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可能是史上最全的摇滚乐器考古学

被雨冲走 2020-01-07 14:02:28

◆本文转自公众号:

花豆同嚼(woshifangxino)




方欣写 读中国的文学作品常感历史传统之重,其实听多了些旧国摇也有这种感觉。历史并非一定是累赘,好的作品,总能穿越时空,或沉淀于古境,或超前于时代,又或承前启后,把古今音乐结合。这一期笔者要介绍的就是中外摇滚乐里融合传统乐器的一些佳作。



                网易云搜歌单:乐里有古音               


◆摇滚乐X古筝


古筝,起源于前秦,由琴瑟演变而成,音域广而音色雅,古称“众乐之王”,今誉“东方钢琴”。

谢天笑以在摇滚乐中加入古筝元素出名,几乎每一首歌里都有古筝伴奏,把古筝当作电吉他、贝斯一样的乐器来用,配上他的山东口音,画风清奇,笔者认为这种风格最有代表性的一首是《再次来临》,其中有古筝的重复伴奏、solo,真的是把古筝当吉他用。鼓点脆,古筝骚,听多几遍骨子真的会痒,试试看。(坊间传言崔健说第一次听到谢天笑歌里的古筝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崔健自己也玩过古筝和摇滚的融合,但两者在崔健歌中是另一种风格的融合,这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里,以古筝独奏起乐,清新淡雅,绘出一幅寒风雪地图,而在1:10左右开始,古筝节奏逐渐加快,力度逐渐加重,架子鼓声和电吉他声起,与古筝完美承接。

 


◆摇滚乐X三弦


三弦,是修筑秦长城的徭役们聊以自慰而发明的乐器,长得像二胡,但是用于弹拨的,多用于民间戏曲,因此独具一种戏曲的韵味。

 


1994年,香港滚石唱片公司邀请了窦唯、何勇、张楚和唐朝乐队到香港红磡体育馆开了一场演唱会,被后世誉为“中国摇滚最后辉煌”。在这场演出里,魔岩三杰之一的何勇有一首《钟鼓楼》,其父中国歌舞团三弦演奏家何玉生,以三弦演奏起乐,贯穿整首歌,跟着歌词一起介绍了老北京的街头巷尾日出日落,听得人很想去看北京胡同的清晨和黄昏。此外,窦唯也在这首歌里以笛子伴奏(何勇在介绍时激动得喊“笛子:窦唯!窦唯!”)。



◆摇滚乐X笛子


笛子,张骞从西域带来横笛,天南地北各种民族都在吹,音色可悠扬远长也可宛转抑扬。

窦唯几乎把乐器都玩了个遍,中国传统乐器也并不例外,甚至特别钟爱,在读职高的时候,窦唯学的是精神病护理,每天就给精神病人表演笛子演奏舒缓他们的情绪。除了上面提到的在何勇《钟鼓楼》里横笛伴奏之外,窦唯的一首《噢!乖》中也有横笛伴奏,说实话不如此篇中其他佳作那么出彩,因为窦唯的每首 歌 都太!牛!逼!了!于是一个横笛融合也就显得比较一般了。

有趣的是,这首歌在红磡的现场表演却给窦唯留下了阴影,那时他在台上忘词了(其实还挺可爱的),过后主办方没有补救录像带就发行了,直到2008年一次访谈中,窦唯仍耿耿于怀,甚至怀疑主办方是“居心叵测”的“特务机构”(好可爱hhh)。

 


◆民谣X口琴


口琴,由19世纪德国人希曼根据中国笙和罗马笛原理发明,簧片震动发声,低音浑厚高音透亮。

说到又吹又弹又唱,就不得不提鲍勃·迪伦(Bob Dylan),他还因此设计了一套演出的家伙,说弹唱全不误,这首经典的《Blowing in The Wind》就是如此,他的其他作品也有不少加入口琴元素,其实欧美民谣里口琴也不算少见,笔者就把最有代表性的迪伦拉出来啦。此外,迪伦的曲好,词更是像诗,2016年刚刚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真是做梦一般。

