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Blur-模糊乐队,史上最成功的英伦摇滚乐队

元墨文化 2021-10-12 06:10:07

提示点击上方"元墨文化"↑免费订阅本微信



Blur-Song 2



曾于1995年独领风骚夺得全英音乐奖年度最佳专辑、最佳团体、最佳单曲、最佳音乐录影带等大奖的90年代最具代表性英国乐团Blur,自90年代中期英国乐团势力极为强盛的时期,不论在音乐风格或演奏技巧都极获好评,在销售成绩获支持度的表现也都非常耀眼,加上独树一帜的风格,使Blur成为当今最成功的Brit-pop乐团之一。


Blur乐队于1989年成立于Colchester。乐队由主唱Damon Albarn,吉他手兼歌手Graham Coxon,贝斯兼合音Alex James以及鼓手兼合音Dave Rowntree组成。


Blur最初受到瞩目是通过他们的处女专辑《Leisure》。《Leisure》包含了如Madchester和shoegazing在内的英伦另类摇滚元素。到了20世纪中期,Blur的歌曲在形式上有所改变,在英格兰一些使用吉他的乐队如The Kinks,The Beatles,XTC的影响下,Blur发行了Modern life is rubbish,Parklife,The great escape这三张专辑、因此,乐队的成功极大程度地推广了Britpop这种曲风。


到了20世纪末,Blur发行了他们第5张专辑Blur。乐队此时正在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因为他们受到了美国独立摇滚和lo-fi风格的乐队如Pavement,R.E.M的影响.并且,他们正希望通过单曲“song 2”来打开美国的市场,Blur在最后一张由完整阵容发行的专辑13中,更多地尝试在音乐中加入电子元素。

2002年5月,成员之一的Coxon在Think Tank刚开始录制不久后离开了乐队.那是他们的第7张也是最近的一张专辑。尽管少了Coxon,但Blur专辑的录制和巡演还是没有中断,可再没有什么演出,因为每个成员都在忙着自己的计划。07年9月的下旬,5年后乐队第一次与Coxon重新聚在一起,在那次聚会的几天之后,乐队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宣布了这么一条消息:我们四个人的关系都还很好,只是现在不打算做新的音乐。

2008年12月,Blur宣布重组,他们的音乐变得更加有爆发力,表演更加细腻和充满探索感。

2010年1月,关于Blur的纪录片《No Distance Left to Run》上映,《No Distance Left to Run》在第53届格莱美被提名为最佳长篇音乐录像带。


Blur - There Are Too Many of Us



2012年8月Blur为伦敦夏季奥运会闭幕式进行压轴演出。



2013年Blur宣布了一系列世界巡演,官网公布了一系列演出包括比利时Rock Werchter音乐节、美国的coachella音乐节、西班牙和葡萄牙的Primavera Sound 音乐节,以及墨西哥、香港、印尼、智利、阿根廷、俄罗斯、土耳其、波兰、意大利、匈牙利、德国、法国、芬兰、挪威、爱尔兰等等国家和地区的演出。


Blur魔鞭新专辑伦敦演唱会 The Magic Whip Live



你可能不知道的blur乐队的50件事


●吉他手格雷厄穆·考可森(Graham Coxon)在学校排演的舞台剧《西区故事》上认识了主唱戴蒙·阿尔本(DamonAlbarn),当时戴蒙在戏中正扮演Krupke长官。

●专辑《Parklife》的灵感来自英国“文坛教父”的反乌托邦作品《伦敦领域》,戴蒙将阅读时的想法注入专辑当中,专辑封面原计划采用一张水果与蔬菜货车的合照。

●乐队考虑把名字“Seymour”(蜥螈)改为“Blur”(污点)之前,还有一连串的备选名称包括“Sensitize”(敏感化)、 “Whirlpool”(漩涡)、“The Shining Path”(闪光小路)等等,其中前两个名字后来被其他乐队使用了,Beady Eye乐队 成员G em Archer就曾经是“漩涡”乐队的一分子。

