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放下骄傲,在俗世中赞美神——保提基石福音合唱团

ijingjie 2021-01-10 16:55:48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独立出品【境界如歌】

文|秋菡


音乐人黄勃挥别北京,搬到鼓浪屿住下,却从此走进上帝的美意之中。带着教会的年轻人一起做合唱团敬拜赞美,但却充满挫败感,“我这个专业人士带着一帮没有任何音乐基础的人在干嘛呢?!”合唱团的服侍改变了老师,改变了学生,大家都从神那里得着了谁也夺不走的喜乐!


保提基石福音合唱团:2011年成立于厦门,大多数团队成员并非音乐专业出身,但通过数年的训练,逐渐成长为一支兼具属灵品质和强烈的音乐感染力的圣乐事工团队。乐团虽采用传统教会的合唱编制,作品却呈现出以黑人Gospel、funk、rock为特质的现代音乐风格。2017年元旦发布该团队首张专辑《献上我的歌》。


黄勃:基督徒,内地资深音乐人,TheVerse乐队主唱,保提基石合唱团导师及专辑制作人。曾担任湖南卫视“快乐男声”选秀音乐指导及声乐指导老师。


Song1:《献上我的歌》

词|高蔡慧君 

曲|J.M.M


2015年10月,黄勃带着保提基石合唱团参与录制了国内某知名娱乐节目,虽然很多关于信仰的内容不得不舍弃,但他还是很感恩有这次机会能见证神的荣耀。随后,合唱团便接到了来自迷笛音乐节的演出邀请。作为资深音乐人,黄勃自己曾多次受邀参与这个响亮的盛会,但,带着弟兄姊妹过去唱赞美诗?史无前例!

 

2015年的最后一个夜晚,繁华都市深圳,合唱团用一曲又一曲的赞美诗带领台下兴奋、尖叫的人们一同倒数,跨入新年。你能想象吗?在这个高举摇滚旗帜,渴望用音乐撕开虚假、探寻真生活的火热聚集中,在这个不断追问意义、质问存在的舞台上,竟然出现了一支以赞美神来寻找真理的乐队。

 

“无论在怎样世俗的场合,我们就唱我们的赞美诗!”黄勃这样说。


2016年元旦凌晨 深圳·迷笛音乐节现场


“美的,好的,却不是生命”


说到最初接触信仰的契机,黄勃提及自己早年在美院学习油画的经历。“一直对基督教文化很仰慕,偶尔去去教堂,翻翻圣经也挺感动的。”后来他爱上了音乐,潇洒地从美院退学,转战北京跟朋友一起组乐队、玩儿摇滚。

 

在北京的十二年,黄勃和他的The verse乐队赢得了不少业内赞誉,同时他也制作了一系列在商业上相当成功的影视音乐。在信仰上呢,他开始看不少神学方面的书,很欣赏当中的理论,备受触动,但依旧对参与教会生活没有热情。现在回忆起来,他说自己当年仍是个跟上帝保持若即若离关系的,有着浓厚精英主义思想的,文化基督徒。“是美的,是好的,但却不是生命。”

 

2009年,黄勃随乐队演出去到厦门鼓浪屿。看到很美的海,岛上古朴的建筑,他一下子被迷住了,当即就想搬去住在那儿。鼓浪屿上有好多教堂,他和朋友们随意逛进了三一堂,里面有几位老婆婆,见到游客进来便介绍他们去里面参加青年查经班,其实那时候黄勃也不知道查经是什么,就打了招呼说下次再来。

 

回去后,黄勃真的和朋友商量说想去厦门生活,朋友觉得不可思议,“你一个搞音乐的,在厦门怎么能有发展呢?”他很自然地回应:“那里有教会啊,他们肯定需要人教唱诗。我是做现代音乐的,也做过黑人音乐,我可以帮他们打造一个新型的唱诗班!嗯,到时候他们应该会给我工资吧!”那时候,他不懂教会里面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就这样自己想得挺美,挺顺理成章的!