 


◆摇滚乐X唢呐


唢呐,汉代由波斯传入,音色敞亮,有词道“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可见其喜丧皆宜。

崔健一首《一无所有》可称中国摇滚乐的开山之作,除了歌词透着一股既爱且恨,隐喻恰如其分以外,曲中间奏由唢呐带领,更是奠定了其摇滚与中国本土的融合,名副其实的国摇开山之作。




◆摇滚乐X太鼓


太鼓,日本传统代表性乐器,庙堂、佛寺、市野皆有其迹,是和风古乐的主要乐器。 

和乐器乐队(和楽器バンド)是日本一支年轻乐队,却以融合和风古乐与摇滚乐为音乐的出发点,所用乐器除了太鼓,还有尺八、古筝和三味线等日本传统乐器。日本向来在挖掘传统文化的现代价值这方面很有建树,包括日本、中国历史主题的影视、动漫和游戏作品,现在又向体育文化方面发展,和乐器乐队成立不过四年多,其作品就已用于日本战国历史动漫作品以及《起死回生》这首2016年里约奥运会日本转播主题曲。




◆摇滚乐X马头琴


马头琴,蒙古族弦乐器,是草原民族歌舞主要乐器。

杭盖乐队,主要成员来自蒙古族,用呼麦、马头琴和图卜硕尔(蒙古族弹拨乐器)结合电吉他、贝斯和打击乐演奏重金属摇滚,因其蒙古民族音乐元素而显独特,作品有草原音乐的辽阔也有摇滚乐的节奏。代表性的作品有《杭盖》《乌兰巴托之夜》《轮回》。




◆摇滚乐X西塔琴


西塔琴,印度代表性传统乐器,在工业革命之后,原本已沉寂在印度神山中,伴着众神隐退世间。

直到20世纪60年代那一波摇滚乐的“英伦入侵”浪潮,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玩够了西方,启程往印度山间寻找“东方哲学”,他们在印度找到西塔琴大师拉维香卡学了一年,并把西塔琴融入摇滚乐中,最经典的是这首《Norwegian Wood(挪威的森林)》,之后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也在《Paint It Black》中使用了西塔琴,从此西塔琴再次被世人发现。


◆摇滚乐X歌剧

歌剧源自古希腊剧场音乐,文艺复兴后成为主要的西方古典音乐形式。

摇滚乐与西方古典音乐看似新旧对立,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猫王和其他先驱们的摇滚乐雏形就是受着节奏布鲁斯、山地音乐和古典音乐的共同影响形成的,在他们的作品里,大提琴、长号等古典乐器伴奏就非常常见。

但把摇滚夜和歌剧完美结合的,得说皇后乐队(Queen)以及这首《Bohemian Rhapsody(波西米亚狂想曲)》,非常非常值得一听,他们把摇滚乐如歌剧那样作断章处理,并且把歌剧唱腔融入到摇滚乐中,歌曲与歌剧秉持同样的叙事指向,描绘了一个困囿于生活的失范人生。




◆摇滚乐X民歌


与西方歌剧相似,中国民歌同样源远流长,出于各族人民的生活中,各族民歌因其地域、文化的特点而风格各异,各具风味。

摇滚乐与民歌结合比较好的笔者认为是郑钧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开头以佤族民歌起乐,与整首曲子内容、风格和曲调都交融,唱到曲终高潮重复时,佤族民歌又起,最后慢慢淡出。




回复后台 [古音] 可能有网盘下载资源

OR

网易云搜索“乐里有古音”歌单

 




   

  破例转载这篇文章作者是大学跟我品味最接近的一个朋友,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听歌很有想法,女朋友特可爱。

  请大家关注他的公众号,花豆同嚼。

  农历年过了我就真不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