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这一届的《奇葩大会》,不止奇葩还很燃!

蝉创意 2019-10-29 12:59:11

↑↑↑

又一季的《奇葩大会》开始了,内心毫无冲动的蝉主,竟然被这样的一群奇葩们弄湿了,眼眶。


有些是因为太好笑了,像是我们曾经写过的“灵魂级演员”戏精牡丹,



也有着被关在伊拉克监狱里的北大博士生刘拓,他在监狱里跟那些囚犯们的故事惹哭了不少在场的妹子们。



虽然许多人的这一期的《奇葩大会》评论褒贬不一,但让蝉主感动的是,它的精神依旧存在。


今天我就想跟你们说说,这里有个姑娘,又让我再一次的燃了起来。




老摇滚的精神不是拿来怀念的


这一次《奇葩大会》来了一个叫侯祖辛的姑娘。


听她说,在她出生的筒子楼里,何勇和张楚20岁出头的时候就常去她家,顺便还逗逗小时候的她;


那英曾经住在她家对面,常常拿着歌本找他爹和伴奏;而《红旗飘飘》的作者李杰会在祖辛妈妈在水房切瓜的时候,路过顺走两片瓜。



她见证了第一代玩摇滚乐的乐手们诞生,也见证了这一代人的老去。

 

毕竟她一出生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她的爸爸是侯牧人,第一代摇滚乐人中玩的最嗨的之一,用高晓松说的就是,当年的大嗨腕。



曾经也是大长头发大胡子的玩摇滚的男人,但却因为上了岁数,突发的脑梗夺取了他曾经的骄傲。



尽管是经过治疗,但苏醒之后的侯牧人,变成了一个不会算数,不会说话的普通老头,甚至连引以为豪的作曲都遗忘了,他说,连和声都不会了。


当第一次知道父亲的病情的侯祖辛蹲在医院外的墙边失声痛哭,她心口疼的是父亲今后还怎么写歌,怎么弹琴了?


在父亲的病好一些之后,侯祖辛想着自己为何不去纪录下曾经一代摇滚人的故事。


终于在2016年,她拍出了一部短片,




从20岁、40岁再到60岁,一代一代的人走向摇滚,也持续着摇滚,只是为了保持清醒的生活态度。



短片才20分钟,却在每一分钟里都让人激动不已。


如果是喜欢摇滚的,能在这看到唐朝乐队的主唱,老了的丁武。




有越发精瘦的张楚,忽闪着大眼睛还是依旧如以前那般忧郁,天真。



也有“魔岩三杰”之一的何勇,曾经得有多少妞儿追着喊着喜欢他,现在却胖出了双下巴。




还有曾跟何勇一起在94年,去了香港红磡的《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的梁和平。


当时他是担任何勇乐队的键盘手。




但在18年后,却因为出车祸成了高位截瘫。


这些当年摇滚界的老炮,如今的处境也不得不让人觉得唏嘘。


在没有摇滚乐的时候,侯老爷子说,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赢了场球赛,中国球迷兴奋的涌入天安门广场,但聚在一起的时候只能唱《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


他说,

中国作曲家都死绝了吗



肯定有一首歌是能宣泄所有人感情的,能在群体中集中体现力量、激情的歌。


在很久之后,侯老爷子才知道,那就是摇滚。



毕竟在那个充满了美声或是民歌的年代,没有人像他们那样扯着嗓子,拿着吉他站在台上,吼着些不怎么美观的歌词,但却唱出了发自内心的歌。


摇滚是什么,当时到底怎么玩具体的谁也不懂。




终于,在1986年5月,崔健第一次唱了《一无所有》,这是摇滚乐第一次在中国公开演出,所有人都是胆战心惊的,不知道这能不能演,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但这一次的演出,轰动了当时所有的人,也成为中国摇滚正式的诞生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这种自然而然就出来的音乐,像是是在积压多年情绪里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在一个适当的时间里,全都爆发出来了。