 

2010年5月份,黄勃挥别北京,搬到鼓浪屿上租了一栋别墅住下,所有人都觉得特别难以理解。到了厦门他很快认识一群文化人,辗转又去到三一堂,再次踏进那个青年查经班。这次他没走,一查就是五年。

 

“刚去很多东西都不顺利,厦门的文化生态也不像北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开展。后来有人带我来现在服侍的这个教会参加下午礼拜,我挺高兴,因为上午可以睡懒觉。”黄勃毫不讳言自己过去的懒散,不喜欢进入组织受约束,“即便是自己愿意参与的事情,也不希望影响我的私人生活。”而就从进入这间教会开始,上帝开始让他心甘情愿地,喜乐满足地推翻了以往紧紧守护的自我。

 

2011年教会决定成立音乐事工团队,牧师问黄勃愿不愿意带,他欣然答应,自此一周两次的排练坚持了六年。因为和年轻人接触得多,他在教导方面的恩赐也显明出来,于是教会继续邀请他在青年团契中分享文化与信仰的专题,接着是在教会参与讲道,后来家里还开了查经小组。若是放在几年前刚进教会的时候,这些都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黄勃很感恩上帝用这种方式来抓住他、陶造他、翻转他,在服侍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更深地认识上帝的恩典。


Song2:《爱的真谛》

词|使徒保罗  曲|黄勃   

图| 黄勃               

祂改变我,也怜悯我软弱


在北京的时候,黄勃觉得自己是个对世界特有责任感,对苦难也很关注的人。汶川发生大地震后,他每晚都哭着向上帝祷告,不知说什么,只是哀叹:这个太苦!求你来怜悯!但是,这种哀叹却并不能让他获得力量,也没觉得有路可走。后来从过往高高在上的“悲天悯人”走到实实在在的日子中,他才发觉自己不懂爱;一直到了鼓浪屿,在真实的信仰生活中,他才感受到被爱,才明白恩典是什么,上帝是谁!“祂不断改变我,却也怜悯我的软弱,知道我清高不愿意去求别人,不愿意到处乱跑,祂总是供应我,让我不需要为生活低声下气,所有的工作都是别人来找我。”

 

过去,他非常清楚自己是特别骄傲的人,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对这个世界有不少怨恨;脾气暴躁,对别人又很苛刻,但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改变,也更加没有契机可以改变。但当牧师对全教会说要组两个音乐团队,一个是传统诗班,一个是现代音乐。但凡认为自己有点唱歌基础的都去了诗班,去黄勃这儿的全是大学生、年轻的慕道友,嘻嘻哈哈,觉得在他那儿打鼓什么的挺好玩儿。结果到了排练,五音不全啊、跑调啊,全都出来了……

 

“那时候还是挺有挫败感的,以前合作的音乐人都是很有水平,那一刻就觉得我这个专业人士带着一帮没有任何音乐基础的人在干嘛呢?!”

 

上帝真的很奇妙,祂让黄勃与这样一班年轻人合作,让他在一次次排练中变得越来越有耐心,越来越温柔。因为以前的那些完美主义和严苛的要求在这儿根本使不上啊,不然大家都被老师吓跑了,没人来了也不行吧?后来神也借着团队的成长来安慰黄勃,尤其是他自己教的几个学生都陆续信主,加入这个团队并且慢慢成了团里的骨干。所谓教学相长,应用在专业上是技能的提升,用在属灵生活的建造上,可以说是铁磨铁,磨出刃来;弟兄姊妹们彼此相磨,也要在生命里彰显出新样式。


