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缠斗恶龙】夜半的爵士乐

小馒妖拍案 2020-07-31 14:07:58

(湿地公园。拍摄:星星)


#缠斗恶龙# 是我在2017年新开的故事系列。与凝望深渊系列相比,这个系列比较倾向于一些已经有结论,同时犯罪手法更凶残、情节更恶劣的案件;在案情的曲折性上,则要比凝望深渊系列简单一些。(然而,悬案还是少不了的……)


老规矩,本系列所有内容均为非虚构作品,不定期更新(更新频率应该和凝望深渊系列差不多)。这是本系列的第19篇文章。




  我们都知道,有一种音乐形式叫做“Jazz”,中文常翻译为“爵士乐”。尽管它并不是本妖喜欢的风格,但偶尔听听也是蛮不错的。当然,倘若有人强行给我推荐爵士乐,估计就会觉得比较讨厌了。


  而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呢,和爵士乐还有点关系呢。


悬案提示

本案至今仍未破获



  这个案子,或者说这一系列的案子,通说认为,都是发生在1918年5月至1919年的10月期间,地点则是在米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


  那个时候的新奥尔良(New Orleans,LA),尽管还没有今天这样的繁华,但已经是一个相当现代化的大城市了:人口稠密,基础设施齐全,工商业发达。


  随之而来的,当然就是治安管理上的挑战了。而那个时代既没有监控探头,也没有DNA比对,连指纹比对技术都还处于起步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便出了命案,警方能做的也很有限。


  1918年5月23日,一起血案让新奥尔良的居民们都颇感震惊:约瑟夫·马吉洛(Joseph Maggio)和太太凯瑟琳·马吉洛(Catherine Maggio),双双在自家开的杂货店中遇害。很显然,有人趁着月黑风高之时,潜入了这家杂货店(同时也是两人的家),用剃刀割开了两人的喉咙,然后再用类似斧头的东西,狠狠的劈开了两人的脑袋,凯瑟琳的脖子几乎都被砍断了。


  经过勘察,现场的财物都没有被翻动过,说明凶手并不是为了劫财而来。这让警方颇为困惑:难道,是为了寻仇吗?这是啥深仇大恨,才要作出如此丧病的事情来啊。


  线索方面,警方在现场发现了一件沾有鲜血的外套,经过辨认,并不属于死者,而很可能是凶手留下来的。这件外套据说相当普通,所以也很难从上面推测凶手的身份。


  6月中旬,一对情侣路易斯·比萨摩(Louis Besumer)和哈雷特·洛娃(Harriet Lowe),在约会时突遭袭击,双双被斧头开瓢。洛娃女士在医院躺了一个半月,终因伤势过重,含恨离世,他死前一口咬定就是比萨摩砍的;而比萨摩则说,自己都没看清楚咋回事,稀里糊涂就被劈了。考虑到比萨摩的脑袋也被砍得够呛,很难想像他会完成这样的自伤,所以警方认为,洛娃的指控应该是错误的。


  紧接着,8月份又有一名孕妇在自家家中遭袭,作案工具同样是斧头。该孕妇也侥幸逃生,但吓得完全记不清楚当时发生了啥。


  几个案子放在一起砍,有许多的共同点:嫌疑人都是半夜里,通过窗或门潜入民居,然后用斧头砍杀屋里的人,除了性命啥都不拿——这下,新奥尔良警方终于明白,妈呀,遇到狠角色了!


  警方公开发布通知,呼吁广大群众积极举报可疑人员,并提醒大家夜里要关好门窗,提高警惕。


  可惜,话音未落,又有一名杂货店主遇害:他叫做约瑟夫·洛曼诺(Joseph Romano),同样是半夜被人用斧头砍死。不过,这次警方有了目击证人:约瑟夫的两个侄儿也住在那个屋里,听到惨叫声赶来时,恰好看到凶手从窗口逃跑。据他们说,此人应该是个男性,个子高大,身形魁梧,手里拿着一把大斧——从此,媒体都将他称为“斧男”(Axe Man)。


(情景模拟图)


  因为约瑟夫·洛曼诺和最初遇害的约瑟夫·马吉诺都是意大利人,所以当时坊间也传说这个“斧男”是和意大利黑帮有关。然而,这种说法似乎没有太多的证据,而更可能的是,案发那一带恰好是意大利裔移民的聚集区而已。


  新奥尔良的居民们更加恐慌了,纷纷选择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天黑之后就赶紧回家,紧闭门窗,男主人拿着上了膛的步枪端坐在沙发上,随时准备对那个斧男来个一发入魂!


  就这么过去了一段时间,斧男不再出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事实证明,他们高兴的太早了。


  1919年3月10日,一个闷热的夜晚。在新奥尔良附近的格雷纳特(Gretna,LA),一声凄厉的呼叫突然撕破了夜晚的宁静。


  邻居们闻讯纷纷穿衣出门,发现惨叫声是从科迪米加列(Cortimiglia)家里传来的。推门一看,查尔斯·科迪米加列(Charles Cortimiglia)和妻子玛丽·科迪米加利,双双被人砍死在屋里;甚至连他们2岁的小女孩罗莎,也被人用斧头砍断了脖子……


  如此残暴的手段,激怒了新奥尔良警局的全体干警,纷纷发誓要把此人绳之以法。然而,还没等到抓到此人,一封奇怪的信,就寄到了警察局:




1919年3月13日,发自地狱。


尊敬的新奥尔良的凡人们:


  他们没有抓住我,而且永远也抓不到我。他们从没看到过我,因为我是隐形的,就像是围绕着你们世界的以太。我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神灵,一个来自炼狱的恶魔。我,就是你们,以及你们愚蠢的警察所说的那个——斧男。


  在我认为适当的时候,我会来带走其他的受害者。只有我知道,他们将会是哪些人。我不会留下任何线索,除了我的斧头,上面沾满了他的血迹和脑浆;我会把他送到地狱,以充实我们的队伍。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你们能够转告警察,不要把我惹急了。当然,当然,我是一个讲道理的神灵。我无意冒犯他们先前所采取的查案方式。实际上,他们蠢得一塌糊涂,不仅让我捧腹,就连尊敬的撒旦——弗朗西斯·约瑟夫陛下,也被逗乐了。不要,还是要提醒他们。让他们不要试图去查清我是谁,惹毛了斧男的话,他们会宁愿选择从未出生过的。我并不认为这个警告是必要的,因为我知道,这些警察总是会躲着我,就像他们在过去做的那样。他们很聪明,知道怎么做才不至招来灾祸。


  不消说,你们新奥尔良的人,把我想成是最恐怖的杀人犯,我确实如此;但实际上如果我愿意的话,我还可以更坏一些。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每晚都造访你们的城市。我可以把你们中的几千个居民,无论好人和坏人,统统都给杀掉。我和死亡天使关系很好哦。


  嗯,确切的说,在下周二的晚上12:15(地球的时间),我,将穿行于新奥尔良。出于我无限的慈悲,我,给你们凡人提出一个小小的建议,听好了:


  我很喜欢爵士音乐。以幽冥中诸魔的名义起誓,在我刚才说的那个时间里,如果一户人家里正锣鼓喧天,演奏着爵士乐,则这家的每个人都能够幸免于难。如果城里的每个人家里都能有一个爵士乐队,那对你们就是再好不过了。有一点是肯定的:下周二晚上,拒绝演奏爵士音乐的人,将会迎接我的斧头。


  哦,我有点冷了,我想念我的故乡——冥界的温暖了,是我该离开你们尘世的时候了,然后我会停止我的话语。希望你们能将这封信刊登,那就好了。无论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在你们的传说里,我,都会是那个最邪恶的精灵。


                      ——斧男



  很难说清,这封信是不是“斧男”写来的?或许,只不过是某个吃饱撑的小伙搞的恶作剧。不过,经过慎重考虑,当地报纸还是全文刊发了此信,顿时在当地引发了更大的恐慌。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很多人家纷纷买枪、加固门闩和栅栏。一些人还认真的考虑,要不要在家里演奏爵士乐呢?


图:当时的报纸刊登的一副漫画

(标题为:斧男的爵士乐——爸爸,不要吓我呀!)


  可以想象,在那封信看出的周二,新奥尔良城里一定是一片诡异的情景:家家关门闭户,却又灯火通明,不少屋里还传出颤巍巍的爵士乐来……街头上的警察们则紧握手枪和提灯,严阵以待的等着这个斧男出现。


  不过,斧男这天晚上并没有现身。倒是同年8月、次年9月和10月,新奥尔良一代又发生了三次类似的袭击,3名受害人中两人都活了下来,但都说不清楚当晚发生的事情;死去的那名受害人,是一个杂货店主,他的妻子恰好看到了凶手离开的那一刹那,但也看的非常模糊。在最后一次作案的现场,作案凶器——一把沾满鲜血的斧头(从受害人家里顺手摸到的),直接砍在了屋外的地上,默默的嘲弄着警方。


  以上,就是“斧男”和新奥尔良的故事了。在1919年10月之后,斧男彻底沉默了,这对于当地社区来说当然是个好事,但对于警察而言却很郁闷,因为以当时的技术手段,只要不抓现行,就基本不可能有破案的一天了。


图:斧男作案的地点(包括有争议的几次袭击)


  对了,也有人认为,实际上当时是拍到了斧男的照片的!当时新奥尔良住着一个法国人埃杜阿德·马蒂尔(Édouard Martel),这哥们有个小爱好,就是把照相机偷偷架在街头,连接上一个定时拍照的发条装置,在特定的时间抓拍路人。考虑到那个时代照相还是有点奢侈的事情,他的举动就更不可理解了。


  在马蒂尔先生死后,他的后人发现了很多很多张这类无头无脑的照片。直到2000年左右,有人在网上发出了一张据说是他的照相机当年抓拍的照片,照片上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正准备从别人家的门口非法闯入,手里还提着一把斧头呢:


图:疑似斧男的身影


  当然,照片拍的并不清楚,就算真的是斧男,这张照片也没法提供更多的线索了。不过,这张照片倒是证明一件事:


  所谓的斧男,并不是他自吹自擂的什么隐身的精灵或恶魔,不过和你我一样,只是肉体凡胎而已。放在今天的监控体系下,估计他早就落网,受到法律的严惩了。


馒头妖曰



“来自地狱”这个噱头,估计也是抄袭“开膛手杰克”的吧。此人应当就是纯粹的心理变态,虚荣心爆棚那种。


对了,关于开膛手杰克的故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当然,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想看#缠斗恶龙#系列的其他文章,可以发送【缠斗恶龙】四个字给本公众号;或者在公众号菜单“诡案”下再选择“缠斗恶龙”,即可看到导航页面。




广告

我的新书《现场》,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在当当网、亚马逊、京东网上都有销售。这是一本侦探小说,里头的案件当然都是虚构的。但是,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研究各种真实案例,所以里头的案件也不是太离谱啦……

欢迎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