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视觉系始祖X JAPAN:历劫不死 为摇滚倾其所有

Qthemusic 2020-11-17 10:33:47

最近,X JAPAN—这只日本值得向世界夸耀、独一无二的“怪物”摇滚乐队又放大招了。为了在美国Cochella音乐节的两场演出,他们不仅找来了软饼干和枪花的吉他手助阵,还“解禁”了摇滚邪神玛丽莲·曼森,使之以嘉宾的方式联袂出演。


我们看到这个名叫Yoshiki的男人在经历了乐队解散、成员洗脑、离世等一系列挫折之后,没有就此停下。他依旧倾其所有,谱写着属于X JAPAN的ART OF LIFE……


▲日本殿堂级摇滚乐队X JAPAN


只能说,像X JAPAN队长Yoshiki这样的人,是带着使命而活的,为野心死不足惜。

 

由于数十年来过度摇头造成的旧疾,他去年5月接受了颈椎手术,植入了人工颈椎间盘假体,医生建议他完全停止打鼓。在康复期间,他一度只能坐轮椅无法行走。然而现在的Yoshiki和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像个超人”,他不仅重返鼓座,还带着X JAPAN出现在了最近大热的美国加州Coachella音乐节上。


▲雅虎新闻报道X JAPAN在Coachella音乐节上公演。


此次,X JAPAN被格林美奖网站选为今年Coachella最备受期待的演出之一,另外两个上榜的分别是美国天后Beyoncé以及加拿大唱作人The Weeknd。演出中,已故成员Hide和Taiji借助全息投影技术归队,换言之,七个人一起踏上美国舞台的画面达成了。


▲X JAPAN在Coachella音乐节上的演出现场


Yoshiki一直是这样,凭着强大的信念和不断的努力将理想一步步变为现实。


X(X JAPAN原名X,1992年进军美国时改为X JAPAN)

自1989年主流出道以来,创下无数惊人记录。首张专辑一举爆红,售出60万张;出道第二年就在武道馆开办live,第三年成功进军东京巨蛋,成为首个在东蛋连演三天的乐队;至今,单曲、专辑、DVD总销量超过3000万张;18次售空东蛋55000张门票;在麦迪逊广场花园、卡内基音乐厅以及温布利体育馆三大音乐殿堂举行公演……


放浪不羁的反叛少年们已蜕变为名副其实的日本国宝。在种种荣耀背后,关于X的30年却是一段漫长的血泪史。


青梅竹马


队长Yoshiki和主唱Toshi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4岁的时候,在紫罗兰幼儿园认识了对方。两人小学、初中、高中都念同一所学校。


▲中学时期的Toshi和Yoshiki


80年代初,重金属和硬摇滚开始流入日本。美国著名摇滚乐队Kiss来到日本武道馆公演。怪异的脸谱,华丽的装束,火焰,冒烟的吉他……Yoshiki看了那场演出后,深受影响,并开始学习架子鼓。


▲Yoshiki11岁时观看了Kiss日本巡演。


后来,他们15岁的时候,组建了X。Toshi担任主唱,Yoshiki担任鼓手。高中毕业后,本来预计去高等音乐院校学习的Yoshiki放弃了武藏野音乐大学的推荐。他选择了和Toshi一起去东京开启摇滚之路。

 

随着Taiji、Pata、Hide的加入,X在地下时期,就有了爆棚的人气。1987年,他们已经是成功的独立乐队了,唱片销量达到2万多张,让当时的日本地下音乐界瞠目结舌。多个主流录音公司开始争夺X。其中不少公司态度傲慢,开出“染回黑发就给你们出碟”之类的条件。在交涉中Yoshiki担任着冷静处理的角色,最终选择了与索尼签约。

 

索尼认为他们会发展成销量上百万的乐队,不仅因为他们的音乐,还因为他们的个性。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如此自然,带着凶猛的光环,潜力无限。

 

视觉系


X势如破竹,来势汹汹,为保守的日本社会打开了一个叛逆的缺口。



▲乐队早期造型


他们用疯狂的着装和化妆表现自己。曾有乐界前辈告诉Yoshiki,你要是做摇滚,不要化妆,堂堂正正的像个男子汉一样。 但当时的Yoshiki完全是个不良少年,越不让他做他偏要做。不但不按照老一辈的规矩来,造型还更加妖冶大胆,雌雄同体。

 


