


现在凌晨3:20了(犯贱发了个语音推送陪回复的人聊了一个小时的天儿,早知道不发了T.T),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表达的是:就像我们现在选择购买的每一张电影票,都决定着以后我们还能在电影院里看到什么样的电影一样,所有号称是爵士乐迷的人,你们每一次的用脚投票都决定着以后市场上能存活下来的会是什么样的爵士乐手、俱乐部、酒吧和音乐节


所以,如果你真的爱爵士乐的话,多花点时间去了解学习聆听它吧,不要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听的多了自然就能分辨出声音里有真挚的感情和思想与声音里只有表演的区别,之后慢慢再听器乐爵士。


如果你说操你妹,你说对啦我才不在乎爵士乐呢,我就是想借个由子装装逼,那我也先礼后兵劝你一句,大兄弟,放过爵士乐去玩别的婊子吧,凭国人毁东西的速度,这股风勃起不了多久的。


然后再补一句:滚你麻痹,赶紧取关我,滚回去关注爵士上海吧!那里有你们喜欢的小爵爵带你了解爵食以及司徒老师教你如何在圣诞派对上扮俏。

操师傅黑爵士乐手系列:

《这是一篇对爵士贝司手、爵士女歌手和Kenny G分别造成10000点伤害的文章》

《这次让我们来黑一下爵士小号手、长号手、萨克斯风手以及长笛手》

《爵士上海与合格爵士音乐节之间差了5000多个秃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