●在专辑《Parklife》(猎苑生活)定名前,还有“Magic Arrows”(魔箭)、“Sport”(运动)、“Soft Porn”(软色情)等几个备选专辑名称被否掉。

●专辑《13》的一个替补名字是“当你踱回地狱没人能看到你,只有上帝”(When You're Walking Back w rds To Hell No-One Can See You,Only God)。

●Blur声称他们仅用15分钟就写出了第三支单曲《Bang》。

●《Song 2》(第二首歌)是专辑《Blur》和“污点金曲合辑”两张专辑中的第二首歌,歌曲时长2分2秒,是在两套爵士鼓上完成的———鼓手戴夫·朗特里(Dave Rowntree)和吉他手格雷厄穆分别在两架鼓上同时击出相同的鼓点,如出一辙。

●在Beat Factory录音室端茶倒水打工时,戴蒙·阿尔本加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支乐队———一个叫做“Two‘s A Crowd”(二人成群)的男子二重组。

●专辑《Parklife》的成功使戴蒙惶恐不安。

●歌曲《The Universal》(普遍性)原本是一首ska风格的歌。

●1996年,格雷厄穆·考可森缺席了一场意大利电视的对口型假唱表演,于是他被一块印有他长相的硬纸板代替登台。

●戴蒙人生中观看的第一场音乐演出是The Osmonds的表演,那时他只有六岁。

●1992年单曲《Popscene》(流行景象)反响不佳,未成排行榜热单,乐队为此烦恼,并拒绝厂牌将其放入英国版《ModernLife Is Rubbish》的请求,格雷厄穆·考可森的解释是“如果你tm一开始就不想听它,那你现在也不会回心转意。”

●《现代生活是垃圾》这个专辑名字是乐队在伦敦艺术街区的涂鸦上看来的,原本专辑的名称是“英国VS美国”。

●在1992年的Rollercoaster巡演中,格雷厄穆一晚上喝了一整瓶的伏特加。

●在乐队还叫Seymour的日子里,他们曾在伦敦的Dingwalls酒吧被保镖喷射了催泪瓦斯,最后他们躺在医院急救室里喝着伏特加。这段经历催生了《Popscene》和《Mace》两首歌。

●在歌曲《Leisure》中,“you”(你)一词出现了82次,跟结尾的“day”(日子,天)押韵的词出现了35次。

●有一天晚上,乐队喝得大醉,格雷厄穆和亚历克斯在地上滚来滚去喊着“我们就是艺术”,戴蒙被关进了警局的拘留所,与英籍尼泊尔士兵共度了一晚。这次醉酒糗事很有纪念意义,因为他们在第二天写出了《Birthday》(生日)这首歌。

●戴蒙没有中间的名字(英语姓名通常分名字、中间名字和姓氏三部分)。

●亚历克斯·詹姆斯(Alex James)说他加入Blur的原因只是因为戴蒙有免费出入录音室的机会:“我原觉得他(Damon)有点傻,但他有录音室的钥匙。”

●在英国里兹的Duchess Of York表演中,正是《There's No Other Way》(别无他法)单曲大热之前,戴蒙冲着人群说:“我们来自伦敦。”人群中一个人回喊道:“那就快尼玛滚回去,你个××。”

●歌曲《Bad Day》(糟糕的一天)写的是戴蒙感染链球菌的惨状。

●歌曲《Miss America》中敲出的节奏是格雷厄穆制造出的声音,营造一个生气的私生子不停地敲打椅子腿抱怨的氛围。

●歌曲《Magic America》(魔幻美利坚)是以一家意大利电视台情色频道的名字命名的。

●在做完疝气手术后,戴蒙昏昏沉沉地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电话给录音室说他希望歌曲《This Is A Low》(这是个低谷)怎样混音,但之后他自己竟不记得这件事了。

