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像演奏爵士音乐一样,继续做播客

慕来 2022-07-30 15:20:12


录音时间:2018年2月22日;录音编号:LS19





录音前准备的文稿(局部):

演奏爵士音乐时,乐手有很大的自由。

许多乐手不会照着严格的谱子来表演。音乐开始前,在他们的心里面,或许只有一个声音的框架。音乐流出来,他们就在框架里,“从心所欲不逾矩”地制造声音。

如果一位乐手天赋过人且勤于练习,那么在演奏的过程里,此人肯定可以感觉到“放松”,而非“紧绷”。——不同的人,感觉到不同质感的“放松”,种种的“放松”通过空气流转,扩散,进入别人的耳朵,留在他人的心头,而后很快地散去了。——轻盈的过来,自然地离去……

爵士音乐并不谋求一种类似记号一样的东西,更加不会探求可以用文字写下来,或者用许多奇怪符号刻意连缀出来的“意义”。这和古典音乐很不一样。

当爵士乐手在一起工作时,或者更恰如其分地说——一起玩音乐时,这些人会结成很有趣的“共同体”。进入其内的人们,依然可以照着自己的喜好来表现音乐,只是有一个条件:他们必须仔细地听着其他乐手,且根据彼此的自由演奏,来做出自我的回应!

所有人,需要保持敏锐度,维持很高的接纳性。

每个乐手表现的越是有力,其他乐手所可以得到的灵感也就越丰富。种种灵感,基本上会在瞬间里面,落实在整体的音乐上。当一个乐手在乐队中将自己表达出来时,那一部分的“自己”,也同时消融在整体里,甚至进而去驱动这一整体。

这难道不是很妙的体验吗?

当乐队良好地运转,乐手们会十分自由自在,演出本身就成为一种愉悦了。也许,有些细微的声音,听众即便竖起耳朵听也听不到,但乐手本人会感受到。——因为听的见的,和听不见的声音们,演奏者和听者都会感到放松和开心。都会愿意把自己放入那种形式里。

我不会演奏爵士音乐。

我想,我或许可以把演奏爵士音乐这件事当成一种理念和一种隐喻,如果我可以像演奏爵士音乐那制作和播出Podcast,那是不是有点意思呢?

……



循着CC BY 3.0协议,封面图片中使用了以下素材:podcast by Claire Jones;organist by Luis Pra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