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流行音乐联盟

男到中年,活成了一部《西游记》,看完扎心了……

国学文化讲堂 2021-02-21 11:52:38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国学文化讲堂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免费收到文章了。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喜欢他那么久 第八章 精灵……吗?(下)   凯尔萨斯·逐梦者是个好男人。他说话风趣,态度温和,丝毫没有因为彼此的种族而有任何的情绪存在,而且他还做得一手好菜,就在这丛林与山区之中到处都是野菜与野味,凯尔萨斯的实力又高,轻易间便可以抓住十几只各类大小的野生动物,还有许多的野菜一些,被他一番调整之后,便是一道美味无比的菜肴。   “哈哈哈,你们可不知道,在我死之前,我可是皇宫里最有名的御厨哦,当然了,是兼职的……”凯尔萨斯经常性的给众女们吹嘘他曾经的过往,但是很让人奇怪的,他从来不吹嘘自己的实力,战斗经历,权力地位什么的,反倒经常给众女们吹嘘他干的一些古怪事情,比如曾经在精灵族一千年大型庆祝上。他制作了一个魔法烟火,结果把精灵女皇给炸飞上了天,那次的结果是他被扔进圣地监狱关押了一千年,以此作为惩罚……   当凯尔萨斯说出这些内容时,众女的表情都是很囧,眼前这个精灵真是太另类了,甚至另类得让人无语的程度,若是把他所说的话全部给串起来,而且他还没说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喜欢到处旅行,自称自己是血法师游侠的精灵,不停对远古百族鼓吹什么我有一个梦想的话,四处捣乱惹祸,四处干些很夸张的事情,比如曾经去过海族里娜迦主战族的圣地,去偷它们养殖的圣鱼来做烧烤,还比如曾经去过不死族的墓穴,只是因为那一年地球非常炎热,他想寻找几只幽灵来制作所谓的“冷气机”,还有……   总而言之,像凯尔萨斯这样的精灵,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别说是精灵一族了,便是远古百族加在一起也就出了他这么一个怪胎,而且他还是一个高级圣灵。当然了,他若不是一个高级圣灵,便是一个普通圣灵的话,恐怕也早就被许多人给灭掉了吧,因为他实在太另类了……   其中最最另类的,就是他一直挂在口中的“我有一个梦想”,依照精灵语的读法是艾海无鹅什么什么的,总之,就像是曾经人类社会的那些最高级的理想主义者一般,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在关系赤果果的远古百族,在强族压迫弱族,强者揉捏弱者的远古百族中,像凯尔萨斯这样的人已经不能够用大熊猫般珍惜的话来形容了,应该用强暴了大象的蚂蚁,或者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来形容。   就如此,凯尔萨斯从当天早上开始,跟随和这群少女与妇女们,开始了一段两天两夜的旅程……纯洁的。不带肮脏思想的真正保护之旅……   “……那时候我还活着。”凯尔萨斯便烤着手上的一只像野鸡一般,但是却大如山羊,甚至小牛犊样的生物,这种生物还会从其眼睛中射出一种奇特的射线,凡是被这射线刺中的生物,都会陷入到短暂的麻痹之中,然后再被其用锐利的嘴尖给戳穿脑门,而且这种生物还是一种群居类的鸟类生物,可以说是一种比老虎,野狼什么的都要可怕恐怖得多的凶兽,恐兽!   不过这些生物在凯尔萨斯面前,十几只扑腾下来的瞬间,当即便有三五只立刻便燃烧成了一团火光团,剩余的也都被凯尔萨斯用各种方法给放倒,结果便是,这十几只巨大的凶禽鸟兽,在众女遇到凯尔萨斯的第二天中午时,变成了这两百余人的午饭。   凯尔萨斯则是边烹饪着这十几只巨鸟,边不停给身边的女子们说着他当年的那些壮举道:“……那时候我还活着,唉,活着的感觉其实真是美好啊,或许你们还不觉得,甚至那些才死了几年,十几年,甚至任何死亡少于一万年以下的灵魂者都不会察觉甚至知道,随着时间的过去,约莫五万到一百万年间,所有灵魂者的感觉与感情都会慢慢变得淡薄与消失,到最后甚至会出现‘白板人’的存在……”   “所谓的白板人啊。