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不要让鼓手等太久 ——念中国摇滚鼻祖“鼓仨儿”

凤凰山生命纪念园 2019-10-15 11:40:46

新朋友:点击上面蓝色“凤凰山生命纪念园”一键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微博。


你不知道我有过幻想,这幻想不是歌唱,我不能随便说......


“中国摇滚界的鼓王,鼓儿张永光!谦卑、低调的儿一路走好”的消息发出后,鼓儿身边好友,有着二、三十年交情的友人,或是在音乐上受到过他的帮助与传授的后辈,对于这位被誉为中国的鼓王,众口一词地评价就是“谦逊、有才华的艺术家”,无数网友感叹:突然感到很悲伤,再也听不到鼓儿打鼓了。是的!仨走了......

张永光1962年10月29日出生,北京,排行老三,人们称“儿”。

1976年,未满14岁的张永光从军,在北京军区卫戍区51112部队军区文工团,任唢呐独奏文艺干事。

1979年,16岁的他考入中央歌舞团唢呐专业,并在中央歌舞团参加工作直至离世。

1983年,他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举办的“全国民乐比赛”唢呐独奏一等奖。之后又接连获得许多奖项。

1986年,在改革开放之后,他卷入了中国摇滚的大潮。他与刘元、艾迪、巴拉什等人自发地组成了中国最早的以多种风格为特点的乐队组合“ADO乐队” 为中国第一支ROCK BAND。

1989年10月至1990年5月,他前往法国学习西方音乐,回国后将东西方音乐元素加以融合,追求艺术的极致,使他成为了“节奏的大师”。我喜欢节奏,应该是一种冥冥中的热爱。”这是说的话。

90年代初期,摇滚在中国大地风生水起的时候,中国出现了一支女子摇滚乐队“眼镜蛇”乐队。而这个乐队的名字,正是鼓仨儿给起的。

1994年,一张《Made in China》专辑在香港出版,而这张专辑的表演者,正是鼓仨儿的第三只乐队天场乐队Tien Square”,也是中国第一支Fusion风格的乐队,乐队成员包括今年初在中国好歌曲舞台上大放异彩的张岭,而键盘手金佛、吉他手刘林、萨克斯风金浩也都是国内至今都屈指可数的国际级乐手。这只将中国传统曲调与西方爵士乐相结合的乐队,让中国的爵士乐在90年代就达到一个新的音乐领域的顶峰,至今难以超越,这张创作专辑更得到美国著名爵士乐大师Dan Siegel监制,并多次参加国外巅峰爵士音乐节。当时仨儿接受了美国国家媒体CNN采访,他们对鼓仨儿和他的乐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赞扬,鼓仨儿对此很是自豪。

张永光一生为人低调,在网络上可以找到关与他的资料为之甚少,ADO乐队是他所组建的具有国际化的乐队中最著名的一支。其实,除了ADO乐队,鼓儿的音乐风格非常多样,90年代中,张永光曾经组建过一支雷鬼乐队北京Reggae乐队,也是中国的第一支Reggae风格的乐队,其先锋意义可见一斑。在网络上可以搜到的专辑,是一张1996年出版,名为《北京雷鬼Vol.1》的专辑,时至今日再看到这张专辑仿佛恍如隔世。

鼓王称号,名副其实。四肢独立性强,左右互搏手脚并用都不成问题,关键是意识超群、境界高,对大鼓、梆子、锣等民乐器的驾驭能力和理解能力明显超出同侪甚多,即兴能力直逼世界水准。张永被尊中国第一鼓手
包括孙楠、那英、韩红、毛阿敏在内,他几乎为每个重要的中国歌手打过鼓。音乐人杨樾有评:他的演出并不是你给他谱子,他照本宣科地打出来,而是在他的演出里有自己的灵魂与再创作,这对每个音乐家的音乐都是提升。

鼓仨儿的奋斗史,使他成就了“鼓手鼻祖”之称,在那个年代,他和崔健的合作极其辉煌,给人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记忆。

中国鼓手的鼻祖级人物崔健许巍合作被人熟知


中国摇滚乐的鼻祖级人物崔健(右一)、张永光(左一)

