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宁波骨灰级摇滚乐团,东海、草莓、迷笛!他们全去过了!

宁波人物 2020-03-25 14:03:33


『 人物身份 

宁波骨灰级摇滚乐团:灰汁团


『 人物交互 

扫描下方二维码

获得本文人物的联系方式



灰汁团,是乐队,也是宁波著名民间小吃。

 

「小吃就只是小吃,不是必需品,但偶尔吃到了也挺开心的。就像我们的音乐,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但也总有一部分人愿意去听。」如是精神下,2015年乐队更名重组,取名灰汁团。


1


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碰到有缘的人可能会喜欢,那就够了。

 


灰汁团的创立说起来还是十分戏剧化。

 

2005年,论坛正兴,遇上这样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平台,这几个20出头的小伙子就按捺不住,在论坛上不停「冒泡」,各抒己见,你说你的看法,我讲我的意见,但血气方刚的少年,聊着聊着就聊出火药味儿了。

 

「嘿!这人谁啊!讲的都是什么屁话!」

「哟!可以呀!牛逼!」

「这都谁啊说话这么不要脸!」

「¥%……#&&##@¥」

 

这头火药味还重,那头相互一打听,嘿!原来是同好啊!大家都喜欢朋克、摇滚乐,既然兴趣相同,又都会点儿乐器,那也别啰嗦,组个乐队开干吧!(要不怎么说不打不相识呢)

 


「倒也不是追求什么音乐梦想,主要是那些乐队唱的实在难听,还不如我们自己来。」

 

乐队就这么像模像样的成立了,蹭了周围大学里的一间空教室就算是排练房,虽然条件简陋,但丝毫不妨碍他们的创作热情。乐队刚成立不久,就遇上了宁波举办的高校乐队大赛,第一次参加大赛,他们就取得了亚军的好成绩。

2



年轻,说干就干,也说散就散。才成立就在乐队比赛拿奖的他们,凭借突出的实力和鲜明的风格,在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然而世事难料,在这前程看似大好的时候,乐队突然就宣布解散。

 

谈起当年解散时的原因时,他们笑笑说「年轻的时候想法太多,想要的太多。能力不够又容易生气吧。说来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一无所有来,一无所有走,中间的过程里,说「失去」都是太抬举自己了,借来的,还回去,摊开手心,握紧拳头。

 

几次的分分合合,大家都各自都渐行渐远,过起了自己的小生活。摇滚歌手的生活,渐渐不再摇滚。

 


暮去朝来,转眼就到了2015年,这年恰好是乐队成立的十周年。贝斯手大为提议到,「不如就组个局吧,当作十周年的纪念演出,演完大家就各自回家好好过日子,算是告别青春,告别摇滚乐了。」

 

没想到就是这「最后一唱」,却碰撞出新的火花了,演唱完几首歌之后,沉寂多年的摇滚热情被重新点燃,一发不可收。演出效果也出奇的好,于是各种邀约随之而来,有商业演出,也有音乐节的邀请,三年来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去了几十个,其中更是不乏像东海、草莓、迷笛这样的大牌音乐节。

 

「但要说起最难忘的,还是一次在上海参加音乐节的经历。」

 

也是一年五一,灰汁团乐队接到了上海摇滚音乐节——铃儿摇音乐节的演出邀请。这还是灰汁团第一次接到外地城市的邀请,于是兴冲冲地背着吉他踏上了行程,没想到……

 


没想到当晚到场的时候,全场一个观众也没有,零!整个现场只有包括灰汁团在内的两支乐队……没办法啊,来都来了,歌总得唱啊!于是两支乐队互相当起了观众,你唱的时候我在台下鼓掌,我唱的时候你也在台下听着

 

小编:当时一定很失落吧。。。

 

「失落?哈哈!不存在的!就是很高兴,没有别的想法,因为我们的梦想就是走出宁波,能去上海演出就已经是实现梦想了,管他结果怎么样!」

3



既然人总是要死的,那就得讲究活法了。

 


作为一支地下乐队,灰汁团的愿望说来也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地摇滚。

 

「什么是摇滚?摇滚乐不是瞎喊,发出自己的声音就是摇滚,不一定是做音乐,摇滚精神是通用的。摇滚乐不是无病呻吟,每首歌都要把想表达的事说清楚,不是为了押韵而凑词。」

 

作为乐队的主唱兼主要作词人,吴勇在写歌的时候总是坚持把歌词写到极致,把想表达的内容表达到极致,为了坚持初心,能够把自己所有的想法表达出来,灰汁团的歌词内容往往在一些人眼里看来太过胡闹,也曾因为这太胡闹,刚上传的歌第二天就被下架了......

 


但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最糟糕的一次是在演出现场临时被要求换歌。那是一个在s城举办的大型演出活动,前期谈合作都顺利进行着,临演出前,主办方的领导看了眼灰汁团的歌词,紧急喊停。

 

后来呢?

 

「能怎么办,合同都签了,就上去先唱了首汪峰老师的歌,后来听说领导离场了,我们立马唱回自己的歌,反响很好啊,下面的观众都还很开心,有几岁的小朋友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本来都是坐着的后来也都站起来了,他们可能之前也没听过这样一个音乐,第一次听到也都挺高兴的。」

 


「我们就是小人物做小人物的事情,发小人物的声音,我们唯一牛逼的可能就是我们还在坚持让自己发出声音来,我们代表自己发声,别的都不重要。」

4



「一个灰汁团也不可能变成红膏炝蟹,它就是它。就像我们的歌,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就像你想吃油条我们也不会为了你变成油条。刻意迎合市场其实不太好,看见什么东西火就去跟风,一回头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得到。」

 


于是17年开始,乐队开始有意减少商业演出,只做自己想做的演出。与其参加消磨意志的商演,唱给不懂的人听,还不如不唱,安安静静先做好自己的歌。

 

在灰汁团的18年工作计划中,专辑制作也已提上日程,然后开始宁波的高校巡演,「希望能够直接面对这些年轻人。内心还是希望年轻人能够喜欢,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先听到,先认同,然后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尽管摇滚的生存环境很恶劣,但还是希望宁波的摇滚乐整个环境能好起来。

 

四位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人聚集到一块儿,从三人行,到四个人,到现在一共有六位成员,他们始终坚持用最初的热情与真诚做好音乐混杂着朋克最后一点梦想和热血。


别说时间太晚,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图 | 主唱吴勇、鼓手范达、贝斯王大为、小号颜小翔、键盘唐龙、吉他傅潜


他们就是灰汁团,宁波无二的摇滚乐队,也是我们的宁波人物。


『 人物交互 

扫描下方二维码

获得本文人物的二维码


快速、全面、高质量、交互式认识下面四个人物


    宁波人物

微信:ningborenwu


人人都是人物

    为你发现人物!

长按二维码关注

         宁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