也就是空白一片的意思,没有感情,没有思想,除了其灵魂本能的举动以外,甚至已经不能够说是一个生命形式了,事实上,这样的存在在各族的圣地里都存有不少,只是现在这些新生代的圣灵与高级圣灵们大多不知道而已……”   “呃?你问既然如此,为什么我没有变成白板人?这个问题嘛,在回答女士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一下,莫非我看起来像活了一百万年的老怪物吗?当然了,我确实是活得蛮久了……其实为什么会产生白板人,其原因就在于我们灵魂者是没有肉体的,虽然我们可以感觉到痛,痒,麻,味道上的甜,苦,辣,甚至还可以做爱做的事之类,乍看起来与正常的凡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其实我们的这一切感觉都只是我们曾经拥有肉体时的感觉‘回忆’。而并非是灵魂体真实的感觉,灵魂体其实只有执念与标准能量,是没有凡物的神经,肌肉,激素之类东西存在的,这一切都只是一种灵魂记忆上的‘回忆’而已!”   “‘回忆’能够持续多久?答案是根据这个灵魂体的实力程度,会持续五万年到一百万年之间,一般而言,普通圣灵可以维持这种‘回忆’五万年到五十万年左右,而晋升到高级圣灵之后,这种‘回忆’可以维持五十万年到一百万年之间。一百万年,最多不超过一百二十万八千年,这是目前已经测出的最大极限,高级圣灵可以维持‘回忆’的极限时间……”   “很痛苦呢,在‘回忆’即将失去之前,那种感觉,感情,痛,痒,笑,爱,仇,所有意识上的一切都慢慢变得淡薄,慢慢被剥夺的感觉,真是比燃烧灵魂一千年,一万年还要痛苦得多的惩罚,所以了,我们百族中的圣灵拼了命的想要晋升高级圣灵……”   “啊?你问圣魂啊?我刚才为什么没有提圣魂的‘回忆’持续时间……因为圣魂的‘回忆’持续时间是无限的,因为圣魂乃是灵魂本质混合为一,化为混圆凝一的进化过程,准确的说,圣灵已经不属于灵魂范畴了,他们更像是另一种类的高级生命体,所以懂了吧?我们这些所谓可以永恒存在的圣灵,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在慢性的死亡,只是这个周期时间比正常的凡物长了万倍而已,但是我们‘死亡’的痛苦也比凡物高了万倍以上,因为一旦在其‘回忆’持续时间内无法成就圣魂,或者至少要达到半步圣魂的地步,这才可能超过一百二十万八千年的时间极限,若是不然,那么等待其的就是永恒的空寂,那种没有意识,没有思想,但是其灵魂本质却依然存在的空寂,那就是比死亡更痛苦的境界……虚无了。”   这一顿饭中,凯尔萨斯一直都在叙说着关于远古百族灵魂者的事情。特别是说着这些灵魂者的无可奈何,待到吃饭结束时,莲娜才忽然说道:“凯尔萨斯先生,虽然这番话不应该当着您的面说……但是整个百族中,只有您才帮助了我们,让我们活了下去,其余人无一不是想要把我们杀掉,甚至仿佛当成牲口一般养殖,这些事情您也该知道的吧?不管如您一样的百族灵魂者有多少的无可奈何,但是这无可奈何不是我们人类造成的,那么我们也必要为这无可奈何买单,仇恨……我们人类对你们远古百族的仇恨,并不会因此而降低丝毫。”   凯尔萨斯默默点了点头,又默默摇了摇头,当天一下午他都是沉默无比,再无之前的风趣,而众女却是都在暗底里责怪和莲娜,因为目前她们唯一的指望就是凯尔萨斯,因为他的庇护,这一天一夜间并没有任何的异族袭击,她们真怕因为莲娜的这番话,恼羞成怒的凯尔萨斯立刻便抛弃了她们,那样一来,她们可就连丁点希望也没有了。   这样的沉默前行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黄昏时分,就在一片金黄色的余辉中,众女跟随着凯尔萨斯终于走出了森林地区,在其外面是一条笔直通向远方的高速公路,甚至在高速公路旁还停靠着十二三辆大型巴士,而且看这些巴士的模样并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仿佛只要有汽油,就可以立刻驱动奔驰一般。   凯尔萨斯忽然笑着指向了那些大巴士道:“这是你们人类的交通工具吧?