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再见乌托邦【中国摇滚十年纪录片】

纪录片大全 2020-10-17 07:35:25

盛志民导演以摇滚乐迷的率性,通过纪录片的方式,对中国摇滚时代做了一次大回顾。由一无所有,到冷暖自知,到黑色梦中,大陆的第一代摇滚乐手创造出如流星闪耀的理想年代,旋即遇上MP3和商业主义的大环境,超女也来了,第一代也成为被背弃的一代。但崔健、窦唯、何勇、张楚这群孤独的人一点也不可耻,经历了理想破灭,过来人道出时代的精神状貌;他们如今还是不折不扣完整的音乐家,走在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之前。


《再见乌托邦》由三条线索组成:寻找小珂——吴珂,曾经的“做梦”乐队的吉他手,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在演出时经常像“乔治男孩”一样,留飞机头,画很浓的眼线,在1990年中期的北京显得惊世骇俗,1996年前后,他神秘地消失了。


正如何勇在影片中说:“我听说的版本很多,他死没死都是个问题。”另一条线索是“魔岩三杰”的前世今生;第三条线索跟踪在录音棚打工的男孩小畅,摄影机最后跟随他回到山东老家,这个讲述中国摇滚乐的记录片,在一群农村青年齐声高唱Beyond的《真的爱你》的歌声中结束(这个略为刻意的结局,确实导演希望的所在)。当然,我们不希望这部电影如“墓志铭”为中国摇滚唱起最后的挽歌,我们希望它只是一次对过去辉煌的纪念,但仅仅是希望。


何勇

外号大壮,5岁起随父亲何玉笙学习音乐,11岁拍摄了当时著名的儿童影片《四个小伙伴》,那种单纯、憨厚的笑现在还能在何勇脸上找到。15岁后,何勇作为吉他手开始演出生涯,先后组建加盟了“五月天”、“报童”等乐队。1993年赴伦敦演出。1994年,何勇发表首张个人专辑《垃圾场》。1994年12月17日在香港“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获得巨大成功。1995年,《钟鼓楼》获得年度十大金曲奖,《姑娘漂亮》、《非洲梦》等歌曲被传唱一时。1996年,参加“流行音乐二十年”首体演出,同年应邀赴美。1999年赴欧洲旅游。2004年8月6日至8日,宁夏贺兰山畔的“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演唱会,何勇归来。2004年12月17日,北京九宵纪念香港“摇滚中国乐势力”十周年演出。2008年7月5日,上海大舞台,魔岩三杰再聚首。


何勇的精神状况极不稳定,长期服药,时不时仍需要入院就医,前一年他总共只有三场演出,何勇有时候会想找滚石要点钱:“这么多年唱片一直卖着,彩铃什么的,一分也没给过。”盛志民

片中的何勇已经胖的跳不动了,在唐山的后海(酒吧名字)喊着姑娘漂亮也没了往日的激情,留给人们的似乎只是一个曾经的符号,就好像说“终于看见活的了”。据说阴谋论在他的心中已经释然,可是他跟有待谈的还是跟滚石要点钱,因为他想去云南大理或者青岛海边弄个房子住下,每天看看书、养养狗、弹弹琴,没准心里的东西就出来了。有待说你终于决定还是养狗了吗(这家伙),还有你想的那些,谁不想啊。。。。。。总之感觉他们挺可怜的,可是谁又能说他们不可。。。呢



张楚

1968年11月,生于西安。有人说他是中国最寂寞的歌手,因为他从小四处飘泊流浪,有人说听他的歌特别感伤,因为歌声浑厚苍茫。他大部份歌曲创作的时候都是走在路上,独自漂泊。10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17岁考入大学,土木工程系,后又辍学。1987年只身来到北京。


1988年录制了早期作品《西出阳关》《Bopomofo》等歌。1990年创作完成单曲《将将将》。1991年组成毒刺乐队,参加由“魔岩文化”打造的中国第一张摇滚乐合辑《中国火I》的录音,唱出那首广为流传的《姐姐》。


