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90后摇滚少女撞进厦门!盘靓条顺会玩乐器是个处女座!

艺术西区 2020-03-25 15:02:43

I am a poet and you are my muse!

这是电影《The Doors》里的一句台词,出自大门乐队的主唱吉姆·莫里森,也是他的泡妞绝招。

金发碧眼的甜妞儿梅格·瑞恩,就这么被泡上了,然后死心塌地,跟着他一起奔向“27岁天才死亡俱乐部”。

墓碑至今还在巴黎,跟王尔德、肖邦、普鲁斯特这帮人葬在一块儿,供人敬仰。

当然,在电影里扮演吉姆·莫里森的,是好莱坞男星方·基默,长得挺帅的。

这要是换成360度全死角明星王大治试试,或者换中国农金代表人物杨臣刚。他们俩随便哪个出来,敢在大街上拦下姑娘,说:我是一个诗人,你是我的女神。

再弱不禁风的姑娘,估计也能脱下高跟鞋抽到他脸肿,你TM先去韩国开个眼皮儿再说!

社会太残酷了,颜值太重要了。

就像soon soon现在坐在我面前,白白净净,偶尔低头撩拨头发的画面,很容易让我以为对面坐的是个未经世事的学校小萝莉。

可这90后小姑娘,混的是摇滚圈。

在我俗气的印象里,但凡跟摇滚沾边的姑娘,基本都是果儿。

这就像小时候看到路边抽烟的社会女青年,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肯定是个女混混,要不就是豪迈奔放的艺术姑娘,不然怎么能把香烟抽得那么好看。

对于这类女性,我通常抱着复杂的心情。想接近她们,又怕被拒之门外。

soon soon不一样。

或者说,她没有我想象中那些玩摇滚的傲娇劲儿,反倒很贴心地替我打开了摇滚圈的一扇门,让我终于可以探头探脑地望向里面。


第一次见到soon soon,是在去年夏天。

我约了朋友在Real Live谈事,一个穿着牛仔短裙和白色长筒袜的女孩子,一阵风似的飞过来。

还没等我看清楚她的模样,她已经飞远了,只留下一句干脆的话:今晚演出的乐队快到了。

朋友说她叫soon soon,奇怪但又好记的名字。

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叫她“小余”。


谁说琵琶不能玩出摇滚范儿?

小余,本名余淳淳,90后潮汕女孩,在成为摇滚女生之前,她玩的是琵琶。

与音乐结缘应该是小时候经常听父亲提起的“潮州音乐社”。这是在潮州地区历史悠久的一种音乐形式,类似于福建地区即将消逝的南音社。

不知道这算不算中国特色,或是世界特色——父亲总希望女儿从小能掌握几门乐器,而母亲总盼着女儿能学点芭蕾舞技。

小余的琵琶,就是在父亲充满爱意的目光中学会的。一弹就是十多年。

当然,父亲当时不会知道,女儿现在能靠着琵琶打入摇滚圈。

前不久,小余还用琵琶跟美国华盛顿中心音乐会总监、爵士钢琴家Burnett Thompson合作演出。

也许因为这段经历,小余看起来跟我想象中的摇滚女孩不太一样,少了点羁傲不驯,多了些古典美感。

但这本身也是摇滚范儿之一种。甚至对我来说,这样的摇滚范儿更动人。

小余自己没有这种自觉。

她不认为摇滚需要拿出什么范儿,或是玩什么样的音乐必须摆什么样的姿态。

她对这些形式上的内容,有些格格不入。很像李志唱过的一句歌词:随便吧随便吧。

小余和美国华盛顿中心音乐会总监、爵士钢琴家Burnett Thompson在Real Live的合作演出(摄影:@田磊Leonis)


把琵琶弹到迷笛的大舞台上去!

17岁那年,一直安心弹琵琶的小余,第一次走进“喜窝”。

喜窝,位于广州,引用网上众人的评价是:喜窝是广州独立音乐和文艺演出的标杆场地,也有人给出了更高级的说辞,它代表了广州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

这么说吧,这地方挺酷的,也是所有摇滚乐队来广州的聚集地和大本营。美好药店、周云蓬、木马、万能青年旅店、新裤子,包括连崔健都在喜窝的舞台上演出过。

而在小余眼里,这地方太有魔幻色彩了。“你知道我走进喜窝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吗?哇噻,音乐还可以这样?!”犹如一颗原子弹投进了小余的旧世界,很多东西被摧毁了,也有很多事物等待重建。

从那以后,小余用“鲜活”形容自己的生活——鲜活的音乐、鲜活的现场、鲜活的各式各样的人。

有一次聚会,朋友介绍了一个潮汕老乡给小余认识。那是一个长着包子脸的大男孩,小余形容对方是“一个走在人群里丝毫不会引起注意的老乡”。

聚会进行到一半,这个叫小李的老乡,起身在一台钢琴前坐下,边弹边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

“嘿,这哥们可以啊!”小余对这老乡大为改观。

后来她才知道,小李本名李奕瀚,是一支独立乐队的主唱,乐队叫“玩具船长”。

现在的玩具船长早已是南方地区有名的独立乐队了,但小余认识小李那会,还是2009年左右的事,乐队成立才不到一年,成员只有三个。

“当时就觉得挺好玩的,这个乐队一直在用南澳方言创作和演唱,一直在坚持做保护母语这件事,我挺佩服的。”小余完全没想到,今后自己会成为这支乐队的成员之一,并伴随着它的成长,一起踏上更大的舞台。