●亚历克斯对将歌曲《Girls &Boys》交给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去混音一事一直犹豫不决,尽管他们的混音是免费的。亚历克斯说:“就像是你把自己的狗交给别人去遛,他们把狗带回来时,变了另一条狗。”

●Damon说他只做过两张烂专辑———“可怕的”《Leisure》(安逸)和“凌乱的”《The Great Esca-pe》(大逃亡)。

●歌曲《To The End》(到最后)的Demo版本中,戴蒙当时的女朋友Justine Frischmann唱了法语的段落。

●歌曲《London Loves》(伦敦之爱)中特别添加了对摇滚痴狂的旧金山少男少女们的声音小样。

●戴蒙录制歌曲《To The End》(到最后)时是醉着的。

●当亚历克斯听了《To The End》的最终混音版后,他哭了。

●戴蒙的父母在60年代刚搬进伦敦时,在肯辛顿租了套公寓,隔壁就是约翰·列侬家。

●为了纪念这次经历,戴蒙坚持在《Parklife》中加进他在酒店房间中的收据。不幸的是账单中详细列出了他给M V导演Godley的电话记录,Godley的电话号码也赫然在列。这使得Godley不断被陌生电话骚扰。

●在2005年3月eBay拍卖会上,歌曲《Country House》MV中价值500元英镑的烛台仅卖出了92英镑的价格。

●歌曲《Trouble In Message Centre》(讯息中心的磨难)的歌词是戴蒙用他在Wellington酒店房间中看到的词汇拼接创作成的,其中的大部分词汇来自他在酒店中的电话通话。

●亚历克斯记得,在制作《No Distance Left To Run》(无路可跑)MV时被录像机拍摄睡觉镜头,他当时梦见自己身处一家德国卡拉OK店,“有那么一分钟”变成了一只美洲豹。

●歌曲《For Tomorrow》(致明天)因其电光交响乐(ELO -style)的风格特征,一度被认为是JeffLynne所作。

●为了增加歌曲的技术含量,《Parklife》的大提琴间奏采用的是乐师们所说的“魔鬼间奏”(theDevil's Interval)。在中世纪欧洲的一些地方,这首曲子是教堂的禁曲。

●在众多歌曲中,格雷厄穆不仅打鼓,负责弹奏电子乐合成器、吹萨克斯,还用美国著名电工工具品牌Black& Decker的电钻制造出不少声音。

●Blur曾经的老板Dave Balfe恨透了他们作品中的轻佻曲风,他质问:“你们什么时候听过一首大热歌曲在中间加速的?”

●动画人物Beavis曾在他那部著名的成人动画片(Beavis &Butthead)中说,他想尿在戴蒙的身上。

●格雷厄穆觉得乐队的复古音乐厅式合唱作品《D aisyBell》和《Let's All Go Down The Strand》是污点乐队事业的最低谷。

●《Song 2》这首歌被Plain White Ts、My Chemical Romance、A FI和艾薇儿、罗比·威廉姆斯翻唱过。

●单曲《Girls& Boys》的封面照取自杜蕾斯避孕套的包装。

●摇滚乐队R adiohead的主唱Thom Yorke,在2003年做客电台节目时说他希望《G irls & Boys》是他创作的,并咒骂污点乐队是“混蛋”,因为他们抢先创作了这首歌。

●当Norman Cook(亦称作Fatboy Slim )获邀与污点乐队合作专辑《Think Tank》时,他说他想在歌里补充的只是观众听过此歌后的反馈(意指作品完美)。

●除Fatboy Slim外,污点的专辑《Think Tank》还邀请了The Dust Brothers和The Neptunes等团体共同制作,但成品中却没收录他们的合作作品。

●专辑《Think Tank》中的人声全部在户外录制。

●由街头艺术家Banksy为专辑《Think Tank》制作的封面,在2007年的某场拍卖会上卖出了7.5万英镑的高价。



注:图片 视频  部分内容整理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