没有人敢想原来音乐能这么做,原来一个人的真话可以这么说的。



对于摇滚人来说,摇滚乐是能真正说出自己“真实语言”的音乐,他们的愤怒是直白的,他们的“X你大爷”是直白的,他们对现实的反抗,也是直白的。


他们说,这种不曾屈服的样子,就是中国的摇滚。


在侯老脑梗康复的时候,有人对他说,你在医院背bpmf的时候,太摇滚了。



但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总会过去,当年的辉煌也总会过去。


美人迟暮英雄气短之后,似乎没有人在意真正的摇滚是什么时候没有了,那种精神也慢慢成为了这一代摇滚人音乐人心里的一种气节。


没有一个玩摇滚的是真正愿意放弃反抗和愤怒的,对于生活的压制,对于四面八方的压力,以及对于自我的无能为力下,


只有摇滚是不曾放弃抵抗的。


别人会骂我说那傻逼还在跑呢,

去他妈的,

我就像傻逼怎么了

我就要活出个傻逼的样子,

给你们瞧瞧。


侯老爷子在被脑梗夺取了70%的写作能力后,终于还是发火了,在被人看不起的那段时间里,他发现,就算自己是个傻逼,也要活出傻逼的样子。


但那种精神,还是让他写出了这样的歌,那种倔强劲儿,不减当年。


《像傻X一样活着》



在这部纪录片之后,侯老爷子说,摇滚就是活着。



这种活法不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也不是“苟延残喘”的活着,而是我们不认命,我们不服

活着是对灾难的反抗,是对生活不公平的不服。


我说,这就是我们这一代追求着的摇滚。



说话者的乌托邦


在奇葩说里,侯祖辛说了一段话让蝉主热泪盈眶,


崔健跟我聊天时说过一句话:

如果我们的80年只能用来怀念

那80年代的辉煌

就是耻辱的


如果摇滚的精神,并没有办法延续下去的话,那就只能说明当时的摇滚巅峰,只是他们是一群音乐人的自嗨。


但什么是我们现在的摇滚精神?


年轻人喜欢着从天而降的小鲜肉们、或是韩流偶像们,靠脸就能自带百万粉丝,蝉主常常怀疑,真正的反抗墨守成规、表达自我的、体现坚强的音乐,是否现在还存在,


现在的中国还有摇滚吗?还好侯祖辛这样回答了我。


摇滚就是一种不服输、

一种即使面对特别糟糕和艰难的生活,

依然能保持善意对自己说

我得活下去


从父亲那继承的坚韧依旧在她身上奔腾着。


摇滚向来都是真实有不做作的,从“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再到“我的爱赤裸裸”,它从来都是说真话的。


能说真话,已经成为现在人最伟大的一项美德。我们有太多言语因为文化、人情等等,被憋在喉咙里,温吞了,打磨了,毫无作用了。

 

为了捍卫说真话的权利,我们曾经用力反抗过,也愤怒过,所以才会有摇滚,也有了那些我们一直捍卫的精神领袖。




像是崔健,像是窦唯黑豹,而那些我们在卡带里的摇滚偶像们,也着实的让这一代的那一代的我们,精神为之一震,鲜血狂奔。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老炮儿》喜欢《老摇滚》,因为这让我们还有一股气在,那些我们缺失的勇气,都在这里能重新找回来。

 

一如《奇葩大会》和《奇葩说》,时常占据着蝉主的必看榜单里。它一直在给你传达着许多“高燃点的事物和人。


像是《奇葩大会》第二期里的公众号东七门的作者刘可乐,就是一个躁郁症患者,但在得知自己的病之后,慢慢通过找寻自己的方式,治好了自己的躁郁症。



对于生活的意义来说,她觉得“活着本身,就是意义本身”,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意义。而这一种想法,也是在对生活的反抗、拼搏。


《奇葩大会》上从不缺这样的人。这种精神,与这群老摇滚们的坚持,一直很契合。他们的正直、勇敢、忘我,让我们看到还有一群人在坚持找寻着绝不妥协的生活方式,还有一群人创造了能够自由发声、说出自己看待世界的眼光和角度。


而这,正是年轻人的精神乌托邦所在。




为摇滚老炮点赞!


蝉创意是一个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微博:@蝉创意 | 微信:chanchuangyi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请联系个人微信:harace

加入组织,后台回复“招人”



/ 推 荐 文 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