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布鲁斯的噩梦

京师学人 2021-02-20 06:08:04

“儿童在出生时不存在性别差异,若从小对他们进行性别的再分配,所有儿童都能摆脱天赋性别,而被人赋于新的性别。”曼尼博士说。


撰稿丨罗方丹

排版丨蒋斯佳


1967年,一个炎热的夏天。加拿大温尼伯湖市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中人声鼎沸。三位护士推着一台手术床,在一对夫妇殷切的目光注视中,走进手术室。医院顶部白炽灯的光线有些刺眼。两岁的布鲁斯·利马安静地躺在手术台上,他睁着和所有婴儿一样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微咧的嘴角还想对着爸爸妈妈笑。


利马夫妇看着儿子的眼神中充满喜悦。


一针麻醉剂打下。


男婴睡着了。

丨孪生兄弟布鲁斯、布莱恩和他们的母亲


“天赋性别”的二次人造



布鲁斯已经不记得那场两岁大时的噩梦。当他7个月大时,布鲁斯和孪生兄弟布莱恩一起接受了包皮切割手术。泌尿科医生大胆地使用了非传统的“烧灼法”后,布鲁斯的阴茎被意外烧毁。利马夫妇为此焦头烂额,这意味着布鲁斯将永远无法成为一位生理功能正常的男性,因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加拿大,重建男性生殖器官的手术还几乎闻所未闻。然而这个“永远”却被一位教授的讲演打破。


丨约翰·曼尼教授 


毕业于哈佛的约翰·曼尼教授正因为他的“性别中立理论”而广受人们热捧。这个理论认为:儿童在出生时不存在性别差异,他们对性别的认知都决定于后天的学习。也就是说,如果从小以合适的方式对儿童进行“性别的再分配”,并加以正确的培养,所有儿童都能摆脱“天赋”性别,而被“人赋”于新的性别。


这个方式便是变性手术。


这颠覆传统的设想对于利马夫妇而言极具吸引力。当绝望的夫妇看见曼尼博士在电视节目上侃侃而谈时,他们几乎即刻被其吸引。


利马夫妇不知道,曼尼博士的理论仅仅来自于一些勉强的依据。由于没有父母愿意为变性实验“奉献”出自己的孩子,这个妙想只能由一些天生“性别模糊”的双性人来证实。以曼尼为首的一批心理学家将具有微小阴茎和XY基因型的儿童“再分配”为女性,并展示“她们”的健康生活。


曼尼明白,此类例证即使成功,对于理论的证明仍然没有实际帮助。


他找到了可怜的布鲁斯和他的父母。


双方一拍即合。



“布兰达,你将成为一个正常而可爱的女孩”



在布鲁斯22个月大时,他被安排进行了性别重置手术。原先象征“男性”的睾丸被彻底清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造女性外阴。利马夫妇为庆祝孩子的重生,给“她”取了个新名字,叫“布兰达”。


变性手术成功的消息立刻在温尼伯湖市传了开来。各地支持中立理论的群众和学者都沸腾起来,无数个和利马夫妇有着相同遭遇的父母跃跃欲试。


事实证明,曼尼博士已然一举成名。


此后的三十年,性别中立理论成为主流观点。数据显示,在60-80年代的美国,约有4%性别模糊的双性新生儿,而平均每1000-2000个婴儿中,就有一个实施了这种“性别矫正”手术。



丨左:布莱恩,右:“布兰达” 



在手术结束的前几年,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完美。利马夫妇在反馈于曼尼的报告中说,“布兰达”确实比“她”的兄弟看起来更有女性气质。她更爱干净整洁,讨厌脏乱。


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曼尼总会定期地访问利马家,持续地询问、观察与记录。“这个小孩的行为完全就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明显地和他孪生兄弟的男孩子气迥然不同。”曼尼博士在记录本上写道。


