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痛仰乐队:这一个音乐节,我们的摇滚是红色的!

YAOPAI郑州站 2020-07-31 14:44:27



他们曾是物质上的穷光蛋

现在名利双收

他们唱着《安阳》 

却来到郑州优放音乐节




1957年,杰克·凯鲁亚克用几周的时间完成了举世闻名的《在路上》。书出版后凯鲁亚克一夜成名,成为“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人物。


半个世纪过去,2008年,一支叫痛苦的信仰的乐队以一张摇滚专辑完成了对凯鲁亚克最棒的致敬和纪念。也有一说,《再见杰克》是痛仰写给大理人民路的一条叫杰克的小狗,每次酒吧有摇滚演出的时候它都会静静趴在歌手脚下听,人们说它懂得听摇滚,谁知呢。总之,一张叫做《不要停止我的音乐》的专辑,成为了中国摇滚乐历史上第一张有公路片概念的作品——今年5月7日,痛仰还将公路巡演到郑州优放音乐节的现场。



痛仰这一支1999年成立的摇滚乐队,见证了中国近二十年来的风云变幻和时代历程,从2000年的专辑《这是个问题》里的《中国特色》、《愤怒》到2006年《不》里面的《国家的需要》,从2008年的《不要停止我的音乐》到2014年的《愿爱无忧》,一路顺着听下来,你能感觉到这个老牌摇滚乐队不断的成长和蜕变,更能管中窥豹看到中国这些年来的沧桑巨变和摇滚音乐市场的巨大变化。


从青涩到成熟,从口号式的歌词和类同化的作品,到后来真正的沉淀和升华,没有哗众取宠,没有媚俗迎合,他们只是做好了他们想做的。从“痛苦的信仰”到歌迷亲切熟悉的“痛仰”,他们用了十六年。一路走来,与其他乐队不同的是,痛仰是真正的摇滚斗士,永远热血激荡,创作激情不减,又不是在盲目表达,更不被任何听众群体绑架。



首张专辑《这是个问题》开始,痛仰的金属摇滚热血喷张到极致,却在2014年发表出沉静的《愿爱无忧》,有歌迷从粉转路人,控诉说痛仰变了,退步了,听不见他们的态度了,甚至发问:流行的摇滚还算摇滚吗?——这什么逻辑!当一个摇滚乐队有着牛X的作品却默默无闻的时候人们会很愤慨,当他们终于闯出了名声受到相对主流的认可和赞誉时,矛盾的人们又质疑,有劲吗?


对此痛仰的解读是:做摇滚乐就是需要做自己的叛徒。重复毫无意义,背叛意味着突破。变的是听众,不变的是摇滚乐人做音乐的精神和初衷。



真正的摇滚就是痛仰这样的,做自己的叛徒,做自己理解的摇滚,而不是大众口中人云亦云的音乐。摇滚不是重节奏、愤怒和嘶吼,相反,假若一直无谓愤怒,才会把路走得越来越狭窄,最终走死。随着时代的改变,音乐人年龄、阅历和心路改变,作品一定也会变。像钱钟书说的:“一个人三十岁之前不狂是没出息的,到了三十岁之后还狂那也是没出息的。”




痛仰,从代表一代人发出质疑和愤怒的呐喊,到极具个人化风格的以《愿爱无忧》为代表作品,十几年时间里发生巨变的背后,是一种不变和忠诚,是忠于内心的声音。主唱高虎曾经接受采访说:“我要让音乐变得更加丰富、有色彩、事业更宽广。我希望我这颗心真的就是整个宇宙。”恰就是痛仰这种遵循内心、自然而然发声的真实,打动了我们。


痛仰代表着摇滚原始的生命力、蓬勃的创造力,因此才能从物质上的穷光蛋、精神上的百万富翁,到今天高虎口中的“名利双丰收”。痛仰之所以能从一大堆老牌摇滚乐队中脱颖而出,走到现在越做越好,是因为他们将新摇滚的星星之火,播撒到了音乐荒漠的每个角落,赋予中国青年一代全新的思考方式和生活态度,无关愤怒、颓废、垮掉的一代,痛仰一直带着思辨精神来看待这个世界,拒绝麻木不仁,保持自省的同时不做沉默和无动于衷的人。




痛仰的作品在清醒和深刻中还不乏温暖和感性,他们的另一些不愤怒的作品,能够唤醒人们心底蛰伏已久的梦想,以及希望。


他们用摇滚老炮儿的实际行动向世界昭示:摇滚不是虚幻的乌托邦,不是随便可以贴的标签,不是分明困囿于现实、还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法,而是来自灵魂的歌唱和敢于发声的摇旗呐喊。


一直以来,痛仰都保持着高强度巡演频次,因此“一直在路上”成为了他们极具代表性的标签。“一直在路上”——这也许是摇滚人最好的状态。记得主唱高虎在右手臂上的纹身中有一句英文:Live/Travel/Adventure/Bless and Don’t be sorry,这句话的作者正是来自杰克•凯鲁亚克,也许这也正是高虎的人生箴言,更是痛仰乐队一路走来的真实写照。痛仰一直在路上,我们说好5月7日去优放。



痛仰乐队对话优放


优放: 参加过这么多音乐节,你们觉得最喜欢现场唱的是哪首作品?最不喜欢演唱哪首歌?

痛仰: 最不喜欢的歌叫《同一首歌》。那些和现场有互动的作品加上一些临时发挥的即兴成分最令我们回味。


优放: 参加过的音乐节,现场发生过最令你们尴尬的是什么状况?

痛仰: 我们以为真的是音乐节,结果.....(小编猜测大概是打着音乐节旗号,却是商家乱搞的一些秩序混乱户外活动吧……


优放: 有没有哪首歌,是本来很喜欢,因为演出太多而演到厌倦的?

痛仰: 这也许就是我们经常会改编各种版本的原因。


优放: 最近一张专辑《愿爱无忧》特别真善美,你们现在没有过去那么愤怒、暴戾,是团员心态虽年龄改变了,还是因为收入多了、烦恼少了?

痛仰: “暴戾”这个词还是头回听说~成长是不断做加法,而成熟则是减法。


优放: 最后,请送一句话,给优放音乐节的、也许还没看过你们LIVE的歌迷吧?

痛仰: 与其抱怨,不如行而改变。用你的脚来投票,现场见!

 




票务信息:

优放看痛仰,愿爱无忧!

但你还不知怎么购票?贴心送上咨询电话

0371-8881 7611

  

还有万能的购票网大麦网电话也奉上

400-610-3721

 

2016优放音乐节的良心票价是:

单日预售120元/张,双日套票200元/套;

现场售票150元/张,现场不出售套票。 

现场售票150元/张,现场不出售套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