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舌头乐队:我们也是摇滚乐的敌人

摇滚帮 2022-02-14 08:06:01

点击上方↑摇滚帮三个字可关注


舌头乐队近期接受“网易云音乐”采访

以下为采访详情:


如果要为中国的摇滚音乐史划分时代,在短暂的不到四十年的岁月中它已然经历了三四个时代。也许多年以后回溯,如今我们所处的时代也会被摇滚乐迷所津津乐道。然而,站在2015年这个节点,对于许多阅历丰富的乐迷来说,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那才是属于中国的最好的摇滚时代。


舌头乐队正是来自那个时代。


1994年,舌头乐队在新疆成立,在乐队成员固定下来之后,他们于1997年移师北京,与大部分怀揣着远大梦想的年轻人一样,投身轰轰烈烈的北漂大军,也由此开启了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地下摇滚乐队时代。


在经历了那疯狂的世纪之交之后,摇滚乐似乎不再是被排除在主流话语体系之外的禁忌,商业介入,死磕的人也慢慢远去。李红军和朱小龙相继离队,2004年后舌头转入沉寂,一隐去便是十年。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曾经的“现场之王”从此只能在口耳相传和零星的影像记录中供人凭吊时,两年前,舌头出人意料地复出了。还是那强劲有力、旗帜鲜明的舌头,他们带着更加宽阔的意境,依然为我们创造惊喜。




我们最大的变化是没有变化


网易原创音乐:离最初组建乐队有将近20年了,这些年你们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舌头乐队:除了年龄、长相、精神和肉体的衰老速度,我们最大的变化就是什么都没变。我们自己也越来越吃惊,这不是真的吧?去年我们在新鼓手文峰加入后做了舌头成立至今的第一个巡演,除了东北和宁夏,基本全国转了一圈。这个巡演来的有些晚。


网易原创音乐:2012年乐队重组,在那之前乐队的成员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活,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各自打破相对稳定的状态决定复出?

舌头乐队:舌头1994年成立,乐队成员几经更换,贝斯手吴俊德和键盘手郭大刚是元老啦。1997年到2004年是一个阶段,2005到2011又是个阶段,2012到2015是现在的阶段。我们就没有稳定过,所以没有什么要去打破,喜爱音乐是天性,坚持做乐队是因为还没有死心,我们就不信我们几个大男人做不成这件事。


网易原创音乐:现在乐队的创作和演出状态与2004年乐队转入沉寂之前的有什么不同?

舌头乐队:做乐队和谈恋爱、居家过日子、开饭馆、开公司等等都是一个道理,大同小异。当每一个成员都能放下自我,能够帮助对方去实现一个想法,完成一个动机,那就所向披靡了。所以做乐队和某某人和某某乐队性质完全不同,我们首先要找到玩音乐的初衷,那就简单了。


网易原创音乐:新的作品或专辑筹备得如何?可以提前和听众们透露一些吗?

舌头乐队:新专辑的工作正在进行中,(比起)去年在宁波的录音我们改动很大。就作品而言我们首先要让自己满意,精益求精,才能给大家听。


摇滚乐一次次地包容了我们


二十世纪末的北京城,无论是从外地来的朝圣者还是由本土发轫的乐队,京城西北角的树村都是绕不过去的地方。

聚集在这里的上百支地下乐队,与流浪的诗人、画家、工人、农民一道,筑成了一个庞大的乌托邦。

舌头乐队凭着精湛的技术、震撼的现场表演和坚定的人格力量,成长为与NO乐队、苍蝇乐队、盘古齐名的“中国地下摇滚四大天王”之一,更是被奉为这摇滚乌托邦里的精神领袖。




网易原创音乐:许多听众、乐评人都把你们誉为“中国地下摇滚之王”,你们怎样看待这个名号?

舌头乐队:中国所谓的地下音乐不是由某一个乐评和某一个听众群体界定的。就拿听众群体而言,有多少人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就有多少人能做出自己的评价,而不是听完了就完。把音乐归于地上地下,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发达到这种程度。


网易原创音乐:在你们看来,90年代末的树村对中国的地下摇滚意义是什么?

舌头乐队:那是一个奇迹,想都不敢想。现在的孩子多有钱,父母把房子、车子都准备好了,就差把吉他也替他们弹了。可全中国再也没有一个当年的树村啦。如果现在有一个这样的地方,会是什么样的一些人?别说中国,全世界也没有啊,可是他偏偏在那个地方、那个时间由那样的一群人出现过。至于意义,它取决于每一个人对他认识的程度。



网易原创音乐:“反抗、愤怒”一直是贴在舌头乐队身上的标签,如今这些精神依然是乐队的支撑吗?

