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南十八岗新合肥的那一场摇滚音乐会

悠悠de说 2022-08-02 10:01:43

明珠广场(王世保摄)


1994年元旦后,南十八岗新合肥开建明珠广场,开启了合肥经济开发区的一城繁华。

 

1998年国庆间,“北辰之夜大型广场音乐会”在明珠广场嗨翻三个夜晚,开启了安徽乃至全国的摇滚音乐会元年。

 

1998年9月29日《新安晚报》内页中缝打出一条广告:请大家告诉大家,华东最大彩灯喷泉首次夜间开放。跟着一行小字:北辰之夜大型广场音乐会,9月30日至10月2日18:00至23:00,首次夜间开放华东最大彩灯音乐喷泉,数万盆鲜花恭候您携带家人欣赏表演、翩翩起舞、共赏明月。地点:明珠广场(南十八岗新合肥)。

 

一张八开大小的黑底海报贴满了合肥各大院校的公告栏,海报标题为“北辰摇滚之夜——合肥地区高校大学生联谊会”“欧美风情广场、彩灯音乐喷泉、大型露天舞会、摇滚乐队表演、鲜花美酒赏月”的字样旁,印着美国涅槃乐队主唱Kurt Cobain的红色剪影。海报上角列出三天演出的时间,以及10元的票价和5元的学生优惠票价,贴心地指示仅有的26路公交车搭乘的时间和路线,以及建议学生合租车辆的费用估算。

 

北辰摇滚之夜海报和当年《新安晚报》中缝广告(马东提供,杜莉翻拍)


冬日的午后,阳光暖暖地投进往复咖啡馆,马东随身带着珍藏20年已经发黄的海报和报纸,兴奋地和小杜谈论着,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并且一提到就兴奋至极的南十八岗摇滚音乐会。马东指着海报上的演出时间说:你看,音乐会是持续到晚上11点以后的,在1998年的明珠广场,我们开启了现代人的夜生活节奏。

 

1992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的事就大胆地试,大胆的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种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全国各大城市相继搞起了开发区建设,时任市委副书记、市长钟咏三同志提出了合肥“三个一百”规划,即:城市规模100平方公里,城市人口100万人,国民生产总值100亿元。蜗居在5平方公里的一些老合肥人认为:“三个一百”规划是“天方夜谭”。合肥市委、市政府的决策者们决定:边干边统一认识。首先寻求实现“三个一百”的撬动杠杆——学习沿海城市,搞开发区建设!选址西郊建设合肥科技工业园,后更名为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选址南郊建设高新区南区,后更名为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经开区开工典礼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1993年1月8日,合肥市成立以钟咏三市长为组长的经开区协调服务领导小组。3月18日,成立经开区干道建设指挥部,钟咏三市长担任总指挥,老杜任副总指挥。4月3日,在南十八岗去岁的麦田上举行了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工典礼,并启动十公里框型大道的建设。主席台上竖起一幅对联:抓住机遇开繁华大道撬兴经济,只争朝夕拓合肥新城造福桑梓。分立两旁的横批尤为醒目:开放、开发,再造新合肥!


1994年1月20日,明珠广场作为经开区的门户节点启动建设。广场建成后,小杜随同家人特地前往城南一探究竟。当年像样的合安路只修到姚公庙,接下来几里路很窄,路两边都是乡野土房,直到看见了哥特形状的明珠广场建筑。想起现任领导在一次调研中说过的“一会儿非洲,一会儿欧洲”。穿越用在当年,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明珠广场一派浓郁的欧洲风情和浪漫气氛:花草灌木修剪成精致的流线型;游人买上一块钱鸽食,可以逗引着白色和平鸽贪食地盘旋;每当古典的交响乐响起,喷泉闻声而动,上下翻飞。广场南侧的明珠大酒店,引入香港的管理团队,成为安徽省首家五星级酒店。酒店下面还陆续开业了保龄球馆、巴西烧烤等前卫的消费场所。

 

明珠广场今夕(上图来源于网络,下图为王世保摄)


