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蝎子乐队:“半个世纪的爱,和平,摇滚”

三联生活周刊 2020-09-10 12:07:58

如果以今天的欧洲局势为背景,蝎子乐队的那首《变革的风信》,似乎有着另一番味道。

,蝎子乐队(Scorpions)只是一支伟大的流行摇滚乐队。1965年,主音吉他手鲁道夫·辛克(Rudolf Schenker)在披头士盛行的岁月里找到了一种强硬的吉他声场,它粗糙的失真效果似乎成为音乐圈中的一种反叛腔调。带着这种声音,辛克与主唱克劳斯·梅恩(Klaus Meine)等人成立了蝎子。“我们跟随本能前进,让音乐自由地流动,然后将蝎子那致命的毒刺展现出来。”这是乐队成立不久时,辛克对乐队的一次描述。


蝎子乐队演出现场。左至右:鼓手米奇·D,音乐吉他手马蒂亚斯·杰布斯,主唱克劳斯·梅恩,贝斯手帕维·玛琪沃达,节奏吉他手鲁道夫·辛克

首张专辑《Lonesome Crow》诞生于汉堡,辛克在制作上刻意模仿了60年代中期的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Cream和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的声音,而旋律化的歌曲让他们确立了非英非美的独创摇滚风格,直到1979年出版的《Love Drive》,第一首歌曲的独特嗓音和带有舞曲风格的节奏,让乐队成功杀入英国排行榜。几年后,专辑《Love At First Sting》的单曲“Still Loving You”成为德国热门榜首歌曲,辛克说这是一首关于爱情的歌曲,而在彼时的德国,它常常被人理解为隐晦地暗喻了仍然分裂的东西德国,这首歌似乎清晰地描述了柏林墙之下许多德国人为他们分裂的祖国而绝望的心情。

到1989年为止乐队一共在苏联举行了10次演唱会,1988年,蝎子乐队(Scorpions)作为造访苏联的第二支西方硬摇滚乐队,在列宁格勒举行了一场演唱会。在苏联期间,乐队成员的每次出行都受到安全官员们的“特殊关照”。次年8月,他们再次来到苏联,在红场他们和包括Ozzy Osbourne、Bon Jovi、Motley Cru在内的众多乐队共同演出了名为“莫斯科和平音乐节”(Moscow Peace Festival)的音乐节演唱会。面对26万观众演出,这一次,安全员顾不上监视任务,与现场狂热的歌迷们一起狂欢,演出后,乐队受到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的接见。


蝎子乐队

乐队主唱克劳斯·梅恩(Klaus Meine)回忆道,他们在夏夜共同泛舟于莫斯科河上,去往高尔基公园。一个月后,梅恩便写下了这样的歌词:“顺莫斯科河而下,前往高尔基公园,倾听那变革之风……”在柏林墙倒塌后不久,蝎子乐队发布了他们著名的歌曲《变革的风信》(Wind of Change)。歌曲一开始那段忧郁的口哨声唤起了人们对80年代末期的回想。乐队也由此受到前Pink Floyd乐队成员罗格·沃特斯(Roger Waters)的邀请,共同完成了在柏林勃朗登堡大门前进行的著名的“The Wall”演唱会。

专访乐队主唱克劳斯·梅恩、吉他手鲁道夫·辛克

三联生活周刊:在现在的欧洲局势下,重听《变革的风信》似乎别有一番味道。

辛克:音乐神奇的地方就是能把人们联系在一起。蝎子乐队的标语是“爱、和平、摇滚乐”。和平像风一样变化,摇滚又像飓风一样狂野。半个世纪中,爱、和平、摇滚乐的含义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在不同的国家演出,会接触到不同的文化和历史,我在希腊的万神庙看到有人探讨哲学,这就像是民主的由来,它给我带来一些启发,所以我们在那里演出《变革的风信》的时候,就如同讲述了那里的故事。

三联生活周刊你怎么看蝎子乐队所经历的这半个世纪?

辛克:不久前,我在办公室整理杂物的时候,看到了我母亲记录的账本,那是从1965年开始记录的,因为一开始我父亲给我置办乐器花了一大笔钱,但是我母亲说你要自己支付一半,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母亲在乐队担任财务工作,那个账本是从1965年9月算起的。


当我在1965年创立这个蝎子乐队时,我还是个电工,但是那时候很多人都活在梦想里,我非常清楚我不想回到以前的工作上,我当时喜欢“猫王”、小理查德(Little Richerd)等人的音乐。我也曾是名足球运动员,喜欢团队工作,其实也是惧怕一人在聚光灯下,因此我更偏向乐队组合,当披头士乐队等英国摇滚乐队出现的时候,我有了一个想法,找些朋友一起玩音乐一起走遍世界,当我在找乐队的成员时,是在寻找对此想法志同道合的人,其实也是在找能够终身成为朋友的人。很多人说我们是幸运的,音乐让我们在梦想里生活了半个世纪。

梅恩:直到今天,蝎子乐队一直都是德国最著名的乐队之一,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就像是10年前的金属乐队(Metallica),像今天的×××乐队。在Facebook上,我们80%的“粉丝”都是从18岁到28岁的年轻群体,站在舞台上,我看到他们和我们一起唱着那些歌,那个旋律的诞生比他们还要早,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看到了时间的变化,格局的变化,世界的变化。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认为创作过程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辛克:最难的不是思考。当你在写歌的时候,用头脑来思考,就只能得到普通的作品。最好的是,灵感找到你,这是不用思考的,你只要抓住和记录飘到脑海里的那个词句和音符就好。

做上一张专辑的时候,其实有些歌是计划外的专辑歌曲,因为当我们2010年做告别巡演的时候,确实是计划暂别舞台的。但是MTV不插电演唱会邀请我们表演,这是我们一直很想做的演唱会,但一直未能如愿。直到收到邀请,我们都觉得是个很难得的机会,干脆就用那些未发表作品完成了整个专辑。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在2010年宣布解散后,为什么很快就决定重组?

梅恩:其实最大的原因就是离不开音乐,那时候我们觉得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和体力去演出了,或许是处于我嗓子的低潮期,我查看巡演地图的时候,发现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比如中国。在很多因素的促成下,我们就重组了。去年是一场音乐节,今年是一场演唱会,你可以看到两个不同的音乐场合,这次的50周年演唱会上,我们准备了非常特别的设计,比如高品质的音响系统,我们也为此准备了70年代、90年代以及现在的歌曲。

⊙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新刊「不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