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你听过英雄主义情怀吗?以摇滚讴歌平凡生活的那种

漪生活 2019-06-18 03:42:29

周末马上就要到了,这句话的意思是,距离#916全民共享节#的现场音乐节越来越近了——9月16日这周六,两个“西域”人吴可嘉&张骞和一个荷兰人Maikel会在#916全民共享节#的主会场,北京的宏昌峻体育公园同台演出。

在前不久,中国音乐财经网对布鲁斯摇滚乐队“吴的反作用”的主唱吴可嘉做了一次人物采访。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摇滚常常就是英雄主义的载体,在吴可嘉这个摇滚客的身上你同样可以感受到一种执着的英雄主义情怀。

 

以下人物内容整理自中国音乐财经网(微信号musicbusiness)。

 左:张骞,中:吴可嘉,右:Maikel

 

吴可嘉,宁夏人,2002年起在北京求学、工作并玩摇滚。现任布鲁斯摇滚乐队“吴的反作用Wu & the Side-Effects”吉他兼主唱。

这支乐队一共三人,吉他、贝斯、鼓手,是依照吴可嘉崇拜的吉他之神Jimi Hendrix的乐队来编制。歌曲的风格摇摆在布鲁斯摇滚与放克舞曲之间,伴有强劲的节奏和自由喧闹的旋律。吴可嘉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影像编辑师,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

 

在“吴的反作用”之前吴可嘉还曾拥有过一支小有名声的朋克乐队“Easygoing”,是吴可嘉初到北京上学时候组的乐队。

2002年,吴可嘉参加高考,填报志愿“华北科技学院广播电视新闻大专”——为了能挨着北京,离摇滚乐近一些。科技学院地处燕郊,与城区交通方便。

 

新生报到当天,吴可嘉戴着墨镜坐在宿舍床板上弹琴。在同学看来,他“比较特别”,喜欢穿皮夹克和铆钉鞋。一到周末,他就会抹上一些发胶出门,看演出,或者坐车去东五环的费家村,在他的宁夏老乡那儿住上一宿。

费家村是当时初具规模的艺术园地,有一批从外地来京的艺术家聚居在那里。布衣乐队是较早在北京扎根的宁夏籍乐队,他们在费家村租下一个大院,一边练乐器,一边过生活。院里同住的,有张骞、刘淼、李夏等人,都是吴可嘉在银川玩地下朋克时就结识的朋友。这中间,比如张骞,在银川时候辍学得早。吴可嘉那时候喜欢和辍学的一块儿玩,觉得他们潇洒自在,不用穿校服。但他还是一路坚持考学升学抵达北京。

2009年吴可嘉(右)与李夏(左)在音乐酒吧

 

那个院子里住了许多京城摇滚乐队的组建人和核心人物,在吴可嘉看来,这间院子是他的另一所学校。

 

到了周末的晚上,吴可嘉常跟刘淼去酒吧看演出。经由刘淼的介绍,他很快认识了北京人刘莫和高波。吴可嘉在银川时,看过不少当时流行的新京派影视剧和小说,这让他对这座梦寐以求的城市并不陌生,很快融入到新环境里去,并和那两个北京人打成一片。2003年,他们一起组建乐队,开始玩朋克。

与吴可嘉的朋克乐队同时期出现的,还有the Unsafe, Last Chance of Youth。这几支以英文命名的乐队,被认为年轻而夺目。2004年,他们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共同攒了一张叫《朋克宣言》的专辑,在“无名高地”首发。

 

2005年,刘淼和他的朋友高峰,在亮马桥路的汽车电影院里经营一家酒吧叫“两个好朋友”,成了以宁夏人为核心的摇滚乐新据点。酒吧创办“宁夏制造”音乐厂牌,由吴宁越牵头,经常联合宁夏籍乐队在这里演出,并录过两张合辑。酒吧气氛热烈,酒水便宜,管醉,因此门口的草地上也经常坐满了人。如果老板高兴,还会卖臊子面和烤羊肉。此间,吴可嘉的朋友李夏组了一支“候鸟乐队”,后来改叫“立东”。很长一段时间,吴可嘉也给“立东”乐队当吉他手。他回想二十多岁,“悠闲时光基本都在这里了”。

 2009年,与立东乐队


2014年,电视上举办了一档叫《中国好歌曲》的音乐节目,是一场鼓舞音乐人进行创作和表演、走近电视观众的选秀。吴可嘉身边不少音乐圈的好友都去参加了。其中,李夏在几轮节目播出后,知名度一下提升。此后立东乐队的演出,出场费翻了十倍。李夏趁热打铁,开始带乐队做推广和巡演。吴可嘉因为上班,不能随行,就从中卸任。

 

“这节目不太适合我的音乐;我的音乐,包括我的这个形象气质,也并不符合那个舞台要求。”谈及“吴的反作用”,吴可嘉说,“这是一种双向排斥。”多年前,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电视编导,负责一档为流行音乐打榜的娱乐节目。从中,他感到流行音乐和电视媒介所代表的大众文化,虚情而造作。他格外抗拒,认为“我和它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多年后,他似乎仍对此警惕,保持着观望的距离。