而他所不知的是,在这一年一次的访问中,利马夫妇并没有完全禀告实情。


幼童时的布鲁斯产生了严重的性别认知障碍。他阳刚、叛逆,喜欢男孩子的玩具,数次因打架而被留级。他几乎没有朋友,因为他不喜欢和穿着褶边洋装的女孩们玩,却也因女性化的身体被男性同伴孤立和霸凌。


为了强化布鲁斯对于“布兰达”的性别认同,曼尼实施了一系列“后天教育”。布鲁斯被要求脱光衣服与兄弟布莱恩进行“媾交预演”,布鲁斯必须趴着,与布莱恩摆出“正常体位”。曼尼认为,这种幼童时期的性爱演练无疑能帮助儿童建立一种更强烈的性别认知。理所当然,所有过程都被拍下照片,以供实验记录。


七岁时,布鲁斯被展示了一个女人生下女婴的照片组。


十二岁时,由于长期服用雌性激素,布鲁斯成功长出了女性的乳房。


丨实验记录布鲁斯长出乳房


十三岁。自杀的念头像一颗潜伏已久的种子在布鲁斯身体中慢慢抽芽。长期的“非意愿再造”让他几近崩溃。他以接近临界的精神状态拒绝了进一步的人工阴道手术,即使为此必须要付出以开口于腹部的人工尿管排尿的代价。


利马夫妇与曼尼博士断绝了来往。长期思想斗争后,这对愧疚的夫妇终于将变性的真相告诉了布鲁斯。布鲁斯明白了自己是个男孩。性别认知的解脱让他感到宽慰,却也因父母的行为而愤怒不已。


十四岁时,他寻找医院,进行了乳房切除术。紧接着是长期的睾固酮注射,两次阴茎重建手术。为了回归男儿身,布鲁斯几近耗尽所有财富。


成年的他已然是一名正常男性了。布鲁斯感觉自己拥有了真正的生命。他为这得之不易的男性身体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字——大卫。


丨布鲁斯步入婚姻殿堂


1990年,布鲁斯迎来了自己的婚姻。成为三名儿女的继父。


1997年,性学家米尔顿·戴蒙将布鲁斯的故事公诸于世,引起国际重视。以他故事为原型的书籍《性别天生》随之出版面世。


布鲁斯的故事为原型的书《性别天生》


然而布鲁斯的噩梦并不完结于此。在一方,兄弟布莱恩因为幼年的“布兰达”抢走了他的全部关注而持续抑郁,在04年的一个清晨服用大量抗郁药物,不幸身亡。


而另一方,未能完成学业的布鲁斯在职场屡屡失业。兄弟的死及与父母的积怨让他长期痛苦不已。


丨成年后的大卫


2004年,5月2日,妻子珍向布鲁斯提出分居请求。


2004年,5月4日,布鲁斯将车开到一家杂货店的停车场,拿出一把短型猎枪。


他开枪轰击自己的头部。


布鲁斯的噩梦结束了。


大卫·利马在38岁,倒地身亡。


“上周初,他还对我说日子会越来越好,我们没想到他当时已经决定自杀。”


“他曾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喜欢音乐,喜欢幽默,常跟别人开玩笑。”


“他是一个勇敢的人,他遭受了太多的心灵痛苦,也许他感到自己已经别无选择。”


珍妮特·利马说,“我永远也不会原谅那位医生,是他说服我跟丈夫同意为儿子做变性手术。”


“我们以为这样会给他带来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没想到却是一场灾难。”


点击下方蓝色文字查看往期精选

百态ASMR个人代购陈希望没有乐队没有故事耽美明光村传统书店贪食症表情包的故事便利店广场舞北三环舞 丨流浪动物城古风歌词校园师大厕所流浪猫地图转专业生物资料室学院路共同体夜大闲笔钢笔二三事给电影旧时代的情书一个人的书架她来听他的演唱会与死作别旅行的意义踏雪寻梅广西三月三 丨视野菜市中产家庭的儿童节京城半面徽行记行走去那花花世界五月·西南·蜡染历史乌鸦民国老试题食记北师大周边的糕点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师大十五种酸奶测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