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致敬中国摇滚三十年 《中国新歌声》刘文天登顶成人气王

半岛晨报 2020-11-20 12:36:57


他将自己最好的二十年

献给摇滚 

换得今日“梦回唐朝”

1986年5月9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百名群星演唱会上,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歌手崔健演唱了一首后来在年轻人中风靡一时的《一无所有》,当时,懵懂的摇滚乐迷们在台下疯狂呐喊,喊哑了嗓子还要踩坏椅子以示敬意。那一年起,中国摇滚乐走入了蓬勃发展的道路,1986也因此被誉为中国摇滚元年。30年过去了,摇滚不死,音乐不死,在第二期《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上,来自内蒙古乌兰浩特的刘文天演唱了一首《梦回唐朝》,不但点燃了摇滚歌迷的怀旧情怀,更将摇滚乐和唐朝乐队再度拉回了大众的视线里。节目播出后,唐朝乐队主唱丁武连续两天在微博上为他点赞:“为你加油!”“找合适的机会,邀你一起演出,唱你最爱的歌!”这首歌的热度在播出之后持续发酵,刘文天也登上了《中国新歌声》第二期学员人气榜榜首。但这个36岁的Rocker依旧谦虚内敛:“其实真没有网友评价的那么好,我非常惭愧!”

绿     曾经的颠沛流离 造就如今的摇滚硬汉




当别人和刘文天提到节目里那首《梦回唐朝》有多么惊艳时,他有一些自豪,也有一些不知所措。“《梦回唐朝》对于我来说是一杆旗帜,看到了他,我才进入了摇滚的世界。”然而,录制当晚他并没有发挥到最佳状态,甚至可以说出现了非常大的失误:“当天中午我吃了辣椒,嗓子突然闭合不了没高音了,后来上场前连续喝了6瓶矿泉水,嗓子才打开了一点,但仍然很糟糕。”刘文天懊悔地说道。但在导师以及歌迷听来已经非常不错了,像他如此优秀的金属嗓在中国实属罕见。看着这位斯文内敛的内蒙大汉,你完全想象不出他就是那只在舞台上狂野无比的“金属”雄狮。中国摇滚30年,刘文天唱摇滚20年。这20年的日子,他也像很多摇滚歌手一样遭遇过大众的冷眼,也曾因为高负荷工作唱废过嗓子,住着地下室,甚至颠沛流离……




刘文天来自美丽的内蒙古乌兰浩特,有着良好的家庭音乐氛围,4岁就开始跟着奶奶学唱歌,初二时刚接触吉就能大致弹出所听到的音阶旋律。很快他就开始和小伙伴组了乐队,通过慢慢的练习,演奏一些和弦进行较简单的歌曲。再后来,他去呼和浩特上了大学,大二就开始了酒吧驻唱生涯,谁知道这一唱就是16年……起初,因为酒吧没现场乐队,刘文天只能唱些齐秦、张雨生等大众歌,等到2000年他去了一家大酒吧,有了好的音箱设备和乐手之后,他就开始适当表演些枪炮玫瑰、穷街、邦乔维的歌。“那时候年轻,嗓子能唱的很高,但是稳定性不够。”刘文天从此开始拼命练习唱歌,专门找有难度的歌曲挑战,一直练到能完全驾驭为止。但呼和浩特酒吧的摇滚氛围一般,刘文天开始向往北京,梦想能找到一家酒吧,能够放开了唱自己喜欢的硬摇滚。




2002年,第三届迷笛音乐节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校园隆重举行,中国摇滚乐有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露天摇滚音乐节,摇滚音乐百花齐放。也在同一年,刘文天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可在北京住了一个月的地下室后他发现,一切都是异想天开……