▲Yoshiki经典公主造型和娃娃


▲Yoshiki是首位登上《Vogue Japan》封面的男人。


X可谓日本视觉系的祖师爷。视觉系来源于英文的Visual。“系”在日语的发音为“kei”,所以“视觉系”的简称为“VK”。另外日本视觉系也称为:V系、VR(Visual Rock)。此概念由吉他手Hide率先提出。意为不仅在音乐上,在视觉上也要给人带来刺激与冲击。



▲Hide和Yoshiki


▲Yoshiki出道时的发型其实是因为没时间,所以只固定了一半,脸也只画了一半,原来是想做全部立起来的发型。没想到,后来广受好评,Yoshiki本人也很喜欢。一半朋克一半重金属,双重人格的感觉。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X的出道专辑《Blue Blood》封面中写着“Psychedelic Violence Crime of Visual shock”的字样,这是X乐队的全名。在表演必演曲目《X》时,每当演奏停止进入喊call环节前,主唱Toshi都会喊出这段话。后来“Visual Shock”成为了视觉系音乐早期的称谓,被日本音乐杂志接受并广泛使用。


▲《Blue Blood》封面


不得不提的还有乐队令人耳目一新的展现方式。Yoshiki的水晶钢琴、Hide的知更鸟吉他……经典而独特的乐器帮助X在残酷的金属音乐斗秀场上获得最多的眼光。


▲Yoshiki的Kawai钢琴



▲1990年,Hide对琴身进行了涂装,众所周知的Mockingbird(知更鸟)由此登场,隶属于Fernandes MG系列。著名的Yellow heart也属于此系列。


X为一切都设立了榜样。他们不仅改变了音乐,还改变了整个文化。在当时的摇滚各流派中均视“上电视”为耻。但是X对自己的推广行为非常积极。Yoshiki认为知名度是必要的,无论做的多好的音乐若没有人听也便失去了意义。他们出演了包括朝日电视台招牌音乐电视节目Music Station在内的各种音乐节目。对于X在媒体上的曝光,音乐业界有着截然相反的论调。他们的代表作《红》描述了这一不被认同的时期。但无论如何,此时的X已经集中了所有世人的目光。



1991年,Yoshiki率领X登上红白舞台,他们逐渐获得主流音乐的认同。为之后90年代视觉系黄金期LUNA SEA、黑梦、GLAY、SHAZNA、Malice Mizer等乐队的成功奠定基石。X被公认为真正日本文化现象,在音乐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革命痕迹。视觉系至今在日本乐坛都占有一席之地。


▲2016年,以Yoshiki为中心举办的Visual Japan Summit三天内吸引了十万人入场参战,一系列活动使视觉系再次成为世间焦点。


▲视觉系乐队金爆和Yoshiki

主唱鬼龙院翔在某知名综艺节目上说:“视觉系就是一群画着粗眼线手里拿着乐器的小哥哥们。”很强的综艺感助他们成为当下热门。

 

“肾上腺素”和“镇定剂”


有歌迷把X的歌称为“肾上腺素”和“镇静剂”。

 

X的音乐风格基本是80年代流行过的LA金属。但由于Yoshiki从小学习古典音乐,对钢琴精通,他在作曲中很重视旋律。这使得X的曲风虽是金属,人声旋律却优美动听,特别是副歌部分。相比之下,LA金属虽夸张华丽,但对旋律的追求没那么高,听起来比较单薄。


▲Yoshiki五年级时参加钢琴发表会。


X将优美旋律与激烈伴奏相结合,更贴近日本人的喜好,听起来和德式金属更为接近。例如,比较成立于LA的Metallica和德国的Megaherz,两者都是重金属但很明显能感觉到旋律的区别。


▲Metallica鼓手Lars Ulrich和Yoshiki

LA金属即通常所说的华丽金属,引入日本后日本人将其再次细分,主要用于指代华丽金属中以洛杉矶作为活动据点的乐队。


X有许多金属感强的曲子,听起来他们似乎不知道怎么约束自己,破坏力和侵略性是其他乐队比不了的。但与此同时,他们的抒情歌也很厉害。他们的抒情歌中的D段在当时是很新颖的。一首歌按A段、B段、副歌(C段)的顺序发展,之后一般情况是进入吉他solo,或是再返回A段。而X的一些歌曲在副歌之后会多一段人声旋律,也就是D段,让人更加怦然心动。例如《Endless Rain》中,D段“I awake from my dream, I can’t find my way without you.”在副歌后高音更上一层,令人印象深刻,十分有戏剧性。


 