1993年张楚与中国火合作以《一颗不肯媚俗的心》为名录制个人专辑,或许这也正是张楚当时的内心写照,同年,参加了北京音乐台10周年颁奖演出。

1993年夏天,参加在北京首体举办的“奥运-中国之梦”摇滚演唱会。

1994年5月,第二张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发行,这张专辑没有《姐姐》那样令人陶醉的伤感,更多的是对内心的抒发,然而,每个人在其中不仅能看到别人的生活更能找见自己。正如CD扉页中写道:“这是94年的春天,空气里有一种富裕的气氛,每个人似乎都站在一场洪流之中,等待着来自欲望的冲击……张楚也置身其中,看见从身边汹涌而过的人群……他静静的想,有些美好的事物终将一去不返”。同年6月,参加了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了丹侬之夜--中国歌曲排行榜大型颁奖典礼。


1994年12月,张楚与窦唯、何勇、唐朝乐队赴香港“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引起轩然轰动,至此,“魔岩三杰”开辟了中国摇滚的鼎盛时代(至此,开辟了中国新音乐的春天),红磡的演唱会也从此成为了两岸三地无数摇滚爱好者膜拜的经典。

张楚已经又老又瘦,有人说他吸毒,谁知道呢,向日葵很好听,感觉一如往昔。欣慰的是至少他没比另外那二位杰更惨,其实从心态方面也可以看的出来。



窦唯

中国摇滚乐的传奇人物之一,早期黑豹乐队的主唱。

从《黑梦》、《艳阳天》到《山河水》、《幻听》,窦唯用截然不同的音乐语言开拓出更宽更广的听觉空间,成为中国新音乐向世界推进的成功案例,也为新音乐的发展历史树立了鲜明的标竿。真实中做不到的,都让梦去完成。

片中窦唯一声未发,只提供了一些视频资料。



崔健

可能是中国唯一比较滋润的摇滚艺术家吧,据说他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对摇滚艺术与资本进行了融合,于是只有他升华了。教父说,市场并不那么需要摇滚乐。


张培仁

李宗盛在他的歌曲《和自己赛跑的人》中有这么一句,“亲爱的landy 我的弟弟,你很少赢过别人但是这一次你超越自己”,这个被李宗盛称为弟弟的landy便是张培仁。

 

喜欢中文摇滚的朋友,一定不会遗忘张培仁这个名字。90年代初“魔岩文化”时代的《中国火1》,唐朝《梦回唐朝》,黑豹《黑豹》,90年代中期“魔岩唱片”时代大陆的窦唯、张楚、何勇三人三张专辑“新音乐的春天”,窦唯的电子实验,张楚的Folk Rock,何勇的朋克。台湾地区罗百吉的HIP-HOP,伍佰的Blues Rock,金门王与李炳辉的闽南语草根民谣、纪晓君原住民音乐等等......张培仁作为“魔岩”的缔造者和一个幕后策划者,改变了整个华语流行音乐发展方向,将华语“摇滚乐”与“实验音乐”由地下发掘到地上,在开发新音乐的同时,用现代音乐理念整理出版古老的原住民音乐与宗教祭祀音乐,这极大丰富了华语流行音乐种类。时至今天,我们能在华语主流音乐中听到更多音乐种类和多样元素,这些都离不开90年代中期张培仁所倡导的“新音乐”运动。


还记得何勇的致谢吗,“。。。。。。这次,能够来香港演出,我们首先要感谢的是。。。,但是我们更要感谢的是魔岩文化,张培仁、贾敏恕,他们为中国的流行音乐做出了很多贡献,希望历史能够证明他们所作的一切。。。。。。”。片子里张培仁平静依旧,内心的感情是很真诚的。摇滚精英们和制作人,音乐与资本,如何轻盈起舞,的确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能够感受到张培仁心中的感情和无奈,昔日的摇滚青年们已然成为摇滚中年,可是他们的心依然如孩子一般需要人照顾,生命和激情是他们唯一拥有的,可他们希望交换的是资本。亲爱的landy,我的弟弟,他多希望能帮到那些孩子们啊,可是孩子们,你们要学会成长啊。


---------------------------------------------------------

“纪录片大全”出品,微信号:jilutv 欢迎关注


登陆 http://www.jilutv.net 或点击【阅读原文】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