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我们来了!摇滚老炮向奕澎新专辑《狂人日记》全国巡演3月30日义乌站

淼木 2019-05-30 23:18:08


 

    2016年圣诞夜,专注于摇滚、民谣音乐的十三月唱片公司推出向奕澎新艺术音乐专辑《狂人日记》,并在糖果圣诞大趴上奉献上《王寡妇》,掀起了全场的高潮——狂放派的唱法、真诚而粗犷,直击一颗颗躁动不安的心。

    摇滚老炮、小提琴演奏家、先锋实验音乐家、Big gun(大枪乐队)主唱向奕澎宣言:“对于把音乐作为日常生活的人,尤其是在这个荒谬悖曲的世界,我们不敢苟且、也不能苟且,因为我们自以为怀揣使命、不能逃逸到诗与远方中,也无法移民做局外人,我们只能坚定地活在当下,用身子撞开‘今天主义’的大门,这就是这张专辑《狂人日记》的用意”。“我们要在荒芜的、娱乐至死的音乐现实中完成我们的音乐梦想。”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称向奕澎为“老派的先锋”,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趣味和宿命。也就是唐·吉诃德、西西弗斯、尼采、阿尔贝·加缪、鲍勃·迪伦、莱昂纳德·科恩等人的趣味和宿命。

    成为了一个长期、不间断坚守先锋音乐的人,是神的惩罚;或许可以说,是神对你至高无上的奖励。这让我想起了加缪笔下的与命运搏斗的西西弗斯。人生就如西西弗斯不停地推石头上山,人生很荒诞,但只有这荒诞才能证明人的存在和价值。          

    听着向奕澎音乐,阅读加缪的作品,你会感到无常世界的荒谬,无数种粗砺感扑面而来,但寒气和豪气汹涌,和同样颤抖的心灵。人对人的不人道,艰难生存与随意死亡,所谓救赎与诅咒,个体存在与社会以及时代之间的矛盾,人类的痛苦与折磨,最后上升到一种无畏的豪气——“我们并不屈服!”——以上这些构成向奕澎音乐的主题以及庞大的气场。

 

 

    《王寡妇》一反当今程式化的爱情

    我要理直气壮的一脚踹开王寡妇的家门

    告诉她那体壮如牛的儿呀 我将不再害怕

    我还要扯着脖子 为她嚎一首老掉牙的情歌

    然后我就摇摆着身子 晃动着心而离开

    向奕澎谈到,“《王寡妇》这首歌,看似‘混蛋’的爱情宣言,却充满着酒醉的温柔与缠绵的温情,它糅合着多种音乐表达元素与迷幻的音效,在现代与古典,先锋与实验中游走,就像游走在女人黑暗的子宫最好后通向光明,充满破坏与质疑”。

    确实,向奕澎内心聚集着些许浪漫主义的元素(这年龄段的人与塞万提斯、罗曼·罗兰关联着,无法掩饰的一生情怀),因而,他的演唱有着激越的真诚、使命、爱与恨、恋母与弑母之间的纠结……这些对今天的年轻听众而言是形而上的片段,然我更多地把其看成没有日期,但所述此时此刻的向奕澎式“想象”以及我们比现实更可怕的事实。   

   

    在《王寡妇》中,向奕澎,这个摇滚诗人以“想象”塑造了他的音乐现实,并不抽象,而是极为清晰的当下具象。你意识到了没有,这是鲜明的、实在的、有力的爱情宣言,并且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对这个消费时代滥用的“程式化的爱情”的一次反乌托邦式的戏谑与反噬。《王寡妇》声嘶力竭地批判这个缺钙、阳痿、性无能、伪娘走红的中性化审美时代,呼唤一个时代的男人精神的回归。

    我为他的率性和雄浑的抒情而喝彩。但我以为今天已经坏掉,并加速毁灭。理性主义精神的退场意味着人们对信仰更显神秘,因而人们要求得更多而非信仰。此时期,艺术对大众来说毫无意义,只是崇拜以及赚钱的标的,或者成为另外一种导致混乱的力量。而只有极少数醒者依旧醒着,如黄庭坚,他在《薄薄酒二章》中写道:

    薄酒可与忘忧,丑妇可与白头。

    ……

    丑妇千秋万岁同室,万金良药不如无疾。

    薄酒一谈一笑胜茶,万里封侯不如还家。

    正是出于一种极其悲凉以后的感悟。欺诈、诡计、谬误、骗局不仅仅是使用者的心机,也是上当者的配合,恰好被这个时代的谋权者给予恰当地利用了。因而,黄庭坚吟道:“富贵于我如浮云,小者谴诃大戮辱。”坚定的醒者,他不再辩驳人的对错,抛弃假冒的启示,拆穿悖理的秘密,批判含糊的神谕,转身离去,“世间是非忧乐本来空”之境界。

    《王寡妇》真不那么简单,有多种解读,这是今天我呈上其中一种解读。如果你只赞美茶道,哪能理会得了薄酒中的黄庭坚的凄凉极其“一谈一笑”之心境。同样,你只听出了向奕澎对“王寡妇”狂人式的表达,还能听出什么?反正,我听到了该曲的忧伤,以及“春雨池蛙”的自然之景。

 

 

   《我们来了》:“让我落后于你们的时代吧”