舌头乐队: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也是摇滚乐的敌人,我们无时无刻都在伤害他,和他背道而驰。面对我们的软弱、背叛,他还是一次次的包容了我们,一次次的给我们爬起来的力量,站在舞台上的勇气。




网易原创音乐:对于如今“更多的年轻乐队都玩起了风格而不看重态度”这种说法,你们怎么看?

舌头乐队:蒸汽机不是中国人发明的,电脑也不是,中国人的摇滚怎么玩?把中国九亿农民全变成摇滚脑残粉就能拥有风格,让人认为你有态度?就像当年树村的乐队有多少个,有多少种风格,有多少种态度?现在呢?现在的所谓年轻乐队也许更悲哀,在冷酷的商业时代、更快速的信息时代如何作出真正的音乐(是一个难题)。也许他们才是真正的战士!


网易原创音乐:你们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是工作之余做音乐还是全职?

舌头乐队:我们是全职家庭妇男、全职音乐工作者、全职非转基因农民,哈哈,没有一个是业余的。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舌头乐队留给乐迷经典的现场记忆不胜枚举,2000年开心乐园酒吧专场的赤条条上阵是一场,2002年河酒吧首次不插电专场也是一场。

2002年中秋夜的不插电音乐会之所以成为传说,是因为在河酒吧那逼仄的环境里,只有少数乐迷亲眼目睹了那一场异于寻常的演出。

2015年7月,舌头乐队与莫西子诗一道,将为我们重现曾经的经典画面。对于大部分熟悉舌头乐队演出风格的乐迷来说,不插电势必又是一次令人期待的全新体验。




网易原创音乐:这次和莫西子诗合作剧场演出是源于怎样的契机?莫西子诗是民谣音乐人,舌头乐队更多以重型乐队的形象示人,这一轻一重的磨合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分享?

舌头乐队:这次剧场的系列演出由我们经理人胡嵬和摩登天空共同策划并承办,对于我们是一个新的领域。莫西是很诚恳的音乐人,他会有更大的空间表达他对音乐的理解。


网易原创音乐:这次的不插电演出,相比之前的表演,有没有想要呈现给观众的不同的感觉?

舌头乐队:木吉他、木贝斯、钢琴的演奏,我们现在作到的只有这些。当然还是很多可以在现场来实现,我们会进一步来完善,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改进。没说的,努力吧!


网易原创音乐:在音乐这个领域,有没有一个人或乐队是你们的标杆?或者推荐一些你们喜欢听的音乐。

舌头乐队:太多了,对于音乐本身,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山要爬。



(注:本专题图片来自高鹏、王涛和乐队摄影师徐达)


他们说舌头乐队:


“妈妈一起飞吧”,这是他们新的经典,吴吞象个诗人在舞台上读着他金斯堡似的长诗,诗的尽头大家一起唱: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摇滚从他嘴里说出来不再显得尴尬矫情,他们在舞台上的表现唤醒了这个词最初的意义:朴素坚硬如石头,在土地上随大风滚动。

—— 周云蓬


木刻版画家刘庆元十年前在广州看过舌头演出后,刻过一张画叫作《放养者》:一个戴草帽的农夫举起镰刀收割,而下方是一群默默低头的人。刘庆元认为这就是看舌头时,人们应有的姿态:默默低下头。这不是膜拜臣服,也不是盯着脚丫子自赏,而是像成熟的麦穗感受到灵魂的重量,而向大地俯首。舌头不只是让人雀跃,让人飞翔,也让人低头。

十年过去,如今吴吞又戴上了草帽。与其说这是怀旧,还不如说他一直在前方等待人们赶上来,站在那里,像一个时代的宠物。

—— 张晓舟


就像去年冬天,最打动我的还是乐队版的《喀什的天空》 ,这次吴吞把“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 那是人们的心在跳动”这句词最后四个字改成了“心在高歌”,而“心在高歌”这四个字听得格外清楚,这群中年摇滚男人,抛开原有的平静安逸生活,开始以苦行的方式向这个世界再次宣战,不就是因为心还在高歌吗!

—— 郭小寒


来源:http://www.wtoutiao.com/p/iceErS.html


本消息来自:摇滚帮微信公众平台,WWW.YaoGunBang.COM中国最小的摇滚乐门户,专注伪摇三十年,始终如一。


联系微博@中国摇滚帮

联系微信:huangbao888

关注平台微信在添加朋友输入"yaogunbangcom"或者查找微信公众账号“摇滚帮”.


也可长按二维码识别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