老杜沿袭了他在每一个新组建单位起用、培养年轻人的习惯,从市政办到重点办再到规划局,从经济开发区到政务文化新区再到滨湖新区,他称呼这种干部培养方式为:一炉炭年轻人就是生炭,需要炙烤,需要熔炼,需要在这个过程中褪上几层皮,而后浴火重生。老杜鼓励年轻干部试错,即使因为热情投入工作而失败了,不是年轻人不行,而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马东从安徽大学毕业后,选拔进了市政办,因为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扎实的外向联系能力,1994年进入经开区,先后在经开区的新都贸易公司、可明丽公司工作,25岁时被提拔为招商中心副主任。然而当年的一切没有听起来那么体面,因为经开区在很长的时间里是连工资都发不起的。老杜鼓励大家贯彻开放开发的思路,各显其能组建公司,提供开发区建设服务,也挣点钱给自己发工资。于是,经开区人可以西装革履地接待外宾,也能蓬头垢面地搬砖卸泥。这期间,招商中心成立了下属“北辰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经开区管委会最初的办公用房,被经开人俗称为“小平房”(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大学起,迷一般爱上摇滚乐的马东认为:音乐改变了他的人生,音乐塑造了他的态度,正如崔健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中所唱: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汗也流,泪也落,心中不服气……

 

动意策划“北辰之夜广场摇滚音乐会”时,距离1998年的中秋国庆仅仅只剩两个星期的时间。当马东向老杜表达了想法后,老杜爽朗地答应,并鼓励说:“大胆地搞,我全力支持。”明珠广场中心有一盏待装的大型灯柱,原计划是当年国庆后安装,老杜立马叫来公共服务公司总经理陈和平,要求装灯工程提前,在国庆前让广场亮起来。

 

除节俭地选择《新安晚报》中缝登了两天广告外,马东和同事们印了几百张海报,一所所大学地跑去张贴。国庆三天,来自合肥本土的乐队,在明珠广场刚装完的明黄灯柱照耀下,咨意挥洒青春,将摇滚的魅力带给这个开放开发的新合肥。广场夜夜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原定三天五千到一万人,结果来了超过两万人。马东在现场流泪、欢笑、呼喊,拿着奥林巴斯相机,颤抖地定格了一张当日的胜况。

 

北辰之夜广场摇滚音乐会现场(马东摄影并提供,当年的原片已经遗失,只剩下这张网络供图)


九十年代是中国摇滚乐的巅峰时期,改革开放、社会转型,让年轻人产生困惑,反思社会,用摇滚音乐发出了时代的呐喊。摇滚让学生时代的马东褪去皖北乡村的羞涩,建立起融入城市的自信。当他抱着吉他,在安大行政楼的草坪上唱起《花房姑娘》时,他觉得:每一段旋律都敲打着自己的内心,每一句歌词都是自己想说的。那一年,他18岁。

 

合肥的开放开发始于经济开发区,当独树一帜的欧风街、明珠国际大酒店、明珠广场进入合肥人的眼帘时,当拉德斯基进行曲和摇滚音乐进入合肥人的生活时,所有年轻的生命和时代一起融化、一起沸腾。马东实现了作为新合肥人的第一个五彩的梦,办起了一场音乐会,还顺便为管委会挣了2.044万元。那一年,他28岁。

 

安徽大学老区行政楼前的草坪已变身绿轴,安大与合肥多所大学陆续搬迁至经开区的大学城,建设了新校区(杜莉摄)


2010年,合肥经开区成为安徽省首个千亿元产值开发区,2012年,成为首个两千亿元产值开发区。根据《合肥市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年报》:2016年合肥户籍人口 729.83万人,其中市区户籍人口259.16万人,全年生产总值(GDP)6274.3亿元。区划调整后,合肥市国土面积11445.1平方公里,其中市区面积1312.5平方公里。这些数据成倍超过了当年“三个一百”规划。


合肥经开区建区20周年时,经开区设计者钟咏三(右四)、以杜平太(右三)为班长的经开区工委管委会第一届领导集体等一批参与产业新城变革时代的人们获得“感动经开十大人物”荣誉称号(图片来源于网络)


先进文化是在中国革命、建设以及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过程中孕育的,: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

 

随着合肥城市的建设,建筑的格局更加丰富,即使在过程中褒贬不一;城市的文化更加多元,大浪淘沙一般此起彼伏。


廊桥酒馆,马东与朋友们一起唱歌,一起追忆(马东提供)


年代中有浮躁,还有更多的坚守。辗转上海、北京闯荡的马东,回到了合肥,除了经营文化传媒公司外,还买下了三孝口的廊桥酒馆。这个铭刻一代人青春烙印的地方,这个集聚开放之初合肥文化梦想的地方,虽然不赚钱,但是,酒馆在,文化皈依的家就在。偶然兴起,马东会走上舞台,唱一曲少年的《花房姑娘》,唱给食客们听,也唱给自己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