    5:08分钟的《我们来了》,一开始音乐非常强烈,是“英格玛·伯格曼或许是在以《沉默》中沿空空荡荡的夜晚街道隆隆行驶的坦克来意指阳具象征。”此作品

    而苏珊·桑塔格在《反对阐释》中这样论述,其结论为,伯格曼这样的做法实属愚蠢。

     走,脚步交给路,心里的石头全部放下

     天堂和地域带在身旁,我们瞧不起那些停滞不前的人

     走,石头在路面上砸出伤口,砸出存在过的痕迹

     我们迈过去干脆爬过去,和晨曦做爱,梦到怪石嶙峋

     走,在这黑夜来临之前离开,天空还给蔚蓝,过去还给沉默

     我们一点儿也不会感到痛苦,无病呻吟全都应该他妈见鬼去

    《我们来了》中的音乐形象,就是唐·吉诃德,一个落单的骑士,然后他代表着的是一支孤独的十字军的存在,尽管数量有限,但他依然存在着。好像整个时代离他远去,但他依旧是一个游侠。

    这个斗士来到了今日中国大地,以赤子之心面对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正展现高贵、正直的灵魂。唐·吉诃德或向奕澎正重续一种古典英雄主义情怀,也是我们传统文化中被中断的“任侠精神”,即墨子所提倡的“侠之大义”,一种情怀与担当。

    《我们来了》第一段结束,响起了希特勒的演讲段落,令人印象深刻。

    在《我们来了》中,作者直接诉说“我们的青春激情与社会理想被极权碾压,但我们并不认输”的精神气概,并希望出现一个理想的社会, 这正是该曲或者唐·吉诃德这个游侠的思想基础。其中,向奕澎要告诉人们的是,就让我落后于你们的时代吧,我在你们身后,正可以看清你们这些忙碌的、追赶时代潮流的人们,最后也会衰老的历程吧。

    

 

    《我的中国梦》:“我一定要骑着马,绕着地球跑一圈”

    7:21分钟的《我的中国梦》开场的音乐非常抒情,这在《狂人日记》中并不多见,但依然是向奕澎老派与先锋的特质:直接,粗犷,雄浑的抒情与低沉、嘶哑的颤声结合,有着明显的反讽色彩,以及忧郁中不乏感伤与深情。

    征服天下 如果我他妈还是一个男人

    我就要当一回皇帝 穿谎言编织的新衣

    并且坚持堕落 恶狠狠的鄙视生活

    让文武百官 爱谁谁 谁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在一个贴标签就可以走红的时代,公众如此迫不及待追逐潮流,意味着这个时代充满精神危机,鼠役时代的到来。《狂人日记》或向奕澎,还有那些少数的诗人尽管显得如此不合时宜,犹显珍贵。   

    记得1946年,赫尔曼·黑塞获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奖委员会认为《荒原狼》在形式创新方面比起《尤利西斯》都不逊色,读来令人仿佛触电。而黑塞则认为,自己对于追求形式新意毫无兴趣——他觉得人物的灵魂是怎样,他就怎样写。再回顾一下加缪笔的西西弗斯,我们赞赏他的正是其灵魂的不屈性。

    同样,《我的中国梦》关注的依旧是当下的生存状况,只是向奕澎的思考方式和表现形式更多有着传统的情愫,戏谑性从头贯穿到尾。而其中的老派反而成为倔强的反叛,承继着信仰中的“光”。

 

    《狂人日记》让人们成为无头苍蝇

    论及“灵魂”与“光”的作品就得上升到更高的层面阐述。《狂人日记》可以。

    首先强调,《狂人日记》专辑中的作品并不是那种令人窒息的一本正经,而有其鲜活性质,好听和好玩。具有向奕澎本人的特质。它的问题就是在当下中国音乐作品中很难归类——二我们这个时代通常的做法,是以之前所谓受众接受程度衡量歌曲的优劣,一旦作品不在此标尺下,茫然的人们犹如无头的苍蝇。《狂人日记》正是让人们成为无头苍蝇的作品。

    其实,加拿大钢琴演奏家格伦·古尔德最初也令熟悉了才华洋溢而技巧精熟的钢琴家的演奏的人们无法接受。爱德华·萨义德在《音乐的极境》中开门见山:“就本世纪几乎其他所有音乐演出者而言,古尔德都是例外。”

    向奕澎与《狂人日记》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那样,“是一种冒险的存在”,其实,这是任何一项艺术创作者应该做的工作,在今天却成为了一门古老的技艺,这么多聪明的人士纷纷让艺术与财富联姻了,嫁了或娶了,整个堕落的时代啊,因而向奕澎极其作品的存在就是高贵的诚实,一种坚持西方骑士或东方武士精神——人类之光。这比作品内容谈及什么,对我们这个时代更有意义。

    这个世界其实已经创造不出全新的东西,我们都在重复前人的表述,所有的主题基本类似,所有的情感基本雷同,然后,艺术家给予的意义是鲜明的个人感受以及不一样的表述形式,借用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对皮埃尔·门纳德版《唐·吉诃德》的评语——“字面相同,而境界远更无限丰富”。同样,向奕澎的《狂人日记》比我们当下流行的诸如此类的音乐作品、歌曲的境界丰富太多了。


 

         购票请关注“秀动”网或加微信

时间:03月30日 20:30-22:00

艺人: 向奕澎&乐队

场地:  义乌淼木俱乐部

地址:义乌宏迪路92号1-2楼

 票价:预售80/现场100

电话微信:17705793925


PS:淼木俱乐部位于宏迪路和金苑路交叉口西南角,因属单行线,开车来走宏迪路的请从稠州路往江滨路方向(宏迪路由北往南)行使;走金苑路的请从贝村路往香山路方向(金苑路自西向东)行使;消费满100元以上当晚2点前免停车费(平时2元/小时),结账时请向吧台索要停车票。




淼木俱乐部

 livehouse音乐酒吧团体包场

 你的记忆  我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