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被悲剧缠绕的南方摇滚先驱者Gregg Allman去世

摇滚天堂 2020-10-16 16:48:42

格雷格·阿尔曼(Gregg Allman),他与其兄弟杜安(Duane)创立的阿尔曼兄弟乐队(The Allman Brothers Band)是南方摇滚的先驱者,他们曾为南方摇滚风格贡献了《Midnight Rider》、《Melissa》和《Whipping Post》等多首名曲。

上周(5月27日),传奇音乐人格雷格·阿尔曼因肝病并发症离世,他在1999年被诊断出患有丙型肝炎并曾在2010年接受肝脏移植手术。他官网上的声明中说格雷格在平静中离开了人世,享年69岁。

格雷格·阿尔曼(Gregg Allman)


格雷格·阿尔曼长期的合作伙伴及好友迈克尔·雷曼(美国导演)说:“我失去了一位致交好友,世界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先驱。他是一个善良而温柔的人,他的笑声是我所听过的人中最美好的。他热爱家人和乐队伙伴,同时也对乐迷们抱有同样诚挚的爱。格雷格是一个不错的伙伴,更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格雷格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永远是长长的金发、帅气的面庞,以及整个人生中连续发生的悲剧性事件。他象征着性感、摇滚硬汉和亡命之徒——音乐上的成功和他多灾多难人生的对比让人唏嘘。

格雷格·阿尔曼(Gregg Allman)


阿尔曼兄弟乐队成立于45年前,乐队的名字就来自格雷格和他的哥哥杜安。杜安·阿尔曼是摇滚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吉他手之一,但在1971年12月时死于一场摩托车事故,而当时阿尔曼兄弟乐队的歌曲正大红大紫。


悲剧性的事故持续地袭击了阿尔曼兄弟乐队,在杜安死后一年零十天,乐队的贝斯手贝利·奥克利(Berry Oakley)也诡异地因为相似的原因离世。从此,阿尔曼兄弟乐队就因连续发生的悲剧而为人们熟知。

乐队第一次登上排行榜前200是他们1970年的同名专辑,在随后的34年里,他们又有24张专辑先后登上排行榜,其中有4张专辑进入了前十,最好的成绩是1973年专辑《Brothers and Sisters》登顶五周,他们的专辑在美国的总销量超过了900万张。


作为一个单飞的音乐人,格雷格·阿尔曼也同样有7张专辑登上过排行榜,以及两首布告牌热单,其中《I’m No Angel》在1987年还曾经登顶了主流摇滚歌曲榜。

阿尔曼兄弟乐队,1969年


在经历了多年的悲剧、激烈的分裂和紧张的和解之后,重组的阿尔曼兄弟乐队在90年代中期给人们重新带来了怀旧色彩的音乐——那是混合了布鲁斯、爵士和乡村摇滚的声音。


在此之后,乐队保持了一项传统,每年的三月他们会在历史悠久的纽约灯塔剧院进行为期三周的演出,在这几十年里,这项演出已经成为了乐队的一个重要标签,也引起了整个音乐产业的关注。


在演出中,格雷格是一个温柔的歌者,大部分时候他会坐在他的哈蒙德风琴后面,只有在短暂的时间里,他会背着原声吉他走到舞台中央,给大家唱起《Melissa》,这首歌往往会从温柔中开始,最后绽放成自由的即兴演奏。

阿尔曼兄弟乐队,1970年


从1989年到2014年,阿尔曼兄弟乐队在灯塔剧院一共演出了238场演出,这也让他们成了灯塔剧院的常客,甚至于2006年剧院翻修的时候,场地方面还专门征求了格雷格的意见。格雷格的回答也很简单:“别搞砸了就行!”


格雷格·阿尔曼在1947年12月8日出生于纳什维尔,比他的哥哥杜安小一岁。两岁时的格雷格就经历了丧父之痛,他父亲威利斯·格雷格是一个陆军上尉,在一次帮助搭便车者的过程中被枪杀。


随后,阿尔曼一家搬到了佛罗里达州的代托纳海滩,但格雷格还是经常会回到纳什维尔走亲戚,他也是在那里喜欢上了音乐,尤其是有一次他意外地看到了一张演出传单,而这场由Otis Redding、B.B. King、 Jackie Wilson和Patti LaBelle等人带来的演出成了改变他一生的转折点。

格雷格与杜安兄弟,1970年


格雷格的第一把吉他是在西尔斯百货花了21.95美元买的,而很快杜安也喜欢上了弹吉他,这对兄弟就这样与音乐结缘。


为了能继续玩音乐,格雷格给自己脚上来了一枪,以避免自己被征兵派往越南战场(这是他事先研究了人体骨架图之后,找到的最小损伤的位置)。

格雷格·阿尔曼


阿尔曼兄弟最早成立的乐队名叫The Escorts,很快他们改名为Allman Joys并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他们在美国南部进行了周密的巡演,随后因为原来厂牌倒闭,又一起在加州签约了摩羯座唱片。


此时乐队的阵容是贝斯手奥克利,吉他手迪基·贝茨(Dickey Betts)鼓手加摩尔(Jai Johanny "Jaimoe" Johanson)和另外一位鼓手布奇·查克斯(Butch Trucks),此时是1969年。


很快,阿尔曼兄弟乐队就冲进了主流视野,他们的第三张专辑,标志性的现场专辑《At Fillmore East》为他们挣下了巨大的名声,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杜安之死。杜安在驾驶摩托车的过程中为了躲避一辆卡车而发生车祸,终年24岁。

