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忆中国摇滚“老”势力

我想静静谈艺术 2020-09-21 12:10:58

忆中国摇滚“老”势力




静静家所藏磁带



无意间看到了侯祖辛拍摄他父亲的记录片《老摇滚》,里面对于侯牧人的采访让我心情澎湃。他说到80年代末,许多人在工体看足球,当赢球以后群情激昂的人潮冲往天安门广场,安耐不住心中的热情,大家互相拥抱大声歌唱。只是唱的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以及“东方红”提到这,70以及80一代的人一定很有感触,毕竟我们中学时代,学的课本、考过的试、背的单词、书写的字,或许都已经忘到九霄云外,但那时听过的磁带,抄过的歌词却一直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回想我自己,内心一直有一股莫名的劲头,自视过高或是桀骜不驯,对一些事或人的执着,以及很多坚持,好像都来自那时起偶然所接触的摇滚乐。



《中国火3》



对于摇滚的认识,有人理解为呐喊,有人解读为嘶吼,我的感觉这都是表现的形式风格,摇滚具有从未有过的“真”。歌词真实,唱的真实,即便是批判也是有责任感的某种抗议,直面真正的人生,表达真实的心声。初中时期,大部分人听得都是张学友、张信哲、周华健、齐秦、范晓萱等港台歌手,曲目也以情歌为主,而这时的我们已经有了一部分人希望与众不同,找寻特别的更加贴合自己心声的曲子。这种心声应该是一种反叛吧,现实中的自己或许太过听话了,太守规矩了,所以特别渴望一种觉醒与抗争,但也只是渴望,所以摇滚乐的精神恰如其分的与此交融。歌曲中的冲动、不羁、疯癫,鄙视一切的狂傲和无法无天的咆哮,将这种声音包装的即具有思想,又保有行动力。记得当时与几个同学下课后去解放路的音像店挨家挨户的找一盘磁带《中国火》后来不断出了《中国火2》《中国火3》,这在当时属于摇滚拼盘合集的品牌了。




崔健发行第二盘专辑《解决》



曾经看过一个采访,说到崔健的《一无所有》在第一次演出时收到了巨大的压力,才能在1886年第一次让中国的摇滚乐登上舞台。也让崔健成为了中国的摇滚教父。当大家第一次听到这种类型的音乐时,大都露出错愕的表情,心中泛起复杂的情绪,歌曲呐喊的狂妄,正是激愤的发泄!我现有的崔健的一盘专辑《解决》在当时是比较有争议的存在,这盘专辑与《一无所有》不同,主流的不是旋律,而是大段大段的说唱。这在当时很难引起共鸣,但现在看来崔健的歌曲一直具有特别多的说唱元素。





唐朝乐队专辑



崔健之后,唐朝乐队与黑豹乐队开辟了中国摇滚乐的新里程。唐朝乐队是由美籍华人郭怡广和其美国柏克莱的校友萨堡,以及丁武和张炬,组成重金属的音乐风格,由于大家对大唐盛世文化的崇拜,因此乐队起名"唐朝"。





窦唯《黑梦》



与唐朝乐队不同,黑豹乐队没有那种英雄主义气质,更多的是一种流行元素,这或许是最早结合英伦风的国内乐队了。《无地自容》以及《Don't Break My Heart》等曲目可谓唱红了大江南北。也成为当时华人在世界上专辑销量最多的乐队。黑豹乐队曾经的主唱窦唯,1988年加入黑豹,1991年离开。1994年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黑梦》,其中作品几乎都是在“做梦”中完成。





《摇滚中国乐势力》香港红磡演唱会


超载乐队



之后的中国摇滚乐坛,新生代力量不断出现,包括有超载乐队、指南针乐队、轮回乐队、鲍家街43号。这时期的新生代都是学院派出身,都是由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等背景组成。这种现象也证实了摇滚乐已经成为中国独立音乐形式,从一开始的盲流上升为更加坚定的一代。





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1994年魔岩文化推出了张楚、窦唯、何勇的三张专辑,被称为“新音乐的春天”。这三张专辑是《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黑梦》、《垃圾场》。同年12月,在香港红磡举办的《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成为中国摇滚乐史上的经典,自此魔岩三杰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






《摩登天空合集》



传唱度极高的一首歌曲《董小姐》,其实是出自摩登天空合集7里的一首歌曲。15年来摩登天空先后发行了7张合集。从《摩登天空1》到《摩登天空7》,新锐的专辑封面设计,包容的众多独立乐队,显示了摩登天空对当下流行音乐的宣誓,每一张专辑都代表了中国音乐的最新潮流。其实,我的成长之路伴随了众多曲风的音乐,这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这些保存的磁带在现在都难以找到一个能播放的随身听,这令我有些唏嘘。不管时代怎么进步,中国的摇滚音乐人从没有退缩过,其中的拼搏与追求包含了惊喜、遗憾、亮点与缺失,流行乐的发展是一个值得探讨与研究的话题。




郑钧《赤裸裸》




最近本人一直疾病缠身,重感冒加上咆哮式的咳嗽,所以突然想听这种有力量的音乐,给自己注入一股乐势力吧,文中也只是小女一己偏见,欢迎广大高手探讨指点!


欢迎关注“我想静静谈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