据说需要一种名为气油的油料,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气油,不过我让人在这些交通工具上使用了传奇魔法,你们只要进入其中后,对着这交通工具念出我的名字,凯尔萨斯·逐梦者,那么这辆巴士就可以毫不停息的沿着这条路一直向东,会一直行驶三天三夜,我还在车上给你们准备了大量饮用水与食物,所以你们不必害怕我离开后的危险,三天三夜后,你们大约已经到达沙漠地带,在那里生存的百族部落非常稀少,只要你们的那位圣灵苏醒,你们就可以继续向东方前进了……”   “再见了,人类的朋友们,美丽的女士们……其实我们百族与你们人类的争端来源,都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到不用战斗,就能够解决我们矛盾的办法,我的那个梦想一定可以实现的,那时候……愿再见时,阳光灿烂。”   凯尔萨斯微笑的对在场两百余名女子们说道,话音落时,他已经化为一条红色火焰远远遁去,而在场甚至有许多女孩都低声哭泣了起来……   其实凯尔萨斯并没有远去,他只是隐在了一棵大树旁一直默默守护,待到所有的人类女性们都上到了巴士,然后在传奇魔法的驱动下行驶开去,顺着公路一直向着东方前进后,他这才叹息了声从大树旁显示了出来,而直到这时,才有几名圣灵,一名高级圣灵忽然恭敬的站到了他的身后。   那名高级圣灵微微低头,恭敬的说道:“凯尔萨斯王子,鹿盔大人已经苏醒,他希望能够立刻觐见于您。”   凯尔萨斯却是苦笑着说道:“什么觐见啊,分明就是要与我对簿公堂的意思,谁还会回去啊,我干脆去天族那里玩段时间再说……”说话间,凯尔萨斯已经转身打算离开了。   那名高级圣灵脸上全是焦急,他立刻便说道:“鹿盔大人说了!若是您又逃跑了的话,那他就直接发动人手去灭掉那帮子人类!他说他不和你吵架,只是想和你讨论一下精灵族气运问题,而且他还让我告诉您,说是这两天要不是他压着精灵王廷与精灵圣地,这些新生代的圣灵与高级圣灵早就暴走了,因为您在救下那帮人类前,偷偷潜入到精灵王宫中,将正在进食的精灵女皇陛下给打晕了,还将她最喜欢的点心库存给全部偷走,这简直是侮辱了精灵王族……”   凯尔萨斯终于无可奈何的苦笑了起来,他很是无奈的摆了摆手道:“我当时不是失手吗?况且这么多的朝代过去了,谁知道那一个是精灵女皇啊,这一代的精灵女皇看起来居然那么丑,我还以为就是那个公主什么的,所以一时手快,就很爽的敲了下去,结果……哈哈哈,放心吧,鹿盔大老家伙,我立刻便赶回来,不过……”凯尔萨斯说到这里时,他的笑容忽然收敛了起来,而从他严肃的表情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杀意。   “……若是那群人类被你派出的人手给灭掉了,那么你也不要想好过。”   此刻在精灵族王廷,精灵族王宫之中,一副巨大的屏幕正展示着凯尔萨斯所在地区的一切声音图象,而一个雍容美丽,甚至可以称之为绝色的精灵女性忽然白眼一翻,在听到“居然那么丑”几个字后,已经彻底晕了过去,而周围的那上百名普通圣灵,二十来名高级圣灵,则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坐在这所有圣灵,高级圣灵最前端的一个精灵,是一个看起来很是苍老的高级圣灵,只是他的气势场已经肉眼可见,并且正一丝一丝的化为实物,然后又转换消失,就这样不停循环着,非常明显的,这个精灵很可能就是已经临界圣魂的半步圣魂了,高级圣灵的最颠峰。   这名苍老的精灵忽然爽朗的笑了起来道:“那么我就在王宫内等待您的到来……血法师,凤凰召唤者,金色梦想……唯一在高级圣灵时就击杀过圣魂位阶鬼怪的强者,号称唯一可以匹敌巨人族洛基的圣魂之下的最强者,我的王子,凯尔萨斯·逐梦者殿下。”   另一边,凯尔萨斯也随着几名精灵圣灵,高级圣灵向着精灵王廷赶了回去。   在路上时,那名高级圣灵终于忍不住问道:“王子殿下……您真的相信您的那个梦想吗?”   “恩啊!”凯尔萨斯认真的点头道:“当然相信啊,不相信的东西怎么可能成为梦想?”   那个高级圣灵又再一次问道:“可是真的能够实现吗?所有百族的生命,无论强弱与否,无论智愚与否,都可以生存在同一天空下,这样的梦想……”   “当然可以实现了。”   凯尔萨斯的表情又一次变得了神圣,仿佛是当初他给人类女性们说出他的梦想时那样,他浑身上下仿佛都在放出金光,让他看起来仿佛是圣人一般……   “我有一个梦想……”   第九章 通天塔与……人皇之躯!(上)   杨顶天又想杀人了!   准确的说。到今天为止,他大约已经杀了几万人了吧,或者十几万人?几十万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或者说他又来到了什么地方?   确实是件很难形容和很诡异的事情,所以时间还是向前追溯到他才进入这个世界里时吧……   当杨顶天从巨大的沙    

