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专访:黑薄荷乐队 —— 一支风格鲜明,元素多样化的硬摇滚乐队

中国摇滚乐手 2020-11-26 16:03:37


往期文章:

不做"装逼犯",他们是中国摇滚巡演王

今天我取关了这个公众号,一个很多人都说他是煞笔的公众号




——文章来源乐势力公众号,欢迎长按文尾二维码关注!


“五年了,这件事是必须做的。无论如何,还是有那么多歌迷朋友支持我们喜欢我们的作品,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黑薄荷主唱高炜如是说。

这件事就是全国巡演了。五年了,黑薄荷乐队一直在成长,一直在进步,也发了那张经典专辑《摇滚你的生活》,在北京演过很多场,但是专场是第一次。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终于学有所成要成就自己的事业了。

▲摄影师:薇白studio

黑薄荷乐队成立于2012年,是一支风格鲜明,元素多样化并且积极向上的硬摇滚乐队。主唱高炜抓人的电锯嗓,还是乐队吉他、贝斯和鼓手扎实的功底,活跃的性格,都受到了现场观众的一致好评。可以说,黑薄荷乐队既是一支创造力强的乐队,又是一支极具现场表现力的乐队。

采访摘要

-黑薄荷乐队已经成立五年了,现在这个阵容的成员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

-卢一酒:主唱高炜是昌平人,我和高炜最先认识的,第一个阵容没有现在的贝斯手和鼓手,经历了两年的积累阶段,陆昕和石磊才加入了乐队。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我们上一个贝斯手退出乐队不到十秒钟我就把陆昕拉进乐队来了。


-“黑薄荷”这个名字很特别,代表了什么呢?

-高炜:薄荷给人的感觉就是提神醒脑,代表了摇滚乐的风格。而黑色是严肃的,证明了我们做音乐的态度。其次黑色在《易经》里面属于北方,属水。也代表了一种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做音乐的心态。

▲摄影师:亢奋大蜻蜓

-乐队刚刚成立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大的困难倒没有,就是当时我们刚开始做演出的时候,总是“被压轴”。有时候一起演出的有六个乐队,我们最后一个演,刚开始我们还挺高兴的,压轴嘛,结果每次到我们演的时候底下往往都没人了。基本上我们有一整年演出台下经常就只有三四个观众在听,演完给我们150块钱,也不够吃饭,只能用这钱打车回昌平,但是我们每场都不遗余力地表演。


-黑薄荷乐队的创作风格主要是怎样的呢?

-我们的风格是硬摇滚,还有各种元素的融合,但是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字,后来在演出的时候发现从小孩到年轻人,又到我父母年龄段的人,都挺躁的,都跟着我们的节奏一起跳。于是我们给我们自己定义叫社会摇,不是广场大妈那种,而是社会主义摇滚。

▲摄影师:亢奋大蜻蜓

-《1862》、《红男绿女》这两首歌都是黑薄荷的必唱歌曲,深受乐迷喜爱,这两首歌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呢?

-这两首歌真的是遛狗的时候创作出来的,遛狗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那两首歌的旋律:“你就像那1862年的酒......”、“哥们你望不完的美”,其他的歌词旋律都是在这两句副歌的基础上添加的,我们的大部分创作都是先把最拿人的那两句歌词写出来,再去添加剩下的部分。


-每次现场演唱《1862》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全场人蹲下的环节,这是怎么来的?

-陆昕:起初这就是就是为了和观众互动,安排的一个小环节,但是有一次我们没演这首歌,观众全都不干了非要演,非要蹲。并且正好这首歌的前奏和跳跃正好能卡在一起。

我记得有一次是在大学的一个2000多人的礼堂里,当时还怕没人听,但是一试效果意外的好,以后就决定都在这首歌的前奏让全场观众蹲下,大家一起跳起来。


▲摄影师:王骁明

-黑薄荷2017年最新ep《薄荷脑》已经发布了,可以谈谈这张ep的创作过程吗?

-这张ep的成型其实挺快的,但是在成型之前我们起码推敲了有一年多的时间,平均每首歌最少得有10个版本,换了无数版歌词,每首歌都有电子版、舞曲版,基本把自己能驾驭或者说控制范围内的音乐风格都试了,最后把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作品都拼凑在一块,汇集成这一张ep。


-《薄荷脑》这张ep中加入了以往没有过的元素,民乐、电音等。

-卢一酒:我一直很喜欢bon jovi,他有一张专辑叫《飞行公路》。里面有很多小提琴的元素。国外有很多乡村风格的歌都是小提琴开头的,于是我想借鉴一下。但是石磊说你把小提琴换成二胡多好啊,正好这首歌的开头也是吉他表现不了的。再加上我们关系特别好的乐队南无乐队,也会在作品里加入很多民乐元素,我们也是受其熏陶。

 《星空》这首歌起初就是以贝斯为主旋律的这首歌我觉得跟以前的歌大同小异,我想能不能加入一些以前没尝试过的东西,基本编曲都用logic,就用那些电子的音源一个一个试,试了几个小时,找到了符合这首歌风格的音源,其实就是顺其自然,没有刻意。


-2017年巡演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

-石磊:我的心情比较复杂。很激动激动,又有点害怕,好多心情混一块了。我就不说什么肯定到哪票房都满这种话了,我就说我们肯定努力,用我们百分之百的努力和现场表现回报来看我们的人,用心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摄影师:亢奋大蜻蜓

-卢一酒: 我们毕竟是一支现场型乐队,我们抓的是现场,其实在巡演我个人其实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主要是是紧张,因为也没有一演演十几首歌专场的经历。以往都是几个乐队一块演,现在一个人独挡门面,我个人有点紧张。但是现在自从我们反复排练,十几首歌也过了十多遍了,也觉得挺踏实了,现阶段没什么太多的想法。


-这张最新ep是在卢一酒的酒歌工作室录制的,这样一个角色的转变还适应吗?

-卢一酒:我很喜欢录音师这个角色。这个工作室对我的影响挺大的,一般在我的工作室录音的都是我们的朋友乐队,理想后花园、南无、葡萄不愤怒等等,以大学生乐队或者青年乐队为主。录音挣钱先不说,主要是在录音期间能互相学习,而且也改变了我们乐队很多,而且我们乐队终于能有一个地方录歌,排练,很舒服。

▲摄影师:亢奋大蜻蜓

-乐势力去年的摇滚三十年中国巡演有关注吗?

-关注了,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把很多新乐队和老炮放在一起演出 ,是一个很棒的事,我们的好朋友葡萄不愤怒乐队还登上了巡演的舞台,还有致敬环节,挺好的。


-对于摇滚分会受到政府支持有什么看法吗?

-高炜:我觉得太好了,以我个人态度说,中国摇滚乐可能是一个爬山的的进度,政府如果切切实实的介入那就是修成一条高速公路,对真正喜欢摇滚乐和乐队来说,肯定是一个好事。


-对于中国摇滚和乐势力的未来有什么看法吗?

-石磊: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团结,劲往一块使,别老各自为战。很多乐队见面夸你,背后骂你。很多先进的经验应该互相分享,别人虚心请教就大大方方地教,而不是藏着掖着,所以说团结太重要了。

▲摄影师:薇白studio

2017年对于黑薄荷来说可能是很不一样的一年,与棱角音乐的合作,最新ep《薄荷脑》的完成,并且即将踏上巡演的征程。


摄影师:亢奋大蜻蜓

摄影师:薇白studio

整理:老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