对与国内的乐迷来说,了解鼓仨张永光,还是从80年代开始,和摇滚教父崔健保持着的这段“长久关系”。1992年,在崔健北展演唱会上,返场之际,全场观众呼喊着的正是鼓仨儿的名字,“鼓仨儿来一段”、“仨大爷来一段”,让当时作为观众在沸腾的人群中的鼓手赵明义震撼:“这代表了一个鼓手、一个乐手能获得的最高肯定。”当年崔健如《一无所有》等众多重要作品,都是与鼓仨共同排出来的作品。崔健对鼓仨儿有着音乐家、艺术家的极高评价。


崔健与张永光同台

时间来到2005年许巍绝版青春演唱会的现场,演唱《在别处》之前,许巍向全场观众介绍了一位他的音乐路上的良师益友:鼓手张永光。而后,这个戴着耳机和墨镜的光头男人在一分钟solo中展现的实力,至今为很多乐迷念念不忘。在演唱《在别处》之前,许巍向全场观众介绍鼓张永光时用到的字眼:便是音乐路上的良师益友,而正是因为这场演唱会,鼓仨儿张永光这个在中国摇滚圈响当当的名字,才被一年轻人所熟知。


在乐评人张晓舟看来,尽管很多年轻人因为许巍而知道了张永光,但这远不能代表张永光在中国摇滚乐乃至流行乐史上的地位:最重要的是,他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代鼓手。如果说崔健是中国摇滚乐的鼻祖级人物,那他就应该是中国鼓手中的鼻祖级人物。第一代摇滚人几乎都有自学成才的成分,但鼓儿的学习的跨度更大一些,毕竟崔健、刘元他们的父亲都是做管弦乐的,而鼓儿则是从民乐转到打击乐的。而在总结自己的风格时,张永光认为:我自己经历过学西方音乐的那段时期,包括固定的一些模式,很多年学到的、听到的东西,加上我以前小时候学习民乐,已经形成了我自己打鼓的风格,形成了自己对音乐的表达。

80年代开始,赵明义就看过张永光的现场演出,当时他觉得自己望尘莫及在我开始学习的时候, 鼓儿就是一个符号、一个标杆,特别牛地立在那。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已经有这么高的高度,对我来说他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侠,是我心中的神。


鼓仨儿合作过的乐队有:崔健乐队、许巍乐队、王勇乐队。他也曾经在臧天朔乐队、刀郎乐队、郭峰乐队、呼吸乐队、解晓东乐队、艾敬乐队、成方圆乐队等国内著名乐队担任鼓手。他们曾经去美国、法国、日本、东南亚、澳大利亚、香港、台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在当地均得到极高的评价。

他的演奏录像被中国音像出版社作为教材出版。他参加过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多家电视节目的录制。

他热爱音乐、热爱节奏,成为最优秀的鼓手是他一生的追求。他曾经说过一句话:不要让鼓手等太久。这句话说了二十年。

而就像无数才华横溢的孤独艺术家,当在专业上达到某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度时,随之而来的则是巨大的孤独与迷茫。早年间,鼓仨儿张永光也曾回忆过他曾不断重复着的孤独,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摇滚黄金时期,每到一处,他就受到热烈欢迎,而一下台,独自一人的时候,就感到孤独:可能台上投入太深,消耗太多。

20141223日,鼓仨儿因严重抑郁症离世。

哥走之前的三四天,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姜(昕)姐告诉我哥又有些不好的状况。我说‘26号我要去长白山,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跟我一块去,让哥散散心。然后,24号早上一点多有两个电话我没接着。等早上5点多我醒了,一看,两个哥的电话,我打过去……这个事情就这么发生了。26号我还是走了, 我觉得我在这儿待不下去。

9日黄昏,站在愚公移山酒吧追思会的台上,摇滚人王勇用大巴掌抹着泪,一开口,风雪便落了满台。

不少鼓儿生前好友都对他突然辞世难以接受。得知哥的死讯后,原鲍家街鼓手单晓帆在微博用一首《误会》来纪念,这首收录于崔健《红旗下的蛋》专辑中的纯器乐作品,被单晓帆形容为“哥的鼓至今无人超越,也无可替代,是我认为中国流行音乐作品中,鼓技难度最高的一曲。一听就知道这是鼓儿,也只有他”,除此以外,崔健、梁和平、谢天笑、郑钧、齐秦、杨坤、艾敬等音乐人也纷纷在致文哀悼。

