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摇滚巨石下的风与花香——披头士四人与The Beatles

泉信院学工动态 2020-11-26 14:07:31

我相信许多人听的第一首披头士是Hey Jude。那时摇滚留给我们的仅仅是一个刻板印象,是火上一块黑色的滚石,石上刻着赤裸裸的叛逆、反抗和死亡。但在那句来自1968年,横跨了欧亚大陆的“Hey Jude”里,这块后世不断锤炼的巨石却悄无声息地碎裂了,歌声中只有风与花香。

或许关于The Beatles的成就已被粉丝不厌其烦地细数过太多回,他们最终令人心碎的结局我们也已经谈了太多次。可是当那些曾经启迪过无数人的音乐一夜间又回到播放器收藏列表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又要将往事重提了。

后披头士时代踩在20世纪的最后20年里,回头再看,披头士乐队的许多伤痛早已深埋在故事发展的道路上,一切辉煌成就都没能让四人的关系得到愈合。约翰·列侬在音乐生涯的后期深受迷幻摇滚与前卫摇滚的影响,他渴望不断探索未知的事物,而相比之下保罗则更加注重音乐的流行性。这两个早期一起欢快地唱情歌的男孩,在十几年间各自迅速地向不同方向成长,如果说音乐理念的分歧最后导致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二人关系的破裂则是导致乐队解散的直接原因。

而披头士的另外两人中鼓手林戈曾经失望的出走过,乔治·哈里森也对麦卡特尼与列侬二人掌控主权而忽略自己感到不满。在披头士的最后阶段,哪怕是《Abbey Road》、《Let it Be》这样伟大的专辑中,我们依旧能感受到四人的心不在焉。他们最终只留给了粉丝无尽的遗憾与遐想,我们只能一遍遍设问:“如果列侬与哈里森尚在人世,披头士是否会像其他乐队一样选择复合呢?”

披头士乐队的解散对20世纪的流行乐坛来说是一场灾难,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我们也因此将目光更加平等地投射在了作为独立个体的四个人身上。

开始只是作为替补进入乐队的Ringo Starr是一位极为出色的音乐人,鼓手起着把握节奏的作用,在那个遥远年代里,巡演中是没有监听设备的,林戈在演出中几乎都是裸耳打鼓,狂热粉丝的尖叫声让他甚至听不清队友究竟在唱什么,但在这样恶劣的状态下他依然可以保证节奏,这一点我们在后来发行的现场专辑中可以明显地感受到。

由于音域的限制和嗓音的特色,他很少在乐队的和声中出现,但正是有林戈的创作,才让乐队多了很多《Octopus's Garden》这样可爱的旋律,列侬和麦卡特尼特意为他量身定做了几首能使他作为主音出场的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 《Yellow Submarine》和《With a Little Help from My Friends》

值得一提的是,列侬为儿子Julian写的摇篮曲《Good Night》也是由Ringo演唱的。在乐队解散后,Ringo的《Photograph》(与George创作)等歌曲同样大获成功。此外,他还有着非凡的表演天赋,曾经参与到配音与电影制作中。

提到乔治·哈里森,尽管他与Eric Clapton的那场三角恋情吸引了人们更多的关注,但更重要的事实是,他是全球最珍贵的吉他手之一,写下了《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这样的传世名作。

在纪念乔治·哈里森的演唱会Concert For George中,Eric Clapton、Paul McCartney、Ringo Starr等人共同演绎《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哈里森还是个伟大的冥想家与宗教的奉献者。他热衷于印度的音乐与哲学,会花上一整日的时间在他的庄园内体验自然,我们从那张《All Things Must Pass》的封面就能感受到这一点了。


他也喜欢在自己的音乐中加入这些元素,譬如弹奏他的西塔琴,这种来自神秘国度印度的乐器大大增加了《Norwegian Wood》的魅力。除此之外,乔治还是一名赛车手,他把他对于速度的狂热写在了那首《Faster》之中。

其实列侬并没有说过那句广为流传的“他们告诉我,是我理解错了题目,我告诉他们,是你们理解错了人生。”但我们不妨把这句话视为是披头士生涯的一个不错的总结。这支乐队用传奇的半个世纪告诉我们,摇滚音乐是没有模式的,无论它如何演绎和进化,都始终在闪闪发亮地映照着我们的人生。

嘿嘿嘿

其实网信君喜欢披头士很多年了

不知道泉信的小伙伴们也有没有喜欢的呀

欢迎留言参与讨论“那些年 我们一起追过的披头士岁月”

排版/黄文杰

审核/李艳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