   

在前不久朋友圈刷到这样一个段子:


男人到中年,感觉自己活成了一部《西游记》。


悟空的压力,八戒的肚子,老沙的秃顶,唐僧的唠叨,九九八十一难一个都不能少,关键是还离西天越来越近!


(图片来源:网络)


乍一看哈哈大笑,再一看句句扎心。


细细一想,男人到了中年,不就是这样吗?


悟空的压力


在《西游记》里,孙悟空美其名曰:大师兄,实则就是一家之主。取经路上,保护唐僧周全的是他,负责化缘的是他,就连收拾烂摊子的,还是他。


他身上肩负着所有的责任。师傅不见了,师弟们永远是那句: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他是所有人的依赖,可偏偏自己没有可以依赖的人。


(图片来源:网络)


男人到中年,不就是这样吗?


作为家里的经济和精神支柱,每天周旋于房子,车子,票子之间。上有要赡养的老人和随之而来的医疗费用,下有没长大的子女和高昂的学费,处理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有还不完的房贷......


他是全家人眼中的超人,可超人也有疲倦的时候。


曾经有个孩子问爸爸,为什么小孩子不能喝酒,爸爸说:因为小孩子不喝酒也开心啊。


(图片来源:网络)


年轻的时候,喝一杯就倒,等到中年才发现,一醉解千愁都是骗人的,因为根本喝不醉。


电影《东京奏鸣曲》中,男主人公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


可有一天,他被公司裁员了,但他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而是在第二天,依旧穿上笔挺的西装,假装去上班。


(图片来源:网络)


实际上,他每天在外面游荡着找工作,中午就靠救济餐解决。


他宁愿欺骗家人,也不愿让妻子看到家里的顶梁柱倒下,让孩子感到自己的父亲没用。


中年男人的崩溃,都是默不作声。他们表面嬉笑,看似如故,内心早已被生活打磨的千疮百孔。


(图片来源:网络)


可他们不能表露出一丝懦弱,他们要在家人面前表现的足够强大。


就像张爱玲说的: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到了这个年纪,不想活了,也不敢死去,所有的痛都要自己扛。因为是一家人的顶梁柱,所以再也不能像年轻时那样了无牵挂。



八戒的肚子


猪八戒被贬下凡之后,人型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小伙子。


在高老庄谋生存时,因吃苦耐劳,干活勤快,深得庄主喜爱。可自从踏上取经之路,八戒变得好吃懒做,放纵,今朝有酒今朝醉,从不亏待自己,肚子也愈发的凸显出来。


(图片来源:网络)


男人到中年,不就是这样吗?


