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另类摇滚的创始者之一“R.E.M”乐队

VOX独立音乐教室 2022-08-02 11:03:50

2011年9月12日,R.E.M.解散了。乐队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这个消息。1980-2011,一个31岁高龄的乐队寿终正寝。正如主唱Michael Stipe所说:“我希望乐迷认识到这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但所有的事都必须终结,我们得用自己的方式去做正确的选择。”



这是正常意义的好聚好散,还是为复合而进行的短暂休息,我们不得而知,但从诸多乐队的过往历史来看,重组或复合都会丧失掉当年赖以成名的少年心气,在宣告解散的消息发布后,内心之火再已无法重燃。就算多年以后,重新合体也只是倚老卖老,11月15日,R.E.M.将发布一张四十首歌曲的精选集,其中包含三首新歌。精选集被划为四块:谎言部分、心灵部分、真理部分和垃圾部分。


几乎每一篇介绍R.E.M.的文章都要从乐队名的含义开始说起。REM是Rapid Eye Movement(快速动眼)的首字母缩写,快速动眼期是人类睡眠过程中的一个阶段,眼球会在闭合的眼皮下快速移动,大脑中神经元的活动会与清醒时相同,它是全部睡眠阶段中最浅的,在REM睡眠时醒过来的人会不同于在其他睡眠阶段的情形,而是充满警觉心并且精神饱满。多数醒来后能够回忆的栩栩如生的梦都是在REM睡眠时发生的。人类REM睡眠的数量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少,对于其他生物来说亦然。


 

乐队以此命名,可能是着眼于一个熟睡之人眼珠乱转的诡异画面,也可能是从那些可追忆的梦境里获取灵感。我们身边很多彩票成瘾者,会在枕边预备好纸笔,当其从REM状态惊醒,立刻记下梦里出现的任何阿拉伯数字,作为明日的投注号码,或者称之为余生中不多的希望之光。1963年,安迪 沃霍尔把摄影机对准他睡着的朋友整整八个多小时不动,拍摄成名为《睡眠》的电影用于放映,当中必然出现了无数次R.E.M的镜头。如果此刻是深夜,您戴好耳机,放上一曲REM广为传唱的《Everybody Hurts》,盯住枕边人眼皮底下不断运动的眼球。不失为一种好的纪念R.E.M.方式。

 

1980年9月,Stipe开始了在乔治亚的大学生活,和经常流连于唱片店的大学生一样,他的梦就是组个乐队。当然风格要足够扭曲足够另类,最好能够像他当时听的东西一样:Television,帕蒂 史密斯,地下丝绒。然而美国南方小镇上的有志青年从不稀缺,短短三个月时间,三位校友便加了进来,乐队最初的阵容形成了:主唱及主要歌曲创作者 Michael Stipe、吉他手 Peter Buck、贝司手 Mike Mills 和鼓手 Bill Berry。同年,他们在一座改装过的教堂完成了处子秀。


 在当时出现了一大堆后朋乐队里,R.E.M.很快显示出了自己的独特之处。1981年,他们的第一支单曲《RADIO FREE EROPE》在IRS唱片发行,1982年发行首张EP《Chronic Town》,1987年被滚石杂志称作美国最好的摇滚乐队。

(《Chronic Town》专辑封面)


R.E.M在作品中保持着一贯的克制,即使在乐曲的高潮之处,也拒绝情感上的恣意泛滥。他们在发行第一张专辑时,便拒绝了整个八十年代标志性的合成器声。虽然经常被扣上学院摇滚的帽子,但他们异于常规乐队的特殊表达方式,获取了听众的好感,并随着九十年代音乐电视蓬勃发展,让美国本土以外的众多乐迷认识了他们。


强大的社会影响力赋予他们重要的社会责任,Everybody Hurts是为劝告想自杀的青少年重新考虑是否要结束他们的生命所作。2010年海地地震之后,诸多歌唱家聚首重新演绎此曲,为其筹募善款。乐队主唱是公开的同性恋者,乐队也长期介入到环境保护,女权主义,。。”


乐队平时在舞台上衣冠楚楚,西装笔挺。2001年却登上了八卦头条,Peter Buck在飞往伦敦的班机上,为了一瓶酸奶醉醺醺地袭击了两名英国航空乘务员,事后被捕。他为自己辩护说自己没有疯,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行为。


涅磐乐队主唱Kurt Cobain在谈论起R.E.M.时也不乏溢美之词:“我不知道那个乐队是怎么做到的,上帝啊,他们是最伟大的,他们像圣徒一样成功,而且他们持续提供着很棒的音乐。”1997年,鼓手Bill Berry因为长了两年的脑动脉肿瘤而无法坚持,黯然离队。那时乐队成员们的关系异常紧张,一次紧急会议才挽救了乐队,主唱在2003年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乐队成员间有六个月没有讲话。他说:“只剩三条腿的狗,仍然是条狗,只不过需要去学习如何艰难的奔跑。”的确,R.E.M三条腿也能跑的飞快。2000年,R.E.M.为电影《月亮上的人》所作的原声《The great  beyond》成为当年最热的单曲,华纳兄弟唱片公司让R.E.M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2007年,乐队入选了摇滚名人堂。

 

从未听过的R.E.M.的人,最好先来一首《Losing My Religion》,曼陀铃的演奏让人过耳不忘,主唱用坚定的语气,一字一顿地,不断地重复着:“在角落,或聚光灯下,我渐渐丧失着信仰,和你一起去坚持,真有这么难么?”此曲MTV中充满了各种宗教的符号,Stipe随着乐曲跳着奇异的舞蹈。诉说着信仰丧失的苦楚。我们从小所接受的洗脑教育,与长大所遭遇的严酷现实。同样体味过一次次信仰丢失的过程。

    

乐队的解散,并不意味着音乐生涯的结束,他们还并不准备退休,主唱近期执迷于自己电影方面的兴趣,吉他手与SNOW PATROL的主唱GARY LIGHTBODY开始合作。相信不久后,就能见到乐队成员们以个人名义发行的作品。



———— / END / ————






Voice of youth

Voice of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