解散、洗脑、自杀


1997年,主唱Toshi退团,X解散。同年12月31日,X在东京举办解散演唱会《The Last Live》,52000张门票2分钟销售一空,创下史上最快门票完售速度。粉丝们为X最后一次疯狂,传言52000人的X Jump给东蛋周边造成了3级地震。在演唱会最后,Yoshiki与Toshi二人相拥,就这样走过了16年岁月的X落下帷幕。


▲最后一夜告别演唱会上,Toshi拥抱Yoshiki。


1998年,Toshi洗脑事件曝光。接踵而至的是吉他手Hide突然逝世,5万名粉丝参加告别式,隅田川沿岸的队伍长达3千米。


▲Yoshiki公布Hide死讯。


跌若谷底的Yoshiki甚至准备好为X而死。就像他在《Forever Love》中写的那样“已经无法独自前行”。



死亡对Yoshiki并不陌生。在Yoshiki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自杀了。那天,他刚结束乐团的夏季训练,回到家看到父亲躺在地上,全身苍白,而母亲沉默不语。


▲年幼的Yoshiki和父亲


那天完全改变了他。他开始试着自杀,从二楼往下跳过几次,也跳过桥……他感到生气和沮丧,不断通过砸烂窗户或是打烂东西发泄,直到母亲送给他一套鼓。


▲Yoshik总是疯狂地打鼓,像明天是世界末日一样。每次演出后,他都会体力不支,因缺氧不省人事。


重复过去是残忍的。Hide葬礼后一个月,Yoshiki整个人像坏掉了一样。他决定为X最后写一首歌,写完了就将心门关上。这首名为《Without You》的歌收录于2005年发行的《ETERNAL MELODY II》专辑中,古典版本长达17分钟。Yoshiki把歌词也写好了,只是没有了主唱。

X JAPAN的时代结束了。



疼痛不会老去


2007年,Toshi联系了Yoshiki。他们两个人在洛杉矶进行了一次谈话。那时Toshi还处于被洗脑的状态,一直被人监视着,邪教头目希望他重组乐队,借此敛财。但这也成为了Yoshiki和Toshi重新走到一起的契机。

 

2011年,前任贝斯手Taiji自杀身亡。


 


Taiji和Hide生前都有强烈的志向要在海外取得成功。我得继续着他们的梦想,让它成真。



如今,Yoshiki正一步步开展X JAPAN在国内外的活动。他看起来很乐观,整个人温和了许多。Yoshiki说,他创造了一个更坚强的Yoshiki,每天都在扮演他。


▲Yoshiki在法国电视节目中播报天气预报。


▲Yoshiki在《交岚》上讲述自己的n年老梗“咖喱事件”。(第二张图为早期节目)


▲“紫罗兰CP”在《YOSHIKI CHANNEL》对(互)谈(夸)。


X JAPAN也曾几次来华巡演,吸引了天王、天后级艺人到场朝圣。2009年香港演唱会上陈奕迅曾到场观看,罗志祥、庾澄庆、张惠妹捧场了同年的台北演唱会。2011年上海演唱会,萧敬腾更是化身小粉丝专程前去,还发了微博。


▲萧敬腾比X手势力挺偶像。


其实,许多80后、90后都听过X-Japan的曲子。因为有童年回忆杀之称的赵文卓、何润东主演的电视剧《风云》主题曲就是改编自X JAPAN的《Longing》。剧中,这首歌的钢琴版本作为幽若和孔慈的角色曲反复出现……还有其他一些X JAPAN的经典曲目也曾被翻唱成中文版,比如天王郭富城的《唱下去》和《临行》就是《Endless Rain》和《今を抱きしめて》的翻唱版本。

 

2016年,五月天出镜了X JAPAN耗时两年拍摄完成的纪录片《We Are X》。他们在影片采访中表示X JAPAN的舞台状态很热血,让他们深受感染。


▲五月天在纪录片《We Are X》中接受采访。


这部纪录片当年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Yoshiki受邀来到上海时,吸引了大量媒体关注,以至于每个采访只能控制在 10 分钟以内。但尽管如此,他每接受一家媒体采访都要重新换一套衣服。Yoshiki说,这是对媒体的尊重。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会消失殆尽,下一刻,你爱的人也许就不在了。发生过很多次了,一切就好像一个噩梦。X JAPAN的一生,我的一生都深陷在谜团中。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会和自己说,至少我尽力,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至于二十多年都没出来的新专辑,Yoshiki在前不久的复活十周年公演上说已经完成99.7%了。剩下的0.3%,希望他的速度能比建高迪圣家堂快一些。



更多精彩内容

尽在《Q》杂志中文版四月刊 

扫描二维码,即可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