奔赴于各大饭局,当年英姿飒爽的苗条小伙,在觥筹交错间渐渐凸显了啤酒肚。


想着找个时间减减肚子,转念一想,日后的饭局总是要去的,肚子上的肉终归还是要长出来的,再说都这一把岁数了,何必去折磨自己呢,干脆自暴自弃...


这让人想起2017年火了的那张照片。


曾经红极一时的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在接受采访时,手拿保温杯喝水的样子被拍下来,上传到网络。


(图片来源:赵明义)


不少人调侃:当年放荡不羁的摇滚青年,终究也变成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嬉笑过后,满是辛酸。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在社会这个炼狱的打磨下,磨平了自己的棱角,举手投降。


司汤达说过:对于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他对世界的憧憬,以及如何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是压倒一切的。


可这句话放在中年男人身上就变成了:他们对世界的憧憬,变成了如何不被这个世界压倒。


对于他们来说,能“舒服”的活着,就够了,何必再折腾自己。


沙僧的头发


曾经看过一个段子,大意是问沙僧为什么秃顶,有人说:操心操的。在取经的路上,沙僧就是个操心的命。


操心自己分内的工作,要看着耳根子软的唐僧别上了妖怪的当,看着那好吃懒做的二师兄别惹乱子,还有担子要挑。


(图片来源:网络)


人到中年,不就是如此吗?


工作上,有操不完的心,怕上司不满意,更怕业绩被年轻人追上,让自己的价值消失殆尽。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压力越来越大,头发大把大把的掉...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报道。


一个很有地位的教授在被问道竞争对手时,毫不犹豫说出了这样一番话:看到活跃在学术圈的年轻人,再想到自己的年龄,感觉后背冷飕飕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是当今中年男人在职场上的真实写照。


最近一个朋友唉声叹气的跟我说正考虑辞职。原因是操着卖白粉的命,拿着卖白菜的钱,更气人的是最近进公司的这些95后,一进来就拿着比他们高三分之一的薪水。


(图片来源:网络)


而他们这些“老员工”,工资还在原地打转。


其实这里面的道理,我们都懂。年轻人有年龄上,技术上的优势,关键是学东西还快,而自己,只有啃老本,拼命的份。


可偏要挣扎一番才敢相信,比无能为力更让人绝望的,是拼尽全力之后的无能为力。


唐僧的唠叨


众所周知,《西游记》中,唐僧喜欢唠叨。遇到妖怪时,劝人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没有妖怪时,对孙悟空和徒弟们挑三拣四的碎碎念。


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大道理,唠不完的人生感慨,关键是自己说了一大通,人家却不领情。


(图片来源:网络)


到了中年才发现,唠叨不仅是女人的专利,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变得絮絮叨叨。


唠叨工作的苦闷、家庭的压力、婚姻的琐事、父母的健康、孩子的未来……自以为尽了好丈夫、老父亲的责任,自以为感动了全世界,到头来往往只感动了自己。


李宗盛曾在《山丘》中唱道:



(滑动查看歌词)

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 面对 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

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 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

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一首歌,将中年男人那种孤单、无助、疲惫、挣扎宣泄得彻彻底底。



所以很多人说:男人到中年,不如狗。


可人到中年,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我想,凡事都有两面性。


很多人羡慕年轻人的活力与潇洒,但中年人的成熟与睿智,又合何尝不是年轻人羡慕的对象。


就像是很多人只看到悟空的压力、八戒的肚子、沙僧的秃头和唐僧的唠叨,却忽略了悟空的斗志、八戒的豁达、沙僧的沉稳、唐僧的定力。


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男人,哪个不是一边不想活了,一边负重前行。妻子孩子日子还是要好好过,房子车子票子仍然要努力赚。


背负着家庭、责任、梦想,一路降妖除魔,翻过一座座山丘之后,继续微笑着面对人生的九九八十一难吧!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