后来某一天,小李打电话给她,“我想和你合作一首歌”,这首歌恰好有一些五声音阶的部分,这种被称为“中国音阶”的调调,当然得用传统的中国乐器来演奏,琵琶少女小余成了玩具船长的不二人选,也由此成为玩具船长乐队的琵琶手,同时担任和音,走上“摇滚女乐手”之路。

玩具船长从最初的3个成员,发展到现在11个正式成员,共经历了6年时间。

这期间,他们参加过数百场演出,上过大大小小的舞台,数量多到连小余自己也记不清了。

不过2013年的迷笛音乐节,是必须记住的。

那一年5月,深圳迷笛,她和乐队受邀参加,看到台下数万人举着双手的时候,“整个人都无法淡定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从live house舞台走到迷笛舞台,“那一刻的感觉是总算熬出头了!”

玩具船长2013年迷笛音乐节演出现场

杀进沙坡尾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2013年夏天,小余大学毕业,她一边玩着乐队,一边做着一份跟音乐相关却并不十分有趣的办公室工作。

每个人都得在社会上先生存下去,而玩乐队太难养活自己了。

那天她在网上看到一条招聘启事,厦门首家live house——Real Live即将开业,面向全国招聘人才。

小余至今还能想起当时心脏的跳动,还有第一次走进喜窝时的心情。

玩乐队是在台前,是不是自己可以隐到幕后,为更多喜欢独立音乐的人搭建一个更好的舞台?这些年,中国独立音乐的发展,离不开藏匿在各个城市里的live house,是这一个个音乐空间,把一首首独立音乐传播出去。

这一年,也是小余在玩具船长的最后一年。

她给Real Live的创办人之一黄勃发了一封求职邮件,然后辞掉工作,告别乐队,收拾行囊,只身奔赴厦门。

小余记得那天是2013年8月23日,厦门正值酷暑,整个城市在烈日下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

不得不说,这样的画面,对一个准备开启新生活的女孩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

但在沙坡尾,Real Live,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黄勃有一场自己的演出,小余放下行李就跑去看,然后,新生活的大门向她敞开了。“没想到厦门这个平时不太起眼的地方(相对于广州这一音乐重镇而言),会有这么好的乐队演出。”

接下来的事情,就跟小余梦想中希望的那样,她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成熟的live执行者,包括乐队联络、现场调试、演出经营,一切经她手的事情都能完成得干净利索。

Real Live演出现场(摄影:@田磊Leonis)


当然,生活不是电影。

电影里只需要打上一行字幕:一年后。

似乎所有的生活点滴,都可以用“一年后”这三个字给带过。

但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生活是非常具体的内容,它落实到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刻在异乡的夜晚。

“看到乐队在台上演出,心里也会痒痒,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做这份工作,为什么在台上的不是我?”那时候小余还经常偷偷跑回广州,和以前玩乐队的朋友混在一起,想努力找回当“女乐手”的感觉。

但静下心之后,她问自己,我当初为什么要来厦门?

对,莫忘初心,做一个支持独立音乐发展的平台,把更多更好的独立音乐带进厦门。

小余说,现在她在厦门的生活,比在广州更有趣,在Real Live她遇到更多好玩的人。

她看到一些人每场演出必到,即使没有演出,也愿意来喝一杯,听听音乐,聊聊天;

她看到一些人为了几十块钱的门票争执半天,只为了能蹭票看免费演出;

她看到一些人在台下听音乐听到泪流满面,看起来那一张张哭泣的面孔无比动人;

她看到一些乐队在演出前的忐忑,也看到了一些乐队在演出后的狂喜;

她看到一些人走在一条曲折的小路上,同行者不多,但都很有趣,每个人都渴望拒绝平庸。

……

……

……

这一年,她在沙坡尾看到了很多很多,也看到了自己正在渐渐成为更好的自己。

“很多时候我都有选择的恐惧,这一切的无所适从,只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她在微信朋友圈里写过的一句话,可能代表了城市里的大多数人。

但总有一天,我们都能找到生活的勇气,和走下去的信心。

与大家共勉。

店名:Real Live

地址:厦门市思明区沙坡尾60号艺术西区

特色:厦门第一live house


乐观主义者都是结伴而行

悲观主义者总在审视内心

在沙坡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敬请期待艺术西区下一期人物写作,感谢分享。

查阅往期人物写作文章

回复:晴天见

张春:她懂得冰淇淋的开心和晴天的味道

回复:港町

Judy:厦门最专业的美食,出自这个业余美女之手

回复:黑墨刺涂

XMBIS:在厦门活捉了一群野生的涂鸦份子!

回复:巢

阿点:这家没有门牌的三无小店,做成了文艺青年的乌托邦!

回复:yellow

张三:从摇滚歌手到明星店主,他还是那个自由的少年

回复:闽厦渔28号

菜头:在避风坞旁边,藏着一个生活折腾家


----------------◆

文艺连萌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艺术西区原创发布,感谢小余接受采访,转载请注明转自“艺术西区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