杜安在对格雷格说悄悄话


刚刚从悲痛中恢复的乐队很快就在1972年发行了他们的下一张专辑《Eat a Peach》,他们把专辑的开场曲《Ain't Wasting Time No More(不会再浪费时间)》送给在车祸中失去的杜安。


而很快悲剧再次发生,贝斯手奥克利在一年之后同样死于摩托车车祸,而且出事的地点距离杜安车祸的地点只有几个街区的距离。

阿尔曼兄弟在补充了乐队成员之后,用1973年的专辑《Brothers and Sisters》再次向人们证明了他们的坚强,而这张专辑也获得了乐迷们的热爱,排行榜登顶以及两首热门单曲——贝茨的《Jessica》和《Ramblin' Man》,成了乐队商业性上的巅峰。

格雷格与吉他手贝茨


阿尔曼的名声呈指数级增长,1973年他们与感恩之死、The Band一起创造了记录,他们在纽约进行的The Summer Jam演唱会一共吸引了60万乐迷到场。但是三年之后,格雷格与吉他手贝茨之间为争夺乐队的领导权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终贝茨在2000年还是被开除了)。


1975年,时年27岁的格雷格每天都能喝掉一升的伏特加,外加海洛因成瘾,而且他已经是第三次结婚了——这次他娶了60年代名噪一时的流行偶像雪儿(Cher)。雪儿当时是CBS的台柱子之一,但这段让人瞩目的婚姻仅仅持续了九天,雪儿就因为不能忍受格雷格的毒瘾而离家出走。


他们随后和解,并生下了一个孩子Elijah Blue Allman,也试图在音乐上进行合作,组成了一个二人组Allman and Woman。他们的第一张专辑《Two the Hard Way》在1977年发行,不管是乐评人还是乐迷都报以如潮的恶评。两人原本曲风就大相径庭,乐迷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群,这让这张专辑的销量也十分惨淡。


最终,雪儿回到了CBS与她的前夫继续合作电视节目,并在1979年与格雷格离婚。

雪儿与格雷格


在这段时期,格雷格甚至试图踏足政坛,他作为一个草根政治活动家,帮助默默无闻的政坛新人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当选了第39任美国总统,他的无数次筹款音乐会功不可没。2016年5月美世大学授予格雷格荣誉博士学位时,卡特前总统担任了他的介绍者。

2015年在接受采访时,格雷格回忆起那一段人生,说到他曾经尝试过无数的办法让自己清醒起来,而舞台能让他没有任何的痛苦。


“当我带着牙龈肿痛走上舞台的时候,那种痛感在登台的一刻立即就消失了!”格雷格说,“而只要一下舞台,它就又回来了。舞台就像一片没有任何痛苦的土地。”

格雷格在演奏风琴


格雷格·阿尔曼重组阿尔曼兄弟乐队的夙愿终于在他47岁的时候实现了,此时他终于进入人生中第一次长时间的清醒时期。


此时,他才终于有勇气回顾自己在1995年入选摇滚名人堂典礼上语无伦次的发言录像。2012年时,阿尔曼兄弟乐队还获得了格莱美终生成就奖。

格雷格在2014年亚特兰大演唱会上


当创始鼓手的侄子德雷克·查克斯在2000年加入乐队时,阿尔曼兄弟乐队终于进入了30年里最稳定的一段时期,这一主要阵容维系了15年,直到2014年时年轻的德雷克·查克斯和吉他手沃伦·海恩斯决定离队。


同一年里,格雷格再次卷入了悲剧中。根据他的自传《My Cross to Bear》拍摄的独立纪录片《Midnight Rider》现场发生事故,摄影助理萨拉·琼斯不幸遇难,另有六人受伤。导演兰德尔·米勒想继续把电影拍完,但格雷格祈求对方放弃了这个电影。

罗伯特·普朗特(齐柏林飞船)与格雷格


作为一个多产的单飞音乐人,格雷格自己的Gregg Allman Band在多年里也发行了多张专辑并进行了无数次巡演。在1987年,他的单曲《I'm No Angel》成了电台里大播特播的热门单曲,在布告牌的摇滚单曲榜也获得了榜首位置。

他的九张单飞专辑中包括《All My Friends》(2014年在亚特兰大福克斯剧院录制的致敬演唱会)和2015年的现场专辑《Back to Macon, GA》。格雷格原计划在今年发行一张新的录音室专辑《Southern Blood》。

格雷格·阿尔曼


格雷格·阿尔曼在2016年曾经取消了一轮巡演的安排,但在去年秋天又重回巡演路上,他最后的两场演出是9月25日在丹佛的红石露天剧场和10月29日在亚特兰大的湖木露天剧场。


而在今年1月,格雷格再次遭到了悲剧的打击,阿尔曼兄弟乐队的初始鼓手布奇·查克斯在69岁时自杀身亡。


3月,格雷格宣布他将取消2017年所有的演出计划,并向乐迷们退回了演出票款,他在舞台上演出的最后一首歌是《One Way Out》。

除了Elijah Blue以外,格雷格还有四个孩子:Michael、Devon、Delilah和Layla。他的家人已经决定在乔治亚大学成立“格雷格·阿尔曼奖学金”和在雪城大学成立“阿尔曼/雷曼资助奖学金”以纪念格雷格·阿尔曼。


死亡的阴影围绕了格雷格一生,但每次悲剧之后,他依然能像一个勇士一样重新矗立。


让我们记住Gregg Allman,这个永远一头金色长发的南方摇滚先驱者。


references:

http://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rock/7759662/gregg-allman-d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