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这些爵士怪逼我连名字都念不对...

看见音乐 2019-10-23 14:25:50


举办到第五届了,每年的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阵容依然是让人叫不上来的陌生名字。所以有乐评人说这个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挺考人的”,长达半个月的时间,28支来自世界各地的「怪团」,没有一支是可以单纯被挂上“爵士”标签的。不过,爵士本来多元,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爵士”。


1、Orchestra of Spheres /新西兰
有人说,“他们听起来就像来自另一颗星球,在那里,永不停歇的舞蹈和超凡绝顶的音乐才是稀松平常。”2009年,诞生于新西兰的Orchestra of Spheres将节奏置于奇妙的数学比例。乐队使用诸如“饼干盒吉他”、“电子低音排钟”和“sexomouse马林巴琴”这样的自制乐器来创作。英国的《Uncut》 音乐杂志说他们“充满未来感,同时又原始得令人不安。”


2. Asaf Sirkis Trio/以色列
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鼓手/打击乐手之一——Asaf Sirkis,他从12岁开始接受专业的打鼓课程训练,在打鼓演奏的过程中,Asaf常常会运用南印度(Carnatic)的konnakol来为其增色。除了传统普通的鼓,他也演奏手鼓(frame drum,又称框鼓)、巫毒鼓(udu,一种陶制鼓)和钢鼓(hand drum,又称steeldrum)等。他的声音世界就彷如一个巨大调色盘,他的多才多艺让他得以自由挥洒。在接受英国爵士杂志采访时,Asaf Sirkis阐述了关于这个三重奏的想法:“我想创造一种声音,能让电吉他和电贝司听起来是像同一件乐器。所有我为这支乐队所写的音乐都是由此而来。”


3.Batik/荷兰
Batik的新专辑《Headland》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国际知名艺术家Claudy Jongstra,她以制作羊毛毡挂毯著名。羊毛毡的制作与音乐创作的相似之处就在于它们都是一个编织的过程——无论是羊毛毡还是音符,所谓的编织,都是将一个个独立自我的碎片织就为整体。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是将不同的声音融为一体,而是抛却旧有的音乐形式,着重于联合的即兴,并从中寻找全新的音调。相对于单个乐器,他们把整体放在了更为主要的位置。成员Lijbaart、Brederode、Verhoeff和van der Feen都是欧洲现代爵士乐坛的顶尖乐手。在Batik之外,他们每个人有自己的项目,并在世界各地的重要音乐节上表演。


4.Jazzpospolita/波兰
“Jazzpospolita填补了年轻一代音乐爱好者在音乐选择上的空白——他们一方面并不热衷于爵士乐,另一方面又厌倦了当代的流行和氛围音乐。”

乐队的阵容自组建就以来就一直没有变过——吉他、贝斯、键盘和鼓,也因而形成了辨识度很高的音乐风格。Jazzpo(粉丝对乐队的昵称)的强大之处在于,他们的音乐风格能在爵士乐、后摇和电子乐之间自在游走,过瘾的吉他和电音与爵士旋律碰撞交融,造就了他们独一无二的原创作曲。也正因如此,他们广泛地吸引了不同品味的受众,在不同类型的音乐活动上都能受到欢迎,无论在爵士俱乐部还是流行音乐节,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5.Albert Hera/意大利
一个全新的音乐流派因他而生:史诗爵士(Epic Jazz)。从2005年起,Hera参与了众多和声音相关的项目,包括国际语音矫正双年会、声音疗法“艺术声音”,并与国际专家Dott. Franco Fussi、Alfonso Maccarini和Alfonso Borragan合作,积极地投入研究,以更好地理解发声产出的构造与功能。Hera不断深化在声音上的探索,通过自创的拟声语言,他模仿并重新创作了来自大自然的传统声音与节奏,以及那些来自异国他乡的语言和音乐,光是听到,已让人陷入无限遐想。


6.WorldService Project/英国
古怪荒唐,英国朋克圈和爵士圈的典型代表之一。WSP在他们2012年发行的专辑《Fire in a Pet Shop》,就像一出荒唐的喜剧,用各种乐器来模仿火场中发出各种叫声的动物,这是英国人特有的幽默么?”乐队里的长号手解释说,“我们体现的幽默不是散播欢声笑语的幽默……观众笑并不是必须的,如果有观众表示‘妈啊太荒谬了我泪都喷出来了’的话,其实也可能是一种沟通机制或手段……无论观众是大笑或者稍微困惑地呆坐在那,对我们来说都是满意的回应。”




每一只乐队的介绍,看起来都超脱了普通人对于爵士的理解。这还仅仅是17天、23个国家、4场讲座、28场演出的一部分。

没有感受过现场的人也许无法想象深圳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一个深邃的爵士音乐节。而今年已经是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的第五年了。去年一位经历过现场的观众在回顾这场音乐节的时候,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我在伦敦看过上百场演出,太多经典时代的大师,在巴黎看过老神仙YusefLateef鲐背之年的人生绝唱,但没有任何一次演出能和这场相比。这是一场完全超越爵士或自由即兴或新音乐甚至音乐的演出,它是绘画、诗歌、文学、历史、电影,是所有伟大的艺术。”

如果你觉得自己还足够开放,不妨去这个“非正常”的爵士音乐节试试看,你会不会找到这样的震颤。





END


文/夏不理
编辑/Jack 图片来源/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