有一次他去酒吧试音,在唱完一首摇滚之后,老板问他:“能不能拉客人啊?”刘文天照实说了他初来北京乍到的情况。老板脸色立刻就变了:“北京玩音乐的有80万人,一条街都能找出100个唱的比你好的。”站在酒吧里的刘文天彻底懵了,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当时的画面。“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大北京。”他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一年后,一位在现代音乐学院学吉他的朋友找到他啊,邀请他去北京组乐队。刘文天摇滚的梦想再次被点燃,他毫不犹豫地再次去了北京。某一天,现代音乐学院的某排练房里,室内室外挤满了人。大家被里面传来的《Living On A Prayer》所震住了,都在感叹“居然有中国人唱Bon Jovi唱的如此好”。在排练的正是刘文天的乐队。Metallica、GnR、Bon jovi、AC/DC这些很少有中国人能唱的经典乐队,他都能完美Hold住。这支初生牛犊的乐队开始信心百倍地找酒吧驻唱,结果却让他们失望透顶……“你们的歌太过时了。”酒吧老板在听完他们试音后说道,“现在都要新潮的音乐,不信你们去隔壁酒吧听听,看看他们都在唱什么歌。”刚唱完歌还处在兴奋状态的刘文天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摇滚理想瞬间坍塌。


绿皮     或许真的是时代已经变了,而他却还停留在原地

然而就在2004年,一场“谁在春天里歌唱”的大型摇滚音乐节在北京各大演出场地同时循环上演,从而缔造了中国摇滚乐历史上乐队数量最多的一次集结演出,乐队数量超过一百支。这也是唯一一次北京所有摇滚演出场地的集体行动。可是这里并不属于刘文天,于他而言,北京像是一个伤心地。坚持、排练、辗转,他花光了所有的钱。此时的他已经结婚,来自生活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又只身一人去了上海,仍一无所获。几经辗转,直到来到了杭州,人生的转机才终于出现……


起初在杭州,刘文天依然是四处碰壁。有一天傍晚他灰心丧气地走在西湖边上,天刚好下着蒙蒙细雨。“眼前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待在这座城市。”他走在南山路边,刚好路过一家名叫“火知了”酒吧。站在门外的工作人员看着他留着长发背着琴,直接走上前就问:“你是唱歌的吗?”刘文天简直兴奋坏了,后来上台试了音,效果非常好,大胡子经理拉住他整整谈了一个晚上。过几天谈妥之后,刘文天打电话给之前在北京的乐队哥们。所有人都疯了,下午立马坐飞机赶到了杭州。




之后刘文天在这一干就是五年,直到酒吧关门。“起初我还是以唱流行为主,因为只要一开口唱枪花,顾客立马就要走了一半。但是每次我都看大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唱几首自己喜欢的歌。后来慢慢的,这里的顾客也开始喜欢上我,喜欢上听摇滚了。节目播出后,有许多昔日在这家酒吧听过刘文天唱歌的人去他的微博下留言:“我想说要不是《中国新歌声》,我估计已经找不到你了。2005年和几个姐妹天天都在火知了酒吧听你们唱歌!现在你们都不在了,酒吧也没了。永远支持你。”


漂泊多年,终于有了稳定的住所,2005年到2010年,这五年刘文天生活的非常开心。只是在2006年,他的嗓子突然就彻底唱坏了!当时“火知了”只有他们一支乐队,每天晚上唱4场,一场8首歌。也就是说刘文天每天都需要唱一场大型演唱会的量,就算嗓子再好,长时间也完全吃不消!那段时间他的嗓子完全没有闭合高音,只能每天唱低沉的歌。刘文天彻底慌了,他四处问人求医,最后找到了一本《咽音教程》,按照上面的方法稀里糊涂的练习,比如气泡音等等。四个月后,奇迹真的发生了。原本圆润的嗓音居然变成了有强烈金属质感的“欧美嗓”,而且唱高音更加轻松了。“真的和修炼武林秘籍一样”,从此之后,他的演唱能力达到了另一个高度。

“火知了”关门后,刘文天又在杭州的“老船长”酒吧干了一年。离开杭州时他是非常不舍的,但由于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以及父母一天天的衰老让他感到,对于家庭的责任除了资金以外,更重要的还是陪伴。于是他回到了呼和浩特开了一家名叫“大卫”的酒吧,在那里有整个城市最好的音箱效果和音乐氛围。“到今天,酒吧已经开了5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影响了无数家乡人去听摇滚乐。”讲到这里刘文天有些动容。通过努力,让自己喜爱的东西能得到更多人的肯定,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火知了

刘文天用自己的20年青春岁月写就了《梦回唐朝》的震撼答卷。传承、发扬,这是献给中国摇滚三十年最好的礼物。



文章内容部分引用自微信公众号摇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