后来在解散朋克乐队“Easygoing”之时,吴可嘉也辞去了这份电视台娱乐节目编导的工作,此后约有大半年的时间,他感到悻悻而无所适从。

 

直到2007年“吴的反作用”的成立,乐队是经由一个美国朋友介绍,吴可嘉与墨西哥人Checo在酒吧认识。两人喝酒弹琴,十分投机,当即决定组一支布鲁斯摇滚乐队,要当吉他英雄。

2008年,“吴的反作用”原班人马

 

“吴的反作用”的成员除了热情四溢的墨西哥人Checo,热衷设计和踢足球的德国人Moritz。此外,也曾有卖红酒的意大利人Steno接任过贝斯。但如今他们都已成婚生子,相继离开了中国。

 

现任贝斯手Maikel是荷兰人,做IT行业,每天骑摩托车从酒仙桥到中关村上班。Maikel在中国多年,会说中文,去过厦门、上海等城市,因为不满意那里的音乐气氛而离开。在“吴的反作用”之前,他拥有一直叫做“保险超人”的乐队,因为仰慕吴可嘉的琴技,他从“保险超人”跳槽了。鼓手张骞,是吴可嘉在老家银川的发小。张骞留一头脏辫,是吴的历任乐手当中唯一没有上过班的人。同时,他也为如日中天的谢天笑的乐队打鼓。

2008年的夏天,“吴的反作用”刚成立一年,吴可嘉和他的乐队朋友正在北京各处的酒吧演出。有一晚,吴可嘉上台前,听到人群中传着话,说是待会儿吉他演奏家Jimmy Page——英国著名摇滚乐队齐柏林飞艇的队长要来喝酒。他兴奋又紧张。Jimmy Page是他的偶像。他的电脑里存了无数乐队和它们的吉他手的演奏视频,长久以来,被他反复观看和模仿,企望拥有相同的神气。这其中,就有无数摇滚迷的偶像Jimmy Page。


他心说,“待会儿我的偶像就会看到我的演奏了!”不巧的是,偶像临时更改了行程,去了别一家酒肆。“当年,我和Jimmy Page失之交臂!”回忆起来,他依然显得激动。

两年前,吴可嘉去一家广告公司应聘,公司的老板也是个摇滚迷,两人共同说到了这件事情,他对吴可嘉的乐手身份大为赞赏,当晚就随吴可嘉去酒吧,看了他们乐队的演出。

 

公司开在复式结构的楼房里,二层是一间空阔的全息视频展映厅。如果平时没有客户往来,吴可嘉就会在这里面练琴。尽管吴可嘉不止一次地说,他对新技术感到厌烦,他习惯看书,就连智能手机和APP都花了很长时间才能适应。

 

“科技就是人类的一种自毁!”化用霍金的一句话,他这样定义。可他还是努力将这份技术超前的体面工作维系了下去。“我需要安全感。”他直言,“况且,我觉得,一个人可不能太闲了。”

 

靠稳定的工作和笃定的热情,“吴的反作用”已经坚持了十年,吴可嘉像一棵树一样热情地,执着地,坚强地信守着他的英雄主义情怀。

“我们是Wu & the Side-Effects,吴的反作用!”吴可嘉在演出现场是疯狂而游刃有余,如同乐队的名字般,他可以一下就站到了身份的反面。不同于白天工作时的恭谨谦和,在舞台上显露出傲然且所向披靡的样子来,让所有在场者被他音乐中的能量迅速震撼、感动和击穿。

 

经过几年的发展,“吴的反作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在中国摇滚乐队中具有较高的独立性,曲风沿袭根源Blues的传统,加入了Funk节奏,近年来被乐迷们公认为国内最独树一帜的布鲁斯摇滚乐队。

 8月,“吴的反作用”参加贵州乌蒙草原音乐节

 

从朋克到布鲁斯,从一个躁动的年月走出来,吴可嘉找到了他的新航线,依然固执的航行。正如他在《活着》中唱到的“我那莫名其妙的青春啊,你爱走不走,我那孤注一掷的狂想啊,你必须留下”。

 

周末就快到了,作为一个执着与梦想的年轻人,你是打算窝在家里增肥长痘,还是去看“吴的反作用”的表演, 在现场中和他们一起经历奋不顾身和再生?

  #916全民共享节#

时间:9月16日,本周六

地点:北京·宏昌峻体育公园

由START共享有车生活平台带来首届的#全民共享节#震撼来袭,现场除了音乐担当吴的反作用、孔垂楠、DJ Juliana Lima、龙神道乐队、The Harridans等明星大咖实力开噪!还有激情赛道、极限越野、潮流市集、美食啤酒、电竞PK、美女洗车等一系列尽情耍体验!

了解更多活动详情及获取免费入场门票请戳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