2015年1月6日上午9时,北京顺义区殡仪馆永安厅,大家与进行了最后的告别,同月9日下午3时,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2号段祺瑞执政府旧址西院举办了“愚公忆仨儿--张永光先生亲友追思会”。

好友致文摘录:


我的眼睛将不再看着你 我的怀念将永远是记忆
——《不再掩饰》,崔健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儿,你突然走了,我却感到你突然来到了面前,你不过是换了个姿态而已。
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发现,你对现实的敏感大于你对我们的亲和。

而你的敏感是默默的,没有来得及与我们分享,直到你无法承受。是的!我们都在反省,也是默默的。有些悲痛、有些伤感、甚至有些自责。
难道亲和与敏感必须成反比关系吗?!还是正是因为你的亲和才如此敏感的!

我宁愿相信你的走是你的选择,是冷静的、是健康的。而我们这些整天瞎忙活的人才是有病。

儿,你走了,如同你还在。

与以往不同的是,你是来倾听的,而我要不停的诉说下去。

今天咱们先到这儿,你在我的眼里永远是亲和的!下次见!

崔健


儿走了,走的是那么令人心痛,走的是那么令人惋惜…

他本无意去参于中国流行音乐的初创与发展,但对音乐超级敏感的他对来自西方现代音乐的强大冲击,情不自禁地放弃了他的铁饭碗专业-锁吶,欣然拿起了鼓锤,一举成为了中国爵士鼓的先驱!

他虽然没有上过什么大师班或受到什么高人的指点,可他却凭借上天赋于自己极大的才能,一出道便成为中国鼓手的第一!

他被人们称赞,并不是他拥有多么高超的技巧,而是他生命内在的超强鼓韵令同行望尘莫及。

他是一个幸运的鼓手,可幸运的背后却不知隐藏着什么样的危机……

他相当聪明,却从不逢场作戏;

他极其敏感,却从来都是直来直去;

他才气过人,却不懂得自我包装;

他经历了无数来自心灵的折磨与痛苦;

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将一切放弃。

儿走了,走的是那么悄然,走的是那么无声无息……

梁和平


“生命是一场交织着悲喜的旅行”
  花在开 开不败/光照着我 心温暖 我的样子你难懂/她孤独却幸福
——《花开不败》 姜昕专辑“花开不败”

妻子姜昕的坚强让人们潸然泪下:我觉得这些天最深的感触就是,生命是一场交织着悲喜的旅行,就像哥的突然离开、他的不辞而别,让我感受到了生命中特别深刻的悲伤,可是从那天早晨开始,所有朋友的到来、安慰和帮助,又让我感受到了生命中的温暖。这是一个特别有爱的人群。大家都在,很温暖,我觉得特别好,这是一个特别纯粹的音乐圈子。然后我也想,我们所有的人,我想我们会哭,但哭完了之后我们会擦干眼泪,我会沿着他打的就像《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那样强劲的节奏,我们一起完成他未完成的音乐梦想。谢谢大家。


哥是个温暖宽厚的人,他生活在我们当中,内心却自有他的一片天地,他是天真的,对未来十分好奇并怀有憧憬,就是我们说的有梦的人。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他有很多计划,有对未来生活的安排和渴望,他准备了很多惊喜提供给我们,也想给自己一个幸福,可悲的是这一切都没来及实现,他就倒在了追梦的路上。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他的内心还有多少曾经设想甚至没来及吐露的梦。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人,内心世界蕴藏的东西是我们旁人无法想象的,有些也是我们难以体察和理解的。他的爱,他的痛苦,他的委屈,他的梦想,都随他而去了,一天一天的牵挂,一次一次的想念,一分一秒的记忆,不会忘记,也不会离去。如果可以,愿意用千万年等待换你初春暖阳般的笑颜可现在只能把你深深在我间,无法再见…

你不知道我有过幻想,这幻想不是歌唱,我不能随便说......

仨哥于2015年9月15日在赤城凤凰山生命纪念园举行安葬仪式,望在凤凰山山清水秀的世界里,哥可以继续每日与毕生挚爱的军鼓相伴,能够幸福的活在完美的节奏里。从此往后,凤凰山播放的每一段乐曲,都是我们为中国最伟大的鼓手送去的深深祝福。

仨哥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