Song3:《A God Like You》

词曲| Kirk·Franklin

图| 2016年圣诞节·厦门RealLive


神打磨我们每个人


在老师黄勃的眼中,基石合唱团的每位弟兄姊妹都是那么可爱,他们喜乐、敬虔、不计较得失,在外地演出无论多么辛苦大家都没有一句怨言;去电视台参加演出,在化妆间里还在跟人传福音;录制这张唱片的时候,连录音棚的工作人员的惊叹:“从来没见过这么开心的一群人,一个多星期没有发生任何的不愉快!”要知道,许多专业团队在一遍遍的重录中都是少不了争吵斗气,而基石的成员则都是每天从各自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参与服侍。虽然老师的幸福溢于言表,然而上帝对祂儿女的修剪却是润物细无声,愿意寻求的自然要成长。

 

艳美算是基石最老的成员之一,在团队成长中她越发感受到上帝的手在不断塑造自己。很多年来,她明白有成长必定意味着破碎自我,她也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问题是自以为是、冷漠和骄傲,所以她很感恩上帝让她在团队关系中被陶造,“这里有说话毫不留情但真心盼望我能够变得更好的黄勃;也有对我无比忍耐不与我计较的弟兄姐妹们;还有真的很关心我、爱我的最好朋友。在这里没有什么标杆,榜样,我们同是蒙恩的罪人,一同改变,一同成长,只因为神如此美好,我也愿意成为美好!”当艳美愿意顺服,上帝的恩典便临到了。以往丝毫不觉别人可爱的她,某天突然发现了一位团友的可爱之处,自此她打开了愿意欣赏别人的心。“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变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变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哪件事情变的。比起超自然的神迹,内心的改变更令我震撼。”

 

娇娇五年前来到基石时信了主,她觉得自己最大的突破在于喜乐。当年她很难明白为什么基督徒总说“要喜乐”。人没有值得开心的事情,为什么要笑呢?后来她明白过去的生命里埋着自己不愿面对的苦毒。如果生命的热情都指向自己对未来虚无的憧憬中,心中的渴望就永远不能得到填补。保罗在腓立比书中说,“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是的,喜乐不是靠自己得到,而是靠主的爱得到。“有一次礼拜天练唱,当我唱到‘爱你是我的喜乐’时,不住地流泪。喜乐是祂赐下的呀!上帝非常爱我,就像那天清晨的阳光那样温暖、明亮地照着我。过去我不知道我的一生活着是为什么,要拿什么去荣耀上帝?我极其渴望知道上帝对我生命的计划。因为在教会的音乐服事,我终于知道了我要做什么。“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如今,耶和华就是我的喜乐!”


团员李伟捷说,“我是个从小被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心里经常是以自我为中心,加入团契,上帝却需要你把你的部分拿出来给别人、给教会,把自己看成宝贵的拿出来,上帝需要我看到别人的需要。当真的顺服神时,我在对付原来的自己,讨神喜悦。每当在生活中得罪神,想想自己居然在敬拜团假冒伪善地服侍上帝,心里会被圣灵责问,于是决定一次一次悔改和顺服。”


一年多前才加入合唱团的刘悦觉得自己能够再次走入教会正是因为对基石的好奇心,那时候她虽已信主但生命极其忧郁和封闭,完全不能读经也不祷告。但当她重回教会的那个主日,当她听到敬拜音乐的那个瞬间,泪水就决堤了。心中的委屈、忧伤和亏欠,在神的面前完全流露。“主日结束后,我跟黄老师说,我想加入敬拜团中。那时我还不明白服侍的概念,却在基石的每一次排练、每一场服侍、大声欢唱的每一首歌中真正感受到了来自神所赐的喜乐,弟兄姊妹经常说,看我在台上唱歌时特别地开心和有感染力。感谢主,因为我在唱每一首歌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来自神的喜乐和爱,不由自主地就表现了出来,这样的喜乐不是来自于任何人任何事物,而是来自永恒的神,是谁也夺不走的。感谢主,是祂呼召和带领了我在基石服侍中翻转生命。在基石充满爱的团队中,也真实感受到了来自祂的爱。我虽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我深知祂一直都与我同在,牵着我的手,带我向前走。”


Song4:《祂顾念你》

词|Dottie Rambo 段毓贞译

曲|爱尔兰民歌

图| 2016年圣诞节·厦门RealLive


把最好的献给神


无论是做音乐,还是任何别的事情,当一个团队持续不断地训练,需要每次能看到的进步,那么基本上也都会遇到疲惫懈怠的瓶颈期,黄勃坦言在基石团队中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尤其在团队建立前两年,他对团员的严格要求常常不能被弟兄姊妹们理解,为什么一定要达到那样的标准?为什么每次回家都还要再练习?是不是老师太完美主义呢?

 

对黄勃来说,这些之所以是必须的,不是因为我们一定要完美,而是既然参与服侍就要立志献上自己最好的给上帝。正如上帝在玛拉基书中告诫以色列民说:“你们把抢夺的,瘸腿的,有病的拿来献上为祭,我岂能从你们手中收纳呢?”如果一个声称爱主的人,却不愿意为自己承诺的服侍负责,那么这确实不是不够专业的问题。更何况,音乐是需要不断提升的,没有可见的目标则没办法坚持下去。

 

现在合唱团依旧每周两次排练,每次开始练习一首歌,大家会先一起学习这诗歌的属灵意义,诗歌中所展现的神人关系,以及歌者应该用何种状态去把握情感。选歌也十分严谨,一方面看神学背景,另一方面和声、旋律、器乐部分也都会去修改配合,黄勃认为这样会令团员有信心,虽然我们现在还唱得不好,但知道自己所唱的是美好的东西,也因此需要提升自己。“现在如果有人请假不来,我也不会担心,因为他下次再来看到其他人排练的成果,就会很懊悔当时为何不在。”

 

平日里,做老师的也会教训学生,比如没有背好歌词的话会惹老师生气,但刚训完又笑闹起来,师生都很享受这样零距离的关系。但有些时候,谁也没办法避免自己的疏忽。黄勃记得某次敬拜演出之前,大家聚一块儿祷告,很快就有人哭着认罪,说自己如何没有预备好歌词,如何软弱了……但当大家一站在台上举手敬拜时,软弱的那位也表现得异常出色,于是学生欢天喜地感觉良好时,老师又出来教训了:“你以为那是你们做的吗?难道不是神遮盖了我们的软弱吗?”越是在这样的时刻,黄勃就越发能体会到神的眷顾保守。


2016年元旦 北京·愚公移山live house


最难对付的是骄傲


采访即将结束,对于音乐人黄勃还有一个问题:被神打磨至今,自己觉得还有什么继续在试炼中呢?他很快给出答案,还是骄傲。他觉得自己一向不热衷于追名逐利,所以外在的骄傲反而容易肃清,唯有内心的“我”要在一些成绩面前跳出来与神抢夺荣耀,才是自我斗争特别激烈的战场。“所以现在听不得别人夸我,每次做了一点点事情,我就立刻要祷告、感恩,要提醒自己是仆人!在这样的提醒之下还是有些改变的,神也让我看到里面的自私,还有许多不愿意放手的东西。”

 

走到今天,基石合唱团已经不仅限于在教会服侍,他们更希望颂赞的诗歌能传到教会门外,飘进亿万年轻人的生命当中,《献上我的歌》这张专辑也正是因此而生。


老师黄勃说:“我们是一支全业余的队伍,这张专辑也是我们第一次尝试。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这不是对自己有所苛求,确实是不尽力没法向神交账。希望以后每年都可以出专辑!”


团员艳美说:“懒惰、不警醒也许是我们一生都要对付的问题。舞台上的荣耀,众人的认可与赞美,是否毫无保留的都归给神?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我的路还长,我的诱惑还在后面,这只是刚开始!唯独依靠神,直到见祂面。”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境界服务站

求助:

1、寻找东莞松山湖高新区的教会。

2、寻找福建南安市水头镇的教会。

3、寻找晋江市池店镇泉安路附近的教会。

4、寻找广东佛山禅城区的教会。

5、寻找新疆阿拉尔市八团的教会。

小编:请知情者联系我们,谢谢!


